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超级鬼魂收容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遭遇海盗,郑氏一族后人!
    可是林觉自己又想差了一点,就是眼前的沈婉君,可是一位出自一个商贾家庭的女子,不仅人生的美貌,而且早就承担起了家中的一部分生意的事务。》乐>文》小说し

    只是沈婉君的模样生的如诗如画,给人的感觉只是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

    而且,自从大清国的大门让洋人打开后,如今的清国女子,尤其像是沈家这样的商贾门庭家庭,更容易接触到洋人,沈婉君的思想,也就不会是那种因循守旧的古代闺房中的女子思想了。

    就说沈婉君自己身旁的这位嫂子唐诗燕吧。

    不要看人家一副沈家少奶奶的恪守妇道身份,其实曾经还留过洋呢。

    只是毕竟是清国人,自从嫁给了沈家大公子沈少成后,这几年慢慢的也是习惯用清国人的言语和行为礼貌来接人待物。

    “如果林公子不嫌婉君姿色薄浅,婉君愿意嫁给林公子为妻为妾。”沈婉君说道这里,自己的脸颊已经不由自主地彻底绯红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这么多勇气,反正洋人不是都喜欢自由恋爱嘛。

    现在沈家不可能在国内发展了,到了美利坚后,她们一家人还得入乡随俗的生活,而且眼前的林公子,也的确很是优秀。

    每每想起先前在广州码头上,眼前林公子在她万念俱灰的时候挺身而出,犹如神魔一样地挡在她的眼前抵抗清兵时候的情景。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地牵挂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

    尤其是先前,当她见到眼前林公子和眼前这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克洛伊在舞池翩翩起舞时候的样子,她的一颗心时刻都在告诉着她。不能让眼前的男人从她的身边悄然的像是一个过客离开。

    克洛伊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因为眼前的清国女子,实在是太大胆了一点。

    不是都说,清国的女子很保守,婚姻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嘛。

    可是眼前的清国女子,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地颠覆了克洛伊心中对清国女子的认知。

    不要说是克洛伊了,就算是林觉自己。也没有想到眼前肤若凝脂,眉黛如画,静柔婉约的女子,会有这一刻说出这番比起二十一世纪有些女孩。还要大胆开放的表白的话来。

    而且眼前的沈婉君,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他表白的,这让林觉自己一时间,也没有勇气拒绝眼前的这位古代女子了。

    谁知道一个拒绝之后,眼前表面上如诗如画般娇柔,内心却是有着自己独立思想的女子,又会在下一刻做出什么样的悲剧事情来!

    林觉抬头望向眼前水一样眸子,脸颊绯红,又眼神直勾勾地带着期许神情望着他的沈婉君。刚想开口说话,突然一声炮响而起。

    守卫这艘客轮的洋人士兵,以及船上的水手。开始急冲冲的朝着甲板跑去。

    “文森特船长,发生了什么事情?”林觉站起身子,问道。

    文森特船长安抚道:“林先生,只是遇上了一群不知死活海盗,敢劫持我们美利坚的客轮。客轮上的船炮,会将可恶的海盗们击沉到大海中喂鱼去的。”

    “海盗!”林觉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黄飞鸿世界的这次客轮之旅,遇上海盗。

    按照从广.州珠江出发的时间计算。此刻的客轮应该刚刚进入太平洋不久。

    “啪啪……都不许动,举起手来!”就在此时,有两个穿着船员制服的人,突然开枪,在打伤两个文森特船长带着的两个船员后,又将枪口对准了林觉等人。

    文森特船长,成了重点照顾对象。

    接下来,两个看似乘客的海盗也卸去了伪装,直接拿起被打伤船员的枪,守住了船舱口。

    威胁着所有人,不准乱跑。

    “啊!”船舱中的客人们,吓得四处躲藏。

    而让林觉护在身后的沈婉君,唐诗燕,以及法国女人克洛伊三个女人的脸上,居然没有露出太多的很怕。

    因为她们三人,都见识过林觉的神奇功夫。

    似乎只要有眼前这个男人在,她们就不会感到害怕。

    “你们是怎么上船的?”文森特船长惊惧道。

    毕竟海盗上船,而且将他劫持,可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

    其中一个已经摘掉船员帽子,头绑头巾的海盗,用枪口指着文森特船长的脑袋,道:“少废话,快让你的船员停止开炮,不然要了你的老命。”

    “不可能,我是不会让船员停止开炮的。我是客轮的船长,我要保护所有乘客的安全。”文森特又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紧盯着眼前的海盗说道。

    海盗一个枪托,直接撞击在了文森特的脑袋上,砸出了鲜血来,然后一脸怒然道:“你既然想要保护你的乘客安全,我就成全你。啪!”

    又是一枪,一个洋人男子的大腿上,直接冒血了。

    “这是警告,快点让你们的人停止开炮!”海盗再次警告道。

    “不要杀人,我这就让他们停止开炮。你,快去让船员停止开炮!”文森特对着受伤的船员吩咐道。

    站在一旁的林觉就有点纳闷了,你说你一个海盗,直接开枪打死人威胁多好啊,居然只是仅仅用打伤人来威胁文森特,而且文森特也让威胁到了。

    可是林觉又怎么知道,这就是这群郑氏海盗对付洋人客轮的办法。若是直接杀人,一回两回可以劫船,三回四回杀人的名声出去了,谁还会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

    “我说这位海盗兄弟,抢船是不是要先弄清楚。船上都有些什么人吧。喂,你的枪口最好不要对准我,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林觉一脸玩味地说道。

    “就你……哼。信不信三爷我先要了你的命啊!”郑勇泉的脸上,同样也露出了玩味的笑意,手中的枪口,也对准了眼前的青年。

    郑勇泉同时惊奇的是,这艘客轮上,居然还有人不怕他这个做海盗的。

    突然,郑勇泉身旁的另一个海盗附耳。道:“三爷,这青年就是先前我给您说的那个会神功隔空取物的白莲教教主。”

    “神功!你就是白莲教教主?”郑勇泉先前藏匿在客轮上。根本没有看到林觉的大发神威。

    可是眼前的青年公子,是如此的年轻,居然就成了白莲教教主。

    “算你有见识!我只是希望我乘坐的客轮,不会有事情发生。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路是你们规矩的离开这里,我保你们活命,第二条路,就不用我说了吧。”林觉见这群海盗劫持的是洋人客轮,而且也没有见人就杀,也就对这群海盗,没有起杀心。

    要是这群海盗见人就杀,还是杀清国人的话,他早就出手结果了这四个海盗的性命。

    林觉也知道。这群乘客中,可能还有海盗的人。

    而乘客中的绝大多数是回国的洋人,林觉一眼扫过。站在船舱这里的有十二个是清国人。

    加上这四个清国海盗,除过林觉和沈婉君,以及唐诗燕在内,就只剩下5个请国人身份不明。

    而这五个人中,又是三男两女。

    三个男人,已经吓得哆哆嗦嗦。其中一个女的是中年妇女,也是吓得哆哆嗦嗦。唯一剩下的一个清国女人。年纪在二十三四岁左右,皮肤小麦色,可能是天生肤色,也可是海风吹的。

    女人是小麦色皮肤没错,可是生的很是俊俏,眼神中透着逼人的英气,虽是在和林觉对视一眼后很快地掩饰了过去,但还是难逃林觉这位先天境界武者敏锐眼神捕捉。

    “哈哈哈,白莲教教主,你说的话,未免也太不像是一位白莲教教主说的话吧。白莲教不是最恨洋人,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嘛。”郑勇泉声调又是一转,道:“哼!海盗就是海盗,白莲教又能如何,只是在陆地上逞逞威风,到了海上,我扔你白莲教弟子下海喂鱼。”

    “是吗?”林觉话音刚落,乾坤大挪移横渡虚空之下,直接出现在了海盗的眼前,然后又是三次的横空挪移,四个海盗手中的枪,全部出现在了林觉的手中。

    如此诡异的画面,不仅是四个海盗感到惊恐了,就连船舱乘客的表情,也变得愕然了起来。

    “你……”郑勇泉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然而下一刻,林觉直接手一伸,在郑勇泉震惊的目光下,他的二姐居然让对方施展了诡异的隔空取物,抓在了手中。

    “放开我二姐!”郑勇泉神色怒然地紧盯着眼前的白莲教教主。

    林觉玩味笑道:“放开,你们现在还有跟我讨价还价的权利嘛。”说着,林觉又将目光看向让他擒住脖子的海盗女子,说道:“原来这位小娘子,是这位海盗兄弟的二姐啊。小娘子一个女儿家家的,做什么海盗啊。不如到我白莲教来,给你一个护法当当,你看如何?”

    “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莫要在这里羞辱我郑玉英!”郑玉英眉目一凝,露出一脸的不屈之色,紧盯着眼前有着恐怖能力的男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世上竟有如此奇术神功的人。

    “原来是郑玉英姑娘啊。咦,我突然想起,台湾的民族英雄郑.成功的出身,也是海盗世家,难道是你们郑氏王朝让康熙在二百年前赶出了台.湾后,又从操就业了?”林觉其实也是来了兴致,突然脑洞大开的胡言乱语地编造故事讲的。

    可是接下来,让林觉大为吃惊的是,人家这女的,居然还真是郑氏一族的后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