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人言之后
    慢慢的城池开始有了交易的功能,一些门派的修士也愿意跑到这里来进行交易买卖。

    虽然道家还有佛家的宫殿还有寺庙的大门从不曾打开,也没有任何一个道家或者佛家的修士和尚走出来,但这两座城池却成了道家和佛家的威严影响力的代表。

    这两座城池在修仙界一东一西,东方的叫做道城,西边的唤作佛都。

    “可惜,可惜,挑战火凤门的竟然是黄蛟门,黄蛟门不过是个中流水准,所谓宣战不过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反正也是死,索性轰轰烈烈一把。”一名修士撕了一大块肥肉丢入嘴中,舌尖冒着油花啧啧说道。

    酒桌上三四个修士畅谈正欢,而黄蛟门挑战火凤门的事情无疑是最佳的下酒谈资。

    “也不能这么说,那个叫做张狂的家伙很厉害啊,火凤门的金家兄弟全都被他给杀了!前不久还刚罡踏灭了十个门派,实力相当恐怖。或许也正是因为有张狂坐镇,黄蛟门才敢和火凤门宣战。”

    “说起来,这个张狂我以前从未听说过,怎么就忽然冒出来了?”

    此时另外一桌一个面目丑陋,一头乱发,不修边幅的家伙嘿嘿怪笑道:“张狂那小子我知道,他本身就是个筑基修士,在四角龙蛇的巢穴中不知道怎么的弄到了上百件法宝,现在想来,那家伙在四角龙蛇的巢穴之中肯定还有什么了不得的际遇,所以修为才一路狂涨。”

    酒馆里面的人都在说张狂还有黄蛟门的事情,只可惜,大家也都是捕风捉影,此时听到有人说出张狂的根底,众人齐齐闻声望去。

    随后,众人就紧接皱眉,因为开口说话的这个家伙他们都认识,但这个家伙着实不好招惹,如他们这些无门无派的修士们活的像条狗,但这个家伙却活得有滋有味,简直比有门派的修士还要逍遥自在。

    这个家伙心狠手辣,兼且修为极高,正是人人厌恶的葬心尊者。

    葬心尊者上次在十个门派围攻黄蛟门的时候,趁机参与了一脚,拿了黄蛟门三件法宝,把厌胜尊者气得够呛。

    方荡后来找十个门派算账的时候,本来也计划将他算上去,但可惜,这家伙在仙界中四处流窜,行踪飘忽不定,根本就找不到他,所以方荡也就放弃了。

    有好奇的修士问道:“葬心前辈,你见过那个叫张狂的家伙没有?”

    葬心尊者喝了一口小酒,随后摇头道:“缘悭一面,和他擦肩而过,不曾见过!”

    随即那修士又问道:“那家伙真的如传说般能一人压服一派么?”

    葬心尊者哈哈一笑道:“一人压服一派,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那张狂若真的得到了某种机遇,修为短时间内蹿升到了尊者境界,一人压服一个门派又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众人闻言尽皆默然,修仙世界之中,最不缺少的就是神话传说。

    显然张狂就是一个冉冉升起的超级新星。

    “不过,那家伙再厉害又怎么样?得罪了火凤门,最终的结果肯定是身死道消,这仙界中,神话传说何其多,但那些神话传说那个不是流星般窜起,随后又陨石般坠落?”葬心尊者冷笑一声,夹了一片烧酥肉丢入口中,嚼着说道。

    众人闻言齐齐点头,觉得葬心尊者之言很有道理。

    众人心中都有些幸灾乐祸,对于那些大机遇加身,最终却因为自己作死,葬送了大好机遇的家伙,他们总是感到相当愉悦。

    作为庸才,最喜欢的自然是看到天才遇阻,出尽洋相。

    一时间酒馆之中的众人欢声笑语起来。

    葬心尊者目光扫过这些人,随即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喝光了壶中酒,吃光了盘中肉,葬心尊者站起身来,掉头离开了这酒馆。

    随着葬心尊者离开,酒馆之中的修士们似乎一下放松了不少,言语之间也变得活泼不少。

    葬心尊者无论走到哪里,都不是一个叫人欢迎的人物。甚至,是一个叫人异常厌恶的家伙,杀师、侮辱师母后将师母活活烧死、又要侮辱师妹,这样的家伙,要不是修为够高,不知道多少人要打抱不平将其活活踩死。

    葬心尊者钻进小巷里,七拐八绕,兜了好大的圈子,最终来到了一座僻静的院落前。

    葬心尊者目光朝着四周望了望,随后身形一隐,消失在门前,下一刻,葬心尊者出现在院落之中。

    院落里面有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正骑着木马玩耍,骤然见到葬心尊者,随即兴奋起来,一下从木马上跳下来,蹦着高的朝着葬心尊者跑来:“爹,爹,爹,娘我爹回来了!”

    一边跑小家伙还一边扯着嗓子叫唤。

    房间中正在揉面准备做饭的妇人听了,立即也快步走了出来,顾不上手上的面粉,一下将葬心尊者搂住。

    母子两个宛若两只大闸蟹将葬心尊者牢牢抱在中间。

    葬心尊者那张阴沉猥琐的面容上露出少有的温和来,拍了拍女子的手,摸了摸胖小子的脑袋瓜。

    “正好肚子饿了,臭婆娘快快去给我做饭,不要婆婆妈妈的搂着我!”

    葬心尊者颇为凶恶的叫道。

    那中年女子却依旧死死的搂住葬心尊者,眼中泪花涌动:“咱们不出去了行不行?咱们不报仇了行不行?咱们就好好在这里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行不行?你每次离开我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女子噙着泪花一连说了好几个行不行!

    葬心尊者叹息一声,轻轻拍了拍女子的后背道:“师妹啊,师父和师娘被昊天门门主杀害,死得何其凄惨,我怎能咽下这口气?当初门主杀了师父,烧死师娘,嫁祸在我的身上,我带你逃离昊天门,结果那家伙就放出谣言,说我觊觎师母美色,杀了师父,行凶后又烧死师母,随后还强奸了你,将我说成了天下少有的人渣祸害,这个仇我焉能不报?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不去报仇,你以为门主那混账能放过你我?只有我时不时的露头,那卑鄙的家伙才能安心,只有我的名声越来越臭,他才会心安理得,你们才能安全。”

    仙界之中,人人厌恶的家伙,却是被冤枉的,恐怕那些厌恶葬心尊者的家伙们,万万都想不到真实的情况会是这样的。

    “可是,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你自污声名,搞得自己人人喊打,不知有多少人就等着你行差踏错,随后就会扑上来撕咬你的血肉,你这样太危险了。”

    葬心尊者无言笑着,轻轻拍着女子的后背,他又如何不知道自己所处在怎么样的危险之中?

    但在这个不大的小院子之中,有着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他宁愿自己在外面危险一些,只要院子之中的人平安无事就好。

    “如果运气好的话,这一次我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说不定,我就再也不必游荡在外了!”葬心尊者忽然说道。

    女子闻言抬起头来望向葬心尊者,“什么意思?”

    葬心尊者拉着女子的手,拍了拍小胖子,随后道:“黄蛟门中出了一个叫做张狂的家伙,那家伙在几个月前,还是个筑基修士,结果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拥有了碾压一个门派的实力,我料定,他身上一定有什么奥妙,也不知道那家伙是得到了功法还是宝物,总之,我只要从他手中将提升修为的东西抢过来,那么我也将如那个家伙一样修为一日千里,到时候,我一定回到昊天门,叫那个卑鄙该死的家伙为师父还有师娘偿命!到时候我要带着你们堂堂正正的回到昊天门!”

    葬心尊者目光都变得灼热起来。

    “你要去找那个张狂?他的事情我曾经听说过一些,据说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尊者境界的最高点,你不要去找他,咱们慢慢修行不行么?”女子显然变得焦急起来。

    葬心尊者微微摇头道:“这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一次机会,我现在修为已经达到了顶点,没有门派在身后支援,我的修为很难再更上一层楼了。到时候,我的修为就会开始下滑,用不了多久,我的修为恐怕会一跌再跌,若昊天门追查到这里的话,咱们一家三口,就要在这院落中变成一堆白骨了!”

    “可是……”

    女子本身也拥有修为,很清楚葬心尊者此时所说的话语是正确的,所以女子虽然担心无比,但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劝阻。

    葬心尊者伸手擦了女子脸颊上的泪滴,用头碰触这女子的脑门,低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

    “爹,有人欺负你的话,我来给你报仇!”小家伙的声音在葬心尊者脚下响起,稚嫩中带着一种执着。

    葬心尊者用力的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葬心尊者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