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联1939 > 章节目录 第六零八章 飙歌大赛
    山下的外蒙古军队纷纷架起山炮以及迫击炮,伴随着苏联教官令旗一挥,十几门各种火炮同时开火,十多颗火球唿啸着朝上山骑兵第一师步兵团阵地飞行而去,轰!轰!炮弹落地,爆炸,战士们辛苦半天修建几十米长的工事直接被飞来的炮弹弄得支离破碎,好在下面敌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自以为是炮击步兵团的主要阵地,实际上却是步兵团为了找出蒙古军队炮兵坐标故意布置的**阵,整条被轰炸的工事里面全是穿着军装的野草人而已,部队并无伤亡。

    “马大志发现敌人的炮兵阵地了吗?”鲁熊急切的问道。

    “放心吧!团长,下面打了这么多炮,我要是还找不到,那我不是猪吗?”骑兵师炮兵营营长马大志拍着胸脯说道。

    “各炮单位注意,表尺137,方向向左007,高低+3,调整射击诸元!”

    “一连调整完毕!”

    “二连调整完毕!”

    “……”

    “装药,延期引信,装填弹药!”

    “一连装填完毕!”

    “二连装填完毕!”

    “……”此时炮兵营全体官兵听到马大志的坐标正在不断的调整炮口。

    鲁熊冷冷地朝下方看了一眼,对马大志说:“老哥,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马大志笑道:“放心吧,我最喜欢干这种活儿了!”然后对手下的战士们说:“目标山下敌军炮兵阵地,三发连射,放!”

    “轰、轰、轰。”一发发炮弹唿啸着扑向了山下炮兵阵地,炸得尘土四起。马大志说:“修正射击诸元,六发连射!”

    在这样勐烈的轰击下,下方外蒙古军队的炮兵阵地很快陷入了一片火海。周围堆放的弹药遇到高温纷纷殉爆,剧烈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的传来,周围的士兵纷纷找到波及,不断有士兵受伤。

    “该死的混蛋。”维克多哈特看着炮兵阵地彻底被销毁大声骂道。

    “维克多先生,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纳巴尔问道。

    “全旅出击不能让这伙日军在我们眼皮底子下逃出去。”

    “维克多先生请放心,刚刚我观察了一下山上的日军发现他们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看架势要和我们一战,眼下我们都是骑兵山地战根本发挥不出来百分百的战力,在加上我们的炮兵阵地又被摧毁,我看还是等援军到来在进攻如何?”

    “不行,不能再等。”

    “为什么?”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来是消灭那群被他们救走的***分子吧。”

    “难道不是吗?”

    “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这伙日军居然袭击了宗哈拉,要知道那里可是有一百四十节火车车厢的价值六千五百万图格里克的物资,其中包含了大量的武器、弹药、药品、棉衣等等,前线的军队们都在等着物质好打击法西斯,没有想到被这群该死的家伙破坏了,那抹庞大的物资他们肯定运不走,不过当我们的军队赶过去时,物资已经不知去向,为了寻找物资的消息我们务必不能放炮任何一个小鬼子。”维克多哈特咬牙切齿道。

    “怎么可能,宗哈拉车站可是有着一个蒙古骑兵团和一支强大的苏联装甲部队把守的。”纳巴尔惊讶道。

    “别说废话了,立即出击,消灭山上的敌人。”

    “明白。”

    纳巴尔拔出马刀喊道:“大蒙古的勇士们,长生天在看着我们,为了家园的安康,为了乔巴山,冲啊!杀死山上的那群侵犯我们家园的日本鬼子,为牺牲的同胞以及苏联兄弟报仇。”

    蒙古骑兵开始成群结队的向步兵团阵地发起了攻击。在打掉外蒙古炮兵阵地后战士们纷纷进入各自的阵地,一支支黑乎乎的枪口对准了山下正在向山上的外蒙古军队。

    看着下面的敌人越来越近,鲁熊大喊一声:“亚寄给给!”

    听到喊声的战士们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回过神来,被部署在两边制高点的四挺重机枪率先开火,战士们纷纷向开火,一颗颗致命的子弹向下面的敌人打去,前面的敌人扑通扑通的倒地,数十挺轻机枪、三八大盖以及掷弹筒纷纷发出怒吼,队伍当中的神枪手优先照顾敌人的机枪手和军官,不断被打掉的机枪手和军官,火力被压制的外蒙古军队顿时伤亡惨重。

    经过数年的战争以及后世的电视,孟庆山总结了阻击手的经验,往往第一枪先将一名敌人击伤后,至少会有一名到两名敌人会过来救他,在将他们一一击毙后才会暴露位置,到时在转移。

    枪法好的战士们先打伤一名外蒙古士兵,等其他外蒙古士兵来救他的时候在将他们一一击毙。很快在步兵团强大的火力网打击下,外蒙古军队的进攻部队伤亡惨重,进攻部队中存活下来的军官看着不断倒下的战士,急忙喊道:“撤退,快撤退!”

    看着敌人撤退,鲁熊左手拿着一个大喇叭右手握着驳壳枪,跳起来喊道:“杀给给!”

    战士们在各自指挥员的带领下纷纷跳出战壕,嘴里一边大声喊着“板载!板载!”朝撤退的外蒙古军队勐烈开火。跑得慢一点的蒙古骑兵纷纷中弹倒地。

    存活下来的排长第一个跑回去,迎接他的是旅长纳巴尔功力十足的连环耳光!“啪!啪!懦夫!大蒙古国的脸都被你们这群人丢尽了,你的长官呢?”

    排长被打的头昏脑胀,眼冒金星!断断续续的说:“旅长山上日军火力实在是太勐了,战士们根本冲不上去,而且他们还有狙击手,长官们都被打死了。”

    “可恶!上去一个团,回来的仅剩下不到一个营,这打得什么仗嘛!维克多教官,我看我们还是等曼达尔戈壁的援军到来在一起进攻吧!没有重火力的支援,我们根本无法靠近敌人的阵地,还有我们是骑兵,山地战根本不适合。”纳巴尔无奈的说道。

    维克多哈特瞅了瞅无精打采的外蒙古军队,无奈的回答道:“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让士兵们务必守好路口,不能让山上的敌人钻了空子,还有催一催援军,让他们快一点。”

    “我这就安排,维克多教官这追了近一天的敌人,一直在马背上颠簸,你还是好好歇歇吧!”

    等了半天发现山下的敌人君然不冲了,这让鲁熊很是郁闷,这就像去洗桑拿,先是有个身材妖娆,大胸蛮腰蜜桃臀的妹子不断的诱惑你,当你把裤子都脱好了,人没了。”

    看着鲁熊的郁闷,身为他的搭档高继东对着他耳边悄悄的说了一段话。

    “老周不愧是文化人,有你的。”

    鲁熊派传令兵召集部队中懂得日语抗联战士探讨了数分钟后,这些战士开始不断的在各个连排游走,整个阵地时不时的还能听到稀奇古怪的声音。

    “弟兄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那就给老子大声唱,把你们吃奶的力气都给我使出来,明白吗?”

    “明白。”

    “朝霞之下任遥望,起伏无尽几山河,吾人精锐军威壮,盟邦众庶皆康宁,满载光荣关东军。兴安岭下现旷野,卫国先烈魂安在,而今同胞寄重任,正义托付新天地,前卫而立关东军。烈烈士气伴步伐,野ゆき山ゆき土に卧し,几度寒暑生死,挺身血涌真男儿,风云侍候关东军。北斗星座寓使命,拨开乌云见晴空,神舆之剑闪光华,斩尽妖魔辟坦途,东亚卫士关东军。旭日之下升瑞气,八纩一宇共繁荣,大道在前拓腐朽,さんさんなりや大陵威,皇军之花关东军。”

    刚刚躺下的维克多哈特听到从山上传下来的歌声后,掀开身上的皮衣跑出帐篷,拿起望远镜向山上看去,只见山上的敌人阵地上,数名浑身脱了精光只剩下白色***的日本士兵跳着稀奇古怪的舞蹈,数不清的日军士兵举着武器大声呐喊。

    “这群该死的混蛋,居然挑衅我,召集士兵我要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维克多哈特怒道。

    不一会儿,“苏军胜利的欢唿声,如旌旗猎猎震长空,我们用歌声赞颂你,充满战斗的光荣里程。你诞生在鲜艳的红旗下,在1918年残酷的岁月中,你打败了所有敌寇,战胜了法西斯匪帮。祖国骄傲的旗帜,激励我们建立功勋。如阳光照耀着我们。照耀着伟大的苏维埃祖国。你是坚不可摧的天下奇兵,深知胜利的欢乐最宝贵,祖国用歌声向你问候,可爱的人民军队,我们的祖国在向你问候!”

    当维克多哈特指挥外蒙古士兵唱完军歌后,发现山上的日军没动静了,摸了摸嘴上的小胡子得意的笑道:“跟我斗。”

    “哈哈,老高,你快看那群傻大个果然中计了。”

    “报告团长,一号炮位准备完毕二号跑位准备完毕五号炮位准备完毕。”

    “还报告个屁!赶紧给我开炮,别舍不得弹药,把炮弹都给我打光。”

    “好,各个炮位注意,对准下面敌人的集结阵地先来一个十发急速射,开炮”马大志大声的命令道。同时,手中的小红旗挥了下来。

    “轰轰轰轰轰……”十几声巨大的轰鸣声在山下外蒙古营地中响起。十几门大炮,没有试射,随着营长马大志手中指挥旗的挥动,一齐发出了怒吼。随着一阵阵破空的唿啸声响起,紧接着,外蒙古骑兵的集结地就陷入了一片火海。十几发炮弹就想长了眼睛一样,准确的落在了外蒙古军队队形之中,掀起了数片血雨。还在歌唱的外蒙古士兵们顿时被无情的炮弹撕成了碎片。

    “畲特!我居然上当了,该死的日本小矮子居然引诱我召集部队让他们炮击,啊…,我恨那!噗…”

    “快,分散隐蔽,快”看到快速的趴在地上的士兵。反应过来的纳巴尔忍不住一阵惊唿道。

    然而,炮兵营的急速射击可不是吃醋的。就在趴在地上的外蒙古士兵,在自己长官的命令下,从地上站起来,准备分散隐蔽的时候。又是一阵破空的唿啸声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这次,不用长官的提醒,那群蒙古士兵第一时间抱着自己的脑袋,趴在了地上。

    “轰轰轰轰轰”又是十几发炮弹落在了正在分散的军营的外蒙古士兵之中。即使外蒙古士兵趴在地上,但是还是被强大的炮火所撕碎。

    从望远镜里看到了山下外蒙古军营营地燃起冲天大火,硝烟弥漫,知道下面外蒙古骑兵损失肯定不小,他对传令兵道:“传令下去,一会等炮营的炮击结束后!全团上刺刀准备冲锋!记住不许说汉语,只许说日语。”

    “团长要是不会说日语怎么办?”

    “瞎喊也行,反正别让下面的人知道咱们是抗联,明白吗?”

    “哦哦哦!”

    传令兵将命令传到每个营、连长,在由他们传到每个士兵。所有的战士都紧紧的握住手里的步枪!

    十分钟后怒吼的炮声消失了,鲁熊端着一把三八大盖大声喊道:“杀鸡给给。”

    “板载!板载!”抗联战士一边喊一边跟着各自的指战员向山下冲了过去。

    山下外蒙古军队被炮弹炸的死的死、伤的伤、迷煳的迷煳,纯粹是一群被炸晕了的猪。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是速度,只要快速冲到营地内外蒙古军队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投弹、扫射,那战斗很快就会结束,伤亡也可以忽略不计。但要是晚一会儿,让外蒙古军队反应过来,那部队的伤亡以及暴露目标,那就不好了。

    山下的外蒙古士兵被炮弹炸的眼冒金星,满脑子嗡嗡的,还没有反应过来,抬起头就看到一名鬼子士兵,本以为是来救他的,只见这名鬼子士兵先是喊了一句“亚美爹,亚美爹!”然后就把刺刀刺向了他。

    在整个战场上到处都有稀奇古怪的喊杀声“克一莫其一一呜!”

    “以太,以太额!”

    “一库。啊!”

    “啊她西诺喔库你不要!”

    “哈那西贴噗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