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万古神帝 > 第2364章 二阎之争
    密密麻麻的符纹,随着阎折仙的声音响起,渐渐消散。

    “哧!”

    鬼煞形态的七座雪峰,消融气化。

    张若尘体内,爆发出星辰一般的光芒,控制真理界形的力量,冲击万里冰川幻阵。

    幻景消散,显现出铜庙外,真实的景象。

    昏暗的夜幕,冰冷的雨,三百八十四层的青铜阶梯,还有紊乱的战斗波动。

    “杀!”

    “嘭嘭。”

    “轰隆!”

    ……

    杀声、攻伐声、圣气碰撞声,交织在一起。

    铜庙外,阎罗族的大圣,无数双眼睛盯在张若尘身上,似要吃掉他一般。

    竟敢亵渎尊贵的折仙大人,这是死罪。

    “张若尘,我劝你立即放了折仙大人,否则阎罗族的修士,必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一位大圣符师,气怒得双眼赤红。

    “折仙大人是我阎罗一族的明珠,神圣不可侵犯。”

    “张若尘,你妄为血绝战神之外孙,没有大丈夫气概,只能算是一个阴险低劣的宵小。”

    ……

    …………

    阎罗族的大圣虽然怒火冲天,却没有一个敢出手,只得破口大骂。

    先不说,没有符纹和阵法的加持,他们根本不是张若尘的对手。万一将张若尘这个丧心病狂的匪类激怒,真的杀了折仙大人,他们谁付得起责任?

    “说够了没有?说够了,立即闪开,我不想杀你们,别让我手上徒增鲜血。”张若尘极为冷漠,一只手扣住阎折仙的玉颈,将她压在怀中。

    另一手的掌心,浮现出一缕缕白色的净灭神火。

    “哗——”

    魔音那曼妙动人的身姿,从张若尘头顶上方的一道虫洞空间镜面中飞出,落到铜庙外。

    双手化为数十道雷火藤蔓,疾速蔓延出去,缠住二十一位大圣符师。藤蔓上的雷电和净灭神火,顷刻间,将二十一位大圣符师,炼化得失去战力。

    她将二十一位大圣符师,拖到身旁,悬浮在身体四周。

    有的藤蔓,缠住脖颈;有的藤蔓,缠住腰部;有的藤蔓,刺入胸口。

    并不是说二十一位大圣符师,真的如此不堪,主要是因为,他们不擅长近身战斗,遭到魔音的突然袭击,自然是毫无反抗之力。

    况且,魔音如今的战力,比很多千问境大圣都要强大。

    又岂是,他们这些绝大多数还停留在不朽境的符师,可以比拟?

    “全是新鲜美味的大圣,好想都吃掉。”

    魔音面露妩媚妖娆的笑容,盯着被制住的一位位大圣符师。

    “妖女,你是在找死。”

    剩下的大圣符师,联合在一起,迅速画出一道大符。

    密密麻麻的符箓铭纹,交织成一只高达数十丈的岐兽,释放出阴寒的死亡光芒,气息霸道,目光凶厉。

    “我要杀他们,只在一念之间,你们最好不要逼我。”魔音轻轻舔了舔红唇,笑道。

    阎罗族的数十位大圣符师,顿时,举棋不定。

    阎折仙哪里想到,由觋率领的近两百位大圣,竟然挡不住,不死血族的五个百枷境大圆满大圣,让食圣花闯到了此处。

    若是阎罗族大圣,布置了防御结界,食圣花绝对打不开空间虫洞镜面。

    青铜阶梯下方。

    刀狱皇以一己之力,将两只九命血鸦和觋牵制住,展现出百枷境顶尖级的战斗力。每一刀,似乎都能断山河,斩星辰。

    风后很清楚,诸神必定在关注这一战,所以拼尽全力,展现出了命运神女候选人的真正实力。

    她的身后,命运之门绽放出璀璨的光华,每一缕光,都是一道命运规则,将阎罗族诸位大圣的修为压制。

    与此同时,她手持一根三尺长的白色羽毛。

    羽毛挥动,掀起清风。

    凡是被风劲拂面的阎罗族大圣,便是如此中邪了一般,有的眼神变得挣扎,有的变得茫然,有的变得杀气腾腾,反向攻击身边的大圣。

    阎罗族的大圣修士数量众多,可是此刻,却相互攻击,乱成一团。

    正是如此,魔音才能打开空间虫洞镜面,与张若尘会合。

    风后手中的白色羽毛,名叫“天命羽”,乃是命运宝物,内部蕴含大量命运神纹。

    在她深厚命运之道造诣的加持下,羽毛挥动,能够影响修士的精神意志,甚至能够改变修士的部分记忆。

    那些修为较低的阎罗族大圣,记忆就被风后使用天命羽修改,以为自己是不死血族的一员。

    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命运手段!

    毕竟,一个人,就算躯壳换了,只要记忆和精神不变,依旧是原来的他。

    可是,一个人的记忆和精神都被改变,那么他还是原来的他吗?

    命运的力量玄奇,可以轻轻松松改变一个人。若是风后的命运之道足够高深,挥一下天命羽,将一位大圣,变成一只弱小的蚂蚁,都是可以做到的。

    或者,将一块小石头,变成山岳那么巨大,比一百颗星辰还要沉重,也是可以做到的。

    觋修炼的大巫天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制衡风后,可惜,却被刀狱皇死死牵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阎罗族的大圣自相残杀。

    庙中。

    “唰!”

    血红色的阿修罗剑,从龙众铜像胸口的古镜中飞出。

    剑光一闪。

    剑体刺入正在围攻缺的五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其中一位的背心,随即,婪婴的身体,从剑中冲出,拖着那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退到庙门边缘。

    下一刻,阎皇图追了出来,大喝一声:“婪婴,你逃不掉的。”

    婪婴的确虚弱到了极点,可是,脸上依旧带着狞笑,道:“放我离开阎罗族本族星,否则,我现在就让他神形俱灭。”

    缺抓准时机,一剑将剩下的四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避退,化为一道残影,冲出庙门。

    他的身体虚化,冲入那位受了重伤的阵法地师体内,与他的身体结合为一体。

    “想要杀我,除非你连着这位阵法地师一起杀。”阵法地师的嘴唇开合,发出的,却是缺的声音。

    “轰隆。”

    上空,雷声震响。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

    阎皇图的精神力外放,对当前的局势,了然于胸。

    虽然这一战,阎罗族一败涂地,可是,依旧还有强大的战斗力,真要斗下去,今天闯入阎罗族本族星的这些修士,没有两个可以活下来。

    阎罗族依旧赢面更大。

    阎皇图的目光,落到缺和婪婴的身上,二人都是强弩之末。

    只要镇杀了他们,要收拾张若尘和不死血族的修士,也就容易得多。

    不过,这一战继续打下去,必定逼得他们鱼死网破,无法想象,阎罗族的损失会多么严重。

    阎皇图的眼神锐利,有帝皇一般的冷酷,道:“今日凡是战死的修士,都是阎罗族的雄杰,我阎皇图承诺,必定尽我最大能力,照顾你们的族人。你们的名字,都将书写到阎罗神殿的卷册之上。”

    所有阎罗族修士都明白,阎皇图已经做出决定。

    这一战,他不可能退。

    这一战之后,狩天战场上,将再也没有与阎罗族一较高下的对手。

    无论是为了帝品圣意丹,还是为了阎罗族的至高荣耀,阎皇图都必须继续战下去。

    被缺、婪婴、魔音制住的阎罗族修士,一个个眼神都变得暗淡,知道今日已成弃子。

    阎折仙倒是显得很平静,不悲不喜。

    “不愧是冷血无情的皇道神骨,好,好得很,今天,就算要被炼化,要死在这里,我也要杀一批阎罗族大圣陪葬。”婪婴仰天长啸,正打算动手。

    “住手。”

    铜庙中,响起一道震耳的声音。

    阎无神一步步走了出来,站到阎皇图的不远处,目光冷锐,道:“让他们走。”

    那些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阎罗族大圣,一个个眼中又恢复神采,齐刷刷的,向阎无神盯了过去。

    阎皇图道:“不能放,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今日是除掉他们的最好机会。”

    阎无神转身,与阎皇图对视,道:“最好的机会?在场的大圣,都是阎罗族千年的精英,是阎罗族未来的撑天之柱。牺牲大批阎罗族精英,换来的胜利,算什么最好的机会?”

    “阎罗族不能接受今日的耻辱,想要赢回荣耀,必须做出牺牲。”阎皇图道。

    阎无神道:“今日的耻辱,应该由我们负责,而不是牺牲他们,让他们承担。”

    阎皇图深深的盯着他,目光锐利如刀。

    阎无神移开目光,语气柔和了几分,道:“现在,很多阎罗族的大圣都受了重伤,性命垂危,我们首要任务是要救人。”

    “狩天战场不是生死战场,并不是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为了争一口气,为了一时的荣辱得失,不值得牺牲太多。”

    “阎罗族坐在至高一族的位置太久,很多修士都以为自己真的至高无上,今日之辱,就算是给我们所有人上了一课。从今往后,知耻后勇,将失去的荣耀重新拿回,才是真正的荣耀。”

    阎罗族的这一代修士,一直以来的领军人物,都是阎皇图。

    所以,众人以他马首是瞻。

    阎无神虽然年纪和阎皇图相差不大,可是,在圣王境停留了太长时间,背有绝顶天才之名,终究是实力差了太多。

    而且,阎无神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独自苦修,很少插手阎罗族的内部事宜。

    直到今日,阎无神和阎皇图因为意见不合,争锋相对,才让不少阎罗族修士,在阎无神的身上,看到了一股王者之气。

    阎罗族不再是一人独大,而是绝代双骄。

    “好!这是你做出的决定,若是狩天之战阎罗族失利,你将负全责。”阎皇图道。

    “我做出的决定,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将承担一切责任。”

    阎无神的目光,扫视向缺、婪婴、张若尘等人,道:“你们可以走了!”

    青铜阶梯上的战斗,停了下来。

    所有阎罗族的大圣,纷纷退开。

    缺、婪婴、张若尘、魔音都挟持有阎罗族的大圣在手中,与风后、刀狱皇、大森罗皇、越听海一起,离开了北极冰川大陆,随即飞出阎罗族本族星的大气层和护星大阵。

    张若尘和不死血族的修士同行。

    他向风后,问道:“阎罗族本族星上做好了布置吗?”

    “放心,一群修为低下的阎罗族族人而已,本后略施手段,就能杀他们。”风后笑道。

    在宇宙虚空中,飞出万里,阎罗族的修士没有追来。

    魔音依旧使用藤蔓,缠绕二十一位大圣符师,笑道:“主人,反正阎罗族的修士没有追来,不如将他们赏赐给我,做我的养料。”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算了!杀阎罗族的大圣,不仅会扣掉大量积分。而且,会结下化解不了的死仇,没必要这么做。阎无神有句话说得没错,狩天之战不是生死战场,诸神不会不在乎这些精英大圣的生死。”

    魔音略有失望,将二十一位大圣符师放开。

    张若尘封住了阎折仙精神力,手掌在她背上一推,将她送向二十一位大圣符师之中。

    随即,他取出那只碧绿色的笔,放在鼻尖轻轻一嗅,上面还有一丝阎折仙的体香,道:“这支笔,算是你送我的了,我们后会有期。”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大挪移,带着众人,瞬间到达数百里之外。

    阎折仙气得牙痒,紧盯远处遁走的张若尘等人,道:“无耻之徒,下次见面,我会变得更强,必定亲自剁了你的那只手,割了你的舌。”

    ……

    婪婴挟持那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飞出阎罗族本族星后,张开嘴巴,一口将其吞进腹中。随后,他与阿修罗剑结合为一体,化为一道血色流光,冲入进六彩色的星雾之中。

    他伤得太重,只有吞噬了这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才能尽快恢复战力。

    阎无神站在阎罗族本族星的大气层上空,遥指阿修罗剑遁走的方向,道:“十日之内,我必定去修罗族本族星,踏平你青鹿神殿。从今往后,青鹿神殿的修士,我见一个杀一个。”

    阎罗族本族星的地底,飞出大量噬血虫,将无数阎罗族族人吸成了干尸。

    是风后,留下的手段。

    <!-- CS:648963:2380:2019-08-02 06:00: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