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狂神魔尊 > 章节目录 第938章 苍玄
    938

    那个方向,哪里还有什么死海,早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盆地。

    其中,那恐怖的海水,早已经涓滴不剩。

    死海没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在此之前,黑瞳也想要一直关注着林笑等人的动态但是在林笑他们离开这里之后没多久,盒子的这方小世界,便被神仙岭的人包围了。

    这几天,所有的人都焦头烂额,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管其他的事情。

    甚至就连盒子,都被神仙岭的人,用了不知道什么方法控制住了

    若非黑瞳和喧竹在这里喧竹以苦竹的力量,死死的抵抗着那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怕是那方小世界中的所有人,都得变成傀儡。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黑瞳也看清楚了喧竹的真正底牌。

    她本身,便是苦竹化形。

    至于黑瞳,她的最强力量也被逼了出来。

    黑瞳本身底牌,也被逼了出来她的全部力量一旦爆发,她便是王境。

    但是王境的实力,在这神仙岭之内,配合上混沌十大灵魂排行第三的苦竹,却也只能苦苦支撑。

    若非是林笑和轻澜回归,将那火炉的力量牵制,黑瞳想要从那小世界中出来,也不是那么简单。

    换句话说

    神仙岭,实在是太强了,所谓的王境在神仙岭面前,也根本就不算什么。

    “是你们弄的?”

    黑瞳一脸震惊的看着林笑和轻澜两人,过了好半天,才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死海之水对我的用处很大于是星爵,便将死海里所有的水都装起来,送给我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轻澜的脸色微微的红了红。

    不过这个时候,那个巨大的火炉,已经被牵引到彩虹桥附近,那巨大的火光,将这片虚空都映成了一片火红。

    倒也没人注意到轻澜的脸色。

    黑瞳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死海究竟有多么可怕,她可是心知肚明以她现在的实力,进入死海,都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但是这两个家伙,竟然将整个死海都搬空了?

    这也就意味着,混沌北方,最大的禁地从此之后,不复存在。

    “先别管这些了想办法帮助轻澜,控制这座火炉。还好,还好事先,我将轻澜带去死海,不然”

    林笑的心中也是有些后怕。

    黑瞳,喧竹两人,对这火炉还有一些抵抗的本钱但是轻澜就不同了,这火炉本就是冲着轻澜来了轻澜若是独自面对它,恐怕立刻就会被化作傀儡。

    但是现在,有林笑的帮助,轮回之力,与那古怪的仙道力量联合之下,竟然帮助轻澜,反控制那座火炉。

    不过就算是这个时候,林笑却依旧没有掉以轻心。

    他在与黑瞳说话的时候,时刻警惕着周围的情况。

    虽然那火炉已经被引到了彩虹桥之下,周围的那些三千傀儡,又被黑瞳尽数抹杀。

    但是这里,却是寂静的诡异。

    神仙岭的人,一直都未露面。

    似乎这里已经是一片死地。

    轰隆隆

    最终,那个巨大无比的火炉,被轻澜炼化,收入不知道哪里去了。

    轻澜的实力,似乎也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混真境巅峰或者说,混真境极限。

    她与一元的距离只差一个遨游一元!

    对于林笑来说,现在的修为实力,没有任何意义。

    他的力量源泉,是他的境界给他足够的力量,那么林笑实力,便可以不断的增长。

    甚至达到在虚无中的那种程度。

    而现在,林笑已经看到了那种曙光

    只要林笑进入时空长河,找到世界之匙,开启五行本源世界的世界本源,将五星世界合而为一,那么五行本源世界,便可以恢复成为鸿蒙中的那个无比庞大的世界。

    当然若是五行本源世界,真的恢复成为那个世界,其中的五行本源神力,也会消失。

    林笑要的,仅仅是让五行本源世界中的五行本源神力融合成为鸿蒙级的力量而已。

    这样也许林笑的实力,也将暴涨,达到鸿蒙级!

    若是林笑本身便达到鸿蒙级,那么他便无所畏惧了。

    鸿蒙级的力量,以至高的境界催动,怕是就算是龙那个级别的存在,都不是林笑的对手。

    林笑有足够的实力,将隐藏在暗中的极找出来,救出嬌和曦。

    不过首先,要将眼前的这些麻烦解决掉。

    盒子被封印在一个黑色的水晶当中。

    黑瞳都说不准,这黑色的水晶,究竟是从哪里出来的就是突然间,盒子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而原本,与盒子一起闭关的弥罗天,则是消失不见。

    林笑并未对弥罗天和魑痕两人多加管束林笑相信自己的能力,既然将弥罗天和魑痕收服,那么他们便不会背叛自己。

    但是意外,终究还是发生了。

    魑痕则是在一边,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弥罗天的背叛,林笑难免不会迁怒自己。

    “应该不是弥罗天。”

    蓦然间,林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还是低估了那个光王他应该有一丝残灵未灭,隐藏在那光翼当中。”

    “盒子为弥罗天炼化光翼的时候,应该触动了光翼中的某些东西,让光王重生。”

    林笑仔细的看着现在的盒子。

    此刻的盒子,就如同一件完美的工艺品一样,被封印在黑色的水晶当中。

    她的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就如同死了一样。

    而现在的盒子,手中还保持着一种掐动法诀,正在术炼的模样。

    其他人无法看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林笑却是能够觉察到,这黑色的水晶当中,似乎封印着光王的力量。

    “应该是一个巧合原本,光王应该也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应该这也是对付盒子的手段之一。”

    林笑瞬间就想清楚其中的一些关系。

    只是,光王被林笑击杀之前神仙岭的计划,便全盘落空,只能重新再来。

    但是却没想到,林笑将光王的光翼带了过来,并且还放在弥罗天的身上。

    盒子与光王的光翼接触之后,便产生了一些十分不好的变故。

    “你说该怎么办?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黑瞳也有些苦恼。

    “办法,自然是有。”

    林笑想了想,若是他能够获得鸿蒙级的力量,也许可以帮助盒子,从这个封印当中走出来。

    还有一个方法,便是找到光王,将他再次斩杀。

    光王一死,那么这个封印也就解除了。

    “不过现在的我,却不敢离开这里光王竟然又活了,若是他来到这里,你们没人能够挡得住他。”

    光王,虽然只是一元王境,但是他的真正战力,却是超脱一元。

    就算是愚园,都不是他的对手。

    若是这个时候光王找上门来,那么盒子就只能乖乖的送死了。

    不过这个时候,林笑的心中,也有着一些疑问。

    按照盒子的说法,神仙岭当中,有一个老王受到的重创,命不久矣。

    盒子的肉身,便是为那尊老王准备的若是那尊老王夺舍,那么完全可以借助盒子的身躯,恢复到巅峰状态。

    这样,神仙岭也可以重新崛起。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神仙岭的大尊者火云,赫然是一尊一元王境,而黑瞳这尊一元王境,在神仙岭中,似乎也被打压下去。

    神仙岭隐藏在暗中的力量,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还有那个灰衣老者!

    林笑又想到了死海中的那个灰衣老者他与神仙岭之间,也绝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极有可能,那灰衣老者,就是神仙岭的后台。

    “你可以放心的去。”

    蓦然间,轻澜开口了,“有我在,那光王就算是来了或者,死海中的那个存在到来,我也可以抵挡一二。”

    轻澜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林笑送给她的那个水之世界,正散发着一点幽幽的光华。

    “不是澜之焰。”

    轻澜补充道。

    林笑眉头微微的皱了皱,继而他点了点头。

    轻澜的已经和林笑交代了她的底细她这一族,出自鸿蒙,说不定,会有着某些底牌。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那鸿蒙级的至宝火炉,已经被轻澜收取。

    轻澜的真正战力,估计也达到了王境。

    甚至动用某种禁忌手段,可以超脱一元!

    “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随后,林笑转身,一步踏出。

    一个门的虚影,在他的身边,一闪而逝。

    “刚刚那是轮回之门?”

    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有一击重磅!

    轮回!

    现在的林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入时空长河的。

    他必须要借助羽落,或者黑洞的力量才可以。

    不过现在,林笑并未惊动大夏的一众强者,他的本体,只是无声无息的回归。

    当然,他的分身,一直都陪在上官邪情的身边。

    黑洞。

    这一次,林笑是单独的来到了黑洞之畔。

    在黑洞之畔,他沉吟了片刻,然后一步踏出,进入黑洞。

    轰

    一条滔滔的大河,出现在他的面前。

    时空长河!

    并不是单纯的时间长河,而是时间,与空间结合而成的时空长河。

    当然,时间长河,与时空长河是重合的只是时空长河,比之时间长河更为浩瀚。

    “时妖,出来!”

    进入时空长河之后,林笑爆吼一声。

    轰隆隆

    随着林笑的吼叫声,整个时空长河当中,都掀起了一道道的惊涛骇浪。

    这一刻

    轮回,原始,终结。

    在林笑的身上,同时出现。

    并不是法则而是这三种至高规律的意境。

    刹那间,这三种至高规律的意境,将整个时空长河搅乱。

    虚空当中,一道道银色的雷霆闪烁,时空长河的‘河水’开始翻腾。

    “嗯?!”

    下一刻,林笑的眉头微微的一皱。

    一点点紫色的光影,从时空长河中浮现出来。

    继而,一条紫色的小蛇,从时空长河的深处出现不过,这条紫色的小蛇,已经死了。

    “怎么回事?”

    林笑的眉头微皱。

    紫色,是时间的颜色。

    但是时妖在活着的时候,是银色的被秩序的力量渲染,守护这片时空长河。

    但是现在,一条时妖,竟然死了,变成了时间本源的颜色。

    “莫非是鸿蒙灵虫?”

    林笑降下身躯,来到那条时妖的面前。

    “不是鸿蒙灵虫,是被什么东西斩杀的”

    林笑立刻就判断出来。

    鸿蒙灵虫出手,就不是斩杀而是啃食了。

    林笑的眉头微微的皱起。

    此刻,时空长河,已经变成了深紫色。

    一条一条的时妖的尸体,不断的从时空长河的深处浮现出来。

    轰

    下一刻,整个时空长河,轻轻的一震。

    一条无比巨大的紫色尸体,渐渐的浮了上来。

    时间妖王!

    这时间妖王,竟然也死了!

    一道狰狞的伤口,几乎将时间妖王,从中间切开,一分为二。

    林笑深吸一口气。

    下一刻,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金之本源世界,化作一剑衣衫,穿在了林笑的身上。

    紧接着,林笑的身上,又多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

    轮回!

    下一刻,轮回法则轰然运转逆向运转!

    轰隆

    这片虚空之上,一道道黑色的闪电降下似乎又有某种火焰燃烧起来,想要侵袭林笑的身躯。

    但是此刻的林笑,被金之本源世界的本源神金加持,他已然达到了超脱一元的程度。

    “奶奶个熊的,谁敢逆转轮回,不想活了吗?!”

    蓦然间,虚空当中,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响起。

    一头巨大的墨色麒麟,威风凛凛的从虚空当中走了下来。

    “卑微的蝼蚁,竟然敢逆转轮回,驴子大爷哦不,麒麟大爷我要惩罚你唔!”

    但是下一刻,这头黑色麒麟的咽喉,便被人以一股巨大的力量扼住。

    然后,这头麒麟的模样开始飞速的变化,变成了一头驴子的模样。

    “哎?”

    驴子的眼中闪过一抹茫然,“刚刚不是有人触犯轮回,那个我被一元的规则控制,去惩罚违背规则的人了吗?怎么又从一元的状态下掉了下来?”

    “林笑?”

    驴子瞠目结舌的看着林笑。

    现在林笑的实力,已经达到超脱一元的程度但是超脱一元的存在,也不敢正面挑衅一元的威严。

    一元的反噬,可是异常强大的就算是超脱一元,也无法正面承受一元的轰击。

    但是现在林笑不仅仅挑衅了一元,还将一元的力量轰散

    但是那一元,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似乎挑衅了就挑衅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甚至还将驴子从一元的状态下放了出来。

    没错,就是放出来似乎一元也感觉到,林笑是在用这种方法,召唤驴子

    所以,驴子来了之后,一元就主动将驴子放下,然后一元的意志也瞬间消散。

    “因为我若是愿意,随时都能让一元不复存在,你懂了?”

    林笑看着驴子,没好气的说道。

    “你的又一个同伴挂掉了。”

    林笑指了指时空长河当中,悬浮着的那几乎从中间分成两半的巨大尸体,对驴子说道。

    “时间妖王死了。”

    驴子的耳朵一下子直了起来,它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死的好,死的好!谁让它当初那么贪心,去争夺那个什么世界之匙,现在被苦主找上门了吧,哈哈哈死的好,死得妙,死的呱呱叫。”

    驴子对于时间妖王的死,没有任何同情,反倒哈哈大笑起来。

    “你知道是谁杀了时间妖王?”

    林笑的眉头一皱,他开口问道:“还有,你刚刚说什么,世界之匙?时间妖王参与争夺世界之匙?时间妖王可以脱离时空长河?”

    “当然不能。”

    驴子嘿嘿的笑道:“因为世界之匙掉进了时空长河之内那个时候,无数强者云集时空长河,争夺世界之匙结果却被时间妖王利用天时地利,得到了那件至宝嘿嘿嘿,算算日子,世界之匙的主人也该恢复过来,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将那条倒霉的死蛇干掉,也在意料之内。”

    “你知道是谁干的?”

    林笑的眼睛微微的一亮。

    世界之匙他势在必得。

    既然那人将时间妖王斩杀,得到了世界之匙,那么倒也省了林笑许多功夫。

    “哎?”

    驴子微微的一怔,“你不会是想要找那人的麻烦吧。”

    “我只想要世界之匙。”

    林笑点了点头,“志在必得。”

    “这”

    驴子有些傻眼,随后,它的神色变得异常严肃:“你还是不要惹那人为好。”

    “鸿蒙中的王者?还是其他什么存在?”

    林笑皱着眉头问道。

    “不是鸿蒙中的人,他有些特殊。”

    驴子微微的摇了摇头,“不要招惹他,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无论你有多大的本事,都不要去招惹那人,否则后果很严重!”

    “到底是谁?”

    林笑有些不耐烦。

    “不用问了,是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略微有些嘶哑的声音传出。

    驴子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恐惧。

    林笑转过头来,看向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白衣,白发。

    看上去,一切都是那么普普通通。

    他的身上,没有任何波动似乎,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灵,从未进行过任何修炼一样。

    “原来是你!”

    林笑看着这个人,眼睛微微的一亮,“你的世界之匙借我用用,用完了就还你!”

    “拿去。”

    那个男人一招手,一把晶亮的钥匙,便飞了出啦,落到林笑的手中。

    驴子瞠目结舌的看着林笑和那人,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驴子有些发蒙。

    “因为我和林笑是老朋友了。”

    白发男子看着驴子,笑着说道:“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苍玄。苍玄的苍,苍玄的玄。”

    苍玄!

    曾经,盘古世界的下界中,炼化了一个世界,将世界力量,完全加持在自己身上的大佬。

    到现在为止,林笑还没有见过谁,有苍玄这般变态的能力。

    炼化一个世界?

    将世界融入身躯之内,变成自己的内天地,或者掌中乾坤,倒是不少人可以做到。

    但是与世界完全的融合世界之力,既为自己的本源之力这可是无人可以做到。

    但是苍玄做到了。

    而现在,这世界之匙的主人,也正是苍玄!

    “苍你,苍玄”

    驴子先是叫了一个苍字,后来又叫出了苍玄二字。

    “苍已经死了,我现在只是苍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