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龙纹战神 > 正文 第2584章 宝剑赠英雄
    江尘饶有兴趣的看着邋遢中年,这个人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为什么跟着我?”

    邋遢中年低声说道。

    “因为我对你很好奇。”

    “你应该不是东皇宗的人吧?否则的话,你又怎么可能跟着我这么久,跑出千里之外呢。”

    邋遢中年似乎也对江尘充满了戒备。

    “不错,我就是想要领教一下,你的剑有多厉害。”

    江尘直接挑明来意,他的意图就是这么简单。

    “仅此而已?”

    邋遢中年笑着摇头。

    “仅此而已。”

    “你实力比我强很多,我不是你的对手。”

    说完,邋遢中年喝了一口酒,继续前行。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江尘冷笑一声,他就是想要见识一下,这个邋遢中年的剑,究竟有多厉害。邋遢中年的恐怖程度,也是远超他的想象,但是江尘想要完成蜕变,就必须要这么做,因为他在剑法之上的境界,远远不及这个邋遢中年,江尘想要寻求突破,这个邋遢中年,就是重中之重。

    江尘横跨而出,脚踩虚空,他并没有祭出天龙剑,只不过是拿了一柄巅峰神器。

    江尘的剑,神出鬼没,去势恐怖,而且他的实力,也比邋遢中年要强出太多了。

    邋遢中年眼神一挑,神色无比的凝重,江尘剑势凶猛,龙飞凤舞,剑影弥漫虚空,荡气回肠。

    邋遢中年不敢怠慢,迅速出手,剑影祭出的那一刻,江尘便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不过他虽惊不乱,毕竟邋遢中年的实力跟他比,终归还是太弱了,江尘步步为营,邋遢中年的剑法,比江尘更快,心剑合一之下,那种速度与力量的完美结合,几乎是达到了一个极致的顶点。

    邋遢中年以半步天神境的实力,竟然能够让江尘如此的凝重,着实是不简单,而且他的剑,给了江尘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虽然充满了悲凉与孤独,但在剑影之中的狂怒,却是深深存在的。

    江尘能感觉到这邋遢中年变成今天这一副样子,绝对不是他放任自由故意为之,必定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才会如此。

    江尘并无心想要伤他,但是邋遢中年的剑法,却是几度逼得江尘不得不全力以赴,江尘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从头至尾,都是他在被动防御,这个邋遢中年的实力,完全是靠着一手恐怖的剑境所施展而出的。

    惊为天人,霸绝天下,剑道独尊,无人可挡。

    这就是江尘对他的评价。

    “人剑合一!”

    江尘大开大合,剑法斗转星移,终于是逼退了邋遢中年,但他自己也是施展出了七成力道,在刚才的交手之中,江尘也是受益匪浅,他的剑法如同九天繁星一般,没有人能够抓得到,哪怕是江尘也不行。

    心中只有剑,剑中只有心,这就是心剑合一的境界吗?江尘喃喃自语,但是他还是参不透这心剑合一的境界。

    邋遢中年被江尘逼退,眼神微微眯起,冷冷道:

    “技不如人,我不是你的对手。”

    “你就这么一心求死吗?”

    江尘眉头紧锁,凝望着邋遢中年。

    “人生一世,为了什么而活,难道不重要吗?”

    邋遢中年苦笑一声,对于生活,似乎充满了绝望。

    “我不知道你为何而一蹶不振,但是以你的本事,莫说是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即便是现在,神王境之下,都找不到对手,我可以说,你是万年难遇的剑道奇才,剑之境界,连我都是望尘莫及,你是我唯一见过在剑道之上超越我的人。”

    江尘有些叹惋。

    “人活着,总要有些念想,如果连最基本的念想都没了,那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呢?”

    邋遢中年淡淡道。

    “东皇宗究竟怎么得罪了你?”

    江尘心中了然,这个家伙一听说那三个人是东皇宗的人,shārén于无形,毫无任何的怜悯之心,足以预见,他恨东皇宗可谓是恨之入骨。

    “若有生之年,我有这个本事,我必定灭尽东皇宗。”

    “既然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不勉强你。我只不过是有些羡慕你,剑道之境如此的恐怖,想要与你切磋而已。”

    江尘不愿多说,毕竟这是他的,而且他只是对邋遢中年充满了惋惜而已,这等绝世剑客,如果真的修成一代剑尊,那么必定会独孤天下,所向披靡的。

    江尘看了一眼邋遢中年手中锈迹斑斑的青钢剑,还满是缺口,嘴角苦笑,直接将自己手中的剑,抛向了邋遢中年,那是一柄巅峰神器,江尘能够将自己的剑意完全灌输到这柄巅峰神器之中,因为是他所炼制的神器,所以对于剑的拿捏程度,远超任何的炼器师,他本身就是一个执着于剑的剑客,这柄剑虽然只是巅峰神器,但却能够与寻常的天神器争锋,绝对不在话下。

    “你这是?”

    邋遢中年微微一愣。

    “刚才多有得罪,宝剑赠英雄,更何况你比我更懂它。”

    这柄剑是一百零八把巅峰神器之中品质最好的一把,江尘毫不犹豫。

    “无功不受禄。”

    江尘看的出来,这邋遢中年,对这这柄剑的喜爱,溢于言表,至少在神王境之下,这柄剑足够伴随他数百上千年了。当然前提是他有跨越神王境的实力。

    “那就当我给你的酬劳,陪我练一个月的剑,如何?”

    江尘笑道。

    邋遢中年没有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神色平静,但是江尘看的出来他对于这柄剑的喜爱,绝对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宝剑赠英雄,江尘没有任何的心疼,因为只有这剑配不上他的份儿,而没有他配不上这剑的份儿。

    “吾名,剑圣。”

    邋遢中年低声说道,江尘点头,剑圣,这个名字,他当得起,剑之圣者,绝世无双,剑圣之名,就是他一生的追求,也是他赋予了他一生的剑境。

    “我的名字叫做剑圣,并非我自封剑圣。”

    邋遢青年说道,似乎怕江尘误会了他。

    “我知道。”

    江尘再度执剑而起,与剑圣相战,峡谷之巅,山川深处,江尘的剑,在这一个月之内,从未停下来过。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