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邪帝传人在都市 > 第2941章
    一只来自死海的巨兽,曾是海神的坐骑,驮着海神的宫殿,游弋在美丽的大海中,是何其的壮观,又是何其的震撼人心。

    海神兽之名,绝对的名副其实。

    可是当这么一只海神兽横在苍穹海堡城的正前方,巨大的眼睛闪烁着好奇的目光,及光是露出海面的部分,已经完全超出苍穹海堡城的总体面积。

    更可怕的是,那目光干净纯洁,如无意外这还是个“幼童”。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只海神兽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是一只刚刚诞生没有多久的海神兽,还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可怕

    仅仅只是一个“幼童”,体型就如此的巨大,若是成年的海神兽,体型得巨大到何等的高度。

    难怪,在古老的传说中,有着海神兽的背上驮着海神的宫殿,巡游大海的典故。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就是死海的恐怖,仅仅不过是一只幼生的海神兽,就给苍穹集团一个当头棒喝,证明这死海的深处还潜藏着更多无法预知的危险。

    一时间,整个苍穹集团没人敢轻举妄动,生怕激怒了这个还很年幼的“孩子”。

    到时候,若是对方不顾一切的撞上那么一下,恐怕就算是坚固的苍穹海堡城,都有被掀翻的可能性。

    好在,这个“孩子”还算老实,仅仅只是表现出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

    就这么在仔细观察了苍穹海堡城一会之后,确认这个横在海面之上,同样不算小的大家伙,还是没有自己的体积庞大时。

    只见这只幼生海神兽发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声,洪亮而清晰,犹如海豚在歌唱,竟然给人一种奶声奶气的感觉。

    随即,就见这幼生海神兽得意洋洋的朝着苍穹集团吐一口海水,便缓缓下潜,化作一片巨大又恐怖的阴影,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说是吐口水,对于幼生海神兽的体型来说,真的与吐口水没什么区别。

    可是对于苍穹海堡城来说,这一口口水就像是下了一场瓢泼大雨,黑色如墨汁一般的海水淋了下来,硬是把苍穹海堡城洗了一个遍。

    “哼”苏阳不悦的轻哼一声,电光化作一面大伞,隔绝了这口海水的倾漫,护住了整个苍穹海堡城,蒸发了大片的黑色海水,四周一片氤氲,充满了咸腥味。

    待这一切平息之后,剑万里摇头一脸问号的茫然说道“真是服了,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还会遇到被鱼吐口水的事情请问,我现在可以冲上去,宰了这混蛋吗”

    普罗托斯笑道“我个人奉劝不要这么做,当然一定要这么做,我也没有意见。”

    苏阳略微眯着眼问道“此话怎讲”

    普罗托斯回道“海神兽是海神的坐骑,创世神族统帅诸天世界所有海洋的神圣存在,自然这海神兽也是祥瑞的象征,得到过无数的赐福。故,对于诸天世界在海上讨生活的生灵来说,海神兽就是圣兽,尤其是对于海族,乃是精神的象征。再加上海神兽本性不坏,幼生期还有些顽皮可爱,所以吐口水的行为对于它们来说是亲昵的象征,更被海族生物认为是一种赐福,是幸运的象征。久而久之,出海遇到海神兽,就等于会有好运发生。若是被吐了口水,将预示着驰骋在大海之上,再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当然,我们不盲目迷信,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海神兽的口水之中蕴含海神兽的气息,也蕴含海神的气息,能够被海洋生物感知到。因此无论多么凶残的海兽,只要感应到这样的气息,就会退避三舍。尤其是对于海族来说,它们视为一种亲近,不会做出什么攻击性的行为。”

    剑万里神色诡异的说道“照这么说,我们被吐口水了以后,不应该生气,反而还应该表现的非常开心”

    普罗托斯点头道“可以这么理解,至少目前来看,似乎是一件好事。毕竟,不可否认,当们的船沾染了海神兽的气息,一般的海洋生物是不会靠近和伤害们,反而还会表现出一定的亲昵。另,们知道吗当年在诸天世界最繁荣的时期,被海神兽淋过口水的船,可是会卖出一个天价,珍贵异常。”

    苏阳若有所思的说道“可那是诸天世界时期,而如今时代则已经变了,黑暗降临,思维污染,一只兔子都会变得凶残万分。”

    普罗托斯笑道“或许吧,可是刚刚海神兽的表现,似乎影响不是特别的大。所以我建议们做好保留海神兽留下的气息,反正试一试也无妨,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苏阳缓缓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无论有用无用,那就暂时这样吧。”

    待苏阳话音落下,临近入夜已经没有多久,苏阳便下达命令所有人回到苍穹海堡城内部休整,不管怎么说,先熬过这一夜再说。

    就这样,一场风波有惊无险的渡过,苍穹战士们纷纷回到船舱之中。

    没多久,世界之力制造而成的薪火被点燃,一个又一个火炬在每一艘战舰上燃烧起来,为这大海扑上一层朦胧的金色,水天一色。

    黑暗,则在点燃世界之力过后没多久,还是那么忽然和突然的笼罩这片天地,除金色的世界之力薪火笼罩范围之外,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明。

    只是与陆地上不同,平静的死海在黑暗大潮的推动下,开始变得十分不平静,各种惊涛骇浪冲天而起,仿佛要把一切都彻底淹没。

    在汹涌的海面上,如无根浮萍一般的苍穹海堡城,也开始摇晃不休,似乎要被这恐怖的海潮给带向未知的去处。

    幸运的是,一根根死海铁锚在关键的时刻发挥出关键性的作用,死死的勾住海底,固定住苍穹海堡城,不被汹涌的海潮带走。

    同时,海面下也开始出现了金色的微光,虽然不像海面上那般浓郁,可是实实在在的护住了苍穹海堡城以下的区域,驱赶走一个又一个邪祟一般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连接死海铁锚的铁链,哗啦啦的响彻了一夜,搞得每一个人都紧张兮兮的,总有一种怪物和不详会顺着铁链爬上甲板之上的错觉,十分的不舒服。

    故,这一夜,整个苍穹希望军都失眠了,连苏阳都未敢流露出一丁点困意,默默的坐在指挥室之中,等待这充满煎熬坚持至深夜。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声嘹亮的兽吼,震惊百里。

    兽吼声似乎不止一只,此起彼伏,乱成一团,好似有无数只巨兽正在打架,把整个死海都搅和的无法平静。

    幸运的是,这一夜尽管吵闹了一些,却还算顺利,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

    可即便是如此,在深夜时刻,那或嘹亮、或尖锐、或沉闷的兽吼声,在达到最激烈的时候,有修行瞳术的瞭望手,曾经对黑暗进行观察,看到一根根巨大的触手,仿佛能够刺穿苍穹一般,从海面中探出,却又很快的消失。

    尔后,白天天一亮,大家突然震惊的发现,原本黑色的海水不知从何时开始,表面上覆盖了一层蓝色的粘稠物,好像血浆一般,几百里都充斥着血腥味,怎么都无法驱散。

    苍穹集团立刻着手采集了一批,发现这些血液非常特殊,里面蕴含一股诡异的力量,能够隔绝死海的威胁。

    亦或者说,这蓝色的血液和死海是完全隔离的,如水和油的情况差不多。

    死海是水,蓝血是油。

    总而言之一句话,夜晚的时候肯定发生了什么,否则不会一夜过去,发生了如此多的变化和变数。

    而在这些变化和变数面前,无疑对于苍穹集团来说,又是一次当头棒喝,充分意识到死海之中潜藏的危险,要远远超出脚踏实地的陆地之上。

    一时间,仔细观看着这一幕,苏阳的神色变得特别严肃,一边命令再次,这一次真正进入死海族的深海危险区,出发前往新大陆;一边苏阳回到船舱,唤醒正在沉睡中的普罗托斯,准备询问一些问题。

    普罗托斯懒洋洋的起床,问道“这只虫子可是最低阶的存在,需要一定程度的休眠来保持体力,否则将会失去虫群的联系。”

    苏阳可不管那么多,神色严肃道“我们应该好好的谈一下。”

    普罗托斯略微来了点精神,仅余一点懒惰的说道“是觉得死海太危险了是吗呵呵,现在掉头回去还来得及。兴许,们再发展百年的时间,就不用惧怕这恐怖的死海了。”

    苏阳摇头说道“不可能我已经下达了继续向东的命令,所以回头是永远不可能的。”

    普罗托斯无奈说道“好吧,有什么问题就问罢,我会尽量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

    苏阳得到保证以后,立刻神色严肃的问道“我很好奇,这片大海里面是不是也存在什么竞争”

    普罗托斯终于来了精神,笑眯眯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苏阳把心中的猜测微微道出,回道“十大恶族,死海族统领着大海,按理说它们已经基本立于不败之地,进可攻,退可守,为什么一直没有侵犯陆地难道这一切就真如传说描述那般,死海族根本不在意陆地上的资源。”

    普罗托斯不答反问道“也算见到不少恶族了,关于这一点怎么看”

    苏阳开口回道“很强势,很具有侵略性,也很贪婪。”

    没错,从接触的每一位恶性生物种族来看,无论是十大恶族这个层次,还是一般层次的恶族,都极具有侵略性。

    恐怕,死海族也不例外,它们不是不想要入侵陆地,而是被什么事情绊住。

    对此,面对苏阳清楚的提问,普罗托斯笑道“诸天世界,除了极个别特殊的,还有很多海洋生命,及海洋智慧种族。其中,最出名,也是最强大的海洋种族有四个,分别是海王族、深海族、鱼人族、海兽族。”

    苏阳顿时了然大悟道“死海族是统称,其实更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四海族才对。而四大海族在诸天世界时期,各自相安无事的生活在独属于自己的世界之中,现在诸天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一个源界,它们都被迫迁移至死海之中,谁都不服谁,肯定要分出一个高下。”

    普罗托斯笑道“没错,四大海族都有着明显的特点,也多有各自的优势。因此谁想要统领死海,谁就必须先战胜另外三大海族才行。”

    苏阳问道“那么,这四大海族,又各自有着什么不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