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喵客信条 > 第1265节:血与火的考验 Ⅴ
    “你说安格罗姆家的撒理安战死了?”洛达根家的老万达尔公爵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管家皱起了眉头。

    “是的,阁下,在战斗的尾声,他们在准备处理掉那些家伙的时候,与一伙东大陆的残兵相遇……我看过战场,非常混乱,可以肯定双方是在近距离的交火,第十一集群指挥部下属的宪兵队确认过,考虑到附近有东大陆人的防炮洞,这伙东大陆残兵应该是躲在那里过。”老管家低着头:“除撒理安阁下和他的部下之外,那些家伙也有损失,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意外。”

    “我讨厌意外,更不相信这是一次意外,有没有做过预言回溯。”

    “做过,但是现场非常混乱,东大陆人的炮击和双方大量法术的使用让预言法师们根本无从下手,不过他们通过了侦测谎言。”

    老管家的这个消息让公爵大人皱紧了眉头:“谁做的侦测。”

    “亚修比方面军集群指挥部下属的法师宪兵队,指挥官是咱们的人,他的部下做的侦测过程,他在场旁观。”

    这个消息让老公爵多少有些消了气法师宪兵队的指挥官是他的学生,这个孩子不会背叛他,既然如此,看起来是这些小畜牲运气不错:“没事,今天算他们运气好,但他们的运气不会永远那么好,带上我们的亲卫队去那座城市,找个机会,我要亲手干掉他们。”

    “阁下,您的意志。”

    ………………

    “我说你们怎么会得罪洛达根家的那个老不死。”坐在周志乾的身边,法师宪兵队中的老同学,刚刚为他做过侦测的年轻法师接过了罗冰递过来的负能量冰酒,做为一个尸巫,他喝了一杯:“真棒,自从来到亚修比,我就没有喝过这么棒的饮料了。”

    “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周志乾原原本本的将这件事情说完,他的老同学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老家伙最小心眼了,你们把他唯一的儿子玩死了,他一定会让你们和他的孩子赔葬的。”

    “那就要看他是不是有办法了。”周志乾说完,皱起了眉头:“对了,你的指挥官那边会不会有看出什么。”

    “拉倒吧,咱们用的侦测谎言的切口是最新的,而这家伙早就被贵族的生活腐蚀了,他能听出来什么问题才有鬼。”说到这儿,这位尸巫摇了摇头:“不行,我要走,要是让别的部门知道咱们的关系,始终还是一个隐患。”

    “是的,一路小心。”周志乾拍了拍他的肩膀。

    目送自己的老同学离开,周志乾对着罗冰笑了笑:“当我知道是法师宪兵队的人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逃过一劫了。”

    “但还会有下一次劫难,只要那位公爵阁下不死。”罗冰坐到了周志乾的身边,她左手拿着灵体爱喝的负能量果酒,右手拿着刚加热的水:“来吧,喝一点热水。”

    “这一点……这一点我会想办法,不过罗冰,既然我们已经联手,我能知道你到底是在为谁工作吗,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在为军情局工作的。”

    “……你呢。”罗冰的脸上满是笑容。

    “那这样吧,我们分别在自己的手心里写出我们的雇主。”从废墟上扒拉下两块木炭,周志乾在自己的手心里写下了文字,然后看着罗冰。

    后者最终在她的手套上写下了文字。

    看着罗冰手心里的ix0000003,周志乾非常难得的爆了一个粗口。

    而看着周志乾手心里的ix0000011,罗冰冰冷的脸上似乎都笑出了温度:“看起来我们都在为同一批人服务。”

    “03,你是最高阶的存在了,罗冰。”

    “我只不过是在继承父亲的事业。”

    他与她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抹掉彼此手中的秘密,周志乾叹了一声:“根据那边的情报,咱们的部队会在明天半夜进行反击,我们可以乘乱干掉那位公爵。”

    “这一点我也知道,悠久还让我给她们标注高价值目标呢。”罗冰这么说道:“刚刚你的老同学也是沉底鱼,他在为军情七处下属的对新伊甸部门工作,是少数以往上爬为目标的沉底鱼。”

    “他?”

    “ix0000008,他就是那个继承了你父亲的阶位的人的后代,你们之间不清楚也是应该,但是他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他必须为我打掩护。”

    “我的天哪,咱们刚刚要是开个会,就可以把起亚小舅子找过来,然后拍着桌子说咱们之间混进了一个新伊甸特工了。”

    周志乾的冷笑话让罗冰笑着摇了摇头:“别闹了,阁下。”

    “别叫我阁下了,我们既然是战友,又做了约定……叫我志乾吧。”周志乾看着眼前的少女,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他突然觉得她似乎是漂亮了很多。

    “好的,不过有外人在的时候,我还是要叫你阁下,毕竟你是主官啊,志乾。”罗冰微笑着说道。

    这样的微笑让周志乾有些心安。

    “对了,要是那位公爵不过来怎么办。”罗冰皱起了眉头。

    “相信我,我的老同学既然说那个老东西是小心眼,那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再说了,他的那个小情人不就在咱们后面的医院里面吗,那两只侏儒也应该动手了吧。”正这么说着,他和她就听到有履带车拉着警报出现在街道的另一侧,看着它们停在自己面前,周志乾站了起来:“有什么事吗?”

    “就在刚刚,卡尼汀女爵刚刚在战地医院遇刺!你们见过慌慌张张的嫌疑目标吗?”坐在车上的宪兵队成员这么说道。

    “没有,我和我的副官坐在这儿休息,附近都是我的部下,我们没见过什么可疑的家伙。”

    “如果你见到,一定要控制住他。”坐在车斗里的老同学对着两位用非常严肃的口气说道。

    “没问题。”周志乾和罗冰笑着回应道,如果她的脸上有肌肉,那么他们的老同学就会发现,这两位连笑起来的肌肉拉伸……都是惊人的一致——

    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