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重生之鬼眼警妻 > 025章 新婚杀夫
    025章羽菲杀人

    唐羽菲听到刘宇航的话后面色顿时一慌,有些生气的大声喊着:“刘宇航你别太过份,我当初是怎么样的你最清楚,好啊,现在结了婚了,你才如此说我是吗?很好,你刘家别以为与我结婚,攀上唐家这条线就可以顺风顺水,只要我一句话,你看看谁敢帮你。”

    刘宇航听唐羽菲如此说,也面色一变,暗恼自己真是糊涂了,疑神疑鬼的,就是对她嫁给自己有些什么目的,也不该明面给她脸色,若真是惹怒了她,借不上唐家的势,那可真是亏大了。

    想到这里,便直接来到唐羽菲面前将生气的她拥在怀里,讨好的说着:“你看你,我不以也是看你去见白景天生气吗?你也知道我除了喜欢你,身世家庭与你是没法比的,我这不是也挺自卑的吗?不能给你一个好的生活条件我就够自责了,在说也是多喝了几杯,别生气了,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那些以后我们不谈了,放心以后我刘宇航一定会好好待你,不会让你在受一点点委屈。”

    唐羽菲见刘宇航说了好话,也便柔软下来,靠在他的怀里,轻声说着:“宇航我以前是喜欢白景天可是他现在有了女朋友了,我又与你……,我也死心了,只要你以后好好对我,我们便好好过日子吧!”

    “嗯,你放心,我刘宇航一定会好好对你,决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放心吧!”刘宇航说完,便将唐羽菲直接抱起,向着那鲜红的喜床而去。

    就着酒劲,加上心里有些怨气,刘宇航直接不管不顾的在唐羽菲身上发泄起来,不知道运动了多久,最后才疲惫的沉沉睡去。

    唐羽菲被刘宇航折腾得浑身酸软无力,最后也沉睡过去,睡到半夜时,被阵阵疼痛惊醒过来,只觉得肚子似有一把刀子在里面钻来钻去的,光裸着身子的她,只得披上睡衣慢慢起身,忍耐着疼痛,想要去洗手间,但是这一番折腾,只觉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另她瞬间脸色惨白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紧捂着肚子慢慢向床上挪动着,腿部似有温热的液体流出,低头看去,刺眼的血液以是将自己白皙的带着些红痕的腿部染红。

    唐羽菲脸色大变,知道定是刘宇航的不节制,让她流产了,这一惊之下,更是吓得小脸刷白,看着一边呼呼大睡的刘宇航,一双眼睛怨毒的看着他,若不是他,她还可以隐瞒些日子,到了月份,弄个意外就说是早产也不会引起刘宇航的怀疑,可是现在,若是去医院这一切就都完了。

    她嫁给他也就失去意义了,可是不去医院,她必死无疑了,怎么办。

    在如此慌乱之中,耳边是刘宇航气人的呼噜声,一阵一阵的响着,弄得她心烦意乱,怨恨不以,恨不得杀了他。

    想到这里,她突然一愣,对,杀了他,杀了他便不会有人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她也便彻底摆脱了刘宇航,从刚才来看,他以是有些怀疑她嫁给他的原因了,他看似是个花天酒地的富二代,便是他的脑袋不笨,在以后的几个月里,难保她不会露出马脚,在说,这个孩子,她不想要,不想要这个魔鬼的孩子,正好趁着着这个机会,把肚子里的这块毒瘤彻底铲除。

    她忍着痛,越想,便越觉得这是条出路,越想便越觉得她彻底摆脱了这一切。

    看着远处桌上水里蓝里的水果刀,她在脑海里便想了应对的方法。

    可是不行,她这样做,警察一来,很快便会露出马脚。

    可是这是个机会,若是她忍耐不住晕了过去,这一切便完全曝光了,到时以刘家人的性子,必会去唐家大闹,到时,以她父亲母亲的脾气一定会吃了她的。

    若一切曝光她就真的完了。

    突然脑海里想起洛仁来,他可是个十足的混混,警察局的案底以有不少,在酒吧遇到过他后,便一直对她粘着不放,若不是她与一个当警察的朋友说起,才解决洛仁,另他不会在来找自己的麻烦。

    想到这里,便拿起以前联系季铭筹的电话卡联系起洛仁来。

    不多时,一条完美却狠毒的计划,在她脑海里形成,忍耐着剧痛,她脱着身体,将锋利的水果刀紧攥在手里,她激烈的喘息着,颤抖着手,看着刘宇航,她心里做着激烈的争斗,杀他,一切便都解决了,不杀他,死的便会是自己,但是她心思虽狠,却从没有真正的杀过人,上次的天台,也不过是暗中搞些破坏而以。

    她肚子一阵剧痛,她的忍耐以是达到极至,她知道,她必须尽快,她不在细想,将手中紧握的匕首对着刘宇航用尽全力的刺入他的心脏。

    睡梦中的刘宇航只感到一阵剧痛,瞬间睁开眼睛,便看到唐羽菲一脸狰狞手握着匕首狠狠的刺入他的心脏里,他怒瞪着眼睛,想要起身挣扎,但是太晚了,唐羽菲在次用力,将匕首向下压去,刘宇航最后一丝生机就此结束。

    他大睁着眼睛,不敢相信,刚刚还与他欢爱的女人,怎么会突然间要杀他,更不明白为什么,她嫁给他,就是为了他杀吗?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明白了,带着不甘与愤怒,永不瞑目的惨死过去。

    唐羽菲将屋子里一些值钱的东西拿出全部扔了满地,屋了也弄得凌乱不堪,这一番下来,她便以失去力气,靠着门边静静等待着洛仁这个替罪羊送上门来。

    唐羽菲现在出其的冷静,哪怕在看到床上以失去呼吸的刘宇航时,她也能够冷冷的看着,现在,她是一个魔鬼,被季铭筹培养成的变态,将她身体里的恶魔因子,全部爆发出来。

    唐羽菲一直忍耐了许久,大约半个小时后,手机响起,她才忍耐着疼痛,拖着疲惫的身体,紧攥着一装饰用的铸铁静静的靠在门边。

    洛仁一路鬼鬼祟祟的来到别墅的门外,看着只客厅亮着小灯的卧室时,不由轻轻一笑,这个唐羽菲,结婚的大喜的日子醉熏熏的给他打电话,叫他来,这送上门的好机会,他不来才是傻子。

    门轻轻一推,便以打开,在洛仁慢慢进入之时,因门口的灯没有打开,有些昏暗,小心的进入之后,不想脑后突然一痛,转身还没有看清之时,便接连被重物狠狠的击打着,稀里糊涂的洛仁,便被疯狂的唐羽菲击倒在地,不多时便倒在血泊之中,失去呼吸。

    唐羽菲一直敲个不停,在一切终止时,她也无力在打时,才慢慢扔了手里的铸铁,费力的将洛仁的身体倒转过来,使其看起来似要向外离开逃跑才被击倒在地的样子,将一边的匕首拿起向着自己的手臂腿部用力划了几下之后,随后将自己的指纹擦掉,才把匕首紧握在洛仁的手里。

    做好这一切之后,唐羽菲笑了,是的,笑了,她彻底的解脱了,以后在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事情,现在只剩下季铭筹了,这些日子他没有消息,想必他也是自顾不暇了,哪里还会来找她的麻烦。

    她推开门,向着有亮光别墅爬去,最后似看到远处有车开过来时,她才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在唐羽菲被人发现推入急救室时,在当地的警局却是沸腾起来。

    唐家刘家二家也乱了,接到电话,二家人全部来到医院,刘家人得知儿子当时便以死亡时,顿时痛哭不已,唐家人也难言痛意,更是担心女儿的伤势。

    警方也介入进来,将别墅团团封锁,调查案件,刘宇航与洛仁的尸体也由法医仔细的检查记录。

    在警察来时,这一切便以一目了然,这个洛仁定是知道唐羽菲结婚便来搞破坏,也是动了歹意,却不想被刘宇航发现,结果一刀毙命。

    而洛仁在离开时,被唐羽菲击中结果因为紧张害怕,直接将其杀死。

    因为有了唐羽菲父亲的面子,知道不易声张,在一个现在歹徒也以被人家大小姐误杀,也只能草草了案。

    唐羽菲属于自卫这无疑是板上钉钉的了,几名警察也随意弄弄便将洛仁与刘宇航的尸体带走。

    刘家人虽然不甘愤怒,痛恨杀人凶手洛仁,但是人已经死了,在不依不饶也没有用了。

    唐羽菲经过抢救才算脱离危险,刘家人听到医生说唐羽菲肚子里的孩子没了时,更是痛哭起来。

    他们刘家算是了断了根了,儿子死了,听到新婚媳妇肚子里有了刘家的骨肉时,更一心乞求着医生保下这个孩子,但医生以是无能为力。

    唐父虽暗恨唐羽菲未婚先孕,但二人以结婚,现在孩子又在抢救,也并没有过多去责怪,只希望唐羽菲能脱离危险。

    唐羽菲慢慢醒来时,看着守护在一边的家人,她的心突然有些委屈与害怕,她虽然做得干净利落,但就怕会被人心人发现些什么,若是仔细调查起来,定会发现马脚。

    “呀,羽菲醒了,我可怜的孩子啊,怎么会这么倒霉呢!醒了就好,没事就好,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高虹起身,边抚摸着唐羽的脸,边一脸泪容的说着。

    “妈,宇航怎么样了,那个人呢!”唐羽菲费力的说出来,现在她破切的想要知道事情是不是以如她所预计的那样发展。

    “宇航……,羽菲你听妈说,宇航他……。”高虹害怕刺激到唐羽菲有些不敢告诉她实情,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

    “他是不是死了,告诉我。”唐羽菲看着高虹的神色,不由有些急切的说着。

    “是,羽菲生死由命,这事谁也不想看到,你不要太激动,这事谁也不想发生啊!”高虹心情难过得要命,暗恨自己的女儿这一生中最大的喜事,可是这还不到一夜,这喜事变成了白事。

    她希望女儿幸福,却不想会遇到如此事情,另她伤碎了心。

    唐羽菲听到刘宇航死了,便松了口气,在一想起洛仁,便冷声问着:“妈,那个坏蛋呢,他抓到了没有,我打到他了,他抓到了吗?”唐羽菲语气急切,抓住高虹的手紧张的问着。

    “他死了,羽菲放心,你不会有事的,这个家伙是死有余辜,放心你爸会处理的。”高虹害怕唐羽菲会自责,便直接安慰着她

    唐羽菲听到二人都死了,暗松口气,以她当时的情况,若不是一直靠着强力求生*支撑着,恐怕她也不会将二个大男人杀死。

    一个是出其不易,一个是被色迷失心神,二个大男人,就这样被她杀了,她唐羽菲彻底解放了。

    抬手捂眼,装似难过,眼底暗中冷冷一笑。

    在医院休息了半个多月唐羽菲一直沉默不语,装作受到剧烈惊吓的样子,若是警察来寻问她做什么笔录时,她便装做受到刺激,害怕无语的乱说,来过二次之后,高虹不忍心,但直接出现禁止警察在来寻问。

    本来案子在那明摆着,警察寻问唐羽菲也不过是走个形式,如今唐羽菲如此情景,警察没有办法,便直接写了大概,将案子了结。

    定为入室抢劫杀人,唐羽菲自卫杀人,案子便这样不了了之。

    在唐羽菲面前,谁也不敢提及此事,就怕会让她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在激烈起来。

    刘家在忙过刘宇航的葬礼后也来看过她几次,但是二家人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刘家心有怨气,却又无处可发,他们也了解一些,这个洛仁可是一直对她唐家大小姐有心思,这次深夜前去,定是报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去的。

    却没有想到自己儿子成了倒霉鬼,有心想要向唐羽菲寻问了解一下当夜的情况,但是看着唐羽菲这个样子,也知道问不出什么。

    刘家只能自认倒霉,但是儿子死了,这婚可是结了,这唐羽菲可还是他们刘家的媳妇。

    刘明中痛失爱子,虽然这是谁也不想的,但是既然事情发生了,他在痛苦也于事无补,只能紧紧抓住唐羽菲这条线了。

    在与唐羽菲的父母商量一番唐羽菲出院后的修养时,刘家人坚决不放手,非要回刘家修养时,唐羽菲看着刘明中冷声说着:“回去后你们让我住哪里,要住在那个鬼屋吗?当初你们为了图省钱省事,就买了一个卖都卖不出的鬼房子,现在好,宇航他……。那个房子要住你们住,我是不回去,妈,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唐羽菲的一番话,说得刘明中一言不发,确实当时因为贪图便宜,便买下了这个一直无人问津的房子。

    因为装修都是现成的,只需要请几个清洁工人清理一下便可以了,结果却不想竟然出现这种事情。

    若知道会这样,他刘明中就是死也不会买下这样的房子啊。

    可是现在后悔又怎么样,在后悔也晚了,唯一的儿子在新婚之夜就这样惨死了。

    高虹是个精明人,看着刘明中的样子,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便轻声说着:“亲家啊,我也知道现在事情弄成这样,你们难过,我们也难过啊,现在羽菲的身体弄成这样,你们也听医生说了,以后都未必有机会当妈妈了,现在宇航走了,我家羽菲还年轻,不能就这样一辈子不是,虽然这些话现在说有些不太合适,可是我们总要有面对的一天不是。”

    “你什么意思,我刘家为了娶唐羽菲花费了多少,费了多少精力,这些也可以不谈,可是我儿子这头刚……,刚走,你们就要撒手不管是不是,你们这也太缺德了吧!”杨美珠听到高虹的话顿时面色一变,言语尖利的说着。

    “你看你说的,那你想怎么样,让我家羽菲就一直给你们家当寡妇不成,现在婚姻自由,把我家羽菲害成这样,我还没有找你们麻烦呢!我好好一个姑娘家的,要什么样的没有,却因为你们家宇航以后都不能在有孩子了,现在与我算,你算得清吗?”高虹也是有气,见杨美珠咄咄逼人的样子,顿时也不依不饶起来。

    “你跟我算,好啊,那就算算,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家宇航说死就死了,你家羽菲怎么就什么事也没有,她怎么就活下来了,那歹徒怎么就不伤害她,我看这里一定有事,我儿子死的就是不明不白,这里面一定与她有关系,现在我儿子死了还没几日,就想要离婚,回娘家了,你们还有没有点良心。”杨美珠面色凄惨,声音响亮,若不是有刘明中在一边拉着,非要来到高虹面前争个明白。

    “你说的是什么话,这事谁也不想遇到,若不是你们买的房子安全有问题,怎么会让歹徒得了机会,你说什么,让我家羽菲死,你长得是什么心,活该你家儿子死。”高虹气得不轻,顿时说话也没有遮拦,这一句话之后,顿时激怒了杨美珠,就连一边阻拦着的刘明中听到这话都生气的放开她,站在一边不言不语,生着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