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狂神魔尊 > 章节目录 第944章 主宰
    944

    静室当中,林笑布下了一座宙光大阵,加速了时间的运转。

    这里虽然没有一元但是宙光的力量,已经被轮回收服,成为轮回之下的力量。

    林笑体内运转的乃是轮回法则曾经,鸿蒙当中的至尊规律。

    哪怕是在这鸿蒙生之界中,轮回也依旧可以发挥出威力。

    玄灵也在宙光大阵中修炼。

    虽然只要找到世界锁,玄灵便能恢复到最强状态

    但是现在,在鸿蒙生之界中,危机太多,而玄灵本身,也极其容易惹到一些麻烦。

    比如刚刚的那个华服男子。

    所以在这个时候,玄灵能增加一点实力,便多了一分自保之力。

    当然,宙光大阵的中的时间运转飞快而玄灵本身,又有苍玄给她的修炼方法,以及各种经验记忆

    若是她将这些东西统统消化了,那么至少在这鸿蒙生之界中,拥有一席之地。

    “这个东西”

    林笑将那紫蒙蒙的菱形物体拿了出来。

    这个紫色的菱形,通体晶莹剔透,似乎是某种晶体但是在这其中,却又孕育着一片如同一片星空一般的东西。

    “莫非是与那星空战旗同类的东西?”

    林笑晃了晃。

    星空战旗已经化作在一件至宝属于法宝之类的。

    但是这个晶体,却是一种奇异的存在,林笑并没有在这上面,感受到任何与法宝相近的气息。

    似乎这东西,只是一块石头蕴含着庞大力量的石头。

    “到底是什么呢?”

    “算了,先不管,将这东西炼化了再说。”

    林笑闭上眼睛体内的轮回法则之力,轰然间运转,一道道的力量,进入到这块菱形晶体当中,将其中那浩瀚无尽的力量,如同场景吸水一般,融入到自己的身躯之内。

    林笑的身体,就如同一个庞大的海绵一般,疯狂的汲取着其中的力量。

    这一次,林笑可没有使用本源神界的力量,而是单纯的依靠自己自身的力量去汲取。

    而这块菱形的晶体当中的力量,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完。

    林笑在汲取这其中的力量的同时,也开始尝试着炼化着这块晶石。

    “嗯?”

    就在这个时候,林笑的脑海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回荡起来

    好像,一个小女孩,在同他撒娇一般。

    林笑睁开了眼睛。

    他下意识的朝着玄灵的方向看去。

    玄灵盘膝坐在地上,脸上时而带着微笑,时而带着苦恼,似乎沉浸在某种意境当中。

    不是玄灵。

    “那是谁?”

    “莫非有鬼?”

    林笑举目四望,周围是一片苍茫的蓝色,属于空间的颜色。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生灵存在。

    忽然间,林笑的怀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林笑一伸手,将一面小巧的旗子抓了出来。

    星空战旗。

    “是你?”

    林笑眨巴了一下眼睛,开口问道。

    星空战旗轻轻的动了动,好似在点头一样。

    “你想要这个?”

    林笑将那菱形晶体拿了出来,在星空战旗的面前晃了晃。

    星空战旗不动了

    似乎是在犹豫。

    “我现在已经达到玄阶了,若是你想要,我可以将这个东西给你。”

    林笑伸出手来,将那菱形的晶体,放倒星空战旗的面前。

    星空战旗从林笑的手中,脱手飞出,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似乎是在兴高采烈。

    随后,那菱形的晶体,化作一道紫色的流光,没入了星空战旗当中。

    嗡

    下一刻,黑色的星空战旗表面,瞬间变成了紫色,给林笑一种华丽到极致的感觉。

    而这一刻,星空战旗之上的气息,也变得更加深邃,那片黑色的星空,也变成了紫蒙蒙的颜色。

    随后,星空战旗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它的旗杆也弯了下来,似乎是在呕吐。

    一滴殷红的鲜血,从星空战旗的旗面之上流了出来,悬浮在半空中。

    一股让人恶心到极点的气息,从这滴鲜血之上散发出来。

    另一边,正在修炼的玄灵,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林笑急忙运转轮回之力,将这滴鲜血包裹起来。

    这滴鲜血,显然是某种死物身上的血液而轮回,对一切死亡之物,有着天然的克制作用。

    所以轮回之力,可以轻易的克制这滴鲜血。

    这滴鲜血之上,散发着一种古怪的气息,并不是属于死灵的气息,而是一种让林笑厌恶到极点的气息。

    当初,林笑对星空战旗的厌恶,便是源自于这滴鲜血!

    “嗯?不对!”

    但是下一刻,林笑再度一怔。

    “这滴鲜血”

    林笑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是这东西!!!”

    当初,林笑在修炼之初,从轮回中逼出了一种古怪的黑色生灵,充满了一种让林笑恶心的冲动。

    原本,林笑以为,那黑色的生灵,是魇族的后手后来,又认为是泰山府君的所布下,用来控制轮回的继承者的东西。

    但是现在

    林笑终于找到了答案。

    与星空战旗‘呕吐’出来的这滴鲜血,同根同源!

    那黑色的类似于生灵的东西,分明是那滴鲜血,重度腐烂之后,又沾染上某种力量,所异变而来的。

    林笑对这滴鲜血的厌恶,也是受到了轮回的影响。

    “这是什么东西?”

    林笑看着这滴鲜血,自言自语的说道。

    嘤嘤嘤

    突然间,一个呢喃的声音,在林笑的脑海中回荡起来。

    这个声音,软软糯糯,甜腻腻的,就好像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撒娇一般。

    “星空战旗?”

    “嘤嘤嘤!”

    “那滴鲜血,是什么东西?”

    林笑问道。

    “嘤嘤嘤!”

    “你说是鸿蒙中,那个尸体上的血液?”

    林笑诧异的说道。

    “嘤嘤嘤!”

    星空战旗轻轻的动了两下,似乎是在点头。

    “原来如此”

    林笑深吸一口气。

    “那个尸体究竟是什么人的尸体?”

    林笑再度问道。

    “嘤嘤嘤!”

    星空战旗晃了晃,表示不知道。

    “嘤嘤嘤!”

    “你说你看不到那个尸体?”

    林笑微微的一怔。

    “嘤!”

    随后,林笑沉默了下来。

    林笑也看不到那个尸体!

    但是那具尸体,却是真真正正的存在于鸿蒙当中,就爱那个整个鸿蒙,化作一片死地。

    林笑成为至高的时候,透过鸿蒙的壁障,却是根本就没有发现尸体的踪影。

    “那尸体,莫非是鸿蒙中诞生的第一个生灵,盘的尸体?”

    忽然间,林笑开口说道。

    星空战旗晃了晃,表示不是。

    “好吧也对,盘虽然强大,但是他终究是鸿蒙当中的生灵,就算是死了,也无法污染整个鸿蒙。”

    林笑摸了摸鼻子。

    “对了,这紫色的菱形晶体是什么?”

    林笑再次问道。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听到林笑说起那个,星空战旗变得异常的兴奋。

    林笑仿佛看到,一个身穿着紫色小裙子的小女孩,正在半空中手舞足蹈,异常兴奋的说着什么。

    “原来这东西,本来就是你的一部分”

    林笑立刻就明白过来。

    星空战旗本身,也应该是化形的一个生灵,更应该是在盘之前的一个生灵。

    但是怎奈,她化形的时候,出现了一些纰漏,她的本源的一部分因为鸿蒙的异变而流失,她不得不将自己化作一片星空。

    后来,又将她自己凝练成一件法宝,才得以生存下来。

    否则,本源流失的情况下,她只能是一抹真灵,随时随地都会消散。

    而星空战旗流失的那一部分,则化作了这个菱形的晶体。

    这个菱形的晶体,与星空战旗融合之后,星空战旗才真正的完整起来。

    不过可惜的是,她现在已经化作一件法宝,想要显化出自己的真正形态,不知道需要多久。

    林笑轻轻的摩擦着这星空战旗,感受着其上传来的那浩瀚无际的力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林笑,也明白过来,这星空战旗为什么会认自己为主

    林笑继承了轮回,将轮回化作他的本命法则更是将轮回中的那一滴鲜血化作的生灵驱逐出了轮回。

    星空战旗,才会缠着林笑

    因为林笑能够驱逐出轮回中的那滴鲜血,同样也可以将星空战旗中的那滴鲜血驱逐。

    星空战旗拥有吸收,召唤不灭战魂的能力归根结底,便是那滴鲜血的缘故。

    那滴鲜血,可以将死去的生灵,化作死灵也就是所谓的不灭战魂了。

    此时,吸纳了一些那可菱形晶体中的力量,林笑的也已经达到了玄阶,并且稳稳的扎根在这个境界之上。

    若是再度调动本源世界的力量,那么林笑所爆发出来的战力,将更为强横!

    星空战旗,则成为了林笑的杀手锏。

    不过这星空战旗本身,有许多人知道她的底细,所以林笑也不会轻易的拿出来的。

    “看来,得找一件趁手的宝物才行鸿蒙灵宝。”

    林笑想了想,决定先找到一件鸿蒙灵宝,作为兵器。

    现在林笑的实力,催动鸿蒙灵宝,是最合适不过的。

    再强的法宝,比如鸿蒙至宝,林笑也无法发挥出其的真正威力,并且还会限制他自身的实力。

    鸿蒙至宝一般都是先天至圣才能使用的至宝。

    逍沉送给上官邪情和羽落的那两件鸿蒙至宝,两人也根本就催动不起来唯一的能力,也只是自主护主,保护她们不被伤害。

    至于自己炼制

    现在的林笑,还无法炼制鸿蒙级的宝物。

    林笑的术炼之道,依旧停留在混沌级。

    宙光大阵中,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外界,却只过去了一天多一点。

    林笑将宙光大阵收起。

    “你怎么样了?”

    林笑看着玄灵,开口问道。

    “差不多到了玄阶了。”

    玄灵估摸了一下,“哥哥给我的东西太多,我无法全部炼化,只炼化了一小部分。”

    “只炼化了一小部分,便成了玄阶”

    林笑打了一个哆嗦。

    到了这个时候,林笑才总算明白过来,苍玄为什么偏要林笑将玄灵带到鸿蒙生之界中来。

    若是在混沌中,玄灵是绝对无法达到这个境界的。

    因为混沌乃是一元的地盘。

    玄灵想要进一步修炼,就必须要遨游一元,然后再从一元当中跳出去但一旦遨游一元,那么玄灵也就成为一元之下的生灵了。

    再想要成为鸿蒙级的生灵,却需要再绕不知道多少个弯子。

    林笑也是一样。

    林笑在混沌中的时候,只达到了混真境便被苍玄赶着一样,送到了上阶。

    目的,便是让这两人,避开与一元同游。

    玄灵已经被苍玄重塑身躯她的实力虽然无限接近一元境,但是本身却并没有与一元同游。

    在鸿蒙生之界中修炼,便从混真境,直接进化为鸿蒙级的生灵。

    再加上苍玄给玄灵留下的那些东西,玄灵的修为,更是一日千里。

    当然,也是因为林笑的宙光大阵实在太过玄妙,而在这周围,又被林笑布下的无数的鸿蒙石的缘故。

    否则,玄灵虽然会提升但绝对不会提升的这么快。

    “出去看看吧,外面那群人,已经攻击了整整一天了。”

    宙光大阵运转了整整一天。

    外面那群人攻击林笑事先布下的防御阵法,也攻击了整整一天。

    不过外面的那座阵法,可是林笑以轮回为阵眼,布下的一座纯粹的防御阵法。

    除非是玄阶后期的强者出手,否则,谁都休想撼动这座阵法。

    但是在这幻光城中,玄阶强者也就那么几个除了幻光主宰之外,玄阶后期的强者,也就那么一两个。

    一两个玄阶后期强者,吃饱了撑着了没事干了,跑来攻击林笑的防御大阵?

    除了之前,林笑得罪的那个玄阶后期顶峰,疑似主宰级的人物之外,林笑进入这幻光城之后,可是小心翼翼,并没有得罪玄阶人物。

    至于之前的那个华服男子

    一个鸿蒙中阶的生灵,玄阶后期人物,会为了他攻击林笑的阵法?

    玄阶后期人物,还没那么不值钱。

    轰轰轰

    防御阵法,轰然间开启。

    林笑已经注意到,这方静室,已经化作齑粉。

    外面,十个鸿蒙上阶的生灵,微微的一怔,同时停下了手上的攻击。

    “嗯?终于出来了?”

    那华服男子见到林笑带着玄灵两人,从阵法当中走出来,先是一怔,继而脸上流露出一抹喜色。

    “快,来人,将这两个胆敢盗窃三公子鸿蒙灵宝的蟊贼抓起来!”

    这个华服男子,手舞足蹈,指着林笑和玄灵说道。

    “不不不,那个男的打死丢出去,女的抓起来那个女的才是盗窃三公子鸿蒙灵宝的正主儿!”

    玄灵深吸一口气,她现在也慢慢的反应过来了。

    这人,好像就是要针对自己。

    当然,她依旧不明白,为什么她刚刚进入这里,便有人针对自己。

    “看来昨天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林笑看着那华服男子,冷笑着说道:“你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哈哈哈看看究竟是谁不见棺材不掉泪”

    “给我上!”

    说话之间,华服男子带来的那些鸿蒙上阶生灵便围了上来。

    “慢着!”

    蓦然间,林笑大喝一声:“店家你这静室,不是禁止打斗吗?为何这些人会跑来,攻击我租用的静室?”

    林笑对着站在一边,正往这边观望的一个老者,开口喝问道。

    “哈哈哈哈哈”

    那老者,也就是这方静室的老板开口笑道:“一般情况下,这里确实是禁止打斗但是尔等乃是盗窃苏娥三公子鸿蒙灵宝的蟊贼自然是例外了。”

    “哦。”

    林笑点了点头,“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眼看着那些鸿蒙上阶生灵朝着自己冲了过来,林笑的冷笑一声。

    蓦然间,他的身形微微的一动。

    砰砰砰

    几个清脆的响声之后,这些人的身躯,齐齐的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其他静室的墙壁之上。

    气息全无!

    死!

    现在,林笑已经达到了玄阶,力量全开之下,更能够达到主宰境界。

    现在,他也不怕惹事,当然不会留手。

    鸿蒙生之界是一个裸的世界,人善被人欺这种说法,在这里被诠释的淋漓尽致。

    之前,林笑放过那华服男子一命,转眼间,那华服男子立刻就带人呢来找林笑的麻烦。

    若是林笑还是之前那个修为,怕是这十几个鸿蒙上阶生灵,也会给林笑带来巨大的麻烦。

    纵使林笑自己不怕,但是玄灵也无法承受鸿蒙上阶生灵之间战斗的波及。

    将那十几个鸿蒙上阶生灵斩杀之后,林笑转过身来,朝着那华服男子,一步一步的走去。

    “你你你你别过来!!”

    这个时候,那华服男子的脸上,流露出了浓浓的恐惧。

    他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年纪不大的少年,竟然三下五除二的,便将十几个鸿蒙上阶生灵斩杀。

    鸿蒙上阶生灵!

    在鸿蒙当中,也算是一方豪强了

    至少,在一些小型的城池当中,便是中流砥柱。

    这个时候,这个华服男子的心里,隐隐间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回来找这两个人。

    “哈哈,你上当了!”

    就在这个时候,静室的另一边,猛地窜出了一个人影,朝着玄灵抓了过去。

    “三公子要的,仅仅是这个丫头而已,哈哈哈哈我先走也!”

    说话之间,这个人影便来到了玄灵的面前,一把朝着她抓了过来。

    嘭

    但是下一刻,这个男子的身体,陡然间化作一朵烟花散去被玄灵一拳轰碎,什么都不剩下。

    玄灵刚刚突破到玄阶,还无法完美的控制自己身体当中的力量。

    所以一拳之下直接将这个鸿蒙上阶生灵,轰成飞灰不,连飞灰都没有落下。

    轰隆隆

    紧接着,那恐怖的拳劲,势如破竹,连续轰碎了十几间静室,才消失不见。

    玄灵呆住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

    玄阶!

    这个看上去俏生生的少女,竟然是一个玄阶强者!

    华服男子的裤子都湿了在玄灵展现出那强大的力量的刹那间,华服男子险些晕倒。

    玄阶是什么

    是鸿蒙生之界中的巨头可以建立城池的存在。

    他竟然想着,要将一尊玄阶巨头,送给苏娥三公子当炉鼎?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好好好!”

    就在这个时候,静室之间,猛地传出了一个大笑声。

    “我说你怎么磨蹭了这么久还没把人给我带回来,原来那炉鼎是玄阶嘿嘿嘿,吸了一个玄阶强者的全部纯阴,我也会达到玄阶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苏娥三公子,带着一个青袍男子,来到了这里。

    静室的布局,如同客栈一样,或者说,就是混沌中,一些世界的的客栈,不过在鸿蒙生之界中,被换了一个说法而已。

    苏娥三公子只要稍稍的查一下,便能知道那华服男子带人去了哪里。

    一整天过去,那华服男子也未将人带回来,苏娥三公子索性就自己带人过来了。

    当他见到,玄灵竟然是一个玄阶生灵的时候,脸上抑制不住惊喜。

    见到苏娥三公子,带着一个青袍男子到来,那华服男子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对方再强又能怎样那位青袍男子,可是一个真正的玄阶生灵,更是苏娥一族族长的左膀右臂,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玄阶生灵,所能相比的。

    无论怎样,这次,他是不用死了。

    “李叔,有劳你了。”

    苏娥三公子对他身边,那个青袍男子说道。

    “玄阶初期,举手之劳。”

    李叔扫了一眼玄灵,轻轻的笑道。

    随后,他一步一步的走向玄灵,这一刻,他甚至都没有看林笑

    玄阶生灵的眼中,只有玄阶

    玄阶之下,皆为蝼蚁。

    嘭!

    就在这个时候,林笑一脚踹在了那华服男子的身上。

    那华服男子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他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难道这个小子就不怕死吗?

    他为什么敢在苏娥三公子的面前,与那位玄阶强者面前杀自己?

    他是活腻了吗?

    但是,还未等他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眼中,便彻底的失去了神采。

    被林笑一脚踹死。

    “嗯?”

    苏娥三公子的眉头一皱,“先将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宰了。”

    苏娥三公子喝道。

    “这鸿蒙生之界究竟是怎么了,不怕死的人,就这么多吗?”

    李叔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他凌空一掌朝着林笑拍了下来。

    “逼,不是这么装的。”

    林笑看着李叔的那一掌,微微的摇了摇头。

    随后,他轻描淡写的一拍,便将那一掌的力量化解。

    “倒是看走眼了,原来你也是玄阶!”

    李叔看向林笑,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刚刚突破,正好需要一个对手印证一下修为。”

    林笑看着李叔,淡淡的说道。

    “三公子,且退后几步,别伤到你了。”

    李叔对苏娥三公子说道。

    苏娥三公子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向后退了几步。

    “都停下!”

    见到两尊玄阶要在这里大战,之前的那个静室老板,再度跳了出来。

    “静室当中,禁止打斗,两位若是要打,还请到其他地方去打。”

    静室老板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

    林笑只是看着李叔,并未打理他。

    这静室的背后,应该也是一尊玄阶强者可是偏偏,这个静室老板,却是对之前那华服男子等人的所作所为不闻不问。

    甚至还在暗中推波助澜。

    而现在,又跳出来说禁止打斗林笑根本就懒得理会他。

    至于那李叔,更是将那老板无视掉。

    他的全部精神,一分为二,一部分在林笑的身上,另外一部分,在玄灵的身上。

    “你刚刚可是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玄灵那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我可是盗窃那位三公子鸿蒙灵宝的蟊贼,所以是个例外在这里打斗,也是理所当然的!”

    玄灵的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

    那静室老板的脸色,一阵青白。

    听到玄灵突然说话,那苏娥三公子的眼睛,猛地一亮。

    “好一个钟灵毓秀的女子好一个调皮的女娃娃,我倒是有些舍不得将你当成炉鼎了嘿嘿嘿,不如这样,抓到你之后,先玩弄你一段时间,等玩够了,再将你当成炉鼎吸干。”

    苏娥三公子毫不避讳,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他的内心想法说了出来。

    林笑的脸色微微的一沉,他的心头,浮现出一抹杀意。

    “这个时候,还敢分神?”

    猛然间,那李叔动了。

    他的身上,升腾起一道青色的光华,一道碧青色的宝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狠狠的朝着林笑刺了过来。

    鸿蒙生之界的生灵修炼的都是这里的那种伪鸿蒙之力,那种力量便是青色的。

    所以,这里的生灵所施展出来的攻击,大多数都半有璀璨的青色光华。

    “一件鸿蒙级的法宝。”

    林笑看着那柄长剑,眼睛微微的一眯。

    这柄长剑,已经与光王的本体差不多了但还没有达到鸿蒙灵宝的境地。

    只是一件强大的鸿蒙级法宝而已。

    但就算是这样的鸿蒙级法宝,在玄阶强者的催动下,林笑也不敢正面硬接。

    唰

    林笑的身形,猛然间消失。

    随后,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在虚空当中凝结,狠狠的朝着李叔轰了古来。

    此刻的林笑,并未动用本源世界的力量,只是用他现在的实力至高境界,在这伪鸿蒙之力贯体的情况下,所爆发出来的战力。

    轰

    似乎整个幻光城,都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一个巨大的窟窿,凭空浮现。

    这片静室当中,无数生灵鸡飞狗跳,狼狈的朝着四面八方逃窜。

    那个苏娥三公子,口吐鲜血,狠狠的撞击在城中的一座建筑之上,又进气,没出气了,眼看是活不成了。

    至于那李叔直接变成了一个肉饼,紧紧的贴在地上。

    却是被林笑这一击,直接轰死。

    他手中的那柄长街,也化作废铁。

    林笑呆住了。

    他落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那李叔,好歹也是玄阶初期顶峰,眼看着就要进入玄阶中期的人就这么被他一拳轰死了?

    “我现在不过玄阶初期而已”

    林笑眨巴了一下眼睛,蓦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苦笑道:“实力修为是玄阶初期不假但是我的境界太高了。”

    在混沌中,至高的境界并没有太大的加持但是在鸿蒙生之地内至高的境界,所发挥出来的威力,却是达到了一个淋漓尽致的程度。

    直接将林笑的战力,增幅到了一个异常恐怖的境地。

    这就是境界!

    原本,林笑太过弱小至高的境界,对他而言,没有什么用处,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水缸,其中却是装着一点一滴水一样,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但是到了这里,鸿蒙生之界中,这个水缸里,却是被装了一些水虽然这些水,无法将水缸装满,但是水缸盛水的作用,起码已经开始发挥了。

    现在,至高的境界,也开始发挥着其本该拥有的力量了。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至高境界。”

    林笑站在原地,脸上带着一抹淡然的笑意。

    玄灵则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她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了一抹朦胧的光晕。

    很显然,这是苍玄为她准备的护身宝物。

    “谁!!敢在幻光城中,杀我的儿子!!!”

    猛然间,一个愤怒的咆哮声,从幻光城的一角爆发出来。

    紧接着,一道青色的光华冲了出来,一把将那苏娥三公子抓在手中。

    随后,一颗一颗极品的保命丹药,疯狂的灌入苏娥三公子的口中。

    但是,无济于事。

    林笑刚刚那一击,已经彻底的将苏娥三公子体内的一切生机摧毁苏娥三公子距离战斗之地,实在是太近了。

    “是你们!!”

    下一刻,那个男人的目光,好似刀锋一般,狠狠的刺向了林笑和玄灵。

    “杀了那苏娥家的老三也就罢了,竟然还毁了我的静室你们是专门来幻光城捣乱的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虚空当中传来。

    一个身穿金衣的青年,缓缓的降下。

    他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静室群,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苏娥一族的族长苏娥三公子的父亲,苏娥锦绣,抱着自己儿子的尸体,也来到了这里。

    他见到好似一张肉饼一样贴在地上的李叔的尸体,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苏娥一族,一共三个玄阶生灵。

    李叔,更是他的左膀右臂。

    但是现在李叔的尸体,却是好似一张肉饼一样贴在地上,这个损失,比死了一个儿子,更让苏娥锦绣心疼。

    “金天一,你怎么看?”

    苏娥锦绣的脸,几乎滴出水来。

    “虽然他看上去只是玄阶初期但他的战力,却堪比玄阶后期。”

    那金衣男子金天一,冷漠的说道:“仇恨已经结下,那么就不能让他活着走出幻光城。”

    金天一身上的气息,开始逐步的提升。

    玄阶后期顶峰!

    这个金天一,赫然是一尊玄阶后期巅峰的存在虽然没有主宰的称号,但也相差不远了。

    而另一边,苏娥锦绣,本来就是这幻光城的第二强者仅次于幻光主宰的强横人物。

    此刻,两人身上,那庞大的气势,狠狠的压向林笑。

    “死!”

    苏娥锦绣率先动手。

    一道青色的光刃,从他的手上爆发出来,直直的劈向林笑。

    这一道光刃的方向,无比刁钻若是林笑躲开那么势必会击中他身后的玄灵。

    所以这一击,林笑只能承受,不能躲避!

    苏娥锦绣的攻击刚刚发动,金天一也动了。

    他的身上,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芒爆发。

    紧接着,虚空当中,一柄一柄金色的幻剑浮现出来,将林笑与玄灵的身躯笼罩。

    这些幻剑,乃是纯粹的金之法则凝练而成,比本源神金还要锋利。

    “你们说的没错,仇恨既然结下了,那么就要将仇人彻底的打死!”

    林笑深吸一口气。

    嗡

    他的身上,青蒙蒙的力量爆发出来。

    林笑依旧没有使用本源神力他要看看,现在自己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种境界。

    轰

    林笑仰天,一拳击出。

    没有任何的花哨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

    似乎又一朵蘑菇云,拔地而起

    那金色的幻剑,与那巨大的青色光刃,被那朵蘑菇云,狠狠的震飞开去。

    苏娥锦绣与金天一的口中,齐齐的喷出了一口鲜血,他们的脸色,变得煞白一片。

    林笑闷哼一声,他全身上下的气血,也是一阵翻腾。

    两大玄阶巅峰联手一击,林笑也是受到了一些震荡但是仅仅如此而已。

    林笑身后的玄灵,则是稳稳的站在蘑菇云的中央,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她身体之外的那道光华,也变得愈发浓郁,几乎形成了一个坚固的壁障。

    “杀!”

    见到玄灵无事,林笑彻底的放下心来。

    他的身躯腾空而起,朝着半空中的金天一,一拳轰了过去。

    两人联手的力量太强,持续下去,林笑也会受到创伤,所以林笑当机立断,一个一个的杀!

    “纯粹的力量法则!”

    看到林笑一拳朝着自己轰来,金天一的脸色,煞白一片。

    他的身上,那金色的长衫,爆发出一道炫目的金光,将林笑的拳头挡了下来。

    鸿蒙灵宝!

    那金色的长衫,赫然是一件防御型的鸿蒙灵宝!

    但是林笑这一拳,力量实在是太大了。

    那金天一的身体,就好似一个金色的皮球一般,狠狠的砸进了地下砸到了那苏娥锦绣的身上。

    咔嚓嚓

    苏娥锦绣刚刚从地上爬起来,便被金天一的身体砸个正着他全身上下的骨骼,瞬间碎裂了一半。

    苏娥锦绣的身上,也又鸿蒙灵宝但是可怜他还没来得及施展,便直接被金天一砸成了半残。

    金天一虽然在鸿蒙灵宝的保护之下但是林笑那一拳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古怪

    竟然隔着鸿蒙灵宝,将他打伤。

    “噗!”

    金天一开口,刚要说话,但是一口逆血,从他的口中喷出。

    金天一急忙掏出身上的丹药,疯狂的吞入腹中,然后有将自己的丹药,分了一部分给苏娥锦绣。

    现在的金天一,和苏娥锦绣,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是苏娥锦绣死,那么金天一也活不成了。

    眼前这个少年,实在是太强了若是他们两人联手,还有一线生机。

    一旦分开,那么势必会被他各个击破。

    苏娥锦绣身上的伤势,稍稍的恢复过来。

    他的手一番,一个紫色的铁塔,出现在他的手上。

    这个铁塔,便是他的鸿蒙灵宝。

    “无论你是谁,今日必死!”

    苏娥锦绣咆哮着。

    他狠狠的将自己的舌尖咬破,一口鲜血喷到了那铁塔之上。

    轰隆隆

    下一刻,那紫色的铁塔,陡然间升腾起来,化作一座百丈方圆的巨型铁塔。

    这个时候,整个幻光城的人都被惊动了。

    无数人惊恐的看着那座紫色的铁塔那是幻光城第二强者,苏娥锦绣的本命鸿蒙灵宝

    剑塔!

    有史以来,剑塔只出现过两次。

    第一次,是苏娥锦绣的一个仇家找上门来,一尊玄阶巅峰的强者被苏娥锦绣,直接以剑塔镇死。

    第二次,是幻光城,遭受到死灵的围攻。

    苏娥锦绣头顶剑塔,杀入死灵群中,七进七出将死灵击溃。

    而现在苏娥锦绣,竟然再一次的拿出了剑塔。

    剑塔一出,风云色变。

    “终于拿出这宝贝了!”

    金天一见到那紫色的剑塔出世,脸上流露一抹羡慕。

    但是很快,他便反应过来。

    他身上的那金色长衫,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球体,将自己和苏娥锦绣,守护在其中。

    “杀!”

    苏娥锦绣的双手,不断的打出一道又一道的灵印。

    那剑塔之上,陡然间爆发出一道道的剑气这些剑气,比刚刚金天一催发的那些剑光,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这无数道的剑气,瞬间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剑阵,朝着林笑杀了过来。

    “好一件鸿蒙灵宝!”

    林笑看着半空中,那座悬浮着的剑塔,眼睛微微的一亮。

    林笑现在,正缺少一件趁手的鸿蒙灵宝那座剑塔,正是林笑理想中的鸿蒙灵宝。

    “抢过来,抢过来!”

    林笑咬着牙,脸上流露出一抹狞笑。

    随后,林笑仰天又是一拳轰出。

    这一拳,要比刚刚那一拳的威力,更要大了三分。

    整个虚空都在颤抖幻光城的这一片区域,早已经被夷为平地无数生灵,四处逃窜。

    轰轰轰

    林笑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那些剑塔幻化出来的剑气击散。

    但是那些散开的剑气,在一瞬之间,有重新飞了回来。

    重新组成了一座剑阵,继续朝着林笑笼罩了下来。

    “青龙破苍穹!!”

    猛然间,林笑的口中,爆发出了一声爆喝之声。

    他以掌为枪,施展出了他在修炼之初,开创出来的武技

    现在的林笑,早已经达到化腐朽为神奇的境界,哪怕是混沌中的盘古世界的下界中,最为粗鄙的武技,在林笑的手中,都能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更为重要的是林笑是武祖。

    青龙破苍穹这一式,乃是林笑成就武祖之前,所创的武技

    青龙破苍穹一出破开了束缚林笑的那片苍穹,直接让林笑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遨游世间,自由自在成就武祖!

    这一招,可以说是林笑在成就武祖之前,所有武道中的大乘一式。

    一条青色的巨龙,带着自由的意志,带着不受任何束缚的意志,冲向了虚空。

    轰

    这一击,天空之上的青气,都被直接震散。

    那座剑阵,更是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轰隆

    又是一声爆响传来。

    悬浮在半空中的那剑塔,直接被林笑这一击撼动,开始摇摇欲坠。

    “再来!!”

    林笑双手环抱,又是一拳轰出。

    第二条青龙,狠狠的撞向了那座剑塔。

    这一次,那剑塔,直接被林笑打飞了出去。

    噗

    被金天一的金衣,守护在其中的苏娥锦绣,一口鲜血喷出。

    林笑一拳一拳的轰在那剑塔之上,就如同轰在苏娥锦绣的元神之上一样。

    剑塔被撼动苏娥锦绣立刻就受到重创他的七窍中,都喷出血来,整个人也变得气若游丝。

    林笑已经将那剑塔抓在手中,直接将其中,苏娥锦绣的元神抹杀。

    随后,他拿着剑塔,一步一步的朝着金天一和苏娥锦绣走了过去。

    金天一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苍白。

    剑塔都能被撼动,他这件防御形型鸿蒙灵宝怕是也承受不了几拳。

    “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当中,传出了两个字。

    一直沉默的幻光主宰,终于坐不住了。

    但是林笑,却是好似没有听到一样,他继续朝着金天一走去。

    “你们是自己自杀,保留一丝真灵转世,还是我亲自动手,让你们灰飞烟灭呢。”

    林笑面无表情的说道。

    金天一的话,说的很多。

    仇恨已经结下,那么就要将对方打死。

    林笑的根在混沌若是金天一和苏娥锦绣这样的玄阶巅峰强者进入混沌那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是有龙和苍玄的存在但是他们两人,也不是万能的,总有疏忽的时候。

    所以这两个仇人,林笑必须要灭杀。

    就算是幻光主宰现身而出他们也得死!

    林笑拳头,紧紧的握起。

    金天一的脸色苍白。

    他从林笑的眼中,看到了比杀的信念,他知道,这一刻,就算是幻光主宰开口求情,也难以救下他们二人。

    但是,他依旧还要拼一拼拼到幻光主宰出现!

    金天一和苏娥锦绣,都是幻光城的至强者,幻光主宰的左膀右臂。

    幻光城主一定会出现。

    只要支持到幻光城主出现,那么他们就得救了。

    幻光主宰可是先天至圣之下第一人,这个少年就算是再强,在幻光主宰的面前,依旧是蝼蚁!

    这样想着,金天一一张口,一口本命精血,从他的口中喷出,洒在了那金色的光幕之上。

    刹那间,那道光幕,变得愈发璀璨。

    “看来,你们真的是想彻底的陨灭了。”

    林笑哈哈一笑:“不要将希望寄托在那个什么幻光主宰的身上,他若是可以出现,早就出现了。”

    林笑的话,让金天一微微的一怔。

    但是就在这一愣神之间,林笑的身躯,已经来到了那金色的球体光幕之前。

    轰轰轰轰轰

    千蝶掌!

    林笑在下界时候,经常使用的一招!

    一个呼吸之间,便能拍出上千掌

    但是现在,林笑又是何等修为。

    千蝶掌在他的手中,已经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程度,他的双手,已经拥有了光的速度一个呼吸之间,足足击出了亿万掌。

    咔嚓嚓!

    这个光球之上,一道道细微的裂痕产生。

    “给我开!!!”

    蓦然间,林笑大喝一声,他变掌为拳,一拳朝着那光幕轰了上去。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愤怒的咆哮声,陡然间响起。

    紧接着,一个浩然大力,从虚空当中降下,狠狠的朝着林笑轰了过来。

    林笑轰出一拳之后,他的身躯悠然而退,退到了玄灵的身边。

    幻光主宰。

    一个看上去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嘴角留着两抹胡须。

    他的眼神十分锋利,就如同两道刀锋一般,他的目光,似乎可以杀人呢。

    幻光主宰看到,林笑最后一击,虽然击出却并未将金天一的鸿蒙灵宝的防御击溃,便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下一刻

    他的脸上,又被巨大的愤怒所充斥。

    那金色的光球当中,哪里还有金天一和苏娥锦绣只剩下两团血肉模糊的尸体

    林笑刚刚那一击,却是凡间一种最为寻常不过的武技隔山打牛!

    第一次,林笑便用隔山打牛,重创了身穿鸿蒙灵宝的金天一。

    而刚刚那一击,更是直接将两人震死,魂飞魄散!

    “我让你住手,你没听到吗?”

    幻光主宰看着林笑,语气森然。

    “你让我住手,我便住手,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林笑冷冷的一笑。

    “哈哈哈哈哈”

    听到林笑这般说话,幻光主宰怒极而笑。

    “看来你是不知道,主宰与普通玄阶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幻光主宰的脸上,流露出一抹阴冷。

    随后,他的身躯动了。

    唰

    一道黑影,陡然出现在林笑的面前,一拳朝着林笑的面门砸了过来。

    “好快,挡不住!”

    林笑的念头刚刚升起,他便觉得,一座大山,朝着他的鼻子上轰了过来。

    林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大地之上不知道滑出了多远。

    幻光主宰并未看向玄灵,而是一步一步的朝着林笑走去,他每一步迈出,似乎都跨越了一个世界。

    “我也不杀你,你杀了我的两个属下,那么我便将你变成傀儡,永生永世为幻光城之奴!”

    说话之间,幻光城主已经来到了林笑的面前。

    玄灵有心帮忙,但是无奈她身上的那层防御,实在是太重重到她根本就无法动弹。

    这是苍玄设下的禁制。

    一旦玄灵遇到不可力敌的存在的时候,那道禁制便会发动,将玄灵连同林笑守在其中。

    但是现在的林笑,却并不在玄灵的身边。

    “变成傀儡永世为奴?”

    蓦然间,林笑的脸色一变。

    “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过来,神仙岭的那些三千傀儡,以及诸多惟妙惟肖的傀儡,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了。”

    分明就是神仙岭的人,以某种力量生生的将活人,变成傀儡!

    当初盒子,有将傀儡化作生灵一般的东西,实际上并不是她巧夺天工,将傀儡变成生灵根本就是将原本的生灵,从傀儡变回来而已。

    上一次,林笑从混沌宫,回到神仙岭的时候,除了光王之外,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活人所见到的,统统都是傀儡。

    这并不是神仙岭的人,都躲到了其他地方跟本就是他们,已经统统的变成了傀儡!

    而现在,这个幻光主宰,扬言要将林笑变成傀儡若是他真的又这个能力,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也是神仙岭的后台之一!

    “幻光主宰为先天至圣之下,第一强者但是却从未投靠过任何一个先天至圣,甚至先天至圣亲自来请,也难以请动。”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的背后有人!”

    “那个灰衣老者!”

    这样想着,林笑的抬起头来,他冷冷的看向幻光主宰。

    幻光主宰光王

    莫非,那个光王,也是被这个幻光主宰送到下界去的?

    此刻,幻光主宰的一条手臂,已经变成了一柄光剑,直指林笑的头颅。

    “你有将生灵变成傀儡的能力?”

    蓦然间,林笑开口说道:“那兽傀幡,就是你的宝物?”

    “你竟然知道兽傀幡?”

    幻光主宰听到林笑提到兽傀幡,微微的一怔。

    林笑见到幻光主宰的神色,脸色又是一沉。

    兽傀幡只是林笑心血来潮,随口一问,却没想到,这个幻光主宰,竟然又了反应。

    “你知道的还不少看来你的身上,应该存在着某些秘密,让一个玄阶初期的小家伙,拥有接近主宰的战力不过不用着急,将你变成傀儡之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幻光主宰冷笑着说道。

    唰!

    随后,幻光主宰的右手轻轻的一挥,那道光剑,便朝着林笑的脖子切了过来。

    林笑的身躯一动光王神拳悍然发动。

    他的身躯,直接化作一道光线,出现在他身后百丈的位置。

    林笑的脖子上,渐渐的渗出了一道血痕。

    “嗯?竟然是那光翼之上武道?”

    幻光主宰的眼睛微微的眯起:“原来你是从混沌里上来的”

    “你的秘密也不少,将你宰了,慢慢的炼化你的真灵,看看你究竟有什么秘密。”

    林笑的眼中,一道九彩光华,缓缓的闪动。

    九道光圈,已经出现在了林笑的背后。

    刹那之间,林笑身上,爆发了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