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人耽美 > 死神来了 > 尾声:千世轮回路,终成正果修中
    “我的王子......愿你的国来临!”——这就是,你给我的信。

    ——站在原地,我把信撕了。

    我是他妈的的什么王子啊?我就是一个道童,一个放牛的道童。

    我只想和你,修一辈子的道,放一辈子的牛,看一辈子的花啊。

    “敢问上苍,为何要如此对她?”

    “人生来不能平等?为何要为人?为何,她要久病缠身?——我,武当修道十余载,试问,心中无愧。今日,我求上苍降下天雷劫!我要,换命!”

    “我的命,换她的命!”

    话落。天地之间,雷鸣隆冬,片刻过后,一道如同金龙般的闪电从天而下,打在了我的身上。

    我仰头,吐血,倒在了,武当山。

    而就在我要闭眼的那一刻。我看见了你。

    你驾着五彩祥云,在万众瞩目之下,奔我而来。原来你才是公主,我这一辈子都是守护你的。可惜的是,这一世,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是你欠我的,这一世。

    ......

    ......

    第九百九十九世,千世轮回,最后一世。

    这一世。

    我们出生在战乱之国。兵荒马乱,民不聊生。

    我拉起大旗,自立为王!

    你如花木兰,我如常山赵子龙。

    万军丛中取上将头颅,乃是探囊取物一般。

    共患难,共吃苦。

    共进退。

    最后,平定战乱,我登上宝座,你站在我身边。

    那一天。将相王侯要给我选国母,为了巩固势力,我只能娶别人。

    我们站在城楼之上。我对着你说:“这是什么?”你笑了笑,“锦绣江山。”

    闻言。

    我摇了摇头,说,不,这不是江山,这是你!

    你才是我的江山。那一刻你哭了。

    后来,我无心朝政,慢慢的,也和其余帝王一般。

    天下大乱,百姓再次民不聊生,我被迫下了帝王的宝座。

    还是依然的地方,还是依然的我,还是依然的你。

    还是依然的话。

    “这是什么?”我问。你道,“锦绣江山!”

    “错!”我攥了攥拳头说:“是,朕的,锦绣江山!”你有些不懂就问我,说为什么?我说,此刻,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吾皇,江山也是我的,而不是百姓的。而我也是你的。

    “如果,从新来过,你还会选择我吗?——我很怀念,当初。”我继续问你。

    你继续的笑,也继续的回答我。

    当然,只是短短的两句话。但,我却记了,千世。

    “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

    “你败,我陪你东山再起!”

    最后一世,我们是快乐的。可唯独,现在,还缺一世。

    千世,才能修的正果。而现在,就是我们的第一千世。

    这一世。我为了你,下了阴曹地府,打了阎王,伤了判官。

    为了你,我经历了九百九十九次的轮回。

    为了你,我死了九百九十九次,心也碎了九百九十九次。

    “第一千世了,你还不醒来,你还不跟我在一起,你知道,我有伤心吗?”

    “小薇!回来吧!我想你了!我们千世都相遇,这一次,你就从了我吧,回来吧!”

    ——我站在轮回路的终点,呼唤着。

    最终。我等到了你,等了好久啊,终于等到了你。

    “啪!砰!”轮回之镜,破碎了。

    我和小薇,都回到了阴曹地府。我终于带他回来了。

    然而,回来的那一刻,老阎王和判官都傻了。或许,他们打死也不会想到,我在轮回之中,都没有迷失吧,我想,这就是爱吧。爱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

    这一点,是事实。

    “师父!”我握住小薇的手,然后,看着她,点了点头后,就一起给我的师父,跪下。

    “徒弟,回来了!还有,你的徒弟...媳妇!”话罢,我师父他哭了。对,张老头,他哭了,记忆中我没见过他哭,但是今天这一刻哭了,跟一个孩子一样,咧着嘴说,好,好好,回来就好。

    ......

    ......

    之后。

    我就和师父,要回阳间,当然,也要带走小薇。

    现在,我们需要时间,要立马回去给小薇引魂。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俩傻了。因为,我们出不去了,老阎王,把我们黑了!

    ——他早就没有安好心,他利用拖延的时间,设下了生死轮回阵,把我和我师父还有小薇,给困在了这个里面!

    “你什么意思?”我师父对此,很是恼火,他对着老阎王说:“为何,要这样对我们?之前,不是说的很好吗?”话落,老阎王大怒,说,你们三清的人,简直是欺人太甚,把阎王,阴曹地府,搞成这个样子。甚至,还连轮回路上的轮回之镜,打破。

    你认为,我还能让你们活着,离开这个地方吗?”

    “滚!”“畜生!”

    “三清古印,道法自然,出,破!”师父是真的生气了。他接下来,连话都是懒得和老阎王说了。

    直接放出了大绝招,把三清古印,拿了出来。

    ——可惜的是,我师父败了。这个阵法,着实厉害,我师父居然打不破。

    “生死轮回阵,是生死簿和轮回薄,最终的力量结合而出。”老阎王道:“这个阵法,就是专门克制你古印的力量。不要再枉费心机了,今天,三清二字,彻底的就没了!”

    “没了?”我师父道:“鱼死网破,我也不怕!”

    紧接着,我师父转过身,对我说,把你的三清古玉给我。此话一出,我愣住了,要知道,我的古玉,已经是坏掉了。

    见我没有反应,我的师父,就再一次说,快一点,等一会时间过了,就彻底的完了。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要珍惜。

    “师父,我...那...玉佩,已经,被我弄的坏掉了!”我一边说,一边把玉佩扔给了我的师父。然而,话语落下,我师父他已经是把玉佩拿在了手里,当然,他很惊讶,也很蛋疼,脸都扭曲到了一起,说了一句,这下坏了。

    时间飞逝。

    不知不觉,小薇的身体,开始变得暗淡下来。当然,我的精神也是开始混乱。好在,我已经是会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不然,用我师父的话,现在我早就在这个阵法之中魂飞湮灭。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师父对我道:“这个阵法,真邪门。必须拼命了,成败在此一举!”

    “三清古玉,三清古印,合!”

    “玉印,合一,祭祀,破!”

    只见,我的师父站在原地,扎了一个马步,紧接着,他把自己的双手合在一起,然后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一口鲜红的血液喷射而出,全部都是落在了,他身前的玉佩和玉印,之上!

    “今天,我和你拼了!”紧接着,那玉佩和玉印,竟然是不由自主的融合到了一起。顿时,这天地之间,电闪雷鸣,金光,绿光,相互交替。

    “砰!咣当!”

    不得不说,这俩件法器合到一起,就是厉害。

    当下,那法器就是飞了出去,直奔老阎王。然而,不知道,为啥,当那个法器合在一起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一个人影,从那个合成之后的法器中,涌现出来。不过,转眼间就是消失了,跟错觉一样。

    “怎么样,我也有杀手锏!”我师父对着老阎王说。

    看得这幅画面,老阎王,也是慌神了。急忙,动起身,跟那合成之后的法宝纠缠到了一起。

    “天之痕,雨之集。”

    “生死,轮回,盘,出!”老阎王,急忙把自己的生死轮回盘拿出来。

    当然,他的轮回之盘,比阎王的厉害。就像我师父的玉印,比我的玉佩厉害的那种。

    就这样,这两件法宝,又是开始新的比拼。

    最后...最后还是我们输了。

    老阎王的确是太坏了。他利用这个阵法,来克制我师父弄出来的法宝。

    到最后,阵法破了,而我们在阵法之中的几个人,也是被搞的狼狈不堪,画面真的是太美,简直都不能看了。

    “早就和你们说过,不要以为是三清的我就不敢动了!”老阎王道:“你们几个把我这阴曹地府搞成这个样子,还把阎王打成重伤,我要是放了你们几个,我这老阎王,还有必要存在了这么久吗?”

    “废话少说,要杀便杀,说那么多干啥!”我师父可不是什么小角色,败了,岂能受这种屁话的侮辱。当然,闻言之后,我也是立马道,我们师徒不听你废话,什么大风都经历了,要是还有来生,还有下次,我们定然还会这么做!

    “行,既然如此!”老阎王拿着生死轮回盘,走了过来。

    “就去死吧!”说着,他就把大盘对着我们打了过来。这一刻,我们闭上了眼睛。当然,我和小薇的手,是紧紧的攥在一起的,这一世,也不能在一起,那么就下一世吧。

    千世的轮回,都来过了,下一世,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砰!”然而,片刻过后,巨响传出,我们几人并没有死。

    “哈哈,果然成功了!”我师父笑了起来。

    “我三清的人,你也敢动?”忽然,就在我师父笑过之后,一个俊朗的男人,从这空间中猛然的出现了。

    然而,当我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我的大脑嗡了一下,仿佛过电了。

    “怎么这么熟悉?那里见过......我再心中,问这自己!”奇怪的是,我的话好像被那个俊朗的男人,听见了一样,紧接着,他就转过身,看着我说,这个家伙,是谁,怎么没见过?

    “回,祖师爷!”此话一出,我师父立马,跪在地上,对着那俊朗的男人道:“他是我的徒弟,叫做阎平安。”

    “平安,快跪下,给你祖师爷爷磕头!”

    祖师爷?我操,我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我师父,经常拜的那个壁上的画像的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