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重生之嫡女妖娆 > 【008章】送客
    眼见桑红瑜与赫连博被桑暖玉吓住了,秋月影心中顿时恼了。

    “喂!你莫不是心里有鬼,不让我们进去,左右的拦着?”秋月影早就不耐烦了,那两人怕这怕那的,她可不怕。

    “公主,倘若人不在里面呢?”桑暖玉拦在她面前,冷然看着秋月影。前世的记忆中,这北齐公主秋月影可是个不省事的人。交集只有一次,但就那一次却是差点死在她的手里,是以她的到来,让桑暖玉心中起了十分的戒心。

    “倘若五殿下不在里面,我秋月影听你差遣一次。”她挑眉冷笑。那赫连宣喝了她亲手调的那杯酒,还能一如平常的使用轻功吗?怕是连院墙也跃不过去吧?

    “我也是。”赫连博此时也笑嘻嘻地凑了过来附和道。

    “好,一言为定!不过,我桑暖玉平生最不相信的便是口头说的誓言。”前世里,安阳询指天指地的许诺,到最后还不是玉手一指,射了她个万箭穿心?

    桑暖玉轻轻笑了笑,“我怕几位位高权重,转身便将这誓言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不认帐。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任人进屋去搜寻躲藏的男子,于名声上可是很大的吃亏。”桑暖玉不卑不亢缓缓说道。

    赫连博挑挑眉,抱着胳膊,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桑暖玉的脸问道,“那么依四小姐的意思该如何呢?要不,咱们再去找一个德高位重的老者过来做证?”

    秋月影也道,“前院里有好几位诰命夫人,要不就去请几位过来?”

    “这样最好了!”桑红珠也高声附和,她巴不得多来几个人看见这妮子屋子里藏着男子,明明是个病怏怏的蠢丫头,凭什么每次去别府里吃酒,要这妮子同她们一同出行?

    每每有人问起桑暖玉,她都很不好意思,祖父临终前还分了那么多钱给这妮子做嫁妆,比其他姐妹都多,凭什么呀?

    桑暖玉唇角勾了勾,这几位是算准她屋里藏着人了,这样最好不过。“找人就不必了,夫人们也未必有闲心来看咱们年轻人耍的乐子,最好的办法是你们立个字据,倘若人不在里面,你们听我差遣一次,反之,我听你们差遣一次。如何?”

    “很好,就这么办了。”赫连博饶有兴趣的说道,他对找没找到人一点也不在意,他只对这个白纸黑字写下的许诺感兴趣。

    桑红珠还在犹豫,赫连博与秋月影已在喊着备纸笔了。

    春香取来纸笔,不多久赫连博与秋月影已写好了字据,桑红珠见他二人写了,她也踌躇着写了。

    桑暖玉看了看三份字据,吹了吹墨迹,满意地收在袖中。这才闪身让到一边,让他们几人进屋去搜。

    春香还在忐忑,桑暖玉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放心。

    她这屋子看似破旧,实则有许多奥妙,没时间对那个五皇子赫连宣细说,他应该不笨,她赌上了。

    秋月影带着她的侍女率先走进了屋子,紧跟着是赫连博,最后是桑红珠与她的丫头。

    因为桑暖玉的母亲在她五岁那年便病逝了,父亲又不大管她。渐渐地,她在定远候桑府也不被人重视了,住的屋子也久不被修缮,屋子昏昏昏暗暗的。

    赫连博皱了皱眉头,点着了火折子,此时四周一目了然,但——并没有看到他们要找的人。

    秋月影奔到里屋,她与人寻找的方式不同,目光只在那些墙壁的砖石上,窗棂上,地上铺的石砖上停留。但是,也没有什么发现。

    她眼睫闪了闪,勾唇一笑,突然掀起床帐,连被子也掀了起来,里面也没有人,就连床底下和小小的衣柜里也不甘心地看了,连片赫连宣的衣角也没看见。遁到土里了?不可能?或者不是这里?

    她眼风扫向桑红珠,脸上阴侧侧的,冷声问道,“人呢?”

    “公主,我也不知道,你还是问桑暖玉吧。人到了她这里才不见的。”桑红珠退后一步不敢看秋月影。

    “三姐姐这话可就不对了,怎么能问我?妹妹这屋里如此破旧,哪里会有人来?除非是怀着什么别样心事的人。”桑暖玉淡淡挑眉。

    “一定是你藏起来了!”桑红珠怕秋月影怪她一口咬着桑暖玉不放。

    “你们尽可以搜,随便搜。”桑暖玉神情怡然地坐在桌边,将手伸在眼前,看看正面又看看反面,好像上面即将会开出花来。

    秋月影哼了一声,“红珠,我刚才说五殿下去了西园那边,你非说来了东园这里,你是存心放走五殿下是吧?你以后不要跟着我了。”说完,秋月影扭身走出了屋子。

    “公主,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说呀……。”桑红珠跺了跺脚赶紧去追秋月影。明明人来了这个方向,到底怎么回事呢?赫连博倚在桑暖玉旁边的一张椅内,眼风闲闲的撇了一眼屋顶上的那个洞,朝桑暖玉一笑,“四小姐果真没有见到五殿下么?”

    桑暖玉抬头看了看他,眼睛一眯,此时的七皇子赫连博十六岁,着一件绣了暗底祥云的水蓝锦袍,白玉腰带,面如冠玉,桃花眼角微微上挑,眼中几分笑意,几分狡黠,头发束得齐整戴着紫金冠,手中正把玩着一个紫金小葫芦。

    正所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这颗葫芦里又究竟是什么?

    前世里,他与后来登基为皇的赫连景走得极近,但是赫连景被围之前,他却神密失踪了,紧接着天威军的虎符也失踪了,这一切都仿佛与这七皇子有很大的关系。

    “没有,臣女除了你们不曾有其他的人来过。再说了,我这儿没好玩的,没好吃的,谁会来?”桑暖玉向他低身一福,淡淡道,“祖母的寿辰马上要进行子孙拜寿了,七殿下如果没什么要紧事,一起前去观礼吧。”

    “你这院子也确实没什么好玩的。”他闲闲道,又微笑着环顾了四周,“听你的,去老夫人哪里瞧热闹去。还是那儿好玩。”说着站起身来弹了弹袍子上的灰,施施然走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