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人耽美 > 死神来了 > 尾声:愿你的国来临(上)
    其实,那个生死薄,是历代阎王,灵魂的结晶。

    每当有阎王泯灭后。就会进入那生死薄里,一是来监督现任阎王。二是来保护阴曹地府。

    老阎王出来了,一看这场景,顿时就怒了,大骂起来判官,说这是怎么搞的,是谁把阎王打伤成这个样子。然后,那判官就指着我跟师父,他火上加油,有的没有的全说了一个遍,总之到最后,我们就是变成了彻底的坏人。

    ——从未提起阎王下死手打我,只说我们来捣乱。对此,我和我师父一笑而过。

    的确这样,这就是通病。人也是一样如此,从来只说别人的不好,而自己的不好,不会去提。

    “是你们俩,把我这阴曹地府,搞成这个样子的?”老阎王的气势比阎王的气势还要高很多,他转眼间就站在了我和师父的跟前,然后对着我们说道。

    闻言,我师父往前迈出一步,挡在了我的身前。

    “不,是我一个人。”我师父坚定的说道:“怎样?你奈我何?”

    “呵呵。试试看吧!”

    紧接着老阎王大手一挥,整个空间都变得扭曲了起来。片刻过后,那空间之中,出来一本类似于,生死簿的本子。不过要比那个大,而且上面写着的字是,轮回簿!

    “轮回薄,断生死!”

    “三清古印,破道然!”

    见老阎王把那个大本子扔了出来。我师父也是把三清古印,扔了出去。

    两个法宝在空中,交战。

    不得不说,这三清古印,就是比我的古玉,厉害。

    古玉发的光是绿色的,而古印,则是金色的!每次攻击,都是金光乍现,很厉害。这不是,短短几分钟内,那什么轮回薄就被压制住了。很显然,打败轮回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你,你们居然是三清的人?”到得最后,那老阎王来了这么一句话。

    “三清古印......好久不见啊......”

    再然后。老阎王就开始狂笑,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砰!咣当!”事实证明,果然如此,老阎王的什么轮回薄败下阵来。

    “行。我认输了。能败在三清门人之下,不丢人!”老阎王把那掉在地上的轮回薄收了起来,然后,走到我跟师父身边笑道:“不打不相识。两位兄弟,非常欢迎您们到我这阴曹地府来游玩......”闻言,我心说,尼玛,谁没事上你这里来玩啊。

    再然后,我师父就跟老阎王笑嘻嘻的握了握手。然后,我们就说来这里不是玩,而是找人,找我的小薇!然而,此话一出,那判官在一边说,晚了,小薇已经入了轮回,投胎去了!

    ——听了这话,当时我就炸了,我跑到判官面前,就抓住他,摇晃着他的身体说,你再给我说一遍?她怎么了?我的双眼,已经泛红!要是小薇真的投胎了,那么,我真的就不活了,当然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傻事!

    要知道人在某一个特定的环境下,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啊!比方说,我会一怒之下,把这判官宰了,没开玩笑,这是真的!

    “师父?”紧接着,我转身询问了一下我师父。

    我师父很理解我,也知道这次来是干嘛的。于是,他笑了笑,转身对老阎王道,今日我们必须把小薇的魂拿回来。既然,入了轮回,那就去轮回之中寻罢了。

    此话一出,老阎王的脸都是皱到一起。

    ......

    ......

    轮回路,断生死。

    人有三魂七魄,死了以后的魂就会轮回。

    过了轮回之路,那么也便是投胎了。

    而现在小薇已经进了轮回之路,她已经要去投胎了。如果不想让她投,那么就要把她从轮回之中,救出来,或者说,找到!

    但是,要知道,只有死了的人,才可以进入轮回路。

    而里面是十分危险的!稍不留意,就会弄的鸡飞蛋打,灵魂泯灭!

    “我去。”我师父站在我的身前,对我道。闻言,我笑了笑,说,师父你为我做了太多太多。这一次,我去吧,毕竟,她是我的女人!对没错,当我踏入阎王殿的这一刻,我的心里已经是承认了,小薇就是我妻子的这个事实。

    如果不爱一个人,会为了她,闯阴间斗阎王吗?

    我想,不会的。就算,她是我所谓的亲人。

    再然后,我师父拿出一张金色符咒,贴在了我的脑门之上。紧接着,又拿出铜铃,在我耳边晃荡起来。

    “三清,出魂,魂归去。一路平川似海洋...走...”话语落下的那一刻。我猛然的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一疼,紧接着,身体就开始发飘,然后发轻,又过了能有几分钟,我就感到了一种灵魂和*的撕裂。

    ——我的灵魂,从我的身体之中分离出来了。

    看了一下,原地闭着眼,傻乎乎的站在地上的我的身体,我也是笑了笑。

    就这样。我踏入了,轮回路,不为别的,只为了那一句话。

    “上穷碧落下黄泉,今生我没你不可,我定然要找到你。若故未果,我便也不会回来了。”

    因为,我已经跟我师父说,照顾好我的母亲,照顾好,阎家村的村民。

    .......

    .......

    到处都是白色雾气。

    到处都是人。

    人海茫茫,我要去哪里找你呢?

    继续往前走着,忽然前方,有了光亮。我没有迟疑,一下子迈步,走了进去。

    这一世。

    我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寒窗苦读十余载,不如人家真金白银来的实惠。我落魄到你的闺门口,你帮助了我,给我吃,给我喝。

    叫我发疯图强,告我头悬梁锥刺股,天生我材必有用,大丈夫将于人世,必将劳其心骨,饿其皮肤。

    我听了你的话。再一次上京赶考。

    幸运的是,我高中皇榜,告锦回乡。

    我要娶你过门,一生一辈子都在一起。

    奈何。

    不幸的是,皇家赐婚,我变成了乘龙快婿,当今驸马爷。

    新婚当天。

    我当着全天下的文武百官,乃至王侯将相的面,给皇上三跪九叩,让他收回成命。我不想娶当今公主,我想回去娶你。

    此话一出。天下都惊了,而你也惊了,原本正在流的眼泪变成了笑声,但片刻过后,笑声又变成了眼泪。

    “为什么?难道,朕的妹子,不合你的心意?”皇上坐在金銮殿上,摸着龙椅,看着我道:“论琴棋书画,知书达理,家教背景,相貌容颜,这天下都不会找出第二个了吧?”

    “对不起,吾皇。”我跪在地上,眼神坚定,一字一顿的说:“我,恕难从命!”

    “给我一个理由!”皇上站起身来,怒吼着!

    “我,不,爱,她!这,就是我的理由。”那可是当今圣上,我可犯了大罪,去顶撞于他!

    “行。如果这样,你的状元也就别当了。”皇上道。

    “有她就够了,足矣!”说着,我就离开了金銮殿。

    但,临走的时候,皇上赐我三碗酒,让我喝,只要喝了才能走。

    回到家乡,找到你,和你再次重逢,相遇。

    我紧紧的攥住你的手,和你说,这辈子都不会再松开了。

    你哭了,满面泪流,我们相拥在了一起。

    可,几天后,我开始吐血,最后,我一命呜呼。

    你怪我说我残忍,说我忍心把你一个人留在人世间吗?你患上相思之病,这是心病,需要心药医,可惜的是,人都没了,心怎么还会在呢?最后,你也陪我而去了。

    这一世,我多么的想跟你说。

    我错了!我错在,不应该再去赶考功名,应该和你过着平淡的生活。

    这一世,我多么的想跟你说。

    我错了!我错在,不应该喝那三碗毒酒,明知道是毒酒,明知道喝下去便会死,还去找你,还去惹你,如果我没去,或许你就不会死了。

    这一世,我欠你的。

    醒来的时候,我是哭着的。站在原地,发愣了很久,这是我和小薇千世轮回中的一世吗?

    原来轮回路...就是经历轮回。

    而有些人,在轮回路上,迷失了自我,就无法出来了。

    轮回路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心丢了。

    继续往前走,又看到光芒,再一次的毫不犹豫,进去了。

    ......

    ......

    第八百八十八世。

    我是武当上山,修道习武的一个道童。

    你是山下将军府内,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

    每逢元宵佳节之日,你的父亲就会带着你上武当山。你父亲找我的师父,探讨道术,下棋畅谈。而你会陪着我,练舞修道,放牛摘花。

    十八年,年年如此。

    虽只有十八日,但,却比十八年的时间还要快乐,还要漫长。

    这一年,是第十九年。

    这一年,我把武当山的花都摘了。只等你的父亲带你来。

    然后我会向你求爱,向你告白,完成我们十八年来的约定!

    奈何。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世事无常,十九年的那一天,你没来,只有你父亲来了。他见到我后,摇了摇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把一封信,给了我。

    原来。

    十八年来,你一直都在生病。

    只有和我见面的那一天,才会出来,才会开心的玩,才会开心的笑。

    原来。

    十八年来,我都是错的,错在不该怨你不来看我。

    原来。

    十八年来,我都是错的,错在自己不下山去找你。

    “我的王子,终究有一天,会驾着五彩祥云,再万人的瞩目之下,来迎娶我。”

    “可惜...我等不到我的王子了,因为,我病了,我要离去了。”

    “不过好在。我的王子,还在。可能,我不是公主吧......”

    “我的王子,十八年来,我最开心的就是和你见面的十八天。点点滴滴,永生难忘!”

    “我的王子......愿你的国来临!”——这就是,你给我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