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同人耽美 > 院长驾到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法师战争的伊始
    即便是有着纯白教会努力从中调停,但战争还是开始了。

    首先出手的是艾德里克学院。

    在西维的调度下,艾德里克的学生们通过充分利用自家学院远胜于法师协会的资源,一举击溃了法师协会派出来,企图包围西莫洛的先遣军。

    因为胜利的太过干净利落,让周围一众等着看笑话和摸尸体的闲杂人等差点眼珠子都掉出来。

    可能有人要问了,之前明明都说这场战争法师协会的沙曼老人和艾德里克学院的西维都已经在冥冥之中有了默契,甚至早就决定好了战争的走向,那为什么还会有法师协会先遣军包围西莫洛这样的情况出现呢?

    理由很简单。

    因为越是往后,战争的规模虽然会有一定程度的扩大,但由于西维的插手,几乎已经不需要去怀疑结果了。

    所以如果法师协会想要在战后的谈判桌上拥有更多筹码的话,就只有在前期取得相当程度的优势才行。

    不需要尽力杀伤艾德里克学院的学生,只需要击败他们。并像是放走丧家之犬那样放走他们,这样就能给西维一个无形的掣肘——从战争的角度来看,放弃杀伤艾德里克的学生,就是给了西维一个人情。

    到时候就算西维出手,也肯定会因为这个人情而显得束手束脚——人家刻意放走了你的学生,你转过头就对人家下杀手,这怎么看都太过了一点。

    要知道艾德里克并不是需要强硬的行政组织,而是学校,失去的声誉的学校不仅无法获得他人的尊重,也会大大影响到自身的发展。

    西维并不是笨蛋,自然知道这其中的蹊跷。

    只不过知道归知道,他也不会蠢到给对方送分。

    在探明了地方的大概战略之后,就是见招拆招的事了。

    交战过程中,法师协会的那些先遣军都有或多或少的放水行为——大概是怕一不小心把艾德里克学院的学生打死了,招来西维的报复——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反过来被艾德里克的学生,那些在他们看来只是菜鸟的小家伙给击败。

    不过同样的,西维也并没有大肆杀戮这些战败的法师们,否则这场战争就变味了。

    他只是让学校里研究封印的学生们弄出了一套比较特别的封印卷轴,将那些战败被俘的法师的魔力都封印掉了——卷轴上的封印会持续三个月左右,到那个时候战争差不多就应该结束了。

    倒不是说法师协会那边对这个封印毫无办法,实际上只要学院派的那些魔法师们努力研究的话,大概一个多月就能破译掉封印,而且说不定那边的咒纹学还会因此有一点进步。

    甚至不去管封印原理,让大魔法师级别的强者直接解咒也不是做不到。

    但如果真的把学院派的法师全部都丢进法师塔研究,那么霍恩海姆的战斗力就会进一步缩水,说不准一个月就能结束战争了。

    而大魔法师强行解咒的话,会对精神和法力有相当大的影响,如果说学院派法师离场是影响主要战力的话,那么大魔法师解咒就是影响高端战力,无论怎么样都是霍恩海姆那边吃亏。

    要知道这可不是只有一个两个封印,光是反围剿西莫洛先遣军,被封印的魔法师数量就超过了一千人(虽然下位魔法师居多)。

    而根据战争的发展,显然这种局面对于霍恩海姆来说还会更加恶化。

    那么问题就来了,霍恩海姆能不能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艾德里克学院呢?

    或许那边的高层会进行类似的尝试,但最后的结果一定会令他们失望。

    因为艾德里克的三贤人系统能够在短时间内就破译出这个时代几乎一切的封印和结界手段,之后只要用成本低廉快速有效的方式解印就行了……

    随着战争的持续,胜利的天平很快就以绝对的倾倒姿态,在不了解内情的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向着艾德里克这边靠拢了过来。

    ☆

    “真是无法理解!”

    东部平原南端一片树林中,一位魔法师抱怨道。

    他和他的同伴们此刻正在树林中行军。

    这片森林并不是善茬,很多地方都隐藏着沼泽和天然的坑洞陷阱,就连最老练的猎人进入其中时,都会小心翼翼全神贯注的缓慢前行。

    但这群魔法师却不同。

    他们坐在滑竿上,由灵仆像是抬轿子那样抬着,飞快地在林中穿梭。

    刚刚抱怨的那个法师掏出魔杖轻轻一抖,一道侦测陷阱法术就被施放了出来,地面上顿时出现了许许多多暗红色的光点。

    那些灵仆便很小心地避开了这些光点的所在之处。

    “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居然要我们对那群小屁孩手下留情……”他收回魔杖,这才接着说道:“开什么玩笑,我们可不是菜鸟!要知道魔法师的战斗都是只要有一时疏忽就会落败,而落败的下场八成会死!法师议会的那群混蛋就那么不把我们的性命放在心上吗?”

    “额,我觉得上面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沙曼老先生不像是那种拿他人的性命开玩笑的人。”另外一个圆脸法师心平气和地说道,看来他天性比较乐观的样子:“说不定只要我们过去走个过场就能回霍恩海姆呢?比起屠杀他人或被他人杀死,我宁愿缩在法师塔里做实验。”

    他的话倒是引起了不少共鸣,其他的法师也纷纷点赞。

    忽然,灵仆们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在距离它们不远处的前方,有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兜帽的人站在那里,似乎正在等待着他们到来一样。

    “你是什么人?”

    最开始抱怨的那个魔法师眯起眼睛,抽出魔杖如临大敌。

    但几乎是下一刻,他们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圆形的洞口。

    紧接着,周围其他的法师都被洞口里突然伸出的爪子或触手卷入了空间洞中,旋即大股大股的鲜血就从那几个洞口里喷溅了出来,一同传出来的,还有那些法师们临死前凄厉的惨叫。

    仅存的那个魔法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个吓破了胆子,他尖叫着挥舞魔杖,射出一道银色的气流。

    对面那个兜帽人只是微微侧了侧脑袋,轻而易举避开了那道银色的气流。

    但也因为如此,他的兜帽被气流的余波衔了下来,露出了兜帽下面的那张脸。

    “是你!”

    那个魔法师显然认识对方,大吼了一声就想要接着施放魔法。

    但兜帽人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只是轻轻打了个响指,一头蓝色的巨大亚龙生物就从天而降,把那个法师撕咬成了烂糟糟的肉块。

    “别玩了,”直到这个时候,兜帽人才关闭了那些空间洞口,然后一跃跳到蓝色亚龙背后,这才对蓝色亚龙说道:“我们走,迪加雷克斯。”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