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大皇帝 > 第九百七十五章 凶地中人?
    强烈推荐:

    白明泽一入帐,快人快语,言闭作揖静候,言词之犀利却让刘恒暗暗抽凉气。-

    这白明泽,果然也很不简单!

    “你是纵横家的谋士?”刘恒被他说的心神微乱,暂时理不出头绪,索性话锋一转,问道。

    白明泽依旧垂首,“将军若有意,那我等自然知无不言,若将军无意,恕某不便告知。”

    刘恒哑然,似是白明泽这般滴水不漏,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却也越发领教了白明泽的厉害。相比大四,白明泽更直接,也更对症下药,这才像是优秀的说客。

    他一上来毫不废话,单说了两点,就比大四几度三番还要管用的多。第一点,刘恒若是只谋求合作,合作对象势必不会用力保他,反而很容易受到牵连,遭人攻奸而被调离十日城,就此众多心血一朝付水东流。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很可能发生的事情,一旦发生,对刘恒的谋划来说,不啻于一场大祸。

    第二点更是等若摊牌,若刘恒能接下这档子事,那么将获得他们乃至更多太子旧部的真心辅佐,若是依旧拒绝,那么不仅没有这种好事,他们也会就此和刘恒分道扬镳。

    这一点看上去并没有多少威胁,不过是失去了一个营长和一个军需卫官,离了他们只会有更多人踊跃谋求他们丢掉的位置,绝非不可或缺的存在。然而细细分析下来,刘恒如今处境怎么看都不大妙,他在军伍里能倚重的人和力量太薄弱了,就算祭出扩军妙招,他力量扩张的同时,别人的力量只会以不弱多少的速度一起扩张,实则无法让局势产生根本性的扭转。所以扩军之时,他掌握的力量越强,来日局面也就会越发向好。

    这个时候,一个营长和军需卫官,代表了军中至少十分之二的力量,放到哪里都称得上不容忽视。如果这力量能为他所用,甚至于更多力量充实过来,他日后大有可为。反之若是这两人撒手离去,不仅代表一部分刘恒计划中可以笼络过来的力量突然没了,更意味着我减敌增,怎么听都不像是好事。

    “看来你们是软硬兼施,都用上了。”刘恒沉声道。

    “将军明鉴。”白明泽淡然道:“这些傻子不甘心就此沉沦,想要重新派上用场,还能为太子做点事情,可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实在无法错过,所以不得不如此,还望将军理解。再者将军前路凶险,即便无法达成共识,只为这些年的交情,我也有心言明一二。”

    “那就多谢先生高义了。”

    不等白明泽挑眉说出什么,刘恒抢先道:“这毕竟不是小事,我若立刻回答你们,你们恐怕心里也不踏实,且容我考虑几日吧。”

    白明泽闻言作揖,“太子之争开启只剩九日,留给我们双方的时间都所剩不多,考虑到将军还有拒绝的可能,我们还要留下一些另谋他处的时间,所以将军尽可能在三日内给我等一个明确的答复为好,还请将军体谅。”

    他说得都在情在理,刘恒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遂点头道:“可以。”

    “那卑职二人告退了。”白明泽又作揖,不理会还想留下的大四,硬拉着他离开了。

    退出大帐,大四才一扯袖子,传音斥道:“你这么急着走作甚?”

    白明泽瞥他一眼,“该说的都说完了,留下干嘛?”

    “至少再多说两句呗,你不是也觉得这小子是个可以考虑的对象吗?”大四皱眉,“而且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话?明明是为他好,但你那口气连我听着都不舒服,哪是劝人的话?”

    白明泽撇撇嘴,“我很多时候,真不想跟你废话。”

    “你什么意思?”大四双目一立,瞪眼道:“姓白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是不是向来把我们当傻子?”

    白明泽并不回应,只自顾自向前想要快步离开,大四却硬扯住他,非逼他把话说清楚,他终是不胜其扰,狠狠一甩袖子,“有这个时间跟我较劲,你还不赶紧去召集其他人,若是因你联络不及而出了变故,他们可不会来怪我!”

    大四一怔,随即也顾不得纠缠他了,任由他一脸阴沉地去了,眉眼露出笑容,“你小子果然还是有点用的。”

    白明泽难得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大四要是还听不懂,那就怪不得白明泽把他们都当傻子看了。其实他向来很清楚白明泽虽然人不讨喜,本事却是毋庸置疑,既然他说可以去召集其他人了,说明这事十有**算是成了。哪怕大四一如既往,搞不懂白明泽为何这么笃定,可是长久以来的相处,让他习惯了相信白明泽。

    想到大事可期,饶是大四都压抑不住心怀火热,兴冲冲奔忙去了。

    “少爷,这是怎么回事?”待二人离开,大帐里何伯才问起。

    刘恒从思索中回神,和何伯简单讲了讲事情原委,听得何伯双目越睁越大,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听完以后,他深深吸了口气,像是努力平息那激动情绪,才开口问道:“那少爷又是怎么考虑的呢?”

    刘恒不由苦笑,“只能说这白明泽,的确厉害。”

    何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待清楚其中原委以后,他也能感受到白明泽有多么有本事。

    “少爷别怪我多嘴,要说这事真有可为之处。”何伯正色道:“咱们不去想什么至尊宝座,也该想想如今局势下,这简直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一旦成为竞争者,那么至少太子之争结束前,我们不必担心突然被人调离的隐患,二来更能正大光明扩充实力,哪怕少爷只是想应对圣争大劫,这也大有裨益。”

    刘恒点点头,何伯说的这些,也正是他在考虑的东西。

    拿起桌上定国古冠,他几度迟疑,还是收了起来,“让我再考虑考虑吧。”

    何伯张了张嘴,看过刘恒神色变化,终是识趣地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而逗弄着朝他欢快撒娇的小白胖,“那少爷自个儿琢磨着,我去弄点好东西给这小家伙。”

    “它如今可不缺好东西,那藏得严严实实的虚空戒指里,不知藏着多少宝贝呢。”刘恒闻言鄙夷,见小白胖朝他一脸怒容,又死死捂住了虚空戒指,不由撇撇嘴,“反正啊,今后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惯着它了。”

    “晓得了!”

    说是晓得了,可看着何伯边往外走,边已经在翻找随身乾坤钱袋和虚空戒指,刘恒就知道他根本没把自己说的话往心里去,再见到小白胖背着何伯朝他做鬼脸,不由哭笑不得。

    随后两天,刘恒过得十分繁忙而充实,除了日日坐镇军营,倒也抽空又见了五拨“商贾”。然而见得越多,失望越多,这些势力开出的条件,甚至还比不上最先赶来那五拨人,这让刘恒看上去,只剩下两个选择。

    要么和给出条件最好,原本还有些交情的白十四合作,要么就只能……戴上那顶古冠了。

    和白十四合作,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目前最佳的合作对象。可是一来,白十四本身不是善于之辈,了解得越多,刘恒对他就越不敢深信。二来白明泽那天一席话,终归在他心里种下了种子,他自忖如果遇到朝野倾轧的战争,以他和白十四合作的关系,白十四势必不会尽力保他,更有可能落井下石,保下刘恒来的同时,这十日城和万羽卫估计一样难逃白十四的手掌。

    白十四尚且如此,其他合作对象就更不用提了。

    “难道这谋求合作之事,真就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吗?”

    刘恒不由叹息,却也知道结症不在于别人,恰恰在于他自己。他实在不是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向来更信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而如今就是个大鱼吃小鱼的局势,他做不了吃其他小鱼的大鱼,可不就只能做被大鱼吞吃的小鱼?

    “只是,真要参与太子之争这漩涡吗?”

    对于此事,刘恒一直顾虑重重,毕竟收益大,风险同样很大,这让他久久难以下定决心。

    时间却不会因为谁的意志而停顿哪怕一瞬,第三天的月夜静静到来,白明泽和大四果然如约而至。

    “将军,其实你无论愿与不愿,只要身在其中,就注定无法回避。既然只能直面,那么与其随波逐流,哪里比得上自己主掌风浪?”不等刘恒开口,白明泽已经淡然道。

    “白先生说得对。”

    刘恒看向何伯、大四和白明泽,深吸一口气,“确实如先生所言一般,既然注定要面对,那就还是身迎风浪来的好。”

    这几天刘恒彻底想通了,无论是太子之争,还是那场圣争大劫,其实都是这个道理。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已经身在局中,哪怕只为了自保,也会逼着他不得不倾尽全力投入其中,才能力保他想守护的东西不至于被其他风浪吞没。

    横竖都是无从选择,那还有什么可想的?

    白明泽、大四和何伯闻言,俱是双目大亮,“将军(少爷)英明!”

    和白十四合作,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目前最佳的合作对象。可是一来,白十四本身不是善于之辈,了解得越多,刘恒对他就越不敢深信。二来白明泽那天一席话,终归在他心里种下了种子,他自忖如果遇到朝野倾轧的战争,以他和白十四合作的关系,白十四势必不会尽力保他,更有可能落井下石,保下刘恒来的同时,这十日城和万羽卫估计一样难逃白十四的手掌。

    白十四尚且如此,其他合作对象就更不用提了。

    “难道这谋求合作之事,真就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吗?”

    刘恒不由叹息,却也知道结症不在于别人,恰恰在于他自己。他实在不是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向来更信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而如今就是个大鱼吃小鱼的局势,他做不了吃其他小鱼的大鱼,可不就只能做被大鱼吞吃的小鱼?

    “只是,真要参与太子之争这漩涡吗?”

    对于此事,刘恒一直顾虑重重,毕竟收益大,风险同样很大,这让他久久难以下定决心。

    时间却不会因为谁的意志而停顿哪怕一瞬,第三天的月夜静静到来,白明泽和大四果然如约而至。

    “将军,其实你无论愿与不愿,只要身在其中,就注定无法回避。既然只能直面,那么与其随波逐流,哪里比得上自己主掌风浪?”不等刘恒开口,白明泽已经淡然道。

    “白先生说得对。”

    刘恒看向何伯、大四和白明泽,深吸一口气,“确实如先生所言一般,既然注定要面对,那就还是身迎风浪来的好。”

    这几天刘恒彻底想通了,无论是太子之争,还是那场圣争大劫,其实都是这个道理。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已经身在局中,哪怕只为了自保,也会逼着他不得不倾尽全力投入其中,才能力保他想守护的东西不至于被其他风浪吞没。

    横竖都是无从选择,那还有什么可想的?

    白明泽、大四和何伯闻言,俱是双目大亮,“将军(少爷)英明!”

    和白十四合作,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目前最佳的合作对象。可是一来,白十四本身不是善于之辈,了解得越多,刘恒对他就越不敢深信。二来白明泽那天一席话,终归在他心里种下了种子,他自忖如果遇到朝野倾轧的战争,以他和白十四合作的关系,白十四势必不会尽力保他,更有可能落井下石,保下刘恒来的同时,这十日城和万羽卫估计一样难逃白十四的手掌。

    白十四尚且如此,其他合作对象就更不用提了。

    “难道这谋求合作之事,真就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吗?”

    刘恒不由叹息,却也知道结症不在于别人,恰恰在于他自己。他实在不是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向来更信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而如今就是个大鱼吃小鱼的局势,他做不了吃其他小鱼的大鱼,可不就只能做被大鱼吞吃的小鱼?

    “只是,真要参与太子之争这漩涡吗?”

    对于此事,刘恒一直顾虑重重,毕竟收益大,风险同样很大,这让他久久难以下定决心。

    时间却不会因为谁的意志而停顿哪怕一瞬,第三天的月夜静静到来,白明泽和大四果然如约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