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机战无限 > 第2519章 提议
    萧然的话让这个叫做塞尔琉斯的人内心里也轻轻的松了口气,起码萧然不管是表现还是语言上都透露出了可以谈谈的意思,而能谈就是现在最好开始,毕竟现在可是有那么几十个人就在萧然的脚底下,真要损失了这几十个人对他们军团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承受的打击,这次任务失败那肯定是必然,但更重要的是会让他们的军团沦落到三流的程度。m

    而且他的这些团员们也都是投入了很多东西才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的,虽然个体实力不算太强,放在参与者中也就是中等的水准,但是相互之间的配合可是极为默契,整体实力放在这次军团战中的十个军团里也算得上是领先的,之所以选择反抗军这种势力加入而不是eu,布塔里亚这样的大型实力也是有着更深层的谋划的,而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也已经成功的控制住了反抗军,还得到了周边许许多多本土势力的支持,更是将反抗军的地盘扩大的许多倍,如果有评分统计的话那现在他们这个军团的评分或许还会处于遥遥领先的程度。

    原本的打算是和eu方面的军团同盟将布塔里亚赶出这块大陆,至于后面是是否要继续保持和eu方面参与者的同盟都没太多关系,双方真心合作当然可以达到1+1大于2的程度,反正这次军团战的胜利者也不是必须只有一个,而且反抗军势力也会成为eu联合政体的一个部分。

    但若是eu方面的反参者想要翻脸,其实塞尔琉斯也没有太多忌惮,此时的布塔里亚就是日后的eu,这整片大陆可是反抗军的大本营,而在这个地区失败的布塔里亚也绝对不可能坐视eu的继续扩大,肯定会在别的地方限制和进攻eu,他们军团夹在中间当墙头草的滋味简直不要太好。

    可是,可是,可是原本一切的谋划在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布塔里亚第二圆桌骑士面前一切成空,布塔里亚之中竟然还有着如此强大到恐怖的人,一个人就改变了整个局势,就连他们这些参与者都没办法抗衡,这个叫做鲁鲁修的家伙果然不愧是任务名中所提到的人么,竟然还是这个世界中最强大的武力,这简直是扯了个蛋,一下子也让塞尔琉斯有些抓狂,也无语于血色骑士团竟然抱上了这么一个大腿,找到了这么一个队友。

    但联想到任务名,叛逆的鲁鲁修,塞尔琉斯也联想到了更多的东西,或者说血色骑士团真正加入到势力并不是布塔里亚,而其实是追随了这个第二圆桌骑士鲁鲁修之下,那接下来这个叛逆的鲁鲁修是不是又准备对布塔里亚做些什么?而且现在明明是敌人的身份,对方还竟然会愿意和他交流就好像有些说明问题了,这点当然值得塞尔琉斯的怀疑,不过除此之外塞尔琉斯也不是就真的完全相信萧然的身份。

    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一段时间,对于这个世界的武力等级塞尔琉斯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可以说强大到萧然这种程度的人除了参与者之外根本就不存在,而偏偏一个武力等级如此之低的世界之中出现了一个比参与者还要强大的人,这么想都会让人觉得有些可疑吧,到底是原住民还是哪个军团的大佬呢?

    可是塞尔琉斯在怎么怀疑塞尔琉斯也不敢将话问出来,说得简单一点就是担心自己万一真点破了萧然的身份导致萧然恼羞成怒一下子把自己的部下全部干掉,那绝对会变成一句话引发的尴尬惨案。

    定了定神,塞尔琉斯强行将自己脑子里那些暂时无关紧要的事情丢开,刻意的保持着轻松有好的语气说道:“只要鲁鲁修骑士愿意放过我的这些部下,那不管什么条件都好说,只要我能够满足的我代表反抗军一定尽量满足鲁鲁修骑士。”

    萧然现在确实对这个军团有些想法,之前他还没有这样的打算,但是在接触了这个军团之后对方的表现的确可以做到让萧然刮目相看的程度,不是说实力方面而仅仅只是针对谋划,至少在萧然看来对方的表现可比血色骑士团柯基那个二傻子出色太多了,但二傻子也有二傻子的好处,起码忽悠起来不费功夫。

    在对方赶过来的那一个小时时间里,萧然就想过了该怎么和对方谈条件,现在也就不需要思考和停顿的平静说道:“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带领你的反抗军彻底退出这场战争,第二,对我献出你们的忠诚,从今天开始成为我的手下。”

    “你可以选择拒绝,但你们所有人会永远的留在这里。”

    塞尔琉斯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仅仅一个人竟然就敢说出全灭他们所有人的话,但好笑之后就是沉重,因为他一旦选择拒绝对方手中的人质必然会被撕票,而且还会立刻和他们爆发出一场根本让他们没有准备的战斗,以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还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塞尔里斯绝不相信对方是傻子,所以对方就一定是拥有着能够这么说的底气。

    不自觉的,塞尔琉斯的声音也沉下了几分:“鲁鲁修骑士不觉得这样的要求有些不太合适么,这不就等于是以我部下的性命来威胁我彻底让出我们所有的地盘么。”

    “在这里将你们在这里全部击破,你们的地盘也会是我,我脚下的这些人全部死掉的话,反抗军也不会再有抵抗我们的能力,这不会影响到我想要的结果,至于eu,在你们的力量被彻底削弱之后继续和他们合作也无异于与虎谋皮,更何况我不确定你选择拒绝之后的下一秒,站在你身后的那些人最终还能剩下多少。”

    塞尔琉斯皱眉说道:“鲁鲁修骑士,你就真那么自信以一人的力量就能将我们这么多人全灭与此么?”

    “你可以试试看。”

    塞尔琉斯轻轻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那第二个选择又是什么意思,鲁鲁修骑士你的意思我想绝对不是让我们成为布塔里亚的走狗那么简单吧。”

    萧然淡淡说道:“就像我所说的那样,臣服于我,从今以后听从我的命令行动。”

    塞尔琉斯加重语气问道:“是臣服于鲁鲁修骑士你,而不是布塔里亚?”

    萧然反问:“难道作为一个势力之主,你的理解能力就只有这样的水平。”

    “呵呵。”塞尔琉斯忽然一笑:“鲁鲁修骑士你的两个要求可真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但如果我否认我对你手中人质的在乎,那也是睁眼说瞎话,否则我也不可能亲自过来这里,只是不管是哪个要求都太难以办到,这样的代价就算我个人同意但毕竟我代表的是一整个势力,以一些人质来决定一个势力的未来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若鲁鲁修骑士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有一个提议。”

    “说。”

    塞尔琉斯眯起了眼睛,说道:“我很认同鲁鲁修骑士刚才所说,如果把我们全灭于此那反抗军自然不再是布塔里亚的威胁,而鲁鲁修骑士你想要收服我们,我也想要看看鲁鲁修骑士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

    “不若我们两人之间打上一场,如果鲁鲁修骑士你胜得过在反抗军中最强的我,那就说明反抗军的确没有这个能力抗衡你鲁鲁修骑士,那么我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失败,加入到你这样的强者麾下也不无不可,但若是鲁鲁修骑士你不小心失败,那我也会像鲁鲁修骑士你所做的这样绝不伤害鲁鲁修骑士你,只要你退出你们所谓的十九区离开这片大陆。”

    塞尔琉斯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也没忘记给自己的下属发信让他们随时注意抓住机会救人,但于此同时也做好了和萧然交战的准备,而他提出的这个小小的提议其实也不那么单纯,可同样的也给予了一定的真诚和善意。

    萧然在塞尔琉斯的话音落下的同时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打算,现在这个情况对于谁都是一个二选一的抉择,塞尔琉斯也想要试试他的成分,胜利不用多说,而失败对方也说出了后果,而且塞尔琉斯还很有小聪明的利用这一个提议甩出了原本就没有选择的筹码重新的站在了和萧然平等的位置上,有想法有脑子而且还能克制自己的情绪,足够理智且善用自己的筹码,对比起柯基的话,还真把柯基甩出了不少。

    “可以。”

    虽然看出了对方小小的算计,但萧然也还是同意了下来,如果只是依靠人质的威胁当然不可能得到对方的诚心归顺,确实有必要让对方真正见识一下自己的力量。

    既然答应了对方,萧然也没在准备守着机体下方的那些破烂机体,而是主动的控制着魔神凯撒选择了某一个无人的方向飞去,完全不介意自己离开之后那些人质是否会被救走。

    魔神凯撒率先离开,塞尔琉斯看着在说出了两个字后果断离开的机体也是愣了一下,同样没有想到萧然竟然如此大气,沉吟一声之后便让人赶快将人救出来,自己也没打算要毁约的驾驶着自己的机体跟上了魔神凯撒离开的方向。

    至于为什么塞尔琉斯会不做任何防备的跟上,完全是因为萧然所选择的方向并非是朝着十九区那边,而是更远离十九区的方向,一个布塔里亚不可能进行任何埋伏的地方。

    飞出了好远,眼前只剩下一片沙漠的时候萧然便控制着机体停了下来,然后静静的等着塞尔琉斯的到来,根本没登上太久,塞尔琉斯所驾驶的机体就出现在了萧然的眼中。

    不再准备浪费时间,萧然直接控制着魔神凯撒再一次握紧了那把狰狞的大剑,遥遥朝着塞尔琉斯的机体方向一指,淡淡的说道:“不要在浪费时间了。”

    “正合我意。”塞尔琉斯回了一句,控制着机体双臂一振,两边手臂上的特殊部件就瞬间弹出了两把实体拳刃,闪烁着锋锐的光泽,更亮起了淡淡红光,机体后方同样爆出了一阵光芒,凝聚然后散逸的能量在身后又形成了一对兔同凤凰版的羽翼,更是掀起了阵阵的热浪扩散开来。

    “小心了。”随着塞尔琉斯的话音落下,这台萧然从未见过的自制机身体一个前倾翅膀煽动,浑身如同燃烧起了火焰一样瞬间冲向了魔神凯撒,机体外围的火焰和能量在加上那对翅膀,好似变成了一只不死鸟,就连天空都响起了一阵仿佛鸟鸣一样的声音。

    面对着对方的冲击,魔神凯撒身躯各处也同样喷射出了绿色的gn粒子,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礼让谦虚的时候,保留实力试探对方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真正要做的仅仅只是以最快的速度用最强的实力直接击败对方仅此而已。

    绿色的粒子在魔神凯撒身躯之上裹上了淡淡的一层,但更多的绿色粒子却是扩散开来散布在了整个天际,将已经逐渐亮起的天空也染上了一层梦幻的绿色,对方选择了冲击,萧然同样也选择了同样的方式,飞身向前身体连续保持了几次红色的光芒,带起长长的残影和塞尔琉斯的不死鸟碰撞到了一起。

    大剑和两把拳刃相撞,直接爆起了一阵阵的气浪扩散,地面的沙漠也因此而卷起了巨大的浪潮以碰撞为中心席卷而出,两台机体僵持在一起更在两机的中间炸开了无数绿色红色以及黄色的闪电,能量和能量,力量和力量的碰撞在这第一回合势均力敌。

    数秒的僵持之后两台机体同时选择了后退升空,然后又再次的碰撞到了一起,一次接着一次,碰撞然后分开,天空之中也都因此而爆出了一阵阵的轰鸣,一道道的闪电。

    短短数十秒的时间,两台机体就接连碰撞了不下于三十次,这个过程之中没有一个人作出任何小动作,完全是力量和力量之间的对抗,同时还有技巧之间的比拼,任何碰撞卸力转移调整的过程都是技巧的展现,你来我往没有一丁点退让可言。

    但接下来,魔神凯撒在又一次碰撞之后,忽然迸射出了极为耀眼的红光,双臂迸发出了一股巨大的能量直接带动起更为庞大的力量,双手握着的巨剑直接将那不死鸟给狠狠的打得倒飞而回,而萧然的声音也又一次在塞尔琉斯的耳边响起:

    “如果你只是这种水平,那么战斗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就已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