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章 拜
    从早年的投毒、冷箭、埋伏、死士……到现在连探望一个将死老者都要遭受组团刺杀,老张感觉自己玩的是一款叫做《勇者斗恶龙》的游戏。

    他是恶龙。

    庭院内的枇杷花开的极为耀盛,蜂子为越冬做最后的努力。光秃秃的榉树已经有一尺粗,大概明年就要被锯了打造成家具。

    陆宅的院房用了大量的玻璃,因为采光好,空间上更加的通透。明明和别的大户人家一样的建筑面积,但总给人一种要更加宽敞的错觉。

    又经历了一场刺杀,亲卫们虽然心大,但也不敢真的就让张德独自一人就到房间中去。

    陆续几个本家亲随进出,确定房间内最有危险的东西就是一只杂色猫之后,老张才整理了一下情绪,迈步进入。

    进门之后,将房门轻轻合拢。

    房梁上的花猫紧张地打量着陆续进出的不速之客,而老张给它带来更多的恐慌。

    “喵……”

    一般紧张的猫儿是不会叫唤的,只是张德到了陆德明榻上,将一只蒲团正放在前,然后跪坐其上,“花将军”就叫了一声,然后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缩成了一团,伏在房梁上,没了之前的紧张。

    “先生。”

    轻轻地喊了一声,睁着眼睛的陆德明手指微微一动,也不知道是清醒着还是糊涂着,好一会儿,眼珠子转了一下,只是头没有动。

    “我来了。”

    陆德明听到这一句,终于喉咙中发出嘶吼一样的“嗬嗬”声,就像是被人用利刃隔断了喉管一样。

    声音不大,但张德终于确认,这是清醒的陆老头。

    陆德明手指动了动,指了一个方向,那边放着书桌,有个锦盒。

    老张起身,将锦盒打开,里面密密麻麻都是文字,还有大量的地契、田契、房契……

    文字都是提问,陆德明早就料到自己可能会有口不能言的一天。他把自己的要求和疑问,都早早地准备好,然后等张德过来,由张德自己决断或者回答。

    继续跪坐在蒲团上,陆德明能够感受到“关门弟子”在那里阅读,而此时,陆宅外面孙伏伽也到了。

    和张德不同,孙伏伽感情要丰富且细腻一些。再者,他年纪大,人生尽头似乎也看得见,于是也就更加悲切。

    他知道了刺杀,但也没有紧张或者惊慌,到了庭院中,张大安和陆飞白正在安排着陆氏子弟,见到孙伏伽之后,陆续行礼,随后由张氏本宗亲卫带着孙伏伽入内。

    “罢了,老夫……少待再去探望。”

    隐隐有一种感觉,孙伏伽没有说,他知道现在进去,应该是能看到陆德明最后一面,如果不进去,大概就看不到。

    “师兄。”

    陆飞白讶异地看着孙伏伽,但孙伏伽只是露出一个苦笑,“是老夫胆怯了。”

    除了因为张德的缘故,他终究是还怕陆德明在他眼前去世。

    这是尤为恐惧的,这是最为恐惧的!

    “‘表里山河’……我带来了。”

    张德说罢,“是一副好琴。”

    翻着陆德明的文字,有些疑问大概是埋藏了很多年,直白点说,就是陆德明也好奇,如果金钱美人权势知识都打动不了你,你的乐趣在哪里呢?

    至于背后更直白的,陆德明不会问。

    “时人以为江山社稷中原逐鹿尤为光辉,于我而言,甚为无趣。”

    张德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说着,并非是“中二病”晚期的矫情,而是情真意切的嘲弄着。

    “宏图霸业,无趣。”

    “美女如玉,无趣。”

    “高官厚禄无趣,金山银海无趣……这唐朝江山的所有都是无趣的,人、物、天地……没有任何一样,能够打动了我。”

    一番话出口,惊的榻上的陆德明双目圆瞪,喉咙中又一次发出了“嗬嗬”声。

    “不瞒先生……”

    张德低着头,相当无奈地叹了一声,“寂寞啊。”

    这一世的光辉再如何灿烂,又有什么意义呢?他更加乐意用键盘挥洒激情,也更加中意和粗犷的大兵撸串喝酒,甚至是相当无聊的材料试验报告,回味起来,竟然也有了滋味。

    他决计是不敢把这些“记忆”忘却的,他还怕的很。

    “我不得畅快,不得痛快……”

    张德健硕的身躯微微地挺直,看着榻上的陆德明,“一如先生要为陆氏谋长久,于是斩却诸多烦扰。既然我不得痛快,便要求个痛快。这大唐王朝,一并斩了去。横竖早晚有一点,是要被人斩了的,我便不让这王朝兴替成了囫囵的轮回,斩得干干净净。”

    说到这里,张德的目光终于出现了兴奋,他将陆德明的锦盒放下,缓缓说道:“这世上无有了王朝,大概就有了点念想。只这般,还差了一些,我再加把火,把这些覆灭了王朝的,也一并斩去,想是最为痛快的……”

    榻上的陆德明“嗬嗬”声越发强烈,他终于喊出了两个字:“畜、生!”

    只是喊的时候,陆德明却是带着笑,他手指又动了动,张德把放下的锦盒又拿了起来,文字密密麻麻,向后翻去。

    却见有一页上面写着:倘使改换天地,书信一封黄泉,告知老夫。

    看到这里,老张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先生果是神人也!”

    房间内传出张德的狂笑声,屋外的人都是面面相觑,连护卫都觉得奇葩,自己的老师都快死了,居然还笑得这么爽?

    死老师很开心吗?

    “花将军”在房梁上被这笑声打断了小憩,它迈着步子,看了看下方,然后顺着梁柱,嗖嗖两下,就落到了地上。

    直直的尾巴竖起又耷拉了下去,然后游走到了榻上,伏在陆德明的枕边,喵喵叫着,用脑袋蹭着陆德明的脸颊。

    “先生此去,好生地过活。待将来有缘,学生自去黄泉拜见。”

    榻上,陆德明笑的安逸,发出了最后的两声“嗬嗬”,一如被割断了脖颈,短促的声响过后,终于没了动静。

    面带微笑,张德轻轻地摸了摸“花将军”,然后把陆德明的手放在了被中,站起身来,捧着锦盒鞠了一躬,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