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重生之鬼眼警妻 > 010章 强吻
    二天后,林紫歌来到医院时便被孙海天与赵庆生四个鬼魂包围,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张宏志看中的目标是一个父母早逝的青年刘文林。

    林紫歌找到正在巡查病房的白景天,与他来至楼梯拐角处才冷声说着:“刘文林,明晚三点在5号楼急救室手术。”

    白景天听着林紫歌的消息,眼里明显有些诧异,他一直在查张宏志选中的目标,想要派人保护起来,符合张宏志目标的人物有十人,他已经派人暗中保护起来,但是目标太多,总会有所疏忽。可林紫歌只一个晚上,便将一切调查清楚,这点,另他很好奇,她是怎么知道的。

    “喂,你确定要一直发呆吗?现在你只有一天的时间做准备了,还有我的眼睛有问题,需要办住院。”林紫歌知道自己的能耐,但是她既然答应帮助他们,就一定会做到。

    “你坚持要留下来吗?”白景天看着林紫歌那一脸坚持的样子,明明很担心她,不希望她加入,不希望她有危险,却不忍拒绝。

    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保护她还是可以的,这一晚上,他想了很多,对林紫歌并不仅仅是好奇,还有一丝他也说不清的喜欢与在里面。

    “当然。”林紫歌感到白景天的眼睛太过专注,另她有些慌乱,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说话就说话,眼神这么炙热做什么。

    “你害怕我。”白景天高大的身体前倾,双手将她环绕在怀中,低着头,看着她那双漆黑冷漠的眸子,此时略显惊慌的样子,莫名的心情大好。

    “害怕,笑话,谁害怕你啊!啊……,你离我这么近做什么,走开……。”林紫歌感到白景天高大的身体慢慢向着她逼近,他每近一步,便让她的心跳个不停。

    白景天将听诊器对准林紫歌的心口,而后将听口放在林紫歌的耳边魅惑的说着:“这里,要比你诚实一些,以现在心脏跳动的频率来说,可以从二方面来解释,一从医学角度,你现在呼吸急促,急需抢救,但你面色红润明显很正常,二从情感上来说,人在动情或是神色紧张时,心脏也会跳动得很激烈。”

    “够了,白景天逗弄我很好玩是不是,警察,我看你就是流氓。”林紫歌用力推开白景天,一脸愤怒的离开。

    林紫歌刚刚转身离开,便被白景天一个用力拽了回来,紧硬的手臂将她乱动的身体紧拥在怀里。而后冷声问着:“你竟然连我的身份都知道了,谁告诉你的,嗯。”

    “白景天,代号狐狸,组的老大,其实说到底不也是个警察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算起来我们也算是同行不是吗?好了,你有力气还是留着对付敌人吧!”林紫歌挣扎不开,便冷声将白景天的身份拆穿,不然,他还真以为她是个懦弱好欺负的小丫头。

    “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白景天神色紧张,身为组的成员,隐秘身份是他们首先要做的功课。

    而他一向在隐秘身份这点上,是最出色自豪的,只要他想扮演任何角色,都是无懈可击的,可是这个林紫歌竟然知道了,不仅知道,竟然连他在组的代号都知道,这就非常让他震惊了。

    这代号,都是他们为隐藏自己姓名,在执行任务中所用的称谓,这个称谓只有他们组内部成员知道,可是林紫歌怎么会如此清楚。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狐狸。哈哈,现在一看,狐狸还真是挺适合你的。”林紫歌要的就是震慑住白景天,让他不要在小看她。

    “女人,你在是挑衅吗?惹到我,可不是你明智的选择。”白景天看着林紫歌那狡猾的一笑,不由轻轻一笑,知道他在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她不说,他也会有办法查到的。

    “男人,别太骄傲,有些事情是不可预计的,不是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做到的。”林紫歌知道她已经引起了白景天的怀疑,她不怕他调查,因为他永远不会想到,给她这些信息的人,是以死去的鬼魂。

    “女人,我有点喜欢你了。”白景天将林紫歌拥紧,感到她腰间的芊细与柔软,此时紧贴着他,那淡淡的清香,另他感到呼吸急速,心脏似乎也跳动得飞快。

    “可是我不会喜欢你,你这些肉麻的话对那些小护士说,想必她们会很愿意听,但是很抱歉,这些人里,永远不会包括我。”林紫歌不会在动心,有些错误犯一次足以,她不会愚蠢的在犯第二次。

    白景天与冷如风一样,都是外表温柔内心冷漠无情的男人,她不会在沉迷在他们的温柔之中,不会,永远也不会。

    “我真得让你这么讨厌吗?嗯。”白景天眼睛慢慢得得黝黑,语气更显得平稳而轻柔,若熟悉他的人见他如此表情,必会有多远跑多远,因为这是他怒火燃起的表现。

    可是林紫歌不知道,她没有任何害怕抬眼直视着白景天,而后一字一句冷漠的说着:“是,我最讨厌你的笑,最讨厌你的脸,更讨厌你此时的靠近,白景天,你明明冷漠无情,却非要表露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真的很让人恶心。”林紫歌冷漠如冰,语气更是差到极至,她此时因为愤怒,瘦弱的身体都在颤抖。

    “该死的,恶心。”白景天没有想到林紫歌会如此说他,生气的将她控制住,不顾她的意愿,直接亲吻上她的唇角。

    “混蛋,放开我。”林紫歌牙齿用力咬向白景天的唇角,想要趁着他疼痛而放开自己。

    却不想白景天似没有感到任何疼痛一样,依旧紧缠绕着她不放,当她被缠绕得快要失去呼吸时,白景天才满意的放开她。而后非常无耻的问着:“怎么样,还恶心吗?”

    “白景天你混蛋。”林紫歌紧握着拳头生气的向着他的脸便要打去。却被白景天直接握上,而后一脸坏笑的说着:“女人,你的反应告诉我,你很喜欢,小女人,诚实是种美德,承认你喜欢我,并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