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恭喜傅少你有喜了 > 015 宋成儒,抱紧我
    雨势越来越严重,一直持续不停,透过窗户依稀可见两岸树枝狂风乱舞,船只早就减速,开始微微晃动,叶翩翩坐在椅子上都觉得不稳,宋成儒被哈文等人叫出去,他离开前吩咐她留在会议室里,她巴不得不用出去爬上爬下,安心待在室内等他回来,可是时间一长,她的心越发慌乱,狗血电影桥段里都是女主角独自待在某地,意外也是最先找到女主角的。

    她是女主角吗?

    叶翩翩扪心自问,她不确定,她都不知道男主角是谁,她算是哪门子的女主角,不过起码现在这条船上就只有她一个女人,她勉强算是这条船的女主角吧。

    上帝,请保佑我们一路平安,请保佑我顺利找到父亲。

    叶翩翩一边在心里祈祷,一边全神贯注观察四周动静,风雨声太大,会议室在货船的顶楼,她听不到楼下宋成儒等人的动静,她只感觉到船只慢慢移动,向着左前方沿岸靠过去。

    这是要停泊?

    叶翩翩皱眉,要知道在危机四伏的热带雨林,与其停泊靠岸还不如继续前行来得安全,河流和沿岸可是会随时出现各种不知名的生物,甭管有无毒性,光是那出其不意的长相就很吓人。

    偌大的会议室此刻空得寒意渗人,叶翩翩做不到心无旁骛,看哪都觉得哪恐怖,小时候看过的那几部电影又来和她打招呼,她不禁哆嗦一下,唰地从座椅上站起来。

    “我还是下去看看。”她的自言自语其实是为自己打气。

    叶翩翩迅速走向门口,握住门把锁的手忽然一顿,她扭头看向四周,眼里警惕意味十足,刚才眼角余光好像瞥到了一个黑影,长长的,条状物体的黑影。

    操,不会是她想的那东西吧?!

    叶翩翩用力甩了甩头,别瞎想了,大白天里怎么可能会出现那东西,再说真的在白天里出现了,那东西也不能堂而皇之出现在船顶啊,它在水里还差不多。

    想归想,叶翩翩的动作越发小心谨慎,她往边上挪了挪,转动门把锁,猛地一拉,立刻架起防备姿势,确认门外走廊里什么也没有后才慢慢探出脑袋。

    空无一物。

    叶翩翩呼出一口气,真是人吓人,吓死人!

    她抬腿就走,向着楼下甲板方向走去,同时大声呼唤小白,“小白,小白,你在哪?”她可不能让宋成儒他们嘲笑,不会告密且能够助威的只有山姆的雪橇犬了。

    小白通人性,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她的叫唤,远远地就传来了狗吠,叶翩翩仔细辨别,好像是在楼下的船位方向。她脚步一转改变方向,小白在船尾,说明山姆也在船尾,她还是先去和他们汇合。

    这艘船内里奢华,外面普通,所以走廊另一侧不防水,雨水急速飘洒进来,叶翩翩加快步伐,小跑步奔到船尾,正要步下楼梯,脚步硬生生定在那里。

    一条很长、很长又很粗、很粗且丑陋无比的巨蟒盘旋在船尾的桅杆上,它正吐着红色的信子,虎视眈眈地盯着船舷边的小白,小白到竖起汗毛,爪子抓地,发出恶狠狠的威吓和这条巨蟒对持。

    操!

    怕什么来什么!

    叶翩翩发懵,被吓得怔在原地,冷汗涔涔,两腿直达哆嗦,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跑?不跑?叫?不叫?山姆在哪?!宋成儒在哪?其他人在哪?!

    叶翩翩大脑高速运转,试图寻求自救办法,奈何她没有任何缓冲时间,这条巨蟒就发现了她,明明是冷血的动物,叶翩翩却从它的眼睛里看出了它对自己的兴奋!猎人对猎物的兴奋!

    操!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啊——有蟒蛇、有蟒蛇、有蟒蛇——宋成儒你在哪儿——”

    叶翩翩鬼哭狼嚎般大吼,用尽了全身力气转身向后跑,躲在室内肯定不行,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大部队,让那群男人解决,这种时候面子问题一边去,小命要紧!

    小白嗷嗷叫,蟒蛇吐信的声音越来越近,叶翩翩不敢向后看,近在咫尺的另一侧楼梯却像慢镜头遥不可及,紧张的心情加上绷紧的心弦压得她快喘不过气,脑子里一片空白,脚下单向指令向前跑,被雨水打湿的走道滑倒了她,她顺势翻滚向前,借助楼梯扶手的力量爬起来,楼下传来男人们的脚步声,胜利在望,她抓紧扶手打算直接滑下去。

    上半身前倾贴住不算光滑的扶手,双腿正要腾空跟上却蓦然一紧,有什么东西缠了上来,冷冰冰的,条状物。

    “啊——宋成儒——”

    叶翩翩三魂去了七魄,心跳剧烈,危急关头哪里懂得应变只知道叫喊那个在她心里最为强悍的男人,希望他能从天而降救她于危难。

    “嗷嗷——”

    千钧一发之际,救她于危难的是赶过来的小白,叶翩翩听到了小白就在她的身后,那条巨蟒发出惨烈的叫声,她的双腿被缠住的力道松了一些!

    “小白——”

    叶翩翩乘此机会往下滑,又担心小白不是巨蟒的对手,刚想扭转身体向后看,迎面就扑到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人轻而易举地接住她,扳过她的脑袋,抱她紧紧抱在怀里,同一时刻她听到了枪响,连续几声枪响。

    叶翩翩的左耳被男人的大手捂住,空着的右耳听见了重物落地的咚咚巨响以及小白兴奋的嘶吼声。

    “老大,它死了!”

    “霍锡,处理掉这东西,山姆,你去看看小白,别让它中毒,哈文、尤里,你们高度警戒,如果发现同伙,杀之。”

    “宋成儒,我怎么办?”

    “欧文,这种时候你愿意帮忙最好不过,别忘了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

    “唉,这雨林里的巨蚺都是有灵性的,若是这雨一直下个不停,今晚我们谁也别想睡觉,它们会来报复的。”

    “嘿,我说你这老头子,人命关天,不开枪杀了它,你打算劝降?关键是这冷血东西能听懂你的话么?”

    众人的话语断断续续地传到叶翩翩的耳里,脚步声陆续离去,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被宋成儒松开,她抬头看向他,却发现自己竟然泪眼朦胧,可耻地吓哭了。

    她难为情地低头,用手背抹去眼泪,开口,嗓子也哑了,她郁闷死了,抓紧他的衣襟,强烈表示,“快送我回房间,我要换裤子!”

    那画面不用细想就毛骨悚然,她一定要把身上这条裤子烧掉!

    宋成儒眉头紧蹙,紧紧地盯着叶翩翩,眼前的女人是真的被吓到了,小脸苍白,无丝毫血色,泪眼婆娑,抓着他衣襟的手十分用力,说话有气无力。

    赌城公路上上演生死时速,摩天大楼她奋勇一跃攀附在直升飞机上,加州矿区深入敌窝等等,她都英姿飒爽,雷厉风行,奋勇向前。今天,此刻,她哭了。

    原来她是真的怕水、怕蛇。

    宋成儒深深一叹,暗忖自己来得及时,小白护主有功,他无声抱起她,穿过拐角,走向他们的船舱。

    叶翩翩换上一条新裤子,然后寸步不离宋成儒,此时不是俩人谈心的好时机,宋成儒带着她回到了楼上的会议室,哈文和尤里在走廊里巡逻,山姆带着小白在下一层巡逻,霍锡去处理蟒蛇了,欧文在帮船长检查设备。

    会议室一角有三台电脑,屏幕上分别显示着货船的各个角落,宋成儒聚精会神地凝视屏幕,叶翩翩坐在他怀里,闭目养神。

    其实宋成儒在身边陪着,叶翩翩多少有点勇气,也不是她主动坐到他怀里的,是他一开始就抱着她落在监控器前,还言明没有下次。

    他言简意赅的话语,她却懂了。

    他不会再丢她一人在这里。

    没有下次。

    那一刻,叶翩翩感动万分。一个非亲非故的男人能够这样对一个女人,除了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利益,还有什么驱使他这样做,不用细想就能体会到。

    他在乎她。

    想到这里,她往他怀里拱了拱,左手圈住他的腰,右手搁在他的胸膛上,感受他强有力的心跳,他在她身边,真好。

    “宋成儒,抱紧我,紧紧地抱着我,好不好。”

    就像婴儿喜欢窝在母亲怀里那样有安全感,叶翩翩窝在宋成儒怀里才觉得真正安全,或许她是在撒娇,或许她是真的后怕,也或许是其他原因,总之这一刻,她需要他抱紧她。

    感受到怀里女人的紧张,宋成儒有求不应,他屈膝分开她的双腿,让她面对面跨坐在自己怀里,他更为方便地抱紧她,安慰她,守护她。

    “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那些东西伤害到你。”他轻轻抚摸拍打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低语安慰的话,他没有哄女人的经验,说来说去就是那几个字。

    叶翩翩沉醉了,沉醉于他温暖的话语,沉醉于他暖人心的动作,女人都是矫情的,他越是这样温柔,她反而哆嗦地厉害,开始对他慢慢诉说恐怖后怕的心情。

    宋成儒任由她发泄,时不时应上一声,当她说累了,他还会体贴地端来水杯给她喝,她解渴后又趴到他怀里,不过不再啰嗦,而是默默听着他的心跳。

    俩人亲密相拥,室内门窗紧闭,温度逐渐升高,宋成儒身上的味道非常好闻,叶翩翩开始心猿意马,脑海里的恐怖影像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蠢蠢欲动的心思。

    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

    她纠结于要不要主动,没想到抱着她的男人和她心有灵犀一点通,捧起她的后脑勺,稍稍推开她,琥珀色的双眸暖意十足地盯着她。

    叶翩翩下意识憋住呼吸,心情既紧张又忐忑,莫名期待什么。

    “别咬唇,这是属于我的。”

    宋成儒冷不丁地伸手撑住她咬着的唇瓣,下一秒就攫住了她的唇瓣,细细地吻,热烈地吻。

    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在叶翩翩心里悄然绽放,她脸如火烧,心口发烫,第一时间就圈住他的脖颈,热切地回应。

    “宋成儒,你喜欢我是不是?”

    宋成儒没有直接回答叶翩翩的问题,他更喜欢用行动表达,加深了吻,加深了拥抱的力道。叶翩翩一点就透,内心充斥着满满的欣喜,一吻结束后,她埋首在他肩窝笑。

    宋成儒勾起唇角,依旧拍打她的后背,替她顺气,“不说我占你便宜了?”

    有的男人很少说甜言蜜语,不过他的种种动作都宣告了他的情意,宋成儒就是此类男人。

    叶翩翩恃宠而骄,好吧,尽管还未体会到真正被捧在手掌心宠的感觉,她已经开始恃宠而骄了。

    她没敢看他,怕忍不住被他迷人的双眸吸引,只敢撩拨他的锁骨,亲亲、吻吻,“哼,幸亏我聪明,要不你这闷骚的性格哪能那么快得到我?”

    宋成儒低沉一笑,他没想这么快和她挑明的,不过俩人朝夕相处,就算不挑明也没事,吸引力那么强,她除了他不会爱上别人。

    “露易丝,你错了,我还未真正得到你。”

    叶翩翩瞬间就懂了,羞得脚趾头都红了,这下彻底不搭腔了,哼哼唧唧地埋首在他怀里当鸵鸟。

    外间巡逻的哈文和尤里听不到里面的对话,不过清楚地看到里面热得化不开的男女,啧啧,温香软玉在怀,他们的老大好艳福!

    “哈文,你和秦风,山姆等着输钱给我吧,照这样发展下去,老大很快就能把露易丝吃干抹净,露易丝很快就能当上我们老大的女人。”

    “若是老大真的和露易丝发展下去,输钱给你我也认了。”

    “嘿,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看好露易丝?”

    “尤里,你别忘了一件事,露易丝要是知道老大欺骗她,她的性格会轻易原谅老大?”

    “切,不就是假扮成菲利普调戏了露易丝么?”

    “把她送进监狱两个星期这事怎么算?”

    “……那也是为她好啊!”

    “你错了,女人都是感性的,出发点再好又如何,老大确实把她送进了监狱。”

    “……”

    ------题外话------

    咳咳,本来可以上传万更的,可惜小舍疯狂追剧中,余下的明天医院回来看情况更,那啥healer好好看!池昌旭好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