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云少的私有宝贝 > 003 甜甜蜜蜜
    瞧着她逐渐沉下去的脸,云墨辰到底不忍心的,多年的事情他本不想再提及,特别是和夏心萍有关的,可这会儿沈雅颜心思凝重,云墨辰不得不把自己所清楚的情况告知。

    男人的唇线紧抿,大手覆上沈雅颜放在小腹上的手,暗哑的嗓音足以说明他对她的心疼,“颜儿,我可以带你去见你父亲,只不过,他的事,我并不清楚。”

    当初云墨辰和夏心萍那点事沈雅颜略有耳闻,父亲的事,云墨辰知道是必然的。

    沈雅颜垂着头没说话,此时此刻,她能感受到云墨辰手上的温度带给她的力量,可即便如此,沈雅颜心里还是酸的厉害。

    “阴差阳错,当初我果然没有祭拜错,他也是你的父亲。”云墨辰开了口,大手缓步移向她的肩,轻轻拍了两下,以缓和她的情绪。

    曾经他带夏心萍离开那座小山村时曾在坟前承诺过,会照顾好他的女儿,沈雅颜也是他的女儿,云墨辰想,应该算不上失信吧。

    更何况,他对夏心萍也是极好的,除了爱和婚姻,他什么都给了。

    沈雅颜已然明白男人的意思,到底沉不住气,先说了出来,“你说,让夏心萍回去那里……”

    让夏心萍回去小山村,恐怕比要夏心萍去死还要难受吧。

    云墨辰出口打断,“我会办的。”

    他并不想让沈雅颜为这些事情劳心劳力,说实在的,也是他不够果断。

    夏心萍这件事,早该办的。

    “可是,我不想强求她。”沈雅颜希望的同时又有些纠结。

    毕竟夏心萍和她血脉相连,亲生姐姐,惩罚重了她也不忍心,而继续留在这儿又不太方便。夏心萍于沈雅颜就像是一根卡在喉间的刺,吞不下去,拔不出来,只能忍受那种刺骨的疼痛。

    云墨辰也不想太强求,他的想法和沈雅颜一样,自四年前夏心萍再次出现在南水市那刻开始,他就央求过夏心萍回去。可夏心萍死活不愿意,他不可能拿把刀将她干了。

    这样下去不行,夏心萍在,云墨辰也不踏实,看来真的需要见一面,事情需要解决。

    良久,云墨辰说了一句令沈雅颜安心又害怕的话,“我会让她甘愿离开的。”

    沈雅颜扭头看向云墨辰,男人完美的侧目轮廓呈现在她眼底,加上刚才的那句话,她觉得云墨辰应该是想到什么办法了。

    话点到为止,沈雅颜自然不会傻到问个究竟。

    怀孕以来,沈雅颜嗜睡的毛病有增无减,云墨辰一向浅眠,怀里的女人有丁点的动静他就能醒来,所以,夜里盖被子的任务自然落在了云墨辰的身上。

    今晚是个不寻常的夜,为了他们的将来,云墨辰必须做点什么。

    悄声起床,云墨辰像往常一样,给身旁的女人盖好被子方才跑到阳台上去办事。

    电话很快被接通,云墨辰在开口之前透过玻璃门看了一眼昏暗的卧室,沈雅颜娇小的身子用被单包裹,越发显得她身形娇俏,他看得入了神,这时,夏心萍的声音已经隔着电话传来,她言语激动,云墨辰不是听不出来。

    “墨辰!”

    想来,她等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

    云墨辰的视线从卧室移开,转了个身,单手支撑在护栏上,宁静漆黑的夜,景观灯折射过来,更衬得他身影修长,淡淡启声,“听说你要见我?”

    “呜呜……”夏心萍咬唇嘤嘤低泣,算是默认了。

    有时候死心也需要一个理由,就比如现在的夏心萍,她始终不相信她和云墨辰之间的情就这样埋没了,仿佛他们的曾经只是一场梦而已。

    男人神色如常,寡薄的唇吐出的字眼异常冰冷,“可以,我有个条件。”

    收了线,云墨辰轻声走进卧室开始换衣服。这件事他不愿意沈雅颜插手,亦或者,他想给她安稳的生活,也明白沈雅颜为何纠结,夏心萍的事轻不得重不得,若不是念在她是沈雅颜姐姐的份上,云墨辰也不会觉得难办。

    床上的女人迷糊的哼了一声,云墨辰换衣服的动作顿住,缓步上前,就着窗外的灯光看向她。

    沈雅颜侧身而睡,由于光线关系云墨辰并没有注意到她颤抖的眼睫毛,弯下尊贵的身躯帮她撸了撸被单,然后,男人继续起身换衣服。

    卧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忽而,本该熟睡的女人睁开了眼,她躺在哪儿,背对着云墨辰,静静听着他穿衣服的声音。

    如今,沈雅颜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

    她不愿意夏心萍留在这儿,云墨辰心里比她更着急。

    沉缓的脚步声渐渐逼近,沈雅颜闭了眼,很快,额头传来灼热的温度,男人动情的声音传入耳,“宝贝儿,我很快回来。”

    沈雅颜呼吸有序,始终闭着眼配合,做这些她只不过想让云墨辰放心。

    有些事情,不必说明,善意的谎言都是为了彼此好,又何必点穿?

    云墨辰说会办妥,她就无理由的相信。

    清晨,身旁并没有云墨辰的身影,沈雅颜抬头看了眼挂钟,八点了,他一整晚都没回来么?

    想着不由心酸,眼眶一热,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云墨辰端着碗推门进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他护在手心里的宝贝躺在床上抹泪,这可不得了。

    “怎么了?”

    “你去哪儿了?”沈雅颜抹了一把泪,撅着嘴质问。

    她本不想问,可这会儿确实急了,也妒忌了。

    沈雅颜想着,这男人不会和夏心萍待了一整晚吧,孤男寡女的,虽然她相信云墨辰,可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云墨辰放下手里热气腾腾的粥,伸手将沈雅颜搂进怀里,帮她拭去脸上残留的泪滴,大掌在她后背拍了拍,柔声解释,“给你弄早点去了,起来早了点。”

    这男人撒起谎来一点也不含糊。

    沈雅颜并没有深究,她反抱住男人的身躯,两手从他腰际窜入,头埋进男人的胸膛,他身上的余温是她所熟悉的。

    习惯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夜里没有云墨辰,她睡得并不安稳。

    有些事情他不说,她也就当做不知道。

    反正,云墨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她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沈雅颜在他怀里蹭了蹭,似是撒娇,云墨辰的呼吸开始不顺,他咬着牙,又不免好笑,“好了,你再不放手,我就要把持不住了。”

    为了能让沈雅颜平安生下孩子,他已经禁欲好几个月了,每天睡在身边连碰都不能碰,对于男人来说该是多大的折磨?

    沈雅颜一听,破涕为笑,这男人什么都做得出来,再继续下去免不了被他吃的一干二净,为了孩子,她还是悠着点好。

    夏心萍的事情三天后便有了结果,沈曼珍痊愈,除了不能行走各方面都正常。因此,夏心萍决定带着沈曼珍回老家修养,这是沈雅颜第三天才知道的,这个男人办事的效率总是这么高,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夏心萍的。

    沈雅颜捏着电话,一边嗯啊的回答一边看向和小家伙玩得正起劲的男人,唇角的笑意扩大。

    离开的那天,夏心萍约了沈雅颜在医院见面。

    不管怎样,沈曼珍离开,沈雅颜都该露面去看看。

    沈雅颜记得夏心萍说的最深刻的一句话便是,“好好对云墨辰,他对你的感情不像对我的。”

    “以前总以为云墨辰是爱我的,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在他心里,救命之恩多于爱,不然,他又怎会撇下我去找别的女人。”

    夏心萍和云墨辰没有肌肤之亲,为这事,曾经夏心萍问过云墨辰,为何宁愿去找别的女人也不要她,那个男人的回答每次都是千篇一律,说是珍惜她,想把最美好的留在新婚之夜。

    而出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都是因为男人的生理需要,那个时候的夏心萍单纯,也了解云墨辰的身份和常人不一样,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当时的云墨辰对她是真的好。

    尽管为云墨辰出去找女人的事夏心萍心里不舒服,当时,她这话也不敢当着云墨辰的面说出来。云家,她总以为高攀不上,云墨辰也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原来,并不是做不到,而是因为不够爱。

    谈完过去回归现实,沈雅颜看得出来,夏心萍一点都不愿意离开。

    可舍不得又能怎样呢,于夏心萍来说,她留下来不光是沈雅颜痛苦,自己也同样的痛苦,与其这样还不如选择离开。

    ——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三年过去了,颐源居还是原来的样子,春天一到,满园花香。

    沈雅颜生产完第三胎,云墨辰一直把她和女儿护在手心爱,两个儿子彻底受了冷落,为此两个小家伙很不满。临近中午,本该在摇篮里安睡的小曦曦突然大哭起来,云墨辰到楼上的书房都能听到,半刻也不敢耽误,风风火火的下楼来。

    男人意欲去抱摇篮里的女儿,手还未伸出去,一声暴喝传出,“阿哲!”

    “爸爸,您叫我?”六岁的阿哲一脸无辜,笑得天真无邪。

    云墨辰瞧他这样,胸腔内的火气刷刷往上窜,耐着性子指了指女儿脸上的墨汁,厉声问,“这是你弄的?”

    他的女儿又白又水灵,被弄成这副鬼样子,不生气才怪!

    阿哲像是习惯了般,嘿嘿一笑,扬起头看向摇篮里的小曦曦,对上云墨辰时没有丝毫的惧怕,“妹妹的脸太白了,我想弄点花点缀上去,谁知道手一抖就成这样了,爸爸,你觉得我画得怎么样?”

    “你——”男人的巴掌扬起,还没落下,沈雅颜的声音宛如救兵般响起,“阿哲,叫弟弟一起吃饭。”

    没一会儿,云墨辰抱着女儿出现在沈雅颜身后,她忙碌的身影撞进男人墨色的瞳仁里,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从心底冒出来。

    沈雅颜转身,看到男人深情款款的眼神,笑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他们都老夫老妻了好么?

    “你长得好看。”

    沈雅颜反映过来,顿时黑了脸,“你就是因为这个喜欢我?”

    “当然!”男人不否认。

    一开始也确实因为她出众的外表,只不过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是想爱她而已,到此,云墨辰都说不出一个理由来。

    沈雅颜默默拨弄碗筷不搭理他。

    云墨辰抱着女儿往她身边凑,“你看,生出来的女儿也好看,多好。”

    小曦曦已经洗干净了脸,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朝沈雅颜哼唧哼唧的傻笑,两个小手捣鼓个不停。

    沈雅颜到底经不住诱惑,从云墨辰怀里接过女儿逗弄起来,笑曦曦特别灵感,在沈雅颜怀里没一会儿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说云墨辰,她自己也喜欢得紧,或许已经有了两个儿子的原因,他们都喜欢这胎是个女儿,好在心愿达成,以后她不必忍受生产的痛苦了。不然,以云墨辰的性子应该是不生到女儿不罢休的。

    花开花落,又是一年过去了,小曦曦已经能勉强的行走,沈雅颜想着,儿女满堂,是该回去看看沈曼珍和父亲了。

    “来,云曦,过来爸爸这边。”男人蹲下身,两手张开,视线聚焦在台阶上的一大一小身上。

    云曦,云曦。

    沈雅颜也跟着在心里默念女儿的名字。

    她站在颐源居外,身旁是刚满一岁的小曦曦,秋风乍起,尔后,她垂眸,看着女儿艰难的朝云墨辰那边迈步,不由得勾唇浅笑。

    这就是她想要的幸福不是么?

    四年未见夏心萍和沈曼珍,一家五口过去自是要花点精力,不过,沈雅颜觉得这一趟很值。

    墓前,很冷清,周围并没有多少杂草,想来夏心萍应该经常来这儿打理。

    这是沈雅颜第一次看到父亲,据说他是个瘸子,但样貌不错,人也好。或者是常年被人嘲笑,所以心里上偏激,导致他对沈曼珍的爱也用错了方式,让他们错过了彼此。

    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沈雅颜只知道这就是她未曾谋面的父亲,理应祭奠。

    云墨辰带着女儿在山坡上玩耍,沈雅颜和夏心萍站在墓前默哀。

    “刚刚听村里的人说你要结婚了?”

    夏心萍也没否认,回答之前还特意朝不远处的云墨辰看眼,心里的苦涩随着时间的推移缓和了些许,“是啊,曾经青梅竹马的同伴。”

    “恭喜你。”沈雅颜这话是真心的。

    “谢谢。”

    夏心萍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指着眼前的一堆黄土道,“沈曼珍老了之后,我把她和父亲葬在一块,希望下辈子我们都能好过些。”

    希望下辈子她和沈雅颜不要再分散了,残忍的相遇,让她变得不像自己,其实,回来后的夏心萍自责过。曾经那么想找到妹妹,可找到之后因为嫉妒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这也是她心里的痛。

    许久,夏心萍的视线转移到云墨辰身上,唇角有苦涩的东西流进心里,牵强的笑道,“原来他喜欢女儿。”

    “可能已经有两个儿子了,物以稀为贵嘛。”沈雅颜侧目看向所谓的姐姐,敞开心扉谈论她和云墨辰的种种,希望夏心萍能放开。

    这也是她带孩子过来的目的,没有人可以拆散她和云墨辰,夏心萍只能算是过去,而她和云墨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即使放不开又怎样,她都说了要结婚,这个距离夏心萍相信云墨辰是能听到的,可是他眼里除了沈雅颜就是宝贝女儿,根本没有她的存在,她还能抱有奢望么?

    云立博在精神病院还是老样子,疯对于他来说,其实是最好的结局。这些,沈雅颜也对沈曼珍说了,看得出来,沈曼珍已经放下那段情。

    过分贪念权势,落得如此下场,沈雅颜相信沈曼珍应该是后悔了吧。

    清醒痛苦,倒不如糊涂。偶尔她会和云墨辰去看看云立博,这一次,他是真的疯了。

    日子平静而美好。

    他们并没有参加夏心萍的婚礼,或许,夏心萍心里有疙瘩,最不愿意让云墨辰看到她嫁给别人。

    回去的路上,男人突然凑过身来,头靠在沈雅颜的肩上,“颜儿,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爱我,在我还没疲惫之前跨入我的世界。

    沈雅颜抱住他,“老公,你要一辈子对我好。”

    “这个还用说么?”

    她是他的宝贝,从开始就是,到现在,漫漫长路,只会让云墨辰更宝贝她。哪怕云墨辰如此宠爱女儿云曦,也比不了沈雅颜在他心里的地位。

    末了,云墨辰的手覆上她的,两人十指紧扣,心心相惜,云墨辰相信,多年以后,他们的情会一如既往的浓。

    ------题外话------

    亲们,番外也完了,《云少》彻底结束了…相信小颜颜和小辰辰会一如既往的幸福下去的哈。我尝到他们的甜了,你们呢?

    最近清清身体不太好,天天跑医院,先休息两天,《总裁前夫不好惹》的番外继续好咩…乃们没看过的赶快去看,跟着清清走,绝对不会错…哈哈,么么你们。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