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八荒斗神 > 第3275章 什么叫逆天?
    嗖嗖嗖……

    沈非手指连动,和独孤寅一样,十五枚魂针飙射而出,插在了其面前石台上的人身之上,看到这一幕,独孤寅丑陋的脸庞,瞬间犹如死灰。

    对于独孤寅的脸色,也有很多围观之人在关注着的,他们似乎是想看看五十二条隐藏经脉,到底真的是不是这位独孤族长的极限,现在看来,他们的猜测应该是没错,要不然这位也不会露出这样一副如丧考妣的神情了。

    沈非可不会去管这些,按部就班地将第五十三条经脉开扩之后,他已是转过头来,微笑盯着独孤寅,那表情,似乎是在等独孤寅接下来的动作。

    从沈非开扩第三十九条隐藏经脉开始,他和独孤寅之间的你来我往,就像是广场中间的拉锯战一般,在这段时间以内,其他的四大顶尖魂医师,都自动进入了看戏模式。

    无论是烈狼一族的子通,还是霸虎一族的无稽,或是魂医圣山的安震和素清,他们都清楚地知道,至少在隐藏经脉这一道上,自己已经远远比不上那一老一少了。

    隐藏经脉的手段,可不是努力修炼就能多上一条的,那需要深厚的传承,还有一些必然的运气,像这样差得太多的话,谁都不会再有丝毫追赶的信心。

    现在素清他们就是想要看个结果,到底是独孤寅这个老一辈的魂医强者技高一筹,还是沈非这个新崛起的沈家天才棋高一着?

    不过在此时此刻,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一个隐晦的答案,这一点,从独孤寅阴沉而不甘的脸色,就可以看出一斑了。

    哪怕独孤寅能再开扩一条隐藏经脉,达到和沈非一样的五十三条,他也会在隐藏经脉的位置上败于沈非手下。

    因为令人震惊和不解的是,沈非所开扩的这五十三条隐藏经脉,无一例外全都在人身躯干之上,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沈非,我不信,我不信你能开扩这么多的隐藏经脉,还每一条都在躯干之上,你一定是虚张声势!”

    突然之间,独孤寅的厉声咆哮响彻在整个圣魂殿广场之上,让得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同时又有一些心胸狭隘原本就心存嫉妒之辈,都是想当然地认同了他的这个说法。

    说实话,隐藏经脉确实极为特殊,现在又是隔着衣物施针,沈非魂针所扎的地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隐藏经脉,其实无人得知,这个理由倒是说得过去。

    可是这魂医榜大会并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是这样虚张声势就能蒙混过关的,在施针结束之后,还要由圣山几大长老一齐检验,到时候丢脸的可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看来这独孤一族的族长已经是被沈非给气得失去了理智,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这简直就是在打魂医圣山的脸啊,难道魂医榜大会就这么不严肃吗?

    “呵呵,独孤族长,恼羞成怒或是输了耍赖这种戏码,我是见是多了,但没有想到你身为一族之长,竟然也如此没有脑子,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沈非倒是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质疑给激怒,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虚张声势,是骡子是马,到时候自然会见分晓,因此这反唇相讥的笑声,是一丝情面都没有给独孤寅留。

    因为鬼老的关系,沈非和独孤寅之间的仇恨那是不共戴天,所以他才会在之前没有一鼓作气施展出全部手段,而是让这位独孤族长的脸丢了个够。

    现在看来,这老家伙真是记吃不记打啊,那就让他明白明白,在这开经之术的手段上,和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吧?

    沈非如是想着,直接是打断了那边欲言又止的独孤寅,转头朗声说道:“诸位,可能你们不太清楚,我身前之人,乃是一个被空间之力封闭了经脉的特殊病人,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我到底是如何将他治好的!”

    “什么,空间之力封闭经脉?”

    沈非这道朗声一出,场中顿时又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看来他们都是听说过这样的特殊病症,而这种病症,想要将其治好,那可是千难万难。

    见沈非揭露了这病人的底细,魂医圣山的诸位长老脸色也有一些尴尬,尤其是听到周围一些围观之人的窃窃私语之声,他们更是略微低头。

    “这魂医圣山可有些不厚道啊,竟然弄了这样的病人出来,要是沈非治不好的话,这魂医榜大会的冠军岂不名不符实?”

    和沈家交好的某些修炼者,都是对着魂医圣山指指点点,因为他们尽都知道,这种空间之力封闭经脉的病人,就算是进行了第二次开经,也不过是延缓了他们身死道消的时间而已,如果不能真正将其经脉内的空间之力消除到一定地步,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

    就连魂医圣山的长老龙弥他们,也都是这样想的,但他们也是没有办法,这才死马当活马医,只是因为沈非运气不好,才选到了这个病人,却不是他们有意为之。

    只是这些魂医圣山长老和围观修炼者们,明显是忽略了沈非这番话中的最后一句,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沈非的双手已是再次动了。

    事实上此时已经开扩了五十三条隐藏经脉的沈非,只要他开扩的隐藏经脉是真,那就算他治不好这空间之力封闭经脉的病人,夺得这一次魂医榜大会的冠军也是实至名归。

    可沈非做事一直都是尽善尽美,身为一名魂医师,他也有普通魂医师的慈悲之心,既然已经出手,那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哪怕这样会暴露出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可现在的他,却是什么也顾不得了。

    击败了独孤寅,没有后顾之忧的沈非,双手连挥之间,众人的眼睛已经是再也移不开了,某些人张大的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鹅蛋了。

    因为所有人都是骇然地看到,在沈非身前人影的身上,除了主经脉上的六百枚魂针之外,其躯干上居然又有了整整四百五十枚魂针,那对应的可就是足足九十条隐藏经脉啊。

    “原来五十三条隐藏经脉,远远不是沈非的极限,这……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心中都是生出了这么一抹不可思议的念头,他们全然想不通,为什么单单在人身躯干之上,就会有如此之多的隐藏经脉。

    甚至有一些人还不无恶意地想到,刚才独孤寅所说难道是真的,沈非真的是在哗众取宠?现在要将这虚伪的手段进行到底,最大限度地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但又有一些实力强横,熟知沈非底细的强者,已经从另外一个层面想问题了,那就是他们忽然想到,沈非修炼的乃是天残魔诀,难道是这门天上地下第一功法,让得沈非有了如此逆天的手段?

    然而让得众人惊骇莫名的变故还在后头,在开扩了身前之人躯干上的整整九十条隐藏经脉之后,沈非没有任何停顿,见得青色魂针飞舞,又是四百五十枚帝木回天针,准确地插了那人的颈首之上。

    而这些魂针所插的部位,和主经脉的位置有着本质的不同,没有人会怀疑那不是隐藏经脉,可是这一切,简直太过匪夷所思了,这还是人吗?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沈非给众人的震惊接连不断,紧接着,在其身前人影之上的双腿还有右臂之上,都各自扎上了四百五十枚魂针,这也昭示着在这几个部位,各有整整九十条隐藏经脉被沈非给开扩了。

    整个圣魂殿广场内外都是鸦雀无声,真正可以称得上是万人空巷落针可闻,这数万人齐聚的圣魂城广场,如此安静的时刻可以说是绝无仅有,所有人都被沈非的逆天手段给吓着了,这简直就是天地之力鬼神之功才能做到的事情啊。

    就连沈家所属如沈空沈誉他们,尽都不知道沈非还有这种惊天手段,同时也恍然之前鬼老为什么会说出那样自信的话了。

    整整四百五十条隐藏经脉,试问这个大陆之上,还有谁能够办到?这样一看的话,独孤寅之前和沈非拉锯战最终开扩的五十二条隐藏经脉,无疑像是跳梁小丑一般可笑。

    这一点,看那独孤寅老丑脸庞之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就知道了,现在的他,如何还不知道自己被沈非这小子给戏耍了?

    开玩笑,能够开扩整整四百五十条隐藏经脉的沈非,有必要和他独孤寅一条一条地掰手腕吗?这很明显就是沈非下的套,让得他独孤寅一步步往里钻,最后被所有人看了笑话。

    只是现在的独孤寅,心中还留存着最后一丝奢望,那就是沈非这逆天的四百五十条隐藏经脉,都只是迷惑众人的假像,一旦被拆穿,那自己依旧还有一丝夺得魂医榜大会冠军的希望。

    可是沈非会给他这个机会吗?他一脸淡笑地瞥了瞥脸色阴沉的独孤寅,同时灵魂之力溢出,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一抹抹无形的空间之力从那些插在某人身上的魂针内溢出,似乎是在进行着某种特殊的治疗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