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同人耽美 > 吴限宇宙 > 第54章 新世纪(上)
    所以任何一个当政的领导人,都会为自己铺好前方的路,扫干净过去的路。

    保卫军四区,空降来的一位临时监察者,到达四区时,对四区的状况,不仅仅是头痛那么简单,更感到无从入手。

    两名监察者,一名被发现死在了四区医院后方的草坪,死因不明。

    而另外一名则失踪不见了,医院内,和医院后的草坪,到处都是战斗后的痕迹。

    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证明,这里有人,有什么人战斗过。

    保卫军四区,从头到尾,开始了彻底的摸查。

    故事的转折起始,是那么戏剧化。

    从开始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任务开始,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最后牵扯出了那么多人。

    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估计不只是吴浩明这么想。

    尹郎和他的弟弟尹坤,也没有如愿,更没有让事情的发展,顺着自己的意愿。

    而不仅是他们,两个使徒的意愿,似乎也被扭曲了。

    被阴差阳错,彼此扭曲了。

    总体而言,谁也没有得到好处,不过损失也都没有多大。

    虽说大家都想吃那块糖,但是没办法,糖被弄掉到地了,又被踩了一脚,所以谁也吃不到了。

    “你的身体,吹这么冷的风没问题吗?”尹郎走进房间,看到吴浩明站在窗子旁。

    他将手里的托盘放下,走向了吴浩明。

    “海风很咸,这是要去哪儿?”吴浩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海了。

    这是一艘很大的船,船没什么人,估计是尹郎的私人船只吧!

    “暂时离开四区,去我的一处岛屿躲躲,四区不久前被我们闹得天翻地覆,估计这时候新来的监察者,已经是忙的焦头烂额了吧!”

    尹郎笑笑,指着桌餐盘内的食物:“吃点东西吧!你睡了一天一夜了,需要补充食物!”

    吴浩明也确实感觉到饿了,他拿起桌的食物,大口的吃了起来。

    一条手臂吊着,吴浩明只能用完好的手臂帮助自己进食。

    后科远不方艘术由闹指恨阳

    孙地仇科情敌学接月通球闹

    幸好尹郎端来的,是两个汉堡,一只手吃起来也没什么难度。

    “我们这是为了躲谁?而且你说的使徒,究竟是什么东西?”

    后地科不方后球由阳远帆由

    吴浩明吃完了一个汉堡,感觉胃里有东西,舒服了一些,目光才转向了尹郎。

    “你真的想知道吗?那是几年之前的东西了,如果你要知道,必须承诺,以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这个秘密!”

    孙地不仇情结球由冷吉学由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觉得我会退吗?”

    吴浩明自嘲一笑:“知不知道,都被你带到贼船来了,下不去了。”

    “贼船?这个形容很贴切啊!”

    尹郎并没有因为吴浩明略带自嘲的语气,而生气。

    他笑笑,说道:“好吧!那我将这个藏在心底很久的秘密,告诉你。”

    “托瓦塔利斯,这是个很久前让世界都记住的名字,它是一种信仰,更是一个组织,还是一个人!”

    尹郎缓缓讲述道:“托瓦塔利斯被公开,是因为保卫军的内部情报在互联世界范围性的公开。也正是那次的公开,让保卫军对内部情报人员进行了彻查,最终发现了托瓦塔利斯,这个疯狂的组织,它们的信仰,已经根植在保卫军情报人员的心,无法剔除。”

    结地仇不情结恨陌冷帆诺太

    结地仇不情结恨陌冷帆诺太他将手里的托盘放下,走向了吴浩明。

    “等等!你是说这个组织,是从保卫军内部发展出来的吗?或者说它们像寄生虫一样,开始是寄生在保卫军的情报机构内的!”

    “可以这么理解,因为其实很多组织开始的时候,是一些大机构内脱离出来的。”

    尹郎对吴浩明的这种说法,表示肯定。

    “托瓦塔利斯曝光后,保卫军对内部的情报人员,展开了地毯式的彻查,那期间保卫军内人心惶惶,几乎每个人都担心自己会是下一个被查出去的人!”

    尹郎目光,有着一抹失望,和一抹暗淡色。

    不难感觉到,尹郎是个有故事的人,其实这一点早在第一次与之接触的时候,吴浩明感觉到了。

    但是他没问,该说的时候,对方自然会说了。

    不想说,自己问也没有意义,他也不会说。

    “托瓦塔利斯之后被各国,各组织联合剿灭了,信仰它们的人,大部分都从世界消失了,不过也存在一些特例,是使徒!”

    尹郎目光忽然一冷:“使徒是一种本来不该诞生的生命,那是托瓦塔利斯的高层人员,借助保卫军的科研技术,进行的一种生化研究,在人体进行生化的改造,从而使人的身体,能够诞生超越其本身力量的东西。”

    “等等!你背后的那条伤疤,是被改造过的痕迹吗!”

    “算是吧!我是第一批改造者,不过不是现在使徒的雏形,那时候造使徒出来,目的是为了让使徒成为托瓦塔利斯的生体兵器,能够作为最强的武器使用。”

    尹郎并没有隐瞒自己的过往,继续说道:“我其实是失败品,因为后来使徒的意义变了,从开始的作为兵器而被研究出来,后来发展为了使徒成了托瓦塔利斯仅存的复生火苗。”“意思是托瓦塔利斯在被诸多势力联合毁灭之前,他们留下的使徒这种东西,用来复活托瓦塔利斯这种疯狂信仰是吗?”

    吴浩明大致的明白了尹郎,使徒,还有这个疯狂信仰间的关系。

    “对,我在托瓦塔利斯被毁灭后,离开了保卫军,但是我知道使徒还存在,他们一共有十二个,这么多年以来,我知道有三个使徒被以各种方式杀死,一个被政府军抓了,所以剩下的还有八个!”

    尹郎微微点头,继续说道:“不久前遇见的那个,它的身份让我很惊诧,第二使徒,几乎是使徒地位站在顶端的了。”

    “使徒的实力,是以排名决定的吗?”

    吴浩明还以为第二指的是他是第二个诞生的使徒哪!

    “嗯!在我的调查,使徒在托瓦塔利斯被毁灭后,隐藏到了幕后,但是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停止。”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