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全能老公赖上门 > 040章 全文结局
    在凤家和蓝家两大势力的合力攻击下,短短两三天时间,盛极一时的杨家就彻底落败了。帝都各大家族见此,纷纷低调起来,不敢触其霉头、拭其锋芒。

    事情结束后,殷郝便强硬地领着妄想长住蓝家的老婆离开了,殷然和殷伊也跟随他们。而殷雪也没有过多停留,和水之尧动身回S市的家。两人回到家的第二天晚上,一个未知的电话打进了水之尧的手机。

    “水少主,与你关系比较好的那四个学生现在在我们手里,你如果不想他们因你受尽折磨的话,就马上过来,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水之尧打开对方发过来的信息,扫了一眼,不屑地扯了扯嘴角,那些人行事还是那么卑劣。或许是时候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了,省得老是有不识趣的人打扰他和雪儿美好平静的生活。“雪儿,想回岛上看看吗?”他看着殷雪,认真地问道。

    殷雪不由自主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疑惑地重复道:“岛上?”

    水之尧点了下头,伸手温柔地顺着她的黑发,说道:“我不打算被动了,突然觉得,他们真的很烦人,所以我要一次性摆平。”

    殷雪挑眉道:“为什么突然做这样的决定?发生什么事了吗?”

    水之尧道:“你保证不激动。”

    殷雪眉头紧蹙,用眼神示意他别废话。

    水之尧一看她这样就有不好的预感,但也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开口道:“丁锦几个被他们抓了。”

    殷雪闻言,血液中暴戾的因子当即暴动起来,几乎无法抑制杀人的欲望,二话不说“嚯”地站起来,快步往鞋柜走去,冷声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明明知道时间紧迫,还有心情在这里耽搁!”

    水之尧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就知道她会上火。“别担心,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他们都还是安全的,而我们最迟半个小时就能到指定地点。”

    殷雪一边穿鞋,一边语气不太好地质问:“就算他们的身体不会受到伤害,那心理呢?”她说到这里,想到水之尧冷漠无情的本性,突然觉得和他争议这些没有什么意义,便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接着深呼吸一下,使心情平静了一些,才道:“你的打算。”

    水之尧轻描淡写道:“统一四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那态度让人感觉对他而言,似乎统治四族和捏死一只蚂蚁的难度差不多,一样容易达成。

    殷雪顿了一下,感到不可思议,说道:“你竟然早有布置,难道你以前就有这种想法?”

    “凡事我都喜欢做最坏的打算。喜欢上你之后,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大家都阻止我们在一起,我该怎么做。于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我需要绝对的实力。”水之尧搂着殷雪从窗户跳出去,像一阵疾风一样,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建筑物之间。

    其实他本身并不是醉心于权势的人,他最希望的只是和心爱的人一起过悠闲的生活而已,否则那座岛早就在他的统治之中了。所以,成为四族的王,对他来说,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是为了以后的美好生活,他不会逃避,不想和做不到两者间有本质的区别。

    十几分钟后,S市人迹罕至的角落,迎来了水之尧和殷雪。可是,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两人默契的配合下,附近的四族人很快就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清理干净了。

    水之尧看了一眼安然无恙只是被点睡穴的丁锦四人,对殷雪道:“雪儿,你送他们回去吧,路上顺便跟他们解释原因和告别,毕竟我们要消失一段时间。”

    殷雪停住正要解穴的动作,回头看着水之尧,疑惑道:“你不跟我一起?”

    水之尧点了点头,说道:“我留下来,把这些尸体弄上飞行器,带回去有用。还有,我已经很久没有操纵飞行器了,要先熟悉一下,预防半路出什么意外。等你回来,我们就可以立即出发了。”

    殷雪不疑有他,爽快地应了个“好”字。

    “先把人弄上车再解穴,然后你就可以一边开车,一边跟他们说话,不用再这里多待。”水之尧道。说完,他见殷雪想动手扶人,又道:“我来,门口有两辆车,你出去看下开哪辆吧。”

    殷雪翻了个白眼,这强烈的占有欲……她拉起卫楚楚,说道:“女的我来,男的你来,就这么定了。”

    水之尧“嗯”了一声,左手拦腰抱起丁锦,右手拦腰抱起宁宸,往门外走去。过了会,他折回来把白越泽带上。解开几人睡穴后,他走到驾驶座旁的车窗前,弯腰探头,深深地吻了下殷雪的额头,深情地看着她,低声道:“去吧,再见。”

    殷雪心里没来由地产生一种不好的感觉,眉头轻蹙,问道:“你不会丢下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吧?”

    水之尧笑了下,反问道:“你觉得可能吗?我是那么舍不得和你分开。”

    殷雪想了想,松了一口气,说道:“也是,我走了,拜。”话音刚落,她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水之尧静静地站着,直到车子离开视线,才转身离开。

    车子才开没多久,丁锦等人就纷纷清醒了。看到自己所处的环境以及周围的人,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记得自己明明是在书房里复习英语的。”丁锦不禁疑惑道。

    殷雪抱歉道:“你们这次完全是无妄之灾,因为我和尧,被我老家的人抓了。好在你们没有受伤,不然我该多愧疚。”

    丁锦紧张道:“姐夫呢?你们都没受伤吧?”

    殷雪摇头道:“放心吧,我们都没受伤。至于尧,他现在有点事要忙。对了,跟你们说件事,今晚我和尧就动身回老家,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相当于消失在这个世界。”

    宁宸一脸严肃,语气肯定道:“他们要对付你们。”

    白越泽不赞同道:“你们这是往敌人营地钻!”

    殷雪笑了笑,说道:“别担心,我们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卫楚楚认真道:“我知道自己就算跟着你回了老家,也只会拖后腿,所以我不开这个口。我会乖乖地等你们凯旋,请你们一定要保重。”

    丁锦用力捶了一下座椅,懊恼道:“要是我能厉害些,帮得上你们的忙就好了!可惜我对上那些人,只有被秒杀的份!”

    白越泽和宁宸闻言,都不由自主地握了拳头,恨自己不够强大。

    殷雪笑着道:“现在努力也不迟啊,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呢。所以,你们几个都别垂头丧气了,为了不让自己再一次体会这种无能为力的憋屈感,振作起来,好好加油吧。”

    丁锦握拳,宣誓道:“我一定会努力的!”

    白越泽道:“你们要多久才能回来?”

    殷雪明显地顿了一下,说道:“这要问尧才知道,我不清楚他的准备做到了哪一步。不过我猜应该在半年之内,不会太久。”就在这时,她听到自己的手机震动,拿起来看了一眼,脸色剧变,只见短信内容为:“对不起,雪儿,我要食言了,等我回来。”

    殷雪立即拨打水之尧的号码,另一只手猛地转了下方向盘,把车停在路边,丢下一句“你们自己回去”,然后打开车门,身影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难道水老师出事了?”卫楚楚担忧道。

    白越泽坐进驾驶座,一脸平静地开着车,往市区而去,似乎完全不受殷雪刚刚异常行为的影响。

    宁宸闭上了眼,握拳的力度越发大,青筋都爆出来了。

    车里的气氛十分压抑,连一向活泼好动的丁锦都像个木头人般,一动不动地坐着。

    殷雪打不通水之尧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他十有八九已经开着飞行器离开了。但她不死心,为了那一线的可能性,还是赶去了事发地点。遗憾的是,奇迹并没有发生。她怒火中烧,捏碎手机,仰头冲着夜空大喊,甚至用上了内功:“姓水的,你有种!”话落,她发泄般地把方圆百米移为平地。

    一个小时后,殷雪回到家里,给丁锦四人各发了一条信息,然后走到房间,把水之尧的衣服全部撕烂,丢在地上肆意践踏。

    听到动静的张姨从卧室走出来,关心殷雪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殷雪耸了下肩膀,摊开双手道:“没事啊。对了,张姨,我正想跟你说,接下来一段时间,有可能半年,也可能一年,甚至更久,我会带着雪糕去世界各地旅游,房子就交给你了。”

    张姨很识趣地没有问水之尧的事情,说道:“小姐,我来帮你收拾行李吧?”

    殷雪摆手道:“不用,我打算轻装上阵,没什么好收的,你回房间去吧。”

    张姨知道殷雪的脾气,当即顺着她应了声“好”,带上门走了。

    殷雪到浴室冲了个澡,穿上休闲装,一边收拾必需品,一边道:“雪糕,我知道你在床底下,给我马上出来。要是我收好东西,你还没有爬上我的肩膀,我就把你掐死。我跟你说,我现在心里压着一股火,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这时,床底下迅速蹿出一个白球。

    殷雪停下手中的动作,侧头看着站在自己左肩的雪糕,面无表情道:“以后表现好一点,否则有罪你受。以前我喜欢你,不只是因为你可爱,更因为把你送给我的是那个我爱的男人。但是现在呢,我恨不得把他揍得不成人样,所以对你的喜爱也大大地打折了。”

    雪糕打了个冷颤,急忙摇着尾巴,用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地触碰着殷雪的脸颊。

    殷雪“哼”了一声,一脸“算你识趣”的表情,转过头,继续收拾东西。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门铃声。她打开门,见是丁锦四个,不由道:“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不用送我吗?”

    卫楚楚二话不说,伸手搂着殷雪,说道:“难过就哭吧。”

    殷雪“噗”地一声,轻轻推开卫楚楚,笑道:“就为了跟我说这个?你们放心吧,我一点都不难过,真的。”

    “姐,你是不是很生气,想打人?我们送上来了,随便你怎么发泄。”丁锦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宁宸和白越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殷雪,用力地点了点头。

    殷雪语气轻松道:“你们看我像有事的吗?”见他们一同点头,殷雪嘴角抽了抽,无奈道:“对平静下来的我而言,比起难过、愤怒,我对他的担忧要更多一些。”

    白越泽道:“即使有飞机也到不了那里吗?”

    殷雪道:“到不了,只有岛上特制的飞行器才能穿过那片天然屏障。”说完,她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我该出发了,你们别太想我,我会时不时地跟你们联系的。”

    丁锦鼓着脸,耍赖道:“我要跟你一起,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殷雪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道:“我连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你好好复习考大学吧。”

    宁宸道:“大学前的暑假,我们总可以和你一起旅游吧?”

    殷雪爽快道:“当然。”

    时间转瞬即逝,眨眼间,一年就过去了,水之尧依旧没有出现,也没有消息传来。殷雪发呆的情况越发严重,即使和别人聊着天,也会莫名地陷入自己的世界中。

    “雪,你别总是无视我这个大帅哥好不好?”加拿大某咖啡厅内,路易斯在殷雪眼前晃了晃手,挫败道。自从半年前在意大利见到独身一人的殷雪,他便三天两头地刷起了存在感。不过他分寸拿捏得很好,只待在令殷雪感到舒服的位置。如今,两人已经算得上好朋友了。其实他知道殷雪每次发呆都在想水之尧,但是他从来不主动提那个名字,只会使尽浑身解数转移她的注意力。

    “啊,你说什么?”殷雪如梦初醒,抱歉地笑了下,问道。

    路易斯夸张地叹了口气,自嘲道:“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不禁怀疑自己的魅力。”他顿了下,重复之前的话道:“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你回到酒店房间就能发现。”

    殷雪挑眉道:“惊喜?你确定?”

    路易斯自信满满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殷雪勾了勾唇角,说道:“听你这么说,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那走吧。”

    到酒店门口,路易斯朝着殷雪挥了挥手,说道:“我还有点事,就不和你一起了,明天见。”

    殷雪点了点头,抱着雪糕走下车,不紧不慢地穿过大厅,朝电梯而去。一会儿后,她站在了房门前,摸着雪糕的头,低声道:“我一定会喜欢的?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话落,她打开门,六张熟悉的脸瞬间映入眼帘。

    “怎么样,很意外吧!”丁锦得意洋洋道。

    殷雪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重重地点头,说道:“确实没想到会是你们。”

    白凌风扬起标志性的魅惑笑容,说道:“才几个月不见,你又变漂亮了,差点闪瞎我的眼。”

    “我想你的眼睛要是瞎了,苏荷一定很开心,这样你就不会四处放电,勾搭美女了。”殷雪调侃道。

    白凌风一副“我是良家公子”的模样,说道:“那些都只是玩玩的,我的真爱只有苏荷一个。”

    殷雪和众人坐在沙发上,对着白凌风感慨道:“当初你那么厌恶苏荷,谁能想到最后你竟然会爱上她,果然世事难料啊。”

    白凌风解释道:“我厌恶的是那个不自爱、不自重的她,但是她早已洗心革面,变成好女孩了。”他看了丁锦一眼,继续道:“锦衣卫最近还不是和以前拒绝过的女孩打得火热。”

    殷雪不敢置信,对丁锦道:“我没听你提过。”他喜欢上别人,那楚楚怎么办?两人明明都对彼此产生了爱意,她还以为会很顺利地在一起。

    丁锦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道:“你也见过她,当初她跟我告白的时候,你也在,就那个之后转学去了韩国的。”他速度极快地扫了一眼卫楚楚,又道:“才在一起不久,我想等稳定下来,再跟你说。”

    卫楚楚突然起身道:“我去个洗手间。”

    她走后,丁锦的魂魄似乎也走了,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殷雪见此,不由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但是她也不好插手两人感情的事。

    “你最近还好吗?”叶若慕深情地看着殷雪,问道。

    殷雪笑着道:“挺好的,我感觉自己都胖了。”

    宁宸毫不客气指出道:“那是错觉。”

    白越泽欲言又止,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问道:“你和路易斯在一起了?”

    叶若慕闻言,也竖起耳朵,目光灼灼地盯着殷雪。

    殷雪不可思议道:“我怎么不知道?”

    白越泽道:“没有,只是我的猜测。”

    殷雪还是觉得难以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想?”

    白越泽道:“感觉他好像经常待在你身边。”

    殷雪恍然大悟,说道:“就因为这?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他有喜欢的人,我还见过呢,是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对了,他是怎么跟你们说的?特别是若慕,部队那么难请假,你还是来了。”

    叶若慕道:“我累积到几天假期。”

    宁宸道:“他说你最近总是魂不守舍,为了防止哪天你想不开自杀,让我们来转移你的注意力,增加你对这个世界的留恋之情。”

    殷雪嘴角抽了抽,说道:“我像是会寻短见的人吗?”

    白越泽提议道:“别旅游了,来读大学吧,和我们一起。”

    殷雪靠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就在大家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说道:“再走半年吧,半年之后,我就回国。”

    三个月后的某一天中午,殷雪走在大街上,突然遭到一大波人的追杀。没过多久,又一大波人出现,不过是保护她的。就在这时,一辆车停在殷雪身边,里面赫然坐着路易斯。

    殷雪上了车,语气肯定道:“亚门的人,殷然出事了。”

    路易斯“嗯”了一声,说道:“殷伊下的手。”

    殷雪嘲讽地扯了扯嘴角,不置一词。

    路易斯道:“你想救殷然吗?其实我手里有一颗适合的心脏。”

    殷雪毫不迟疑地点头,说道:“想,我还是挺喜欢他的。不过如果对你重要的人需要它,那你就给对方吧。”

    路易斯当即打了个电话,吩咐手下把心脏送出去,挂断后,对殷雪道:“那颗心脏本来就是为殷然找的。你不会怪我没有及时告诉你吧?我只是想帮你试探一下殷郝。”

    殷雪笑着道:“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

    就在这时,疾驶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路易斯眉头狠狠一皱,正想收起挡板,问司机怎么回事,就见一个俊美无双的男人出现在殷雪窗外。“水之尧……”他瞪大眼睛,不由自主地喃喃道。

    殷雪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个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的男人,生怕这一切只是梦境。

    水之尧打开车门,弯腰朝着殷雪伸手,柔声道:“我回来了。”

    殷雪像是才反应过来,一巴掌打开他的手,说了句“关我屁事”,然后猛地关上车门,接着从路易斯那边蹿出,运用轻功飞走了。

    水之尧见此迅速跟上。

    殷雪感觉身后的人越来越近,吼道:“你敢追上我,我就不要你了。”

    水之尧的速度丝毫不减。“我要你就行。”

    殷雪一个急转身,开始攻击水之尧,同时道:“对啊,你永远那么我行我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的感受根本不重要!”

    水之尧不闪不躲,任她发泄。

    殷雪打了几下,见他这样,就收了手,哭着道:“你就算准我会心疼是不是!”

    水之尧急忙伸手抱住她,抱歉道:“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殷雪道:“你以前也这么承诺过,然后呢!”

    水之尧不住地吻着她的眼泪,说道:“我保证不会再丢下你。雪儿,我很想你,很想很想,想到都快死掉了。我以为自己最多半年就能搞定一切,没想到竟然出了意外,所以耽搁了那么长时间。”

    殷雪闻言,顾不得哭了,立即替他把脉。

    水之尧没有抽出手,说道:“没事,不用担心,我带你回岛,伯父在等你。”

    殷雪松了一口气,想到什么,又道:“你不会是把伤养好才来见我的吧?”

    水之尧抱着殷雪往飞行器飞去,笑着道:“你想多了。”

    殷雪盯着他的脸看了一阵,见他不像说假话,才放下心来。“你要把岛上发生的事情,一件件告诉我。”

    水之尧勾唇道:“在这之前,你得喂饱我,我已经饿很久了。”

    殷雪恨恨地说道:“开什么玩笑,我还没原谅你呢!”

    水之尧又道:“伯父说想带小孩,所以,我们努力吧。”

    三个多月后,水之尧和殷雪去了帝都。聚会的时候,殷雪得知丁锦和卫楚楚在一起了,很是为他们感到开心。在听完众人的近况后,殷雪一脸幸福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跟你们说件事,我怀孕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