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超级鬼魂收容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方宁雪,这也太不招逗了!
    嗡!

    倚天剑化作一道流光,直插朱雀石像的顶端,刹那间,朱雀石像红芒大作。

    “朱雀归位,敕令如山!”林觉手掐法诀,指挥着倚天剑,开始收聚朱雀之灵。

    唰!

    地脉中的朱雀之灵,虽没有产生灵识,但也是灵性之气,不愿消散在天地之间,便化作一道红芒之气,直接融入进了倚天剑中。

    林觉手一挥,倚天剑在法诀的掐动掌控之下,又冲着玄武石像而去。

    嗡!

    玄武石像土黄之芒大作,先是浮现出一只玄武神龟虚影,随即虚影凝聚,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了倚天剑中。

    如此这般,剩下的白虎之气,也被收聚进入了倚天剑中。

    “四象归位,命宿之法,封印!”

    嗡!

    湖底的水中,直接划开一道真空的空间,一道封灵法印,散发着灿灿的黄芒,在一阵的玄奥运转之下,烙印在了倚天剑上。

    倚天剑也在一阵的剧烈震响后,拥有灵性一般,像风一样,落入了林觉的手中。

    “四象白虎,风之属性,果然急速如风!”林觉手一挥,倚天剑没入无形的白光之门中,好似凭空消失在了湖底一般。

    林觉望了一眼阴城,也不再停留,随即朝着湖面上游去。

    哗啦!

    一道人影,冲出湖面的一刻,宛若龙出海一般。掀起了一阵水浪。

    啪嗒!

    林觉的脚尖轻盈地踏在湖面上,先是发出一声水响。然后整个人的身体。化作一道虚影,踩在水面上,冲着湖边飞去。

    “这从崖底到山上,得有百丈多高吧。”

    山谷的崖底,林觉望着高百丈的崖壁,想着如何上去。

    随即。林觉召唤出倚天剑。然后一剑挥出,一道白虎虚影,浮现眼前。

    唰!

    林觉轻身而起,身子缓缓落下。居然坐在了白虎虚影背上,然后举剑一指,“白虎之灵,助我飞跃百丈青山。”

    吼!

    白虎之灵,是凝聚千年之久的地脉之灵,拥有风之属性。

    林觉倚天剑所指,便是白虎之灵所向之处。

    速!

    一道青光白虎虚影,托着一个青年的身影,化作一道虚影。冲天而起。

    不过须臾时间,地脉之灵化作的白虎,便带着林觉飞跃到了山巅之上。

    随即,林觉轻身一跃,落在悬崖边上。

    吼!

    白虎之灵,化作一道青光,重新回归到了倚天剑中。

    “看来白虎之灵的千年地脉之气,流逝了不少,只是百丈距离,便有了虚弱之势。”林觉感叹道。

    若是他早些收服了四象之灵,也不会让白虎之灵的灵气流逝如此。

    望着山脚下的苍翠树木,林觉轻身而起,脚尖踩着树梢,朝着山下飞驰而去。

    不到盏茶的功夫,林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陈家的度假别墅前。

    让林觉感到差异的是,陈家的度假别墅,荒芜一人。

    而他先前停在陈家别墅前的跑车,还停放在陈家的别墅外。

    林觉神念感知之下,发现跑车并未让人做手脚,便打开了车门,坐上跑车后,朝着山下开去。

    当林觉开着跑车,回到家中的时候,发现韩颖并未在家。

    随后林觉下楼去按徐媛家的门铃,也是没有人开门。

    “都没有在家,难道只是恰巧都不在?”林觉喃喃自语道。

    其实林觉是怕韩颖出事,才来找的徐媛。

    至于徐媛,毕竟是苏市徐家的人,估计陈家也不会做出惹怒徐家,而绑架徐媛用来要挟他的蠢事来。

    更何况,好像他也只是认识徐媛,以及其余女孩子,陈家也不会傻到以为,就这样可以用这些跟他只是普通朋友关系的女孩子,能够威胁到他。

    至于韩颖,毕竟对方是他救治好的,若是陈家想要用韩颖来要挟他,倒是有点可能,因为在陈家的思维逻辑中,肯定以为他跟韩颖住在一起,之间会有所关系。

    当然,林觉自然明白,韩颖虽然跟他没有多大关系,但毕竟算是相识一场,同住一个屋檐下,每次回来照顾他的饮食,给他做家常菜肴吃,于情于理,担忧一下对方的安危,自是应该的。毕竟他不愿意见到他身边的朋友,因为自己受到牵连。

    “嗯!这个陈家,必须尽快斩草除根,竟然害的我好不容易清闲下来的时间,还要担心陈家的势力暗中对付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林觉一想到这里,对陈家的恨意,直线飙升。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陈家,打扰他在自己世界的正常安宁生活。

    本来一个人刚刚在电影世界,经历了一场腥风血雨,想要回归自己的世界,跟亲人朋友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然后他可以开着跑车到处跑骚,再满足自己以前diao丝时候跟校园同宿舍舍友郝超、卢明晨、王明波,三贱客哥们吹嘘时候的愿望,购置一艘豪华游艇,叫上一群各国极品美女,来一个海上“啪啪啪”盛宴。

    记得以前在校园生活的时候,他们四个人在宿舍睡觉前,不是讨论女人,就是吹牛.逼,吹自己以后有钱,怎么怎么样,各种幻想,各种欲.望,全被释放了出来,反正幻想不要钱,吹牛.逼又不会死人。

    当然了,在他们宿舍四人中,就属郝超一人是超级富二代,不过郝超为人虽然不够低调,但是绝对不是嚣张跋扈类型,跟他们宿舍三个人,相处的也是十分融洽,没事就会带着他们三人去高档私人会所玩。

    不过林觉自己那时候。是很少一起出去玩的,偶尔会和宿舍三人一起出去玩。

    因为林觉那时候。一直在勤工俭学。累得跟死狗一样,哪里有时间玩乐。

    总的来说,大学四年的时光,匆匆而过,留下的美好回忆,总会划过心间。

    林觉的脑海中。想着这些曾经的大学生活。一张越来越俊朗非凡脸庞上,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这时候,林觉已经再次回到了家中的客厅,然后给妹妹打了一电话。问候了一声平安,随即又在妹妹林思思的要求下,急忙保证抽时间回家,给所有的孤儿院的孩子们,以及他可爱的妹妹,买好多大城市里面的礼物,便挂断了电话。

    这七天一直没有好好休息的林觉,终于感到了疲乏,躺在沙发上没多久。电视还开着,人便睡着了。

    等林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咦,韩颖还没有回来?”正在林觉惊疑不定的时候,突然房门声响起。

    原来是韩颖回来了!

    跟在韩颖身后的,是方宁雪和徐媛两人。

    “呀,林觉哥哥,你终于出现了。哇哈哈哈,看招,我打你这个骗子,我打你这个大坏蛋,我打你这个不讲信用的无耻小人……”方宁雪见面之后,先是一阵大喜,随即便将疯狂购物一天的购物袋朝着一旁一扔,然后对着林觉,便是一阵的粉拳挥出。

    林觉就郁闷了,开口制止道:“停停停,你这个疯丫头,我是怎么惹到你了?”

    徐媛和韩颖站在一旁,笑而不语,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方宁雪双手在腰间一插,一副趾高气扬,道:“哼哼,你还说呢,上次我过生日,答应的好好的要去给人家过生日的,最后却害的人家那天晚上没见到你来,气的哭了一个晚上。”

    “啊,呵呵,宁雪,你看这个,我当时实在是有事走不开,所以才会在你过生日的时候没有去成。当然,你的生日,我当时是深深地记在心中的,当时的生日礼物也都已经准备好了。”林觉也不傻,直接变着法的将功赎罪,忽悠起了方宁雪。

    其实他是把方宁雪过生日的事情,给彻底忘得一干二净了。

    “真哒!”方宁雪露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声音中却透着喜悦。

    林觉对于方宁雪的表现,狠狠地吐槽了起来,“你既然怀疑,还为什么要做出一副喜上眉梢的模样?看来女孩子的心,你永远猜不透啊。”

    “真的,比真金还真!”林觉用力地点头,回应道。

    方宁雪调皮的一伸手道:“拿来吧。”

    “拿什么呀?”林觉见跟方宁雪聊天,挺愉悦的,便有心思逗闹了起来。

    “大坏蛋,明知故问,我看你根本就是真的忘记了人家的生日。哼哼,人家不理你了!”

    方宁雪一听林觉的话,似乎都气的耳朵竖起来冒烟了,接着就是鼓起洁白如玉的小脸蛋,哼哼地吹动了两下,然后闪烁着水灵的眸子,朝着林觉就是在空中挥舞了两下粉拳,然后露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接着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好似生起了闷气。

    “呃,这也太不招逗了吧。”林觉见方宁雪生气,望着眼前的徐媛和韩颖,表情很是无辜地说道。

    许愿和韩颖相视一眼后,也是各自非常默契地,露出了一副跟林觉一样无辜的表情,然后露出了会心的笑意,反正自始至终,都没有跟林觉搭话。

    林觉见徐媛和韩颖走到一旁,各自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摆弄起来今天诳街买的衣服,鞋子等等商品,自己便悻悻然地坐在了方宁雪的身旁,然后用手指点动了一下方宁雪的小脑袋,但对方依旧是一副生气的小模样,根本不理他。

    “哎呀,你还真生气了呀。看我六脉神剑,点点点……”林觉有心逗着方宁雪玩,也知道这丫头不是真的生气,便继续逗闹了起来。

    反正好久没有如此轻松的闹完了,林觉也是一时兴起。

    “哼哼,你不要再点我可爱的脑袋了,人家再被你这样子一直点下去,就快变成脑残了,你就不能点其他地方呀。”方宁雪终于开口说话了,对于眼前林觉的表现,内心其实也是一喜。

    突然觉得,原来自己一直认为的一本正经的闷骚型男人,也是蛮好玩的嘛。

    呃,林觉是不知道方宁雪心中的真实想法,不然非得大喊一声,“哥不是闷.骚男……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