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空间之丑颜农女 > 第027章 抵达
    /5/在海上航行一个月之后,一行人正式上岸。

    大周人眼中的外海,是一片神奇的国度,而在青璃看来,这里并非那么神奇。

    不同于二十一世纪国外的光怪陆离,外海比大周要落后一些,房屋建筑更加复古。

    沈冰雨所在国度,是此行中心,青璃还有一位老朋友,丽莎公主。

    早几年前,丽莎和亲,嫁到另一片国土,不知道还有没有相遇的机会。

    这次行程并不是官方性质,一行人很低调,刚下船不久,青璃就看到一脸微笑的沈冰雨。

    “小雨姐!”

    一晃,这么多年了,两个人没能见面。

    当初米家被驱逐,青璃总觉得对不起沈冰雨,如果她能在其中斡旋,或者是另外的结果。

    “青璃!”

    沈冰雨穿着外海衣裙,除了黑头发黄皮肤,习惯渐渐地被当地人同化。

    她用帕子擦擦眼泪,拉着青璃的手,声音哽咽,“咱们总算见面了!”

    虽然两个人相隔甚远,书信往来却没有中断,彼此间没有任何生疏感,有的只是多年的想念。

    米栋从沈冰雨身后站出来,拍了拍沈冰雨的后背,眼神柔和,“你怎么说哭又哭了,看看,多大的人了!”

    “我不是高兴的么!”

    沈冰雨嗔了米栋一眼,拉着青璃笑道,“瞧瞧我,本来是大喜事!”

    青璃抿着嘴,上下打量沈冰雨,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一双被雪水洗过般晶莹剔透的眸子,曾经的冷漠荡然无存,沈冰雨变得柔和。

    造成现在的改变,应该是米栋的功劳。

    双方寒暄几句,坐着马车,赶往米家的大宅。

    那里是一片广袤的农场,风吹草地见牛羊。

    在农场周围,一排排小木屋,整整齐齐,错落有序。

    这里,住着米家的族人。

    青璃和淳于谙被分了一间小木屋,内里是正经的外海风格,进门是一个大大的壁炉,墙壁上的油菜画像,桌椅板凳等,都雕刻有精致的花纹。

    “从前在大周,习惯坐沙发,想不到最近几年,大周的桌椅,在外海成为潮流了。”

    物以稀为贵,在外海的街道上,开设很多大周风格的店铺,丝绸,茶叶,瓷器,针织,刺绣等,在这片土地非常火爆。

    沈冰雨用来待客的,是农产出产的奶茶,青璃喝一口,里面有香草的清香。

    “小雨姐,这次不如和我回京吧?”

    沈冰雨有三个孩子,送到外海的贵族学校,从小培养外海语和大周的语言,就是为日后回去做准备。

    随着海禁开放,大周和外海各个小国不时地走动,大周的衙门增加一个部门,急需要懂得两国语言的翻译官。

    皇上耶律楚阳有意给米家一个机会,就看米栋愿不愿意把握。

    “是该回去一趟。”

    沈冰雨担忧她爹,她爹因为她的事,身体不好,两年前曾经坐着青璃的大船来过一次,那会外海动乱,两国打仗,父女二人没有相处多久。

    还有姐妹们,多年不见,逢年过节总是收到各色的礼物,她没有机会回礼。

    “零欢,羊羊她们都很好,前段时间我们还说起你。”

    青璃有很多话要和沈冰雨说,撵走淳于谙,二人说着知心话,从下晌一直说到掌灯时分。

    外海没有电,同样用着煤油灯。

    晚上走在大街上,几乎看不见人影。

    连年征战,百姓们饱受贫穷疾苦,饥寒交迫,根本没有多余的银钱去酒楼饭馆消遣。

    沿途,青璃看到几间教堂,她开始策划和淳于谙的西式婚礼。

    此行一是为看沈冰雨,二是为给女儿淳于凝置办嫁妆。

    作为未来的太子妃,嫁妆必须丰厚,青璃的各家铺子经营多年,富可敌国,就是不差银子。

    在大周的铺子,也有外海的饰品,青璃看过之后,不算很满意。

    毕竟是大周人,嫁妆主要还是古玩字画等,她当年收集的钻石饰品,同样作为淳于凝的添妆。

    那个小妮子性格上一点不像她,从小调皮捣蛋,偏生太子东临还宠着她,一切以淳于凝的喜好为主。

    皇后阮冉冉多次抱怨,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必费心算计亲事,这下倒好,养了多年的儿子,成了别人家的。

    青璃日子过得逍遥快活,阮冉冉特别羡慕,而她在后宫中,冷冷清清,只能种花草陶冶情操。

    耶律楚阳决定,等几年,太子东临在国事上上手,他就退位,带着皇后一起游山玩水去。

    外海,他们还没去过。

    “青璃,你不会是妖精变的吧,这么多年,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

    沈冰雨拉着青璃,对着淳于谙的方向努努嘴,“难怪淳于将军只有你一人,连我和你说话,他都不放心地在旁边作陪。”

    外海相对要开放,若是陌生男子在街头巷尾赞美女子,是一种尊重,而在大周,定会被认为是登徒子调戏良家妇女。

    青璃盯着桌上的南瓜灯发呆,她怎么就不老呢?

    已经是五个小娃的娘亲,还是这么水嫩,其实,她也想和正常人一样。

    罢了,过几年真要躲在深山老林不能见人,为不被当妖孽,还是乖乖地用羽幽配置的药粉,等到她五十岁,看着和三十岁左右就

    ,看着和三十岁左右就好。

    农场里牛羊多,而在外海,人们早上习惯喝一杯牛奶,吃牛角面包,配上两片薄薄的火腿和煎蛋。

    这种习俗,和现代大同小异,近几年,外海人的餐桌上,慢慢有大周百姓喜爱的炒菜,一些蔬菜种子源源不断地被运送过来。

    洗漱过后,青璃穿着沈冰雨准备的真丝睡衣,露着半截白皙的小腿。

    也难怪小雨姐走之前,对着她眨眨眼。

    类似这样暴露的穿着,在大周是禁止的,她扭扭捏捏,感觉到非常的不好意思。

    淳于谙只着了一条短裤,幽深的双眸在夜里闪烁着光,像猎物一样打量着青璃。

    “夫君,不如我们试试定制的礼服?”

    两个人听传教士说起外海婚礼,想要在神父的见证下,再次举行仪式。

    青璃因此委托沈冰雨去裁缝铺子订做礼服,她以为要等上几天,谁知道对方高效率,一下午全部搞定。

    青璃点上油灯,故意不看淳于谙,她背过身去,脱下浴袍,露出光洁的美背。

    “等下再试。”

    衣服放在桌上,跑不了,当下首要先安抚他的小兄弟。

    想到此,淳于谙快走两步,抱住青璃不撒手,逗弄得她**连连。

    **过后,青璃再次洗漱,她躺在床上不想动。

    该死的淳于魔头,明明是个细心的人,可每次在床上都不加控制,分外狂野,青璃受不住,差点晕过去。

    “不如先睡,明日再试。”

    淳于谙擦了擦额头上水珠,咽咽口水,其实他还想再来一次。

    晚上米栋请他喝了鹿血酒,然后,他越发控制不住自己,就和初尝雨露的毛头小子一般。

    青璃靠在淳于谙的肩膀,休息片刻,还是强迫自己起身。

    明日早上约了神父,外海人重承诺,不可迟到。

    如果提前发现礼服的尺寸有问题,她随身有针线,现在来得及修改。

    婚纱的样式出乎她的意料,胸前点缀着一颗一颗的珍珠,腰部收紧,更加显现出胸部的线条,而在腰部以下,是大朵大朵的花,勾勒出挺翘的**。

    青璃披散着长发,戴上用百合花做的花环,看着如十六七岁的少女。

    “娘子,你真美!”

    淳于谙忍不住赞美出声。

    “夫君,你也照照镜子!”

    礼服仿佛是给二人量身定做一样,淳于谙西装革履,肩膀宽宽,他的五官立体,轮廓很深,特别有气势。

    青璃犯了花痴,拉着淳于谙在铜镜之前做了一次外海婚礼的模拟,夫妻二人成亲多年,仍旧不免有些紧张。

    次日一早,两人携手赶往教堂,在神父的主持下,举行一个小型的仪式。

    等婚礼完成,他们来不及换衣衫,跑到铺子里采购淳于凝的嫁妆。

    此行主要是采买首饰,青璃的目标是钻石,黄金她有的是,不稀罕。

    钻石用于皇室,民间不得私自出售,走了很多家铺子,都被拒绝。

    青璃不气馁,她发现一本非常好看而实用的春宫图。

    不同于大周的画风,而是彩色的油画,整整一套。

    青璃打开第一页,立刻羞红了脸,上面人物的身体,表面,动作,画的逼真。

    关键部位,稍微做了放大处理,却又不违和,让人看了,立刻有流鼻血的冲动。

    这一套春宫不便宜,对方不要金币银币,而是看上青璃头上的簪子,她空间里的存货,光一块红宝石就价值不菲。

    “可以。”

    考虑再三,青璃同意用簪子作为交换。

    女儿淳于凝性格上要强,但是做娘的怎么能不了解女儿,凝儿还是太天真,根本不懂男女之事。

    婆子不是没教导过,最后,淳于凝不明白,一气之下,跑到青楼观摩。

    当然那次,被东临抓包,两个人险些闹了别扭。

    为女儿以后幸福,说什么也要买一套。

    老板说这是藏品,画匠用五年时间,才画出这一套。

    百度搜“/”直达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