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特工重生在豪门 > 作品相关 149采花大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题外话------

    闻言,凌寒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今晚难见的笑容。

    “嗯!”唐璐点了点头,嘴角露出暖暖的微笑,“他一直都把我当妹妹看待。他说爱不是占有!他要看着我幸福!”

    “冷润真的喜欢你吗?”知道唐璐的身世后,凌寒又纠结于冷润对唐璐的喜欢了。

    “这样吗?”唐璐笑了,上官楚夜也会这么想吗?

    凌寒无所谓地紧抱着她,“只要是你就行!”

    “你不觉得我很奇怪吗?”唐璐扭动对视他,“一个二十几岁人的灵魂,一个十几岁人的身体!”

    “那就好!”凌寒的心放了下来,天知道他有多么怕他遇到的不是她。

    “嗯!是我!”唐璐微微点颔。

    “那我在操场遇到的人是你!”凌寒的心提了起来。

    唐璐点了点头,“那时候的唐璐已经死了,活着她身体里的是我冷璐的灵魂。”

    凌寒惊呆了一会,迟疑道,“这就是你初二那年性情大变的原因?”

    “后来,我才知道我重生到了一个在浴室自杀的豪门私生女身上!”

    唐璐牵起一抹浅笑,“其实我不应该叫唐璐,我应该叫冷璐。我是组织中的一名特工。我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意外死亡。当时我也以为我死了,结果我一睁开眼睛,我却发现我躺在一个浴缸里。更搞笑的是,我的身体既然是一个初中生的身体。”

    凌寒挑挑眉,示意她继续。

    “你相信重生吗?”唐璐侧头问凌寒。

    唐璐勾勾嘴角,“说我是唐璐我也是唐璐,说我不是唐璐我也不是唐璐。”

    凌寒眸光一闪,想起了他让林文对唐璐的调查。

    唐璐笑了笑,“你不觉得奇怪吗?我是唐家在外的私生女,但我怎么会在组织里长大?”

    凌寒顿时一窒,迷惘地看着唐璐,不知道她话中的意思,什么是她不是唐璐。

    唐璐看了凌寒一眼,“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唐璐,你相信吗?”

    “不!”唐璐冷笑,“你们不懂女人的心,女人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献给自己最爱的人!”

    “我们不会嫌弃她的,她永远都是我们的好妹妹!”凌寒抱唐璐的手紧了紧。

    唐璐看看天色,“我想冷情就是因为这样才不想回去与上官相认的吧!当初被轮jian的时候,我看到她满脸的泪水和绝望。从那以后她更加冷了。”

    听到唐璐的话,凌寒的脸色变了好几变,听到唐璐没有被轮jian,他心里想松了一口气,但听到冷润喜欢她的时候,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唐璐摇了摇头,“你知道冷润是谁吗?他是头儿的儿子!全组织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我!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因为他,我在组织里风雨无阻,往来自如!也因为他的原因,我免遭轮jian。但冷情和冷然都是在我的面前被轮jian的。”

    “那你?”凌寒惊愕地望着唐璐,他分明记得他们第一次的时候,唐璐见红了。

    唐璐悲愤道,“男人只有在满足的时候,警惕性是最低的!就是因为这个理由,组织毁了我们的身子!”

    唐璐看了凌寒一眼,浑身又是一抖,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你知道那个组织有多么的残忍吗?在我们结束拼搏,成功脱颖而出的时候,组织派人来轮jian我们!”

    闻言,凌寒眼中闪过矛盾,“那她为什么不跟上官相认呢!”

    情绪过后,唐璐苦笑,“其实冷情就是上官丹丹,她每一年都要去一次日本。原来的时候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执着要到日本一趟,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是因为上官楚夜!”

    凌寒上前,抱唐璐紧紧地抱着怀里,想给她些许的温暖,却发现她冰冷的身子在不断地发抖。

    唐璐嘴角扯过一丝苦笑,“再经过长达几个月的生死拼搏后,一千多个孩子,最后只剩下我们四个了!因为我们四个比谁都怕死,我们比谁都付出得多!”

    “就是这样,我逼着自己不断地努力,不断地比别人更强!”

    “为了活着,我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别人练习一个小时的时候,我逼着自己要练习三个小时;别人睡六个小时的时候,我逼着自己睡四个小时。在我实在扛不下来的时候,我告诉我自己,如果这一刻不努力,下一刻,死的人就是你!”

    凌寒聆听着唐璐讲述他不了解的一切,他有太多的为什么想问,他却不忍心打断唐璐述说的思路。

    唐璐勾了勾唇,“你知道了,在我三岁的时候,我就亲手杀死了一个要跟我抢面包的女孩!她是一个刚刚进组织的女孩,她饿了,看到面包就想要,被我一刀给杀了。她到死都不知道,我这个姐姐为什么要捅她一刀,我永远都记得她无辜而无助的眼神!”

    “我们每天都为活着而奋斗。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敌人,需要时刻警惕着。或许,哪一天你就死在你最信任的人的手里。我们每天都是心惊胆跳的。”

    唐璐呵呵一笑,卷了卷身子,“在组织里,没有能力的人就是垃圾,垃圾就注定要被淘汰!”

    “我们四个除了冷情都是从小的组织长大的,只有冷情是在后来加进来的。当初的我们是从一千多个孩子中脱颖而出的。我们每天面对的就是拼搏,斗争,搏杀。”

    唐璐望着窗外漆黑的星空,“我们三个是同一个组织的,跟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我们都跟头儿姓。他叫冷润,像丹丹的女孩叫冷情,还有一个女孩叫冷然,我叫冷璐。”

    凌寒微微点颔。他记得,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告诉上官楚夜,他不想让他空喜一场。

    唐璐坐在沙发上,背脊慵懒地往后一靠,“还记得我跟你说那个像上官楚夜妹妹的人吗?”

    凌寒如她话所说,坐了下来。

    她指着房间的沙发,“坐!”

    回到房间,唐璐觉得是时候向他坦白一切了。

    闻言,凌寒一呛,缓缓道,“不是!”

    唐璐无语地白了他一眼,“我认识什么人要随时向你通报吗?”

    “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号人了?”凌寒冷言,他承认他吃醋了。

    唐璐像刚刚回答冷润的问话一样,“他是冷润!”

    冷润走后,凌寒抓住唐璐的手,问道,“他是谁?”

    冷润看了愤怒不平的凌寒一眼,缓缓道,“我还会来找你的!”

    “你先回去!这件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解释!”唐璐知道冷润惊愕的原因。

    朦胧的灯光直直照在唐璐的脸上,一位清纯可爱,朝气蓬勃的年轻女子出现在冷润的视野中,“你的外貌?”冷润惊愕,这明显不是当初那个美貌动人、妖娆美丽的冷璐。

    唐璐知道冷润在怀疑她的话,她闪身至光亮的地方。

    闻言,冷润好看的眉头紧蹙,冷璐什么时候变成一个父亲了,“你父亲?”

    “冷润,你先回去!你要杀的人是我的父亲?”唐璐想打发冷润回去。

    “凌寒?”凌寒皱了皱眉宇,他对唐璐的这一介绍很不满意。

    “凌寒?”冷润皱了皱眉宇,他好像没有听到这么一号人。

    最后她缓缓地吐出几个字,“他是凌寒!”

    一个是前世爱她如宝的冷润。一个是今世爱她如命的凌寒。

    唐璐头痛地揉了揉眉心,她应该怎么介绍眼前的两个人。

    “璐璐,告诉他,我是谁?”凌寒冷眼看冷润,自信道。

    冷润没有搭理凌寒,温柔地看着唐璐,“璐璐,他是谁?”

    凌寒冷冷地看着他,危险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望着空空如也的怀抱,冷润脸色沉了下来,声音冷清道,“你是谁?”

    “放开她!”凌寒赶来的时候,只见唐璐被一个冷酷的劲装男子紧紧地抱着怀里,他不悦地上前把唐璐拉出来!

    他只知道他的璐璐没有死,没有死!依然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冷润激动得语无伦次了。

    “你真的是璐璐?”冷润激动地上前把唐璐死死地拥着怀里,激动道,“璐璐,你真的没死,我就知道你没有死!真好!真好!你没有死!没有死!”

    “是!我是冷璐!”唐璐知道既然连跟她不是很亲近的冷情都能感觉到她就是冷璐,每天跟她粘在一起的冷润不可能没感觉到她是冷璐的。

    突然,他脑海一现,“你是璐璐?”他惊愕道。

    不论她是谁,他都不能让她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个人是谁?

    了解他藏暗器的地方,知道他此刻前来的目的?

    “你到底是谁?”黑影酷然地看着唐璐,眸中闪过杀意,阴深深的空气中荡漾着冷清清的寒意。

    他是她曾经的守护者,她不希望他们两个再见是敌人。

    唐璐一把推开他,冷眼扫视着他,“你回去吧!你今晚的任务到此截止!”

    “你知道我今晚来这里的目的?”黑影又是一愣。

    唐璐冷酷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晚将空手而归!”

    “你是谁?”黑影惊愕了,她既然知道他身上藏暗器的地方。

    唐璐一脚踢开他脚内侧的刀片,左手迅速地卸下他腰间的手枪。

    “看你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动作快!”唐璐扬了扬手中的匕首,在影子的脖子上划出了一条血迹斑斑的血痕。

    影子愣了愣,随后,右手缓缓向腰间滑去。

    她一个闪身,挪到黑夜的身后,手腕一抬,匕首紧贴在黑夜的脖子上,“别动!”

    唐璐谨慎地摸了摸大腿内侧的匕首,星眸探视着前方的黑夜,猫步前向。

    凌寒马上捞起地方的衣服,空中一甩,套上衣服,紧跟在唐璐的后面。

    “有人!”唐璐探脚下床,伸手一牵,套上一件衣服,快步打开房门,向唐明哲和周佳房间的方向走。

    “怎么了?”凌寒也马上警惕起来,明眸闪过诧异。

    突然,唐璐一把抓住了凌寒在她身上游离的大手,谨慎地坐了起来,双眸哪里还有刚刚的动情水润和迷离,一双冷酷而肆意的星眸像黑暗中的钻石,闪闪发光,戒备地扫视着四周的环境。

    见在他的挑逗下,逐渐动情的唐璐,在自己的身下灿烂如花开,凌寒颇有成就感地笑了,眸中都闪耀着迷离的笑意。

    “凌寒,住手!”唐璐脸颊开始红润,眼神慢慢地迷离了,不停地挪动着身体闪躲着凌寒的碰触。

    他就不相信他勾不起她的**。

    “璐璐!”凌寒动情地喊道,双手开始不安分地触摸唐璐的身体。

    凌寒向下压了压,“不闪!”

    重死了!

    “闪开!”唐璐推了推凌寒,一米八的高个子,既然把全部体重压着她身上。

    凌寒颓然地倒在唐璐的身上,“我真是服了你!”

    唐璐白了他一眼,“我说了,我是回来保护我爸爸的!不是回来跟你办事的。既然你要办你就办呗。你办你的事,我做我的事。”

    他要的是两个人共同达到美好的境界。

    虽然动作花样很多,但是他却不尽兴。

    感情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她一定反应都没有。

    一点反应都没有。

    把能想到的动作都试过一次后,凌寒不满地推了唐璐一下,“璐璐,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专心点啊!”

    她像条死鱼一样任凌寒折腾,随时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果然男人精ye上脑都是疯狂的。唐璐无语地白了一眼天花板。

    答案明显是不可能的。

    凌寒边吻着她边道,“难道你不知道吗?我早就想在你的闺床上干这档事了,你说我今晚会放过你吗?”

    凌寒一看到她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她真是受他不了。

    唐璐左右闪躲着他的吻,“凌寒,我回家来不是为了跟你做这点事的,我是回来注意情况的!”

    说着,他低下头,亲吻着唐璐诱人的锁骨。

    “我没有胡说,我只是说过来找你而已!”凌寒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赛唐璐,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吻了吻她的唇,“我们的时间不应该花在讨论这件事情上,我们还是做点实际点的事情吧!”

    “就算他知道,你也不能胡说!”唐璐白了他一眼,虽然她知道唐仁杰知道男女之事,可是她还是不希望唐仁杰从凌寒口中知道她和他的事情。

    凌寒笑了,“你这么紧张干嘛?他不过是小你一点点而已。你以为他不知道我过来找你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在唐璐看来,唐仁杰只是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孩。

    闻言,唐璐一愣,紧张道,“你跟他说了什么?”

    凌寒就是不松手,喃道,“你弟弟知道我过来找你!”又在她脖子上蹭了蹭。

    “让家里知道了不好!”唐璐闪了闪,试图躲开后背的怀抱。

    美人在怀的感觉就是好。

    “不回去!”凌寒抱着唐璐的手紧了紧,把头伸到她的脖子上。

    “赶快回去!”唐璐推了推他。她可不想家里明天成为批斗大会。

    他还真怕今晚要陪着唐仁杰一个大男生睡觉。

    “想你了!”凌寒媚笑,像泥鳅一样滑进唐璐的被子,伸手一捞,把她拥在怀里,呼吸着她身上的香味,满足地长叹了一声。

    “你怎么过来了?”唐璐擦干头发,掀开被子,探脚上床。

    “你……”唐仁杰想说什么,凌寒早就消失在了窗前。

    凌寒笑了,“既然要做采花贼,就要有采花贼的本领!”说着,他身体一跃,双手吊着窗户上,双脚一伸,消失在了夜幕中。

    “爸爸在外面!”唐仁杰提醒道。

    “你真可爱!好好睡吧!我过去你二姐那边睡!”凌寒对唐仁杰回眸一笑。

    唐仁杰涨红了一张脸,他想反驳他,却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他。

    “所以你去洗冷水澡?”凌寒笑了。

    “可是、可是我尊重她,没有去碰她!”唐仁杰极力为自己反驳。

    凌寒闻言笑了,“这不叫下流!我跟你二姐都是你情我愿的!难道你跟山田美子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没有反应!”

    他除了两个字,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词语来形容凌寒了。

    “你、你下流!”唐仁杰指着凌寒吞吞吐吐道。

    凌寒嘴角微微一勾,邪魅地笑了,“如果你二姐肯的话,孩子都生出来了,你说我们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唐仁杰不服气地回了一句,“难道你跟二姐就有事情发生了吗?”

    凌寒上前,轻轻一甩短发上的水珠,邪笑,“是她不肯还是你不行?”

    闻言,唐仁杰满脸涨红,结结巴巴道,“当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凌寒撩了撩眉宇,邪恶地笑了,“难道你跟山田美子在一起这么久,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

    唐仁杰挑挑眉,“如果跟二姐睡,你也要裸睡吗?”

    凌寒拉了拉身上明显不合身的睡衣,酷酷道,“今晚你确定要跟我一起睡吗?我习惯裸睡!”

    凌寒出来的时候,唐仁杰见到他的时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平时看凌寒的时候,没有见他比他高多少,为什么他的睡衣穿着他的身上会那么短,那么奇葩!

    凌寒接过睡衣,走近了浴室。

    晚上的时候,唐仁杰从衣柜中拿出一套他的新睡衣,“二姐夫,这睡衣是新的,你将就着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