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重生之鬼眼警妻 > 039章 任务2
    掸邦境内的一家酒吧内,白景天一身少数民族的服饰,头上一个手绣包头,淡蓝色的长袍外是一件纯白的外肩,这一身服装,出现在这一家颇有些民族特色的酒吧时,还是让众多人无法移开实现。

    此时的白景天哪怕用黄土弄黄了肌肤,也掩盖不了他魅惑的气质,他面色森寒,一脸紧绷,全身更是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

    让人想要靠近,却又以惧怕他的森冷,一些胆小的女人,只得用爱慕的眼睛注目着他。

    而林紫歌面目并没有丝毫遮挡,一身深红的长裙,如有炙热的烈火,她的出现顿时成为全场的焦点,但是可惜,如此美丽的女人,此时以被同样出色的男人白景天紧拥在怀里。

    林紫歌满脸不悦,真是后悔与他搭配成情侣来这里,此时真想将白景天放在她腰间的手拿下去,可是,看着白景天那全部心神都放在破案上,便只得老实配合。

    让白景天在不知不觉中,吃了不少豆腐,此时的白景天眼神森寒,在一入酒吧内,他便发现了刀疤的身影,此时的他正左拥右抱着二名女人。

    在他身后或坐或站着数名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也是一身少数民族的长袍,头带纯白无任何手绣图案的包头,这几人的腰侧都有些鼓起,显然携带了武器。

    “刀爷,你可是好久没有来这里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好好疼疼人家,这些日子,我可是想死你了。”被刀疤拥在怀里的女人,用轻柔发嗲的声音说着,一双手更是直接伸入刀疤的长袍内抚摸着他裸露胸膛上那一片漆黑的汗毛。

    “还是多娅琳娜会说话,你这小妖精就会勾人,不过今晚不行,明天一定来找你玩个痛快。”刀疤这人,唯一的爱好便是女人,在他的营地里,除了军火毒品,在就是女人,他的情妇也是多种多样,什么类型的都有,清纯的学生妹,妖娆的御姐,小萝莉那是各各不同,夜夜调换着口味。

    他在金三角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土皇帝,可是他这样的身份,白景天并没有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的毒枭,他们抓获过不少,刀疤的老大,全国最大的毒枭就是组抓捕归案的,可是白景天没有想到,仅一个小小的刀疤,便另他损失了他最好的兄弟,是他大意了。

    越想这些,他就越自责越痛恨自己,拳头紧紧的攥紧,牙齿在唇腔内咯咯直响,林紫歌感受到了白景天搂在腰间的手,都似要勒得她透不气来,那里疼痛不以。

    林紫歌感到了白景天的怒火,而不远处的刀疤显然也注意到了白景天,刀疤一脸探究,显然也感到白景天身上那浓烈的愤怒与杀气。

    林紫歌心里一跳,急忙抬脚向着白景天的唇吻了上去。

    她这一举动顿时另白景天愣在那里,全身的杀气瞬间消散,只似个傻子一样呆在那里,一双眼睛满是震惊与不可置信。

    林紫歌柔软的唇角印上白景天那冰凉的唇,二个人,一双眼睛注视着彼此。

    林紫歌也有些后悔了,慢骂自己真是蠢死了,怎么用了这个办法,真是气死她了,可是刀疤的那炙热的视线还在看着,另她一时也不能离开。

    白景天的心在此刻是感动的,他真得被猎豹死而另他失去理智,在见到刀疤的那一刻,他真得想冲上去解决了他,若不是林紫歌,显然他也会真得这么去做,他已经感到他那被自己紧紧压抑控制的理智濒临崩溃的边缘。

    在刀疤发现他,怀疑他时,他想到的不是寻找办法躲避,他攥紧拳头只想冲上去。

    可是,这一刻,林紫歌那唇间的芳香,她的气息,扑面而来,将他渐渐冷静下来,此时她的靠近,才感到他另一只手,正紧紧的掐在她裸露着肌肤的腰间,那上面布满着青紫的掐痕,另他心猛然一痛,他做了什么。

    抬手,将她拥紧在怀里,而后由被动化为主动,唇如蛇一般游窜在她的领地,一一吸允着,索取着她的美好。

    刀疤见二人吻得如醉如痴,便大声的吹起了口哨,与一些兄弟在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这小娘们还真够味啊,那长相,那腰段,真不错。”刀疤的全部注意力显然以被白景天怀中的林紫歌吸引。

    林紫歌也不知是因为羞红了脸,还是因为缺氧而憋得通红,此时白皙的肌肤白里透红,更加诱人而魅惑,更增添了无数风情,让人直想搂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

    白景天也听到了身后刀疤那里传来阵阵的声响,刀疤那些话更是让他愤怒不以,直接将林紫歌搂在怀里,将她这样勾人的神情湮没在自己怀中,他有些后悔带林紫歌来这里,更加后悔没有坚持到底,让她穿上这样清凉露腰的纱裙。

    林紫歌低头时,正对一直站在白景天身后的猎豹,此时那双无神的眼睛,似流露出一丝笑意,她不由怒瞪了猎豹一眼后说着:“在笑一下试试。”

    猎豹听到林紫歌的威胁,直接转过头,可是他的身子是转动过去了,脑袋却是一动没动还在冲着林紫歌笑个不停,这次就连那无神空洞的眼底都充满着笑意,被林紫歌看得更加清晰。

    林紫歌真是愤怒了,她真是失策极了,本来是想要打消刀疤的怀疑,不想让任务失败,可惜她怎么笨得用了这样一个把自己主动送上门,她怎么忘记了白景天就是一只狐狸,一只狡猾的狐狸了,他怎么会做让自己吃亏的事情。

    白景天感到了林紫歌的愤怒,知道此时在她的心里一定在骂自己呢吧!不过,他很高兴,也很感激她,下巴轻压在她散发着清香的发丝,而后低沉的嗓音说着:“紫歌谢谢有你。”

    林紫歌听到白景天的话后,心里暖暖的,似太阳的光束直接照射在她的心间,那里瞬间透亮温暖了起来。

    她觉得,她真不该在与白景天呆下去,否则,她会变得不在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