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重生之宠妻入局 > 顾浩然番外:婚意绵绵 群内番外,看过勿订
    重生之爱妻入局无弹窗  爱琴海餐厅。

    温榆习惯早到,所以她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十分五钟。只是她在这里都等了二十分钟了,家里的三姑六婆给她介绍的那位相亲对象,传说中的海归精英居然还没有到。

    她皱了皱眉,耐着性子又等了五分钟,然后起身打算离开。

    “温小姐,抱歉路上堵车,来晚了!”

    然后一位戴着眼镜,头发上面抹了发胶,澄亮澄亮的,夹着一个公文包的男人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温榆不耐的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想到家里一言不合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奶奶,终于还是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范先生是吧?”

    “不是,我姓夏,单名一个建字。”

    男人说道。

    “夏建?”

    绕是温榆一贯的面瘫脸,此时也差点破功。

    夏建点了点头,说道:“你也可以叫我jim,这是我的英文名。”

    “好。”

    温榆轻咳了一声,说道。

    “那个,我听说温小姐也是海归,不知现在在哪里高就?”

    于是立马进入了相亲模式,开始“盘查户口”。

    温榆想了想,决定将她的职业稍微美化一下。毕竟这已经是她第三十五任相亲对象了,前三十四任相亲对象在她说出美国那所高智商变态的精神病院之后,就都被吓跑了。家里那位老太太,气得都住进了医院。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把人给吓跑了,好歹也给人留个好印象,这样她回家对奶奶也好有个交待。

    “疯人院的院长。”

    “啥?”

    夏建明显一愣,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那个其实我那些病人还挺可爱的,他们有时候还会给我做个蛋糕,送个礼物什么的……”

    温榆还没有解释完,夏建已经拉开椅子,跑了!

    温榆一脸抑郁,这就跑了?这胆子也太小了吧!

    幸好她说的是疯人院,那她如果告诉他,她那里专产高智商的变态,动不动就来个分尸,十大酷刑什么的,他会不会吓得尿裤子呢?

    愚蠢的人类!

    “哈哈哈……”

    邻座传来了刺耳的笑声。

    温榆皱了皱眉,懒得理会,起身就要离开。

    “哈哈哈……”

    那笑声更大了,而且那声音好像有些耳熟。

    温榆顺着声音的源头,走了过去。看着正伏在餐桌上,笑得不能自已的顾浩然,满脸不屑的问道:“你谁啊?很好笑吗?”

    她有很严重的脸盲症,所以对于只见过一面,而且印象不太好的顾浩然,她自然是不可能记得住的。

    笑声顿时就停止了,顾浩然抬起头看向温榆,有些不悦的道:“你不认识我?”

    “你认识我?”

    温榆看着顾浩然摇了摇,表示没印象。

    顾浩然呵呵的一笑,很好!

    第一次见面,睥视再加无视他!

    第二次见面,还是睥视再加无视他!

    第一次有人敢一而再的无视他!所谓有一就有二,现在的顾浩然还不知道,他人生里的许多第一次全都奉献给了眼前这位传说中的女暴君。

    “难怪嫁不出去!”

    某人心情很不爽,所以就开启了毒舌模式。

    温榆目光瞬冷,这傻逼谁啊?她嫁不嫁的出去和他有半毛线关系吗?轮得到他来说三道四?

    简直欠揍!

    女暴君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不过这一回,顾浩然却是有所防备的,他誓要一血前耻。

    “温小榆!”

    一声怒吼打断了两人,温榆出击的动作一顿,看向气势汹汹朝着她走来的老太太,立马就蔫了。她连忙转身迎了上去,笑嘻嘻的道:“奶奶,你怎么来了?”

    下一秒,她就被老太太揪住了耳朵。

    “疼,奶奶,疼!”

    温榆嗷嗷叫道。

    “你还知道疼?”老太太不但不放手,还加大的力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又把人给吓跑了?”

    “你先松手!”

    “咦?这位是?”

    老太太不经意间看到在一旁看好戏的顾浩然,顿时双眼冒狼光,走向顾浩然。

    “不认识!”

    “她男朋友!”

    温榆和顾浩然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在瞎胡说八道什么?”

    温榆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着顾浩然。

    “你给我闭嘴!”

    老太太瞪了温榆一眼。

    顾浩然挑眉一笑,然后恭敬的对老太太说道:“奶奶,你好!我叫……”

    “你叫谁奶奶?谁是你奶奶?”

    温榆表示不服,总觉得顾浩然怎么看都像是个有病的。

    “一边去!”老太太伸手一推温榆,转而对着顾浩然笑眯眯的道:“你别理她,有什么事告诉奶奶,奶奶替你做主。”

    顾浩然勾唇一笑,看向老太太,只目光的收尾处却是温榆,眼角眉梢都是挑衅的笑意,别提有多得瑟了。

    “奶奶,我叫顾浩然,是小榆的男朋友。都怪我不好,惹她生气。这不,她现在还在跟我怄气呢?”

    当然顾浩然会闹这么一出,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既然你不认识我,那我不介意你现在重新认识一下我。男朋友这个身份,你可还满意?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温榆似乎正被逼着相亲。眼前这位老太太必定在温榆心里极有分量,所以只要他能得到老太太的认可,也就相当于是坐实了温榆男朋友这个身份。这样一来,就轮到她来求他了。

    “你姓顾?京都那个顾家?”

    老太太有些惊讶问道。

    “顾意是我父亲。”

    顾浩然点了点头,说道。

    “哦!你就是那个被我卸了一条胳膊的窝囊废啊!”

    这下温榆算是想起来了。

    “你怎么说话的?”

    老太太一声怒喝,作势就要揍温榆。

    看到温榆吃瘪,顾浩然表示很高兴。不过演戏嘛,还是要演全套的。他连忙拦住了老太太,将温榆护在身后,柔声道:“奶奶,没关系的。打是情,骂是爱嘛!”

    温榆觉得她很想去吐一吐。

    老太太立马就眉开颜笑了,伸手拍了拍顾浩然的肩膀,温和的道:“真好!浩然,我们家小榆脾气有些不好,但其实就是一刀子嘴豆腐心,以后你多担待些。”

    顾浩然全身一震,虽然极为排斥别人的触碰,可是为了以后能让温榆吃瘪,他咬牙忍住身体,乃至心里的不适,对着老太太笑着道:“奶奶,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榆的。”

    “那就好!”老太太欣慰的点了点头,觉着顾浩然怎么看怎么顺眼。“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好好处哈,我先走了!”

    声落,老太太转身就走。

    “奶奶,我和你一起回去。”

    “奶奶,那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温榆和顾浩然的声音又是同时响起。

    老太太拉住温榆的手,却看向顾浩然,笑着道:“浩然,那就麻烦你了!”

    “奶奶,你自己……”

    温榆本来想说她自己也有专门的司机,老太太一记刀子眼丢了过去,她连忙就住了嘴。

    “我告诉你,这个年轻人不错,要才气有才气,要相貌有相貌,要钱有钱,有权有权,都不知道甩你之前那些相亲对象多少条大街。你要是不把他给我拐回来当孙女婿,我死给你看!”

    老太太俯在温榆耳边轻声说道。

    说完,她对着顾浩然挥了挥手,慈祥的道:“浩然,那我就先走了,再见!改天到家里来玩。”

    “好的,奶奶。”

    顾浩然笑着点了点头。

    而温榆却是全程僵硬的站在那里,还没有从老太太刚才那番话里回过神来。

    “怎么?难道高兴傻了?”

    眼见老太太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顾浩然立马就露出了本性,对着温榆开始冷嘲热讽起来。

    “你才傻了,你全家都傻了!”

    温榆对他更是没什么好脸色。

    “我告诉你,骂我就算了,没把我家人牵扯进来。”

    顾浩然冷冷的道。

    温榆冷哼一声,懒得搭理他。

    “你奶奶可是说了,让我改天去你家玩呢。”

    顾浩然故意哪壶不开,提那壶。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温榆瞬间变炸毛了,神色极为的不悦,咬牙切齿的道:“难道说你喜欢我?”

    “我喜欢又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

    顾浩然吊儿郎当的答道。

    温榆扬眉一笑,一副“老子天下最美,你喜欢我也很正常。”的表情。“我不否认我有魅力,你要真喜欢我,说明你有眼光。不过,抱歉,我并不喜欢你。”她微微一顿,又道:“当然,你要是不喜欢我,那刚好。既然我们两看相厌,那就麻烦你和我去向我奶奶解释一下。”

    “我为什么要帮你?”顾浩然笑得很欠扁,“当然如果你求我的话,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滚!”

    温榆目光如箭,“嗖嗖嗖”直射向顾浩然,恨不得将他射成一个马蜂窝。

    “那我们走着瞧!”

    顾浩然冷哼一声,说道。

    温榆目不转睛的瞪着顾浩然,伸手就要去掀桌子。

    既然道理说不通,那就揍!

    突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恨恨的剐了顾浩然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你说tom那个变态越狱了?”

    她握着手机一边说话,一边急切的往外走,似乎压根就忘记了顾浩然的存在。

    “喂?你去哪里?”

    顾浩然磨了磨牙,见她已经走出了好远,只好出声刷一下存在感。

    然而温榆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却连头都没有回,径自往外走,边走边低声咒骂道:“fck!那个变态最喜欢乱点鸳鸯了……”

    圣蔓酒吧。

    温榆为了追捕从精神病院越狱的tom,已经在这里潜伏三天三夜了。在她接到那通电话时,她原本打算立刻动身回美国,却在去机场的路上接到了tom的电话。

    他说,他在g国,而且还在京都。

    温榆气的当场就摔了电话。

    &故意在挑衅她,而且还是**裸的挑衅。

    然后,她就消失了,温家上下,连同她最尊敬的奶奶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有一个极为变态的癖好,喜欢看活春宫,而且还必须是他亲手策划的。他还有一门独家的绝活,叫做**散。说的难听点,就是最猛的印度神油。就因为他这个变态的癖好,从而造就了许多的怨偶。

    &极为的自负,所以他会出现在京都,无非就是想要在温榆的眼皮子底下做案。温榆对于他扭曲的心态了如指掌,通过收集到的线索,进行推理之后她将目光锁定了圣蔓酒吧。

    圣蔓酒吧是京都最有名的风月场所,也是众多公子哥猎艳的首选之地。所以,她敢肯定tom一定会选择在这里下手。

    顾浩然原本还等着给温榆难看,没想到电话关机,人竟然也不见了!

    他生平头一回动用顾家的势力调查一个人,没想到却是因为温榆。对此,他自己都无法理解。左思右想之后,他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找她,就是想看她吃瘪。

    温榆带着鸭舌帽坐在一个不起眼却能让她看到整个大厅的角落里,端着一杯蓝色妖姬漫不经心的在喝着,微垂的双眸警惕的盯着四周。

    突然一个男人端着酒杯走向坐在吧台前的一个美女,因为他是背对着温榆的,所以她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但是那个男人的身形却和tom极为相似。

    当然,他并不是tom那个变态,这一点温榆无比确定。

    同时,她的左侧方和右侧方也有两个身形和tom相似的男人正在和美女搭讪。她双眸里冷光一闪而过,搁在桌子上的手指微微屈起,却并没有动。

    她在等!

    然后,她看到站在吧台前的那个男人伸手搂住那个美女的腰,两人开始肆无忌惮的接吻,而他的另一只手却伸进了放在吧台上的酒杯里,手指在酒中点了点。

    一吻毕,男人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渡进了女人的嘴里。

    温榆依旧没有动,而是将目光转向她的左侧方和右侧方,画风更豪放,已经开始在大庭广众之下掀衣服了。

    突然,她的目光一顿,看到身材高挑,穿着波西米亚碎花长裙的女人正端着一杯酒,拿着手机在看着什么。她会注意到那个女人是因为,她是全场除了自己以外,穿着可以称得上保守的一位。另外她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怪,虽然她似乎极力的想要掩盖,可是依旧无法逃脱温榆的双眼。

    随即,她的目光蹙冷,因为她发现那个女人手机对准的地方是吧台那对男女……

    &>

    没有确凿的证据,可是她的直觉从来都不会错。

    没有再犹豫,她拨开人群,如猎豹一般冲了过去。就要这个时候变故突生,顾浩然突然冲了出来,拉住了她。

    “温榆!”

    他叫她。

    电石光火间,她猛得一甩,竟然没有甩开。

    “放手!”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竟然跑到这种地方来?”

    顾浩然眉头深锁,言语间似乎极为的不悦。

    “滚!”

    温榆实在是没空搭理他,更没空对他解释,更何况她也没必要向他解释。她抬起膝盖对着顾浩然的重要部位,猛得一顶。没想到顾浩然竟然有所防备,在她抬起膝盖时,他就往后退了一步,仿佛早就知道她会用这一招似的。只是他虽然退后了一步,却还是抓着温榆的手没有松开。

    该死的!

    温榆很暴躁,当她抬起头时,看到那个穿着波西米亚碎花裙的女人已经转过身来了。那样的一张脸,虽然经过化妆,遮盖了原本的轮廓,可是对于温榆来说,从中找到tom的影子并不难。

    果然是他!这一次竟然一反常态玩起了变装!

    &对着她勾唇一笑,然后朝着她竖起了一个道:“!”

    温榆浑身寒气肆虐,周身的力量聚齐在右腿上,抬脚就朝着顾浩然踢了过去。这一次是用尽了全力,没有留任何的余力,因为她要一击即中,她必须立刻摆脱顾浩然。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顾浩然的身手居然也很逆天,他不但以一个奇异的姿势躲过了她的那一击,还顺势对着她来了一个横扫千军。两人对打间,一起跌倒在地上。而顾浩然的手,还死死的压着她。

    温榆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厉害的对手了!

    “我在办正事……”

    她还没来得及说完,就感觉到刚才张口时,似乎有什么东西落进了她的嘴里。她猛得一惊,然后就看到了站在她身旁男扮女装的>

    &y!”

    &笑的无比灿烂,友好且尊敬的向她打招呼。

    可这一声女皇陛下听在温榆的耳里,却无比的讽刺。

    下一瞬,她猛得暴起,一脚将顾浩然踢出去的好远。那样的爆发力,连顾浩然都是一愣。tom脸色瞬变,拔腿就要跑,可却已经来不及了。温榆猛得向前一跃,将他扑倒在地上。随即就是“咔嚓”的声音响起,tom脸色惨白,冷汗直流。几乎是须臾之间,温榆就已经废了tom的双手和双脚。

    &躺在地上,根本无力反抗。疼痛让他的整张脸极近扭曲,可他却依旧在笑。

    “我很想看到中了**散的女皇陛下呢。”

    “啊!”

    随即就是一声惨叫,来自>

    温榆已经卸了他的下巴,给他戴上了手铐。她晃了晃头,知道**散已经开始发作了。身上宛如火山喷出一般,灼热感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可她的神色却依旧是冷冷的,她伸手捏住了tom的下巴,冷声道:“我没赢,但也没输。”

    &根本说不出话来,而温榆也根本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她抬起手肘,对着tom的胸口又是狠狠的一击,tom瞬间就晕过去了。

    她半跪在地上没有起来,而是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沉声道:“我在圣蔓酒吧,过来把tom带走。”

    声落,她就挂断了电话。

    酒吧的经理闻声而来,将围着的人群驱散,正要追究温榆的责任时,顾浩然上前和他说了两句话,他立马就点头哈腰的离开了。

    而温榆依旧维持的刚才的姿势,半跪在地上。

    “你怎么了?”

    顾浩然伸手去拉她,似乎忘了自己有洁癖这一说。

    温榆回过头,顾浩然猛得一震,那双冷冽的眸子,此时却是迷离而妩媚的。

    “帮我!或者帮我找个男人。”

    哪怕温榆已经极力克制了,可声音依旧带上了一股子媚意。

    “你要干什么?”

    顾浩然一瞬不瞬的盯着温榆,那双继承了纪茹茜的桃花眼仿佛要喷出火来。

    “我中了最猛的印度神油……”

    下一秒,顾浩然已经将温榆拦腰抱了起来。

    “给我找个干净的!”

    虽然因为中了**散的缘故,此时的顾浩然看在温榆的眼里特别的顺眼,让她很想睡了他。可是她的理智告诉她,顾浩然不会答应,况且她也不想惹上这樽大佛。

    “休想!”

    “没有男人我会死,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温榆恶狠狠的说道。

    “闭嘴!”

    说话间,顾浩然已经抱着温榆上了车。

    温榆不停的伸手去扯领口,体内越来越燥热,意识也在渐渐迷失。她坐在副驾驶位上,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然后就伸手开始摸顾浩然。

    顾浩然眉心直跳,满脸的嫌弃,空出一只手去推温榆,咬牙切齿的道:“安分点!”

    可温榆却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了,咯咯的笑道:“顾浩然,我要睡了你!”

    说话间,她就朝着顾浩然扑了过去。

    &nbs!”

    情急之下,顾浩然只好一转方向盘,一个急煞车,将车子停在路旁,咒骂道。

    对于刚才的危机,温榆却是浑然不知道,她已经上下其手开始扒顾浩然的衣服了。

    “住手!”

    顾浩然快疯了,理智告诉他,现在他应该给这个女人找个男人,然后马上离开。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不想这么做。更糟糕的是,在这个女人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时,他该死的竟然有了反应!

    而温榆纵使意识迷离,可武力值却是爆表的存在。再加上因为药效的驱使,原本势均力敌的顾浩然在她手上居然落了下风。一个不慎,温榆就捧住顾浩然的脸,吻上了他的唇。

    这下不得了了!

    温榆热情似火,此时的顾浩然于她,就像是迷失在沙漠中的人,找到了绿洲一般。

    而顾浩然却是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吻,而且还有些欲罢不能。

    然后就是根本停不下来了。

    幸好顾浩然还有理智,知道锁了车门和车窗,将前面的坐椅放了下来。然后就是两人在车上一夜**到天明……

    等温榆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她撑着浑身酸痛的身体坐了起来,车里一片狼藉,简直不忍直视。她的身上披着顾浩然的外套,而顾浩然早已经不见踪影了。

    她叹了一口气,偏头想了想昨晚发生的事情,然后脑海中就不停的回放昨晚那些限量级的画面,太过激烈,她已经不敢再回忆了。

    昨晚,她竟然霸王硬上弓,把顾浩然给强了。

    “咕噜咕噜……”

    昨晚太疯狂了,消耗的体力太大,这会连肚子都开始罢工了。

    突然她的目光一亮,看到驾驶台用透明袋子装着的甜点,另一个袋子里装着一套衣服,她连忙拿起甜点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看来顾浩然也还不至于那么差,至少特意给她留了早点,还细心的给她买了一套新衣服,把车子也留给了她。不然,她现在这个模样,还真是连家都没法回了。

    说实话,对于昨晚那件事,她还真是挺内疚。想来顾浩然也是倒霉,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贞操就这么被她给毁了!

    她瞬间觉着自己真是好禽兽,好丧心病狂!

    ……

    而顾浩然则是在助理震惊的神色中,红着脸从车子里走出来。然后他过河拆桥的抢了助理的车,没有丝毫愧疚感的将助理扔在半路上,自己驾车回家了。

    而小助理哪怕坐了他半路的车,此时又被扔在路上,他依旧还在神游中。

    国王陛下刚才是在车里换衣服?

    国王陛下刚才是脸红了?

    国王陛下的脖子有吻痕?

    国王陛下昨晚居然在路旁的车子里那啥啥?

    国王陛下一大早打电话让他送衣服来,而且还是男女各一套?难道是昨晚太疯狂,衣服全撕碎了?

    国王陛下还特意嘱咐他买甜点,可是他根本不吃甜点的啊!那么问题来了,甜点是给谁吃的?

    ……

    顾浩然一进门,刚好碰到纪茹茜从楼上下来。

    “咦?你这么早从哪里回来了?”

    纪茹茜有些惊讶,顾浩然的生物是每天早上八点,平常这个时候他应该是还没有起床的。

    “嗯。”

    顾浩然微微低着头,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

    “你怎么了?”

    知子莫若母,顾浩然的异常没有瞒过纪茹茜的双眼。她伸手拉住顾浩然,问道。

    “妈妈,我有点累,回房去睡一会。”

    顾浩然心不在焉的拂开纪茹茜的手,就往楼上走去。

    “哇喔!”

    纪茹茜双眸瞪得大大的,捂住嘴,忍不住惊呼出了声。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顾浩然的脖子上是吻痕?难道他不是早上出门了,而是一夜未归?昨晚难道是……

    “顾意,顾意……”

    她蹬蹬的往楼上跑,大声的喊着顾意。

    ……

    下午的时候,温榆开着顾浩然的车子来了顾家。当时纪茹茜正和顾意从外面买菜回来,看到温榆从车上下来愣了愣。

    “这不是咱家老二的爱车吗?”

    纪茹茜问顾意。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是顾浩然最喜欢的一部车子。按他那洁癖的性子,是绝对无法容忍家人以外的人开他的车的。所以看到一个姑娘从他的车子上下来,她总觉得异常的诡异。

    “确实是他的。”

    顾意意味深长的看了温榆一眼,笑了笑答道。

    温榆也看到了纪茹茜和顾意,连忙朝着他们走了过去,恭敬的道:“顾先生,顾太太,下午好!我是温榆,是来还车子给顾浩然的。”她微微一顿,脸颊微红,又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想和你们谈一谈。”

    对于和温榆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纪茹茜和顾意对她却是有印象的。当初幸好有她,他们才能及时的找到猫猫。

    “温小姐,里面请!”

    纪茹茜连忙领着温榆往里走。

    顾意似乎是猜到了什么,所以一进门就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厨房,特意将空间留给纪茹茜和温榆。不一会儿,就听到纪茹茜的声音从客厅里传进来,震惊,不可置信。

    “你说你是来提亲的?”

    绕是淡定如纪茹茜,也被温榆这样一句话,惊的将嘴里的茶喷了出来。

    “是的。”

    温榆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纪茹茜半晌都没法消化温榆这句话。“你来我们家提亲?”

    “嗯。”温榆的脸颊又红了,她轻咳了一声,有些窘迫,只是语气却无比确定。“那个昨晚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把顾浩然给睡了。我左思右想觉得我应该对他负责,所以……”

    “你把我们家顾浩然给睡了?”

    幸好纪茹茜没有再喝茶,不然一准又要喷出来了。

    “我不是故意的。”

    温榆很愧疚。

    “哈哈哈!”

    纪茹茜没有忍住大笑了起来。

    “那个确实是我的错,我会对他负责的。”

    温榆虽然是个女儿身,但是骨子里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女人,甚至很多人都不敢把她当成女人,所以她的很多思想都倾向于男性化,十分的爷们。比如昨晚,她强了顾浩然那件事情。因为本就是她中了**散急需男人来当解药,而顾浩然就是被强迫的。至于她自己也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初夜,她倒是没什么感觉。反而替顾浩然委曲,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一般来说,男人如果强迫某个女人成为了他的人,一定是会对那个女人负责的。所以,她觉得他也应该对顾浩然负责。

    “顾意,快去把老二叫下来。”

    纪茹茜一直在笑,边笑边对着厨房里的顾意喊道。

    不一会儿,顾意就和顾浩然从楼上下来了。

    顾浩然冷着一张脸,问温榆:“你来干什么?”

    温榆看到顾浩然脸颊又红了,她轻咳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对着顾浩然深深的鞠了一躬,真挚的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不起!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顾浩然抬眸看了温榆一眼,耳根子也红了,没有说话。

    “你的车子,我也开过来了。”温榆将车钥匙递给顾浩然,又说道:“我已经洗干净。”

    坐在一旁的纪茹茜看了看顾浩然,又看了看温榆。

    什么叫车子已经洗干净了?

    难道昨晚是在车里?车震?

    “嗯。”顾浩然接过车钥匙拿在手里,依旧是那副拽的要死的模样,可仔细看又似乎哪里不一样。“你可以走了!”

    “臭话的?”

    纪茹茜瞪了顾浩然一眼,她并不知道顾意没有将温榆来提亲的事情告诉顾浩然,所以觉得顾浩然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简直太没礼貌了。

    “昨晚的事情是我的错,我会对你负责的。”

    温榆看向顾浩然,眼里满满都是认真,语气也特别的诚恳。

    “负责?”

    顾浩然微微一愣,然后目光从温榆,和自己父母脸上掠过,又偏头想了想,突然就笑了。

    以这个女人的自负,还确实是做的出这样的事情来。

    所以,她想要嫁给他!

    “是的。”

    温榆点了点头。

    “你打算怎么负责?”

    顾浩然唇角微微翘起,脸上的笑意未散,神色莫测。

    “我可以娶你!”

    “娶我?”

    顾浩然的声线冷洌,带着危险的意味。

    “我是说,我们可以结婚。”

    “哈哈哈!”

    纪茹茜实在是忍不住了,笑倒在顾意怀里。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顾意搂着娇妻,也在笑,不过她没有纪茹茜笑的那么夸张。

    “所以你是在向我求婚?”

    顾浩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嗯。”

    “我答应你!”良久的沉默之后,顾浩然开口说道:“不过是我娶,你嫁。”

    纪茹茜不可置信的看向顾浩然,答应了?顾浩然居然答应了?这也太草率了吧?她正准备将顾浩然拉到一旁仔细问一下,顾意却拉住了她的手,对着她摇了摇头。

    她顿时明白过来!

    她的儿子又岂是省油的灯?况且顾浩然还是三个孩子里面最狡诈的一个。

    昨晚的事情,听着像是眼前这个姑娘强逼的顾浩然。可顾浩然是什么人,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又有谁能勉强的了他?

    今儿这求婚的事情也是,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就凭这个姑娘那不痛不痒的两句话,他又怎么会答应?

    看来,顾浩然怕是对眼前这姑娘动了些心思。

    “嗯。”

    温榆对此倒也不介意,只要对顾浩然负责就好,管他嫁,还是娶。

    “那你先回去,明天我再亲自登门去拜访你的家人,到时再商量我们的婚事。”

    顾浩然一副高高在上,又不太情愿的模样,让温榆愈发的内疚。

    “好!”温榆对着顾意和纪茹茜点了点头,说道:“顾先生,顾太太,那我先走了!”

    “我让司机送你。”

    纪茹茜说道。

    “谢谢!”

    温榆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纪茹茜就拉住顾浩然坐了下来,郑重的道:“儿子,你是认真的吗?”

    “嗯。”

    顾浩然点了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儿子,婚姻不是儿戏,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纪茹茜依旧有些不放心,虽然儿子要结婚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她希望他是真的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主要是他们今天的决定太草率了,而顾浩然又是一副不太热忱的样子,让她十分的担忧。

    “妈妈,我们顾家人从不轻易许诺,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开始着手准备婚礼吧!我想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顾浩然嘴角微勾,神色温柔,宛如一地明月光。

    声落,他就转身往楼上走,喃喃自语的道:“她向我求婚呢。”

    纪茹茜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顾意却是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道:“看来我们家马上就又要办喜事了。”

    一个懵懵懂懂,一个却是步步为营,放爱入局。

    女暴君和国王陛下,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题外话------

    新文(最强暖婚),请多多支持。

    念念不忘,所以徐徐图之。

    脑力界有一对最强cp:心算女神徐徐vs在微观上素有“鬼神之眼”

    这对cp的画风是这样的:最萌身高差,最强大脑,强强联合,棋逢对手……总之,广大友为此操碎了心,大喊:在一起,赶紧生猴子。

    然后有一天,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婚前——乔念之

    徐徐:暗恋了十年的高冷禁欲系男神,就是情商有点让人捉急。

    粉丝:明明可以拼颜值,却偏偏要拼智商,我等只配跪舔。

    乔念之:请叫我脑王!

    *

    婚后—乔念之

    徐徐:一言不和就接吻的流氓。

    粉丝:炫妻,炫娃狂魔。

    萌娃:520的时候给我妈发520红包,却给我发250红包的幼稚鬼。

    乔念之:@全体粉丝,请不要再叫我老公,我是有老婆和儿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