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人耽美 > 死神来了 > 001孟婆拦路
    .....

    .....

    “哎呀,我干你大爷。”——我看张老头站在那边,顿时,我就晓得了怎么回事,闹鬼了!没错,就是闹鬼了,你想,这荒郊野岭的,还能有第三个人出现吗?

    再者,要说人这东西这个物种,非常的奇怪。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有着好奇心。比方说我现在,就是这样。

    我他娘的居然,还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脚下,毕竟,有东西拽住了我嘛。

    然而这一看,我蒙了,吓了一跳,魂都要吓丢了。一个满脸是血,脑袋都没了半拉的家伙,趴在地上,正双手掐住我的脚脖子呢,让我动弹不得!

    “张老头。不,张,张仙人!”我声音软软的,“快过来,救我......”

    “真是个笨蛋。”他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紧接着,看了一眼我脚下的家伙,然后二话不说到了我身边,抬腿,就把那家伙给踢飞了。再然后,他掏出一块偏绿色的小玉佩,对着那远处的那个家伙,就是来了那么一下。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那家伙挂了,变成了一团白烟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牛逼!”我放下手里的铁锹,对着老头竖起了大拇指。闻言,他转过身看了一下我,没说什么。

    接着,他就从带来的包里面掏出一叠烧纸,就是给死人烧的阴大洋哪类的。

    “给你烧点纸钱,下去以后,好过点。”他蹲在地上,嘟嘟囔囔的说着。

    半晌过后,我问他,我说你刚才烧纸钱干嘛,给谁烧?他白了我一眼说,还能给谁,当然不是给你,是给之前被我打的魂飞的那个鬼。我纳闷了,我问,这是为的那般?他依然的笑了笑,说,鬼也是有生命的。我没权利,去决定鬼的生命,什么什么的。

    对此,我直接就我勒个操,对此,我直接就跟他说,既然这样,你他妈的还把人家弄的魂飞干啥?

    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把鬼打死了,还给人家烧纸寻求人家原谅。这不是闹呢吗?这是都一个道理啊!

    “要不是你这个兔崽子能吗?你就不能专心点?你把人家的骨头都挖出来了,人家能不出来找你索命?”他有些怒气了,对着我吼道:“他认定你了,就会玩了命的弄你。我要是不把他搞死,那么,死的人搞不好就是你了。所以,事情还是因为你,不是你的话,他也不会死!”——此话一出,我直接无语了,尼玛,这是什么理论?完全属于霸王行为。但,我也没反驳,也不敢反驳,因为我服了这个老头。

    之后我不搭理他了,就继续挖坟。

    可他叫我别用铁锹了,因为,挖到了人家的骨头,用手吧,这样也算对死者的尊重。我无言以对,只好照做,手都挖的肿了,终于这坟是挖好了,一个一二米深的大坑,出现在了我们俩人的跟前。

    “你去吧。我在这等你。”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对着老头道。没办法,真的太累了,我要歇一歇。毕竟,这不光是我的*受到了折磨,就跟连着灵魂也是这个样子啊。挖着挖着,还能挖出鬼,娘的我也是醉了好嘛?

    “啥?”此话一出,老头一愣,看着我说:“我自己去?——别闹,你得跟我去!我自己怎么去啊?”

    “我操!你逗我?”妈的,我吓得直接就是跳了起来啊。

    “你让我和你去阴曹地府?”蛋疼,我非常的蛋疼。万万没想到,这老头居然要我和他去阴曹地府,大爷的,这不是作死吗,打死我也不能跟他去啊。尽管,说实话,我对那个地方挺好奇的,可我还是觉得活着好。

    “别废话,没你,这地方去不了。”说着,他也不理会我。直接从兜内掏出几张黄色的纸张,然后凭空点燃,嘟囔了几句话,就把燃烧的符咒扔进了坑内。对,没错,老张头说那黄色纸张叫做符咒。

    “走你!”二话不说,他抓住我的胳膊,一个跳跃就他娘的,拉着我跳了下去。尼玛,果然是坑爹!居然,拉着老子,跟他跳坑!

    ......

    ......

    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感觉过了挺长时间的。

    然后,自己的呼吸停止了一下,再然后,自己的屁股一疼,就睁开了眼睛。接着,发现自己是坐在地上的。

    我有些慌神了,毕竟,我们跳进去的是坑。可,此时不是了!四周是空旷的了,很诡异,到处都漂浮着白茫茫的雾气。对,就和那些恐怖电影里面制造出来的氛围差不多。别说,挺吓人的呢!

    “这是哪里儿?”我对着身边的老头道。

    “你说呢?当然是阴曹地府了。”老头淡淡的回着我。

    尼玛,这就到了阴曹地府?我不敢相信,可不得不信。

    “走吧,先找到你爷爷再说。”话罢,他就拉着我开始走了起来。

    ......

    ......

    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真的好大。一望无际,特别的蛋疼!更让人抓狂的是什么?没有生机,你根本就看不到希望,前面的路跟后面的路都是一样的,就相当于把你放进了一片大沙漠,你能走出去吗?

    就算你能走出去,你都会憋死在里面,这是一种精神和*的双重折磨。

    好在的是,有张老头,他开导了我许多,这样,我才坚持了下来,整整在所谓的阴曹地府,走了很长的时间。

    “到了!”他停住了脚步,用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看那里!”我顺着他的手势,忘了过去。等看到后,不禁的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阴界!”——一个很大很粗的门,上面写着这两个字。字体苍劲有力,龙飞凤舞。而且仿佛还有着特有的能力,超自然了都!我看那两个字的时候,身体都是跟着发颤发抖。

    “这就到了?”我傻傻的问了一句。

    “没错,这就到了。一会进去后小心点,不管见到什么,都不要说话!一切看我的眼神行事。”我点了点头,表示小意思,我懂得。

    就这样,我们二人正式的踏入了阴间。但让我想不的是,这次进来,差点把人家阴曹地府给他娘的“烧”了,太刺激了发生的事情儿。当然,这是后话。

    继续走啊走啊走,我们先来到了奈何桥,我也看到了所谓的孟婆。他见到我们俩人后,就让我们俩喝下他的孟婆汤,我们俩能喝吗?屁,傻子才喝呢!

    喝了以后,连记忆都没了,这不是闹呢吗?——我们俩拒绝了。

    可那个孟婆她不让啊,她说你们俩要是不喝我的汤,就不能过我的奈何桥。除非,你们去弱水河上走。对此,我实在蛋疼,傻子都知道,那弱水连鹅毛飘上去都能沉下,别说我和老头两个普通人了。

    就这样,事情僵直住了。

    足足半晌过后,张老头开口了。他问孟婆,说,你为什么要我们俩喝你的汤。

    孟婆道:“因为你们生前,不快乐。一些痛苦的记忆,留在了你们的脑袋中。要想投胎,必须抛出这些记忆。毕竟,你们死了,就要学会忘记!”

    “放屁。真是莫大的笑话!”没想到的是,老头子他急眼了。真的是急眼了,我第一次看见他生气呢还是。

    “第一,你凭什么认为我死了?我活着好好的!”

    “第二,你凭什么说我过的不快乐,凭什么说我脑袋中是痛苦的记忆,是不快乐的?”

    “人生在世。留下了什么?能留下家产,能留下亲人。可这些能带走吗?不能!能带走的,只有脑袋里面的记忆。人死了,只剩下记忆了,那是这一辈子所有的象征,有哭,有笑......”他站在孟婆的跟前,用手指着孟婆,教育着孟婆。

    “可你,是多么的自私?喝了你的孟婆汤,这些记忆就会烟消云散,你不觉得你很残忍吗?”——绝对是喝多了!张老头他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然而,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是因为张老头很在意自己的记忆,也很享受他的生活方式。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喜欢的东西,每个人也都有属于每个人的性格,张老头就是那样的人。说出来了这些,他会开心许多,也会好过许多,这对他来说,也就够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对不起,你还是要喝下,不然,这桥你过不了!”说着,远处就来了两个长相奇特的家伙,一个是牛头,一个马面。

    后来我才知道,这他妈的就是所谓的牛头马面!这他妈的牛头马面,来抓我和张老头了。情不自禁的,这心还跳的快了起来。

    “孟婆汤孟婆汤。为的是使死去的人忘记七情六欲,忘记痛苦的一切!

    但,没了七情六欲,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故而。没有痛苦的记忆,何来温馨、幸福、感动的记忆呢?”张老头,还是继续说着。

    “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喝可以。”张老头道。听完我心里一咯噔,急忙用只能我和张老头可以听见的声音,对着张老头说,千万不能喝啊,要是喝了我们的记忆就没了,一切都完了!

    “没事!”他回了我一句后。两只眼睛目不转睛,看着孟婆说,“你先喝一碗,然后我们就喝,绝无戏言!”说完这话,老头把手伸进兜内,偷偷的把那绿色的玉佩拿在手中。

    “当真?”孟婆说。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老头回答道。

    “好!”孟婆笑呵呵的拿起面前的碗,道:“那我可喝了!”

    她举起了碗,往嘴边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