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重生之鬼眼警妻 > 重生之鬼眼警妻 011章 景天求婚
    白景天从长桥走过,来到湖岸,看着唐羽菲语气轻柔的说着:“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找我有事吗?”

    “看你说的,我若不来,你是不是也不找我,是不是早把我忘记了,若不是小米告诉我你受伤回了来,我还不知道呢。”唐羽菲左右围绕着白景天转了一圈,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外伤之后,才放下心来。

    “我没事,伯父伯母的身体还好吗?”白景天不着痕迹的将手从唐羽菲手中抽出后,便与唐羽菲闲聊了几句。

    “嗯,景天哥哥那个人,是谁啊,听小米说她是的女朋友是吗?”唐羽菲面上天真可爱,但是眼底在看着凉亭上的林紫歌时,露出一比怨毒的神色,但在白景天抬头时,一闪而过,又恢复成明媚单纯的笑容。

    “嗯,她受了些伤,你不要过去打扰她,我妈在屋内,你去找她吧!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白景天与唐羽菲说了几句,便有些不耐,一双温柔的眼底不时望着林紫歌,有些担心她,更怕与唐羽菲说得久了,会让她多心吃醋。

    “怎么可以这样,景天哥你有了女朋友就不要我了是不是,这么宝贝她,看她与你以前那些莺莺燕燕也差不多嘛?景天哥,这个女人能坚持多久啊。”唐羽菲似是开着玩笑,但是语声响动,看着他身后渐渐走过来的林紫歌,便没有遮拦的大声说着。

    “瞎说什么,哪里来得莺莺燕燕,紫歌,你怎么过来了,怎么不放心我啊,哈哈,正好给你介绍一下,唐羽菲,从小长大的妹妹。”白景天在介绍之后,唐羽菲还是轻笑的眼底顿时一暗,有如乌云密布一样遮挡下来,直视着林紫歌,眼底散发着浓烈的敌意。

    林紫歌抬头正对着唐羽菲那充满敌意与怨毒的视线,但是她却也只是轻轻一笑,似没看到一般,直接伸手说着:“你好,林紫歌,景天的女朋友。”

    “你好。”唐羽菲在白景天转过头时,掩饰住自己眼底的恨意,似变戏法一样,脸上顿时有布满单纯可爱的笑意。

    好似刚刚那个有如女巫一样露出残忍怨毒神色的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林紫歌也有些诧异,这种面脸绝活还真是不简单啊,可是,与她有什么关系,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显然唐羽菲就因为非常清楚白景天心里没她,所以才一直以单纯可爱的妹妹形象出现在白景天身边。

    想要日久生情,慢慢取得白景天的注视,却不想白景天看似温柔,却冷漠无情,跟本没有给她靠近的机会。

    此时林紫歌的出现,对于唐羽菲无疑是晴天霹雳,另她愤怒不以,就好似自己精心设计快要到手的东西,突然间就被人夺走了一样,让她痛恨得想要杀人,恨不得吃了眼前的林紫歌。

    但是她不能,唐羽菲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只不过认识白景天几天而以,哪里比得过她这个青梅竹马。

    脸上重新流露出纯净无害的笑容,然后伸手回握上林紫歌伸过来的手,暗里用了些力道,但面上依旧轻柔的笑着说:“你好,原来是景天哥哥的朋友啊,景天哥哥也真是的,应该早带你回来的,不过没关系现在认识也不晚。”唐羽菲故意不说女只说朋友二字,看似落下一个字而以,但是这意味可就不一样了。

    唐羽菲这样说,就是把她只当成白景天的朋友,而非女朋友。

    林紫歌有些好笑,懒得去为她这个小心思生气,不过唐羽菲看似柔弱,这握着手的力道却很大,她的手臂骨头断裂之处传来阵阵痛意。

    但面色不变,抬起手轻覆在唐羽菲的手背,暗中用力,直接将她的手爪子从自己的手下掰开。“景天既然唐小姐来了,就留她一起吃个饭吧!”

    唐羽菲一听林紫歌的话,顿时面色一暗,脸上的笑都凝固在那里,紧攥着拳头,有些不悦的说着:“什么唐小姐,叫我羽菲就好了,不用跟我太过见外的,这里我常来,以后你就知道了,还有戚妈妈做得饭菜很香呢,林姐姐一定没有吃过吧!”

    白景天此时在笨也听到了唐羽菲与林紫歌这话语间的不对,这暗潮汹涌的样子,另他脸色也有些不悦,唐羽菲对他的感情,他很清楚,但是以前便与她说过,在他心里只当她是妹妹,不会过别的情感。

    此时来看,唐羽菲是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啊,对林紫歌无形间的仇恨,另他心里很不快,抬手挣脱开唐羽菲紧搂着自己手臂的身体,然后来到林紫歌身边,将她轻拥在怀里,而后温柔的说着:“慢点走,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小心一些。”

    林紫歌知道在白景天心里没有唐羽菲,便也不在意唐羽菲的态度,前世她笨,被安紫心与冷如风骗得团团转,但是现在她可不会。

    她既然认定了白景天,便不会在轻易放手,她不争,不在意,不代表她好欺负,只是,这个唐羽菲还没有让她出手的资格。

    餐厅内,戚爱娟将最后一道清抄竹笋放在桌面上时,才拿下围裙坐在林紫歌身边,看着一直没有动筷子的几人,便轻柔的说着:“你们等我做什么,赶快吃吧!一会都凉了,紫歌这个菜好,有营养,你现在啊,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调养好。”

    戚爱娟将菜一个个的都为林紫歌放在碗里,然后满是关心的说着。

    戚爱娟只顾及林紫歌,似早就忘记还有个外人唐羽菲,此时看着她一直对林紫歌忙碌夹菜,唐羽菲气得面色煞白,握着筷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但是她依旧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牵强的露出一丝笑意,唐羽菲想不到林紫歌竟如此有手段,竟然让戚爱娟对她都如此上心,如此好,每次她来,别说为她亲自己下厨房做菜,就是为她夹菜都没有过。

    可是对林紫歌,她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她不明白,她哪里比林紫歌差了,她家世优越,父母都是高官握有极大的权势,爷爷更是人人畏惧的员老级别,她是众人从小捧大的宝贝公主。

    去哪里都是焦点,众人小心捧着,哄着,哪个敢让她受委屈,以前来白家,戚爱娟也会很热情的招呼她,可是现在与林紫歌一比,她根本就什么也不是嘛。

    现在唐羽菲就觉得好似自己的东西突然被人夺了去一样,让她感到无比的厌恶与愤怒,她一直努力与白景天的家人打好关系,与白景天拉近距离,接近他身边的朋友,努力让自己融入到他的世界。

    可是现在自己所努力经营的一切,全因为林紫歌的出现而被破坏了,她真得很生气,很气愤。

    迷幻酒吧内,唐羽菲从白家离开后,便独自来到这里,此时趴在吧台上,面前摆放了几个空杯,一口将杯中的酒喝下后,举杯对着酒保说着:“在来一威士忌。”

    “我说唐大小姐,今个是谁惹到你了,你都喝几杯了,我看差不多了。”酒保与唐羽菲很是熟悉,此时见她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有些关心的问着她。

    “滚,你管我,你是谁啊你管我,我要喝酒就给拿,废什么话。”唐羽菲在家人面前一直扮演着乖乖女的形象,只有在这里,在这迷幻酒吧里,她才可以做自己。

    “好,好好,当我没问。”酒保也知道唐羽菲的脾气,摆摆手,转身去为她倒酒,将酒杯顺着吧台一推,酒杯向着唐羽菲滑动过去。

    唐羽菲伸手刚要接住时,杯子被凭空出现的手阻止,而后被人拿在手里。

    “妈的你谁啊,那是我的酒,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敢夺我的酒,嗯。”唐羽菲见酒被夺,直接愤怒起身,抬手便要向着夺自己酒的家伙打去。

    手被一双修长的手握住,抬眼才仔细去看面前的家伙,这一眼,唐羽菲便呆在那里,时间都似在这一刻停止。

    面前的人,一头金色的碎发,一双迷人魅惑的丹凤眼,眼角狭长,轻轻微起,魅惑夺目,唇角微翘,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鼻翼立体有如刀刻一般,在他身后,是五颜六色的彩灯,炫目的光晕在他周身围绕,上身是是巴黎最新时装周上著名设计师设计的黑曼巴系列的衬衫,下身是一条白色亚麻裤,此时这个男人一手轻握着她手,一手握着酒杯,唇角露出坏坏的笑,这个男人就似罂粟一样,神秘,危险,却该死的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与她深爱着白景天,就似二个极端一样,白景天就似天上的夺目的阳光,光明而温暖,而这个人,就似黑夜的繁星,神秘莫测,充满危险与黑暗。

    “你是谁。”唐羽菲眼神迷离,看着这个男人,她感到心跳得飞快,明知道危险,却依上是想要靠近,想要弥补从白景天那里想要而得不到的温情。

    “你呢,美丽的女人,你是谁。”男人将杯中酒喝空,放下酒杯,然后将唐羽菲一个反手拉到怀中,在她腰间轻轻摩挲。

    “嗯,我,我是唐……,羽菲。”唐羽菲感到全身都火热起来,被这个男人抚摸的腰间,似被炙热的火燃烧了一样。

    他的手似魔术师的手,每碰过一处,便点燃起她心中的火,让她敏感的肌肤传来阵阵颤动。

    “好敏感的小妖精。”男子抬手,将以被他抚摸得失去力气的唐羽菲拥抱在怀里,将她的头轻靠在敞开衣衫胸膛上,另一只手轻揉着她敏感的耳垂,而后贴着她的耳边慢慢说着。

    带着酒气的炙热呼吸,喷洒在她的鼻尖,脸贴着他充满男性气息的胸膛,唐羽菲感到自己此时大脑晕晕的,在酒精与面前男子的挑逗下,她以失去理智,浑身瘫软无力。

    只能任由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在她身上挑逗着,她感到呼吸急速,体内莫明的火热,想要些什么,却又不敢去尝试,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但最后一丝理智,在酒精的侵蚀下最终消失殆尽,只能任由着面前这个男子,带领自己进入一个神秘的天地。

    男人见唐羽菲此时就似一个他的宠物一样随他摆弄时,魅惑的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直接将她弯身抱起,向着自己早以预定好的酒店而去。

    “喂,那个……。”酒保想要阻止,但在看到这个男人那森冷似有些杀意的眼睛时,他要说的话阻隔在嗓子里,说不出半个字,只得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不想死,就闭紧你的嘴,否则这便是你的下场。”神秘男子说完,只见他的手就那么随意的一挥,酒保手里调着的酒杯,就那样破碎在手心里,那鲜红的红酒,似鲜血一样酒满他的手心。

    “啊……。”呆愣了半天,酒保才叫唤出声,但看着男子还没有走远,便急忙紧捂着自己的嘴,声音突然中止,就似有人突然间掐住他的脖子一样。

    总统套房内,男人将唐羽菲直接扔在宽大的床上,然后慢慢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而后将床上似睡得香甜的唐羽菲拥在怀里。

    看着她,男子冷酷一笑。“唐羽菲,你便是我复仇的第一步。”森冷无情的话语,让睡梦中的唐羽菲都感到了寒冷,将身体蜷缩起来,向着男子炙热的胸膛靠近过去,投怀送抱,男子也不在拒绝,直接将唐羽菲拥在怀里,亲吻上去,享受这难得纯净美味。

    明媚的光束照射在唐羽菲的光裸的肌肤上,唐羽菲慵懒的睁开眼睛,抬手揉了揉因宿醉而有些疼痛的额头,起身,丝被从身上滑下。

    “啊……,怎么回事,你是谁,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碰我,你这个混蛋,流氓……。”在丝被滑下,唐羽菲才发现自己正赤身*,床对面的沙发上,更是坐着一个陌生男人,此时正一脸邪魅笑意的看着她。

    拿着身边的软枕便用力向着对面男人打去,只要是身边的东西,便毫不留情的向着他扔了过去。

    对面男人就似没有感觉一样,依旧一动不动,不说不笑,只是双腿交叠,一手握着咖啡,轻靠在沙发倚背上默默的看着。

    “你是谁,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你死定了,你这个混蛋。”唐羽菲扔得累了,才紧握着丝被向着对面男人怒骂着,但是一想着自己莫明*,为白景天守了二十多年的纯真就这么没了,让她顿时愤怒得想要撞墙,想要撕碎这个可恶的男人。

    “死,昨天还对我投怀送抱,热情似火,怎么这才一个晚上,便是如此态度。”男人似没有将唐羽菲的威胁与狠话放在眼里。

    起身,将桌上的另一杯咖啡拿起,来到唐羽菲身边,而后将咖啡伸到她面前说着:“唐羽菲,唐家大小姐,父亲是国防部长,母亲是彩虹基金会会长,我说得对吗?行了,把咖啡喝了,消消气。”

    唐羽菲愤怒的将咖啡推开,杯子掉地破碎,随即抬手便要向着面前男人挥一巴掌,却不想男子一个用力,直接攥住她散开的头发,不顾她的疼痛,直接将她硬拽了过去。“打我,唐羽菲你以为你是谁,我是你可以随意鞭打的吗?告诉你,从此以后,你在我这里,就是一条狗,任我挥之则来,招之即去的狗。”

    “你混蛋,你这个恶魔,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我会杀了你的。”唐羽菲被男人紧攥着头发,头皮处传来阵阵的刺痛,此时她越挣扎,头皮处便越疼痛。

    “杀了我,你确定吗?”男子将她用力推开,回身慢慢走到沙发上,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对着墙壁上的电视将其打开。

    “啊,嗯……。”在电视打开后,便传来阵阵另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画面上,唐羽菲看到自己光裸着身子,正配合着他做着那些难堪的动作。

    “不,你混蛋,关了,关了。”唐羽菲顾不得自己还光着身子,似疯了一般向着电视跑过去,手慌乱的在电视的按扭上按着,不要,这不是她,不是,这不是真的,她一定在做梦。

    可是电视的画面没有任何反应,依旧不停播放着,画面上的自己,就那样放大的呈现在她面前,那布满吻痕的身体,那迷离充满风情的眼睛,就那样看着她。

    “不,不是我,不是我……,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恶魔,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要什么,告诉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放过我。”唐羽菲认输了,她害怕了,这些视频若是被这个男人公布出去,那么她的家族,她的名誉,所有的一切,就都毁了。

    “现在才乖,嗯,才收起你尖锐的利爪吗?唐羽菲我要的,你还真没有能力给予,现在,我只是希望你可以乖乖的陪我演戏,好好玩玩,若是我高兴,便可以将这些交给你,可是若是惹怒我……,这些便会出现在网络上,让所有人都看看唐家大小姐,是如何在男人身下承欢的。”男人说话的音调轻柔魅惑,但听在唐羽菲的耳里,就有地狱而来的魔鬼,让她后背生寒,透着丝丝冷意。

    “不要,不要求你,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不将这些曝光出去,求你不要。”唐羽菲此时狼狈的向着沙发上的男人爬过去,紧攥着他裤腿,然后痛哭的乞求着。

    “嗯,这才乖,现在穿上衣服,好好收拾一下,这美丽的眼睛都哭红了,只要听话,我会好好待你,懂吗?”男子抬手轻揉的将唐羽菲眼角的泪抹去,然后轻捏了下她的脸蛋。

    “嗯,好,好,我听你的,我听你的。”唐羽菲一直被家人保护得很好,她平日就似一只狐假虎威的狐狸,此时遇到危险,她早以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她脑子里乱乱的,唯一的念头就是配合这个男人,做到他要做的一切,然后将视频拿过来。

    “真乖,我在楼下餐厅等你,小猫咪,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记住了吗?还有,我叫季铭筹,你可以叫我铭。”季铭筹说完之后,便冷冷一笑,转身离开。

    唐羽菲在季铭筹离开之后,便向着电视跑过去,打开d才发现,这不是原底片,她颓然的坐在地上,紧攥着底片的手,因为用力指甲以然断开,还带着手指肉,血丝顺着断裂的指甲而慢慢流出来。

    滴落在底片上,此时唐羽菲以失理智,她好恨自己,更恨林紫歌,若不是因为她的出现,她怎么会去喝酒买醉,不会醉,便不会遇到这个恐怖可怕男人,更不会被他拍下这些肮脏的画面来威胁她。

    她唐羽菲什么时候受过这些委屈,此时她又恨,又怨又无助,她单薄的肩膀只是无助的随着她的哭啼而耸动着。

    突然间想起,季铭筹只给她十分钟,此时这一发呆,她已经过去快五分钟了,只得擦干眼泪,急忙拿过衣服换了起来。

    头发也没有时间整理,真接用手抓了抓后披散着,正好遮挡下她有些红肿的眼睛,来到楼下,季铭筹正在吃着早餐,他对面,也摆着一份早餐,一杯果汁。

    “嗯,不错,时间刚刚好,为你点的,希望喜欢。”季铭筹指了指他对面的餐点,然后拿过一边的水慢慢喝了起来。

    “你……,你要做什么,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才能给我。”唐羽菲颤抖着手,握着叉子的手因为颤抖,盘子内的鸡蛋被她拨了出去。

    “吃饭时,我不太喜欢说话。”季铭筹将掉在桌子上的鸡蛋为她夹起来,重新放在盘子里。

    唐羽菲皱眉头,有些恶心,本来就不愿意吃鸡蛋的她,此时见已经沾了脏东西的鸡蛋又被他重新放在盘子里时,急忙伸手将嘴捂住,有些害怕的说着:“我不太喜欢吃鸡蛋。”

    “小野猫记住,以后在我这里只有是,只有配合,我不想听到任何违背我的话,你明白吗?这是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否则,你那完美的身材,那魅惑的声音会被所有人看到,听到。”季铭筹似在聊着天气如何一样,面上神情不变,慵懒而邪魅,明明无害,却让人森冷冰寒。

    唐羽菲直接颤抖着手,将鸡蛋插起,狼吞虎咽的大吃起来,哪里还会在意干净不干净。此时的唐羽菲,在季铭筹面前,没有任何骄傲的脾气,没有任性算计的手段,只有配合。

    白家别墅,林紫歌慢慢睁开眼睛,暖暖光束穿透窗帘,照射在床上。

    窗边,是她喜欢的紫罗兰,此时在阳光下散发淡淡清香,起身,来到窗边,低头轻嗅下淡雅的香气,感到浑身都舒爽好多。

    “紫歌……。”窗外传来白景天的声音,推开窗户,入目的便是由一架遥控飞机,飞机上垂下的横条上写着,亲爱的早上好,在早上好下面,还似画着一个笑脸,可能因为是墨汁的关系,布面早以晕开,一个笑脸,此时成了苦瓜脸。

    “噗。”轻笑出声,看着楼下一身蓝色运动家居服的白景天,此时双手握着遥控柄,双腿盘着坐在绿油油的草地上。

    在他身边,是一只纯种藏獒,正乖乖的趴在他身边,无聊的摆弄着爪子。

    这一副画面,是她难以想像的,从来不知道那个看似温柔,却清冷无情的男人,也会做这样幼稚可爱的事情。

    来到楼下白景天身边,将拿下的布条扔到他面前说着:“大早上的就送我这苦瓜脸,你幼稚不幼稚。”

    “什么苦瓜脸,是笑脸好不好,这样你可以开心每一天啊!谁让你把房门锁上了,好像防贼似的,让我不能给你说早安。”白景天本想半夜偷偷进去,顺便占点什么小便宜,结果吃了闭门羹。

    “不是防贼,是防色狼。”林紫歌看着白景天有些想笑,他是什么心思,她最明白。

    “色狼,谁这么大胆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千万别让我发现,不然一定揍死他。”白景天放下遥控柄,然后一脸嬉笑着将林紫歌拥在怀里。

    “真是服了你。”林紫歌轻柔一笑,这样宁静甜蜜的时光,是她一直想要的,以前就想与冷如风这样甜蜜的在一起,相濡以沫一辈子,在白发苍苍时,也可以彼此牵着彼此的手,一起坐在一起,哪怕做着最无聊的事情,她也是幸福的。

    “唉,紫歌,不如我们结婚吧!我想要告诉全世界,你林紫歌是我白景天的女人,是我的妻子。”白景天握着林紫歌的肩膀,然后一双漆黑的眼睛炙热而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你这算是求婚吗?好像太没有成意了吧!”林紫歌语气轻柔,虽不忍打破他的期待,但是他也太随便了吧,什么也没有,便向她求婚,真是找打了。

    “那有什么才算求婚。”白景天似没有反映过来一样,有些莫明的问着林紫歌。

    “最起码有戒指吧!鲜花也没有半只,哪个女人能同意。”林紫歌有些无奈,这个白景天也太不解风情了吧!这求婚该有什么,他会不知道。

    “那是不是有这些东西,你就答应嫁给我。”白景天眼底一亮,向着她更凑近一点,漆黑的眼睛带着一丝狡诈的问着。

    “那当然。”林紫歌随口一答,反正现在他也没有,下次有时,在说下次的。

    “闪电过来。”白景天听到林紫歌的话后,便直接向一边趴着的藏獒喊了过去。

    只见刚刚还慵懒趴着晒太阳的藏獒狗闪电,此时听到白景天的命令后,直接起身,在闪电的脖子上绑着一条蕾丝绳子,绳子上垂着一个精美小巧的包装盒子。

    白景天直接拿下戒指盒,然后紧握在手心,向着林紫歌慢慢摊开,漆黑的眼里闪着一丝笑意,看着有些震惊的林紫歌,直接说着:“紫歌嫁给我好不好。”

    “你……。”林紫歌有些好笑,这个白景天是故意的,故意套下她的话,然后才拿出戒指,这个混蛋。

    “我什么我,是你说的,有戒指便嫁给我的,一诺千金,不可以反悔。”白景天此时耍起了小无赖,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让林紫歌嫁给他。

    “你是认真的吗?”林紫歌没有去接戒指,只是轻声问着他。

    “紫歌,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们虽然认识时间不久,确认关系才不到一个月,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我最清楚,我爱你,也许是第一次在医院的投怀送抱,也许是在小巷子时,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爱上你,爱你什么,但我知道,我认定了,这辈子非你不娶。”白景天将戒指从盒子里拿出,璀璨的紫色钻石在阳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与白景天那坚定而温柔的神色相交辉在一起,迷着她的眼睛,暖了她的心。

    “景天,戒指我可以接受,但是结婚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知道我有些事情还没有了,只有在这些事情结清,真正的摆脱过去,忘记过去,我才能嫁给你,我希望我新的生活可以彻底摆脱过去,你明白吗?”

    “我懂,这次求婚,我也只是想用这个戒指套住你,想要告诉别人,你是我白景天的女人,还想告诉你,我会与你在一起,无论前面是什么,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在你身边,与你一起面对,放心我会等待你报仇之后,彻底与过去再见时,在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白景天轻柔一笑,将戒指为林紫歌带上,然后将属于自己的戒指,放在林紫歌手里,“该你给我戴了。”

    “傻瓜。”原来他以将一切安排好,为她以想至如此,她遇到他,是上天给她最好的礼物。

    当林紫歌与白景天戴着相同戒指出现在餐桌上时,戚爱娟的眼睛顿时笑成了一条缝,嘴也似合不上一样,不时笑出声音。

    在看了n次,笑了n次后,戚爱娟才想起问白景天。“那个儿子,既然戒指都戴上了,是不是可以举办婚礼,发请贴安排一下了。”

    “我们还有工作要忙,现在先不办,等忙完这一段之后在说。”白景天也很郁闷,他也想早日抱得美人归好不好,只是这个该死的冷如风,不知道死在哪里了,最好祈祷他别找到他的踪迹,否则一定会让他死得很看。

    此时唐家别墅内的浴室内,唐羽菲用力搓洗着身上的痕迹,白嫩的肌肤早以红肿一片,惨不忍睹,可是她依旧不停的搓着,眼泪伴着脸的水珠一起流了出来。

    “该死的混蛋,流氓,畜生,我唐羽菲发誓今日所受的委屈与痛苦,一定会全还让你加倍偿还回来的。”唐羽菲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季铭筹抽筋扒皮,吃肉喝血,但是现在他手里握着她的死穴,她只能听之任之。

    “林紫歌,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你的出现,也不会毁了我自己,是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该死的,该死的,现在我成了这个样子,怎么与景天在一起,是你毁了我,是你害了我,啊,啊是你们,混蛋……。”唐羽菲此时就似个疯子,不停的骂着,喊着。

    “羽菲,你喊什么呢,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啊!”高虹似感到唐羽菲有些不对,便在浴室门外关心的寻问起来。

    “妈,我……,没事,刚……,刚滑了一下,没事的,一会就出去了。”唐羽菲忍耐下自己的委屈,她知道,就是在苦在累,在委屈,她也打碎牙齿吞咽在肚子里,这些事情,决不能让家人知道,决不能。

    “这孩子,多大的人了,洗澡也不好好的。”高虹听到唐羽菲没事,便松了口气,但还是觉得今天这孩子出其的安静,每回总是吩咐佣人这个,那个的,挑剔得不行。

    但一想着,孩子大了也懂事了,也不会总是这样,便放松下来去书房处理公司事务。

    听到母亲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唐羽菲才趴在浴缸边缘哭了起来。

    回想着季铭筹让她要做的事情,她只觉得一阵阵无力,她爸爸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走后门,拉关系给亲戚安排职位什么是决不可能的。

    为官这些年,从没有违规做过违反规定的事情,母亲的家里有一些亲戚,想要利用父亲职位,寻求一个职位,可最后都被他严厉拒绝。

    现在季铭筹想要她把他弄进部队,这怎么可能,半个月的时间,季铭筹只给了半个月,半个月若没有成功,她的那些视频便会被他发布在各个网站。

    突然在烦闷之时,想起一个人来,顿时感到眼前一亮,这些日子,部队的一个参谋长,正在追求她,因为是个官二代,若不是靠了他父亲,也不会没有任何能力,便能坐在如此职位。

    因为一直喜欢白景天,便直接拒绝,没有给他半丝机会,现在为了自己,她不得不约他出来试试了。

    酒吧内,唐羽菲穿着雪纺长裙,外套了一件红色外套,漆黑的头发弯曲的披在肩头,手中一下一下搅动着杯中的橙汁,不时看着表有些焦急的等待着。

    “羽菲,不好意思,打电话时正好有事,来晚了,点餐了吗?服务生这边。”刘宇航在唐羽菲身边坐下,边招呼着服务生过来,边一脸歉意的对唐羽菲说着。

    “不用了,我吃过了,这次找你来,是有些事要跟你说。”唐羽菲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吃饭,若不是想要尽快将季铭筹的事情解决,早日将视频拿回来,她便一日都不能安心。

    “你唐大小姐有事找,呦,新奇啊,说来听听。”刘宇航见服务员过来,接着说:“来杯咖啡,不加糖,在来些米奇巧克力蛋糕。”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记下之后,转身退了下去,刘宇航见唐羽菲脸色不是很好。

    便拿过一杯的餐纸,送到她面前,一脸关心的问着:“怎么了,看着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有事就说,我能帮的一定帮。”

    “宇航有个朋友托我给他在部队找个工作,因为他的女朋友与我关系不错,我不好拒绝,可你也知道我爸的脾气,所以这事情我只能找你帮忙了。”唐羽菲知道刘宇航的父亲在部队有些实力,只是调个人进去,对于他来说很轻松。

    “就这……,去,就这点事,行了,包在我身上,就我们这关系,还用当面说吗?直接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不过也好,多久之前就想约你吃顿饭了,你也不给我这个面子,既然出来了,一会出去玩玩,我看你好久没去迷幻了。”

    “我……,我不去那里了,最近去新开的魅惑了,那里挺好的。”唐羽菲不愿听到迷幻这二个字,这个洒吧是她恶魔开始的地方。

    “哦是吗?那里听说过,那一会去吧!”刘宇航眼里有些炙热,这个唐羽菲他追求多少年了,一直没有得手,得不到的,总是好的,哪怕他明明有不少女人,但那些都只能是玩玩,娶回家的还得是像唐羽菲这样名门之家的小姐。

    唐羽菲本想拒绝,但是想着还指望他为自己办事,便只得无奈点点头,唐羽菲心里苦涩不以,以前她哪里会如此委屈自己,想如何便如何,都是别人哄着她,哪里用她去委屈自己配合别人。

    紧攥着拳头,在心里将林紫歌与季铭筹骂了无数遍,但是她却无能为力,只能隐忍慢慢寻找机会。

    林紫歌身上的伤以没有大碍,但还不易动作过大,做些太距离的动作,身体好些之后,便重新进入蔷薇网站,去看是否有信息回复。

    黑色背景,鲜红血液,一朵诡异的蔷薇花,对进入者形成一个绝对刺激的画面,自己注册的后台,林紫歌意外收到一条新消息。

    打开,一串红色字体显现出来:‘林警官你好,我知道你为何而来,是为这四个人对吧!很高兴出现了一个有挑战性的对手,我很期待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谁是猫,谁是鼠,还不一定人,你说是吗?

    以一个月为期限,谁先将对方抓住,谁便赢如何,林小姐,我喜欢美丽聪明的女人,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我希望可以尽快看到,你脱光衣服,在我身上时的样子,好期待啊!快来投入我的怀抱吧!’

    这一段挑衅的话,让林紫歌愤怒不以,显然这个对手以将她的身份调查清楚,但是林警官,显然以知道她挂名在警察内部的档案了。

    ------题外话------

    谢谢朋友的订阅,很高兴你们的支持,我会努力更新,好好写文,让朋友看得超值。还有,请盗窃我文的朋友,尊重我的劳动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