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穿越架空 > 天才纨绔 > 第1341章 自作孽不可活
    强烈推荐:

    江枫这时候所提及的钥匙,不是寻常意义上的门锁钥匙,而是指,这一枚古玉,是催动那一座护宗大阵的开关。`

    通过这一枚古玉,轻易就是可以催动阵法。但凡来人再如何强大,一旦被困住,却是十有**,不可幸免于难。

    说到底,江枫之所以能够逃出生天,却是有着很大的运气成分在内,若是他顿悟的时机稍晚的话,很有可能,将是会尸骨不存!

    黑鸦死去,江枫没有在黑木宗内多呆,此地他此前就是搜寻过,并无异处,便是不打算在此浪费自身的时间。

    “或许,有必要去上一趟玄木宗以及神木宗。”江枫暗自说道。

    他去过一趟青木宗,眼下在黑木宗,这两个四星宗门,都是有着强大的底牌,毋庸置疑,玄木宗与神木宗,亦是不会例外。

    既然已经来过青木宗与黑木宗,江枫却也是并不介意,将这四大宗门,尽数走上一趟,以探究竟。

    “现在,你承认了吗?”

    却是,江枫才刚自黑木宗宗门之内走出,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就是以一种极为突兀的方式,响起于江枫的耳边。

    “你就这么阴魂不散吗?”皱眉,江枫不悦之极。

    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秦逸,此人一如那跗骨之蛆,时常神出鬼没一般的出现,早就是让江枫不耐烦到了极点。

    “回答我的问题!”秦逸出现在了江枫的视线之中,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恭喜,你猜对了,我正是江枫!”

    已然到了这般份上,江枫索性不再隐瞒,他气机外泄,恢复原本的面貌,直面秦逸。

    “我原本以为,你会一直装疯卖傻,那样一来的话,倒是毫不介意,陪你玩玩这猫戏老鼠的游戏!”秦逸笑吟吟的说道。

    “奈何,你如此之快,就沉不住气了啊。”低低一叹,秦逸又是说道,似是有所惋惜。

    “你如此紧追不放,我江枫又何必介意以真面目示人?”江枫冷冷说道。

    “这太愚蠢!”秦逸说道。

    “有句话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不知你是否听说过?”江枫随口问道。

    “意思浅显易懂不是吗?”秦逸轻描淡写的回应,浑然就是没有将江枫放在心上的样子,说着说着,他忽而一笑,说道:“这句话很有意思,岂不正是在形容你自身眼前的处境?不过,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江枫自是听的懂秦逸这话的潜在之意,双方之间的矛盾,不外乎是因为舒静琀而起,但这对江枫而言,纯属无妄之灾便是了。

    秦逸在此事之上,固执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但江枫天性骄傲,又岂是屑于解释?如此一来,双方之间的矛盾,便是不断的加深!

    “你弄错了,我说的是你,你我同门一场,可别怪我江枫,过于心狠手辣才好。”江枫缓缓说道。

    “你?”略微一怔,一时之间秦逸看向江枫的眼神,变得无比古怪,他几乎是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是江枫一时糊涂,说错了话!

    待弄清楚,并非听错之后,秦逸就是爆发出大笑之声。

    “这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该结束了。”江枫低低说道,借助那一枚古玉,催动阵法,刹那过后,秦逸就是自他的视线之中,消失不见。

    “这是你逼我的。”江枫淡漠说道。

    秦逸强大无匹,江枫自是不是其对手,可惜的是,秦逸太过高傲了,他固然强大,可是他江枫,又岂是可以肆意拿捏的软柿子?

    若是秦逸不出现在黑木宗的话,倒也罢了,偏生他阴魂不散,紧随其后,便是只能算是倒霉,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作孽不可活。

    有关这一座阵法,江枫亲身经历过,其可怕之处,有着无比直观的认知。

    江枫不会否认秦逸的强大,但即便最后,秦逸能够破阵走出,那般苦头,却也是注定,不会太少。

    秦逸消失,这般麻烦,总算是暂时得以解除,江枫无事一身轻,亦是无需再有任何的估计,他以真实面目示人,幻化一道剑光,前去神木宗。

    青木宗在木兰山的东面,黑木宗在西面,神木宗则是在南面,如此一来,神木宗与黑木宗之间,那般宗门领地,却是有着一定的重叠之处。

    从黑木宗的宗门领地前去神木宗,距离颇为之近,以江枫的速度而言,数十息的时间,便是降临与神木宗的宗门之前。

    “谁?”

    “速速止步,不然杀无赦!”

    ……

    随着江枫降落,耳边就是响起数声爆喝之声,风声响动,四道身影联袂行来,团团将江枫围困于中间。

    “我要见你们宗主。”江枫说道。

    “见我们宗主?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宗主,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四人之中,一人毫不客气的大喝道。

    “告知单宗主,我有一事相商。”江枫又是说道。

    “放肆!”

    “闭嘴!”

    ……

    江枫的轻慢态度,即刻就是将那四人统统激怒,他们进一步往前,形成压迫之势,咄咄逼人的说道:“赶紧滚蛋,不然必然让你尸骨不存!”

    “神木宗的弟子,就是这样的吗?”闻声之下,江枫为之莞尔,他信手一动,这四人立时如那断线的风筝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摔了出去。

    看也不看,江枫大步往前行去,却是很快,又是有人,从那宗门内部冲出,将江枫给围住了。

    “胆敢来我神木宗撒野,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响彻而起,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观其修为,应该是神木宗之内的长老。

    此人态度强横,他看死人一般的看着江枫,说道:“一介化神中期的修士罢了,也敢强闯我神木宗?”

    “口气这么大吗?”江枫随口问道。

    “不是我口气大,是你太弱,在宗主面前,你宛如蝼蚁,若你识相,速速自戮,以免白吃了那苦头。”中年男子强硬不已的说道。

    江枫无意与之废话,一掌拍飞,谁也无从阻挡他的脚步,终于,江枫见到了神木宗宗主单千行。

    一贯有着一种说法,玄木宗神秘,神木宗强大,这一点,从单千行所显露而出的修为,便是可见一斑。

    单千行的确强大,比之林佶以及黑鸦,都是要强大数筹,是为那化神后期大圆满的修为,触及炼虚之间的壁障。

    这样的修为,估计放眼诸多四星宗门之中,也是颇为之显赫,却也难怪,神木宗的门人弟子,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无比嚣张,一言不合,就是喊打喊杀。

    “你要见我?所为何事?”看向江枫,单千行眉目默然的很。

    “你最好是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否则,你能够活着走进这一扇门,却是注定不可能有机会,活着走出去。”紧随其后,单千行又是说道。

    他言语温和,但霸道之意溢于言表,比之刚才的那个中年修士,更为强势。

    “林佶欲要合并四大宗门,不知单宗主对此,有何见解?”江枫就是问道。

    他之所以没有如进入青木宗以及黑木宗一样隐匿行迹,而是堂而皇之的,登门而来,一方面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另一方面,则是要问这样的一个问题。

    可惜未能让江枫遂愿,神木宗门人弟子的行事风格,盛气凌人的很,导致江枫更是多了几分麻烦。

    “我单某行事,与你何干!”脸色微变,单千行寒声说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我很重要,请单宗主务必谨慎回答。”江枫正色说道,他自然不是无缘无故的问单千行这个问题,而是在仔细思索后,愈发觉得,在青木宗之内所见过的那一个强大存在,无比诡异。

    那或许不仅仅意味着一门奇异的秘法,而是,有着其他的秘密,只是那样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暂时江枫没有办法解开便是了。

    “闭嘴,你太放肆了!”单千行呵斥,眉目之中,怒意森然,“你算个什么东西,是嫌小命太长了吗?若如此,本宗主自当毫无保留的成全你!”

    “做贼心虚?”江枫缓缓说道。

    “轰!”

    不等江枫话音落下,攻击就是降临了,单千行不知果真是做贼心虚,还是单纯被江枫所激怒,他含怒出手,拥有雷霆之力。

    一柄大锤被他所祭出,大锤被挥动,给人的感觉,好似连那天空,都是要砸破出一个窟窿来。

    轰隆隆的声响绵绵不绝,头顶之上的建筑被摧毁,一方虚空都是被砸到湮灭为虚无。

    单千行的攻击狂暴,甫一出手,就是绝无手下留情之意,有着一击必杀的打算,这等行为,让江枫双眉紧皱,却是难以判断,单千行的杀意,究竟是自何而来。

    单千行的修为尚算不错,奈何,在江枫的眼中,却是太弱太弱了,连入江枫法眼的资格都不具备。

    一根手指虚空轻轻一弹,一道剑气,激射而出,于单千行手中的大锤发生碰撞,毫无意外,单千行被震飞出去。

    “回答我的问题,或者死,机会只有一次!”江枫有些不耐烦了,沉声说道。

    他无意与单千行纠缠不清,确切的说,是单千行根本没有那样的资格,是以,他需要的,就是遵守,以及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