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无上神王 > 第三千八百四十一章追杀者
    一众殷家的护卫,听到哀嚎声,都猛地从长袍里伸出双手,或者拔出利刃弯刀!

    这个声音,他们很熟悉。

    是殷古的声音。

    但同时,又很陌生。

    因为他们从未听过殷家最“霸道”的殷古发出过哀嚎!

    这些护卫不管不顾,甚至完全忘记了这里是意义世界的秩序圣地,冲向大殿!

    但是,所有人最前面的殷家老总管,忽然伸出手拦住了他们,并低声道“不要放肆!”

    这些护卫都很紧张“可是,总管大人,少主”

    “这里是意义之体,就凭你们这些巅峰生灵的力量,能够打开大门么?我都做不到,意义之体不让你进去,你是进不去的,大门内外,是两个世界。少主知道他踏入其中要面临的是什么,他比我们都清楚,收起兵器!”

    一众护卫犹豫着,但还是将兵器收起。

    然后紧张的看着大门。

    这些人中,那位老总管,论辈分,殷古都要称呼他一声叔叔,他曾经只是殷古祖父在附属宇宙收留的一个孤儿,殷古的祖父将他视为亲儿子一般抚养,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虽然他被赐姓殷,但他并不是殷家人,所以他将殷古的祖父视为主子,多过视为父亲,虽然在名义上,殷古的父亲和其兄弟也都将这位老总管视为兄弟,可这位老总管一直都以奴仆自居。

    等殷古的祖父寿终正寝,老总管便开始侍奉殷古的父亲,克忠职守,从未做错过任何事。

    他在殷家的地位,相当高。

    不朽战争期间,殷古的父亲用了很大的力气,给他争取了道主的身份。

    十几亿年前,殷古的父亲决定闭关之前,又耗费了大量的资源和物力,让他踏入了不朽。

    现如今,他是小不朽第一阶梯。

    殷古的父亲闭关潜修,已经不问世事,他就开始服侍殷家新一代的家主,也就是殷古的兄长。

    他很少提及自己道主的身份,永远都自称“殷家三代老奴”。

    论忠诚,殷家家仆当中可能没有人比他更忠诚了。

    不久之前,殷古终于度过了“刑期”,被法恩支柱给予了自由,随即殷古便毫不犹豫的开始动用各种力量,寻找孟凡的下落。

    殷古太骄傲,他一生,罕有败绩,他心中,也有许多不服,尤其是不服他的兄长为何能够替代他成为家主,更获得了家族的大量资源。

    其实这不是殷古个人的问题,在殷家内部,也有许多人认为,殷古比他的兄长更适合担任家主。

    他与他的兄长,性情完全不同。

    他的兄长性情温和,谨慎小心,甚至有的时候,显得儿女情长。

    殷古则霸气外露,威望颇高,而且这么多年来,殷古的兄长一直都镇守家族,倒是殷古,一直在外面任职,做过许多事,也为意义世界立下过许多功劳,抛头露面,知道殷古的人更多。

    可最后,家主的位置还是落到了殷古的兄长身上。

    明白殷古父亲心思的人,很少,老总管算一个。

    虽然在方方面面,殷古似乎都比他的兄长更优秀,同样的资源如果堆积到殷古的身上,殷古今日的境界与成就,绝不会比他的兄长低。

    可是相比之下,殷古又有一些地方,完全不如他的兄长。

    殷古很独,他的眼里能看到的,更多的是自己,还有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前途,包括自己的耻辱,自己的悔恨。

    因为这些,殷古往往很情绪化。

    但他的兄长,看的更多的是家族。

    谨慎小心,也从不会因为个人的喜好而影响家族的命运。

    哪怕殷古处处不服他的兄长,可是在殷古出来之后,他的兄长仍然语重心长的与老总管嘱咐了一些事,并让老总管来协助殷古。

    这才是家主该有的气度。

    除了老总管,这些护卫,都是殷家培养的死士。

    所有大家族,都有培养死士的习惯,但是他们培养的人,都有所不同,比如罗家喜欢豢养狗众,蚩家喜欢招揽名仕,收留一些落魄贵族,殷家的死士,都是从各个附属宇宙招揽来的。

    这些人出身并不高,但是殷家在招揽他们的时候,都会精挑细选,首当其冲的是忠诚,其次是出身和性情,殷家对于死士的要求,是“正直”,这个正直并不是说他们为人正派,而是要求他们不要有任何深沉的心思,所有的情绪、性情、喜好、心思,都要放在表面上,这就是正,这就是直,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和复杂的心机。

    这些人都是很年轻就被招揽的,有的人加入殷家的时候,还不到百岁,然后殷家会训练他们,培养他们,教育他们,当他们达到了足够优秀的程度,殷家就会把大量的资源投入在他们身上。

    殷家培养的,是真正的战士。

    这些人对殷家,也绝对的忠诚。

    蚩家养了很多清高自傲的门客,罗家养了许多阴沉狠辣的狗众,殷家养了数不清的忠诚的战士。

    能看出,他们很焦急。

    因为大殿内的哀嚎一直没有停息。

    他们和老总管不同,并不是被殷家家主派来的,他们是很小就跟随殷古的家仆,有很多人,都是殷古一手教育出来的。

    其中一个,似乎终于忍不住,猛的踏前,就要冲击大门。

    但是被老总管一掌拍昏。

    这一下子,其他护卫也都安定了一些,但他们的表情仍然是慌张的。

    十几个呼吸过后。

    哀嚎声,渐渐低了。

    然后消失了。

    接着,是上百个呼吸的安静。

    一众护卫互相对视了几眼。

    再十几个呼吸过去。

    意义之体大殿的厚重大门,缓缓打开。

    大殿内,漆黑一片。

    殷古的身影在其中浮现,能看出,殷古是跪在地上的。

    然后,殷古缓缓站了起来。

    一步步走出大殿。

    他的步伐有些踉跄。

    当他完全走出大殿,所有人都愣住了。

    殷古的身上,有许多伤痕。

    这些伤痕显然是外力造成的,穿过了殷古的甲胄,那些甲胄都被贯穿。

    伤痕很深,但愈合的很快。

    没有几个呼吸,这些伤痕就完全恢复了,但是,却留下了一道又一道金色的疤痕。

    殷古静静的看着老总管。

    他的右手,抓着一把纯银色的双刃弯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