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左少的心尖宠儿 > 第百二十四章 美丽温婉的女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这也可能就是为什么少爷一开始就就看上了她的原因

    她身上的那种柔弱,会激起男人的征服欲,那种灵魂里的妥协,会让男人沉醉在她身上欲罢不能。

    这是自然而然流出的。这种不经心的气质,却是让男人迷恋的很,只是她自己不知道。

    要说苏妍儿身上到底有什么长处,就是她那带肉的很温婉可人的脸蛋,还有一身妩媚的气质。

    所以,就手里尽挑苏妍儿这种没出生也没势力的弱女人下手了。

    只是少爷或许是小时候被四大家族的那些人冷落了,轻视了,所以至今不愿为之一伍。

    这苏小姐的家世和四大家族一相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有比头。

    就算是,那也只是巧合,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关系的。

    突然这宋哲行又抬手将自己脑袋一拍,真是想多了,这苏小姐怎么会跟桐小姐,尚家的人长的神似嘛。

    宋哲行突然想到,现在他才忽然的有了那几分灵感,苏小姐,她眉眼像谁?!仿佛是跟桐大小姐的眉眼有神似之处。可是,又仿佛只是略微神似。桐家。到底是不是桐家。亦或者,尚家。

    苏小姐?!

    也不知道少爷怎么会好这口。

    唯一在少爷身边的女人,想来想去,也只有这苏小姐一人了。

    说起来这少爷还真禁欲啊…

    少爷应该带谁去,在这个圈子少爷像个外行人一样,既不喜欢那名门淑女,尽管老爷子也介绍了不少。也不喜欢那影星歌星网红什么的。

    舞会当然就要有舞伴,那桐大小姐和金大少爷互为舞伴自然没得说,可是少爷呢。

    只是,如果那桐大小姐和那金大少爷订婚就已经是在少爷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了,届时,订婚还会有舞会。

    徒步到楼下去,恰好见到那些员工上来。个个见了他打招呼。而宋哲行也只能点头回应。

    算了,还是不想了。

    宋哲行饶是如此想,也想不出结果。

    可是到底是像谁呢。

    从他第一次见苏妍儿就一直觉得这女孩的五官,神态给她一股亲切感。

    那眉眼间有几分神似,可是,具体又记不起来…

    说起来,他总觉得一直在左奕臣身边的苏小姐一直像什么人。

    可是,左奕臣的妈妈,一开始,本来也是那豪门秀闺的,可是,那知道最后会有那么一出。

    金家少爷的母亲是人人称颂的大家闺秀。

    他家少爷的身世也不差啊,能力,相貌,人品也一样不逊啊,唯一逊点的就是那个母亲罢了。

    只是,这样想之后,那么他家少爷,这左奕臣,左大少爷的位置又置于何处呢。

    其实这金家大少爷和这桐家大小姐还真得是一对璧人呢。

    桐家大小姐又是那么高贵美丽,温婉,学识好,又知书达理,的确女神范的让人崇拜不已。

    如果喜欢就去明争啊,只是对手是金家大少爷,同样那么优秀的一个男子,少爷的确不一定能敌得过。

    一提就生气,说明还是没放下这桐家大小姐嘛。

    走出去的宋哲行,眼见那长长的走廊。心里嘀咕。

    “走行了吧。!”

    宋哲行一眼瞅着左奕臣,连忙摆手“好好。你别生气,我走。走。!”

    “给我滚走,别给我提这个人。!”

    “别。别。!”

    宋哲行吃痛一声,然后才本能抬手要躲。

    “啪。!”左奕臣手中的一只签字笔直接砸到这宋哲行的脑门上。

    他其实只是想试探。

    “你是对那桐大小姐是真得放下了?!”

    宋哲行在旁凝了下,随后看向左奕臣。

    “少爷,听你这语气——!”

    “尚少卿和尚少爵听见这消息会高兴的吧,毕竟,他们和那桐大小姐关系那么好…!”

    “那不是以后这四大家族就热闹了。!”

    男人将手中的烟头拧着,放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宋哲行在旁边偏头想想到“应该是桐家长辈叫回来的,不是这桐大小姐还要继承家族的生意么。!”

    “他们在美国不是好好的么,为什么非要回来办什么订婚礼。!”

    男人从皮椅里直起身来,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眸低闪了闪

    “奕臣,这个月桐家大小姐就要回来了,那请帖肯定会送到老宅里去,你不去看看么…据说这次回来是为了桐家小姐和金大少爷的订婚礼。!”

    总经理办公室。

    左氏大厦办公楼。

    “没有。!”女人从床上捞过一个枕头来,又把自己的脑袋给按了下去。

    “有的。!”男人耐心解释。

    “骗人!回答这么快,而且,你根本没有理由爱上我。!”

    “爱…!”男人想都不想回答

    许久,女人从纠缠的被窝里探出脑袋“那说你爱我么…!”

    “你,死混蛋。滚。!”

    可是片刻之后,还是被男人扑了上来。

    就让她做一只鸵鸟,卑微的让这只大灰狼看不见她,看不见她。

    女人又把脑袋埋进被窝。

    “你逼我的。!”

    “你这样很忘恩负义哎。!”

    苏妍儿瞟了一眼他,撅嘴,然后将书盖在头上。

    “那是你一开始要救我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吃我的,住我的,还不许我占便宜。!”

    昂藏的身体驻在门边。

    但是男人有钥匙,从门外拧开了门把。

    手里捧着最新的漫画。

    就是不见你了,怎么着。!

    晚饭后,苏妍儿便把自己一个人反锁在房间里。

    今晚,去她的房间睡,他不许来偷吃。

    羞死个人了,苏妍儿将衣衫不整的自己整理了两下,然后就准备上楼去了。

    苏妍儿赌气的从那地毯上起来,死男人,居然这种姿势将她放地上。

    “滚走——!”呼,仿佛间,男人才疏了一口气,将她整个身体放地毯上,“警察局是我家开的,你叫天天不应。!”

    “你这是变相囚禁,我要告你,我要上警察局。!”

    苏妍儿是真郁闷了,那沉着的一张脸是怎么都再高兴不起来。

    “要是你敢去外面,第一条,就是断了你工作,第二条,工资卡里的钱也断了。第三条,你别想出这个门了。!”

    “巧合,都是巧合,巧合了啦。!”

    “啊——!”苏妍儿忍不住惨叫一声。

    忽然,一大巴掌就打在自己小臀上,重重的一巴掌。

    苏妍儿凝神,其实,她不是这个意思。

    “喂饱了就跑,就想另寻出路?!嗯?!”

    忽然,他的动作停住,苏妍儿神色一凝,随即从他的幽深的瞳孔里,看到一股沉沉的阴郁。

    “难道女人都是这忘恩负义的动物么。!”

    “如果是我本人的名字,也没啥是吧,毕竟我在这打扰这么久了…!”

    “假如是我的名字又怎么样。!”她歪着脑袋,那水汪汪的眼睛无辜的眨巴眨巴

    那笑容甜腻的如果此刻自己面前放了一面镜子,那估计就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苏妍儿对他献上一个做贼心虚的甜腻笑容。

    “嘿嘿。!”

    可是自己身子还被他握在手中,

    她勒个去,就没有什么事儿逃得过他的法眼啊。

    御景湾一期不是离他办公大楼隔得很远么。

    这个死男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心中一下被郁气填满。

    捏在男人肩上的小手死紧,一咬牙,把那白色衬衣的布料都给揪成了一团。

    苏妍儿正被他带动的意乱情迷时,忽然听见这句话,眼眸一下子便睁开了。

    男人挑眉。

    “我今天听谁说,那门口的小郭送资料进来,说御景湾一期的房子,那单人间看房的预约里面出现了一个苏妍儿的名字。我想这不是你吧,只是名字巧合?!”

    苏妍儿惊的大叫,可是,一个强制的霸道的吻立马死死擒住她的欲张开的唇瓣。

    “别。别。!”

    引的男人被撩拨了,立马换了个姿势,将她放在自己腿上。

    那吻,软软的唇,湿湿的,仿佛花朵的芯一样。

    说完,她转头,撒娇也宽慰似的朝他俊脸上留下一个吻。

    苏妍儿不看他,也不理会他不安分的大掌,虽然,她被他膈应的身体有点痒,弄的她也心里痒痒。

    “不累。!”

    头稍微的探至她的肩膀,就闻到从她锁骨窝发出的一阵迷人清香。

    “今天工作累么——!”

    他的手就不安分的在她软软的地方摩挲…

    然后从半腰,拦了她的身子

    苏妍儿刚脱完鞋,身子才擦过沙发,就被横来的一只手挡住。

    便抬手来揽身边的小女人。

    终于是见苏妍儿回来了,男人便将手中的新版iphone手机扔掉,今天的新闻咨询都看的差不多了。

    脱掉外套的他,今日身上有种淡淡的沁香。

    就看见左奕臣穿着白色的衬衣,下身亚麻色复古背带西裤,坐在沙发里玩手机…

    晚上,苏妍儿才刚下班回到别墅里。

    但是,给自己买单身公寓这件事儿,到底是瞒着左奕臣好呢,还是让他知道好呢。?!

    好吧,将手中那张银行卡又拿在手里掂量的苏妍儿,美丽的大眼睛一副机灵劲的骨溜溜的转。

    想想,她现在的工作也好歹是左奕臣给她找的,这样想想,似乎是有点小没良心呢,但是,她就是没良心这种人又怎么了,当初他不也是强行将她按到床上么…

    摆脱自己这尴尬的不清不楚的身份。

    等有自己的房间,她就是主人,以后再不用去左奕臣的住处,就被他没事儿都找理由来乱吃。

    “呼。!”一想着,苏妍儿疏了口气,等有自己的小房间,就能从左奕臣那里搬离了。

    到时候给个小单间的首付,然后自己再慢慢按揭。

    苏妍儿在那里扳着指头算。

    “八千。下个月工资一发,卡里就有五万的积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