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超级鬼魂收容所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反袭白莲教计划!
    翌日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

    林觉睁开惺忪双眼,躺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感觉整个世界,十分的美妙。本文由 。520。 首发

    “黄飞鸿世界,一夜之眠,有点梦幻的感觉。”林觉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起床梳洗后,林觉来到楼下。

    “林公子,早啊。”梁宽正端着两屉包子,放在餐桌上。

    黄飞鸿和十三姨,也已经梳洗完毕,正在下楼。

    “黄兄,十三姨!早啊!”林觉打招呼道。

    黄飞鸿一手背后,神采飞扬,道:“林贤弟,早啊!”

    十三姨,也朝着林觉打了一声招呼。

    梁宽站在一旁,等候黄飞鸿三人落座后,才座下,道:“林公子,包子要趁热气!呵呵,师父,十三姨,你们也趁热吃!”

    清粥稀饭,三个包子!

    “黄兄,今日有何安排?”林觉问道。

    黄飞鸿道:“一会儿要去参加中西医交流会!”

    “师父,我上楼准备药箱!”梁宽匆匆上楼。

    十三姨走过来,道:“飞鸿,跟洋人在一起交流,要提防白莲教闹事。”

    “十三姨,放心好了,白莲教不会猖狂到,白天在洋人会馆闹事。”黄飞鸿安慰道。

    梁宽拿着行礼,从楼上走下来。

    “师父,药箱备好,可以出发了!”梁宽嬉皮笑脸的招牌动作和表情,人畜无害。

    林觉道:“黄兄,小弟闲来无事,不知道可否一同随行?”

    “林贤弟,你是学道之人,炼丹之术,让人敬佩。医道同源,飞鸿应该鞍前马后才是。”黄飞鸿客气道。

    “哈哈哈,黄兄,你还是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请吧!”林觉大步跨出,说不出的随性。

    佛山的街道,坑洼一片,铺地的青砖,一片有,一片狼藉崩裂。

    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生意人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林贤弟,你好像对周围的热闹景象,感到十分新奇?”黄飞鸿问道。

    林觉一笑,道:“黄兄,小弟久不再清国,对祖国的思念之情,非一朝一夕,可以倾诉。”

    “林公子,你说话,实在是太文邹邹了!”梁宽打趣道。

    黄飞鸿手中的折扇,在梁宽的脑袋上,轻敲一下:“阿宽,林贤弟寥寥数言,便能表现出对祖国的热爱。你不懂,就不要乱发言。”

    林觉一听黄飞鸿的话,满怀得意。

    他自然明白,先前的论调,肯定能得到黄飞鸿的赞同。

    黄飞鸿,不仅是一代大侠,更是民族英雄,爱国之情的拳拳之心,洋溢在一身正气上。

    自己那方世界的黄飞鸿,也是一代大侠。

    是岭南武术宗师及名医,南拳流派洪拳的名家,黄飞鸿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曾追随著名爱国将领刘永福在抗日保台战争中立下功勋。

    虽然他现在所处的电影世界,跟现实世界有出入,但黄飞鸿的爱国传奇,是不争事实。

    也正是因为,他林觉进入的是黄飞鸿电影世界。电影世界中的黄飞鸿,更具有自己世界人们,对一代大侠的强烈渲染特质。

    让一代大侠黄飞鸿,不仅武力上,更胜一筹,就算是医术,也是国医水准。

    “师父,我也没说林公子什么坏话吧。”梁宽委屈一声,道。

    就在此时,佛山镇的街道上,传来游行人群的高声呐喊:“支持全国应届举人公车上书!反对李鸿章向日本求和!反对马关条约!”

    “公车上书?李鸿章?马关条约?”林觉一连抓住三个关键点。

    对于苏大刚毕业的林觉来说,有关清朝这一时期的历史,他还是知道的。

    “林贤弟,我们走吧。”黄飞鸿声色平静道。

    对于街道上的游行示威,无动于衷。

    可是林觉看向黄飞鸿落寞的身影,和沉重的步伐,一瞬间读懂了对方的心情。

    “清*,黄飞鸿一介布衣,空有一身武力和医术,却是无法改变这个腐朽的国家。”林觉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下,同样感到十分无奈。

    凭借一人的能量,的确无法改变国家命运。

    不过来自后世的林觉知道,有一个人,正领着一群人,在艰难困苦,抛头颅洒热血中,一步步地完成着推翻清国,驱除鞑虏,光复河山的大任。

    “真是期待,一会儿在洋人医学会馆,见到民主革·命之父!”林觉的心情,再次激动起来。

    作为一个后世刚毕业,还未真正步入社会的大好青年,一个还未被社会大染缸腐朽灵魂的热血青年,林觉若是没有如此强烈的爱国精神,他身上也就不配流着炎黄血。

    洋人医学会馆,人很多。

    有洋人医生,有华夏中医。

    不过华夏中医,林觉来回打量,只有不到六个人。

    然其中一位,让林觉惊喜莫名。

    “林公子,你干嘛色迷迷地,盯着一个大男人看啊?”梁宽伸手,在林觉的眼前晃了几下。

    林觉将梁宽的手拨开,懒得理会对方,直接上前,朝着一位相貌堂堂,一身正气,手提药箱,穿着一身洋装的中年男子走去。

    “学生林觉,请问先生,可是孙·文孙先生?”林觉拱手相问,神态显得很是恭敬。

    并非他弱懦,并非他自谦,并非他世俗,而是他作为来自后世,享着太平山盛世人的身份,对眼前革命之父的真心感恩和尊敬。

    没有先辈们的抛头颅洒热血,根本就没有华夏儿女,后世的康平盛世。

    “鄙人正是孙·文!林先生,何故以学生相称?”孙·文神态平静,双目却是炯炯有神地盯着眼前的青年之人。

    而林觉,却是能够感受到,来自眼前革·命之父的警惕之意。

    林觉再行一礼,道:“孙先生,是林某唐突了!”

    他没有过多解释,毕竟他对孙·文没有恶意,就算是惊扰了对方,也只能心中抱歉了。

    其实林觉,已经开始警告自己,以后见到电影世界的历史名人,一定要镇定,不能再有冲动之举了。

    谁知道下一次,若是一句话没说对,会惹来什么样的大祸?

    毕竟他在电影世界中,又不是不死之身!

    “林贤弟,这位是?”黄飞鸿走过来,先是打量一番眼前的中年人,随即有对林觉询问道。

    林觉道:“黄兄,这位是小弟刚刚结识的孙·文,孙先生!孙先生,这位是佛山黄飞鸿!”

    “原来是黄师傅,失敬!”孙·文拱手道。

    同时,孙·文心中又将眼角余光,看向身侧的林公子,沉思道:“嗯,此人跟黄飞鸿是朋友,应该不是奸邪之辈!”

    孙·文知道黄飞鸿,是因为其在佛山,素有侠义仁礼之名。

    而且同洋人比武,替民族扬威,爱国之心,溢于身体力行。

    此人值得尊敬,便对黄飞鸿这般的民族英雄,十分敬佩。

    “孙先生,客气了!”黄飞鸿举手抱拳道。

    在黄飞鸿的眼中,眼前的孙先生,气宇非凡,看起来并非是一个普通人。

    “先生们,中西医交流马上开始,请各位落座吧!”一位穿着白大褂的洋人医生,朝着众人招呼道。

    林觉听到此处,心中警觉:“嗯,按照电影剧情,一会儿白莲教,必定会来偷袭,乱箭之下,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小命?算了,保命要紧,黄飞鸿,梁宽和孙先生命大,我就不进去了!”

    “林贤弟,你在等什么?”黄飞鸿突然叫道。

    林觉急忙应声,道:“黄兄,我拉肚子,你和孙先生先进去吧。”

    梁宽来了一句:“肯定是偷吃好东西,吃坏肚子了!”

    “就你话多!”黄飞鸿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梁宽。

    梁宽讪笑一声,跟着师父,走进了会馆中。

    林觉先去了一趟洗手间,来了一个欢畅淋漓的龙泉飞射,走出洗手间后,四下查看了一番,便走出医药馆,拿出一包香烟,朝着一位黄包车夫呼唤起来。

    “先生!”黄包车夫拉着黄包车,停在林觉面前。

    林觉道:“师傅,请你办一件事情,将这包香烟交给法国洋行的布鲁诺经理!你跟他说,中西医交流会的西医会馆,要出事,让他带人过来。拿着,这是你的跑路钱!”

    黄包车夫眼前一亮,没想到,只是跑个腿,居然能赚到三个银元。

    “先生,您放心好了,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将话带到!”黄包车夫一脸喜色道。

    林觉望着黄包车夫远去的背影,也不久留,顺便找了一个相对较安全的位置,隐藏了起来。

    他这一切安排,一方面是跟黄飞鸿世界的洋人暂时打好关系。

    前期想要在黄飞鸿世界发一笔财,就得跟洋人合作。

    毕竟清国人对科技产物,不仅不喜欢,而且还十分的憎恶。

    他只能跟洋人合作,赚上一笔钱。

    另一方面,佛山镇的白莲教,杀洋人憎恨洋人没错;不过,让林觉看不惯的是,白莲教用鬼神来蛊惑人心,在佛山烧伤抢掠,连学洋文的小孩子也不放过的令人发指的行为,让他十分憎恶。

    白莲教,完全就是借助替天行道的口号,牟取私利;让本就混乱腐朽的国家,变得更加千疮百孔;同时散布迷信,蛊惑人心,愚弄世人,也阻止科学文化的传播和人们思想的进步。

    至于白莲教杀洋人有没有民族功劳,根本不在林觉的考虑范围。

    反正在黄飞鸿电影世界中,白莲教是连黄飞鸿,也痛恨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