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惹霍成婚 > 第928章 怒他的得寸进尺,恨自己的心软
    夜色渐浓,昏昏暗暗。

    纪微染敛着眸,忽然有些看不清前方。

    “他是成年人,会对自己负责,不用管他,”狠下心吐出这话,不管胸口也多窒闷,顿了顿,她又继续,“他也不是我男朋友。林婶,我有些不舒服,先楼了,抱歉。”

    话落,她抬脚往里屋走。

    “小微!”

    纪微染恍若未闻,她的背始终挺得很直,仿佛一点也没被影响,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很快,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院子里,林婶和林叔面面相觑,不多时,她又看向一声不吭的林扬。

    “小扬……”

    林扬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纪微染,他的唇抿得紧紧的,眼闪烁着不能接受以及难过。

    “唉。”

    最终,林婶长长叹了口气。

    二楼。

    纪微染回到房把门关了。

    她没有开灯。

    背靠在门板,她闭了眼,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也无意识的攥了又攥,最终指尖全都泛白。

    她的心跳跳得很快。

    乱,且肆意,像极了在一遍遍的提醒她自己的失态,但归根究底,还是折磨。

    她从来都坚定哭是最没有用的,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从出事到现在,她也没有哭过,也不准自己掉眼泪。

    可刚刚……

    她也不知道,向来能克制的自己,怎么情绪失控了,甚至被他抱着哭,被他……吻。

    明明,不该那样的。

    越想,她越心烦意乱,整个人也如同走在迷雾一样,迷茫无措。

    那些画面,他在耳旁说的那些话……

    淡淡的腥甜味忽的在口腔里内蔓延。

    她咬破了自己的唇。

    安静的卧室里,她渐渐紊乱的呼吸声越发明显。

    不知什么时候,半空的弯月已不见。

    夜,越来越深了。

    纪微染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打开行李箱拿出洗漱用品洗漱。

    洗完后,她直接爬床闭了眼。

    只是,她根本睡不着,哪怕心情已经平复。

    不知过了多久,辗转反侧间,敲门声突然响起。

    “小微,你睡了吗?”

    走神两秒后,纪微染起身下床,但最终还是没开门:“林婶,有事么?”

    门外,林婶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后说道:“是那位……厉先生,他没走,他的车还停在外面,你看……你要不要……劝劝他?”

    纪微染呼吸倏地一滞。

    林婶的话还在继续——

    “我劝过他了,现在去镇还来得及的,不过他不肯走。小微啊,他……不是你男朋友,也是你朋友吧?不如让他进来吧,和小扬挤一挤休息一晚,总不能睡车里吧?”

    尽管隔着门,但每一个字还是无清晰的钻入了纪微染耳。

    闭了闭眼,她忽的扯了下唇。

    “他会走的,林婶,你去睡吧,这件事别管了。”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微……”

    林婶在门口等了很久,但始终没等到她的松口。

    “妈,你睡吧。”林扬突然走过来,皱着眉有些不满,“别让微染姐为难了,那个人又不是微染姐的谁,况且我们家也没多余的地方让他睡,别弄得大家都不开学。”

    林婶哪里听不出他话里的躁意?

    “唉。”

    欲言又止,她叹了口气离开。

    林扬却没有跟着走。

    “微染姐,”他盯着紧闭的门,深吸口气发誓一般说道,“你好好休息,你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屋内,纪微染垂着眸,神色难辨,动了动唇,她正要说话。

    “轰隆隆——”

    一阵雷声响起。

    “噼里啪啦——”

    豆大的玉珠紧跟着砸在了窗玻璃。

    迅速又猛烈。

    毫无预警。

    一股难言的窒闷难受感觉倏地侵袭纪微染全身。

    “林扬,你也早点睡吧。”

    纪微染重新躺回到了床。

    “噼里啪啦”的雨滴声还在继续,且声音开始越来越大,在这夜晚偏生出一种窗户会被砸出洞来的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

    纪微染觉得,自己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想要尽快睡着。

    可事实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她都无法入睡。

    “轰隆隆——”

    又是一声雷声。

    伴随着闪电,天空出现短暂的亮光。

    纪微染正好瞥见,呼吸这么停滞了下。

    “厉先生好像是从省城一路开车过来的,那么长时间很累吧?而且之前我看他脸色不怎么好,好像在生病……”

    倏地,林婶的话在脑海冒出。

    无意识的,她攥着身下床单的手越来越紧。

    一瞬不瞬的,她看着窗外。

    外面。

    四周是昏暗一片,手机屏幕的亮光成了车内唯一的光线来源。

    雨点打在车窗,响声阵阵,厉佑霖恍若未闻,依旧……走神想着纪微染。

    习惯性的,他想要摸根烟抽一抽,却在摸出烟的瞬间一下顿住。

    不能抽。

    她不喜欢。

    舌尖抵了下后槽牙,厉佑霖失笑,重新把烟放了回去。

    脑浮现出先前她在自己怀里哭得画面,他眼神忽的变暗,想要再看她把她抱入怀的冲动也跟着越来越强烈。

    一阵躁动,他索性降下车窗想要抬头看去。

    不想……

    一步之外,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撑着伞站在那里、

    四目相对。

    像是无边的荒原在瞬间开满了鲜艳的花,雀跃和欢喜蔓延,让人迷失又激动。

    厉佑霖只觉一颗心狂乱的要蹦出来!

    视线里的人还在朝自己走来。

    心口缺失的那块一下被满足,情不自禁的,他勾唇笑了起来。

    雨越下越大。

    他浑不在意,径直推开车门走到她面前。

    “染染。”

    低低的嗓音,仿佛带着无尽的缱绻温柔,穿过雨帘,最终落在纪微染心。

    他的眼亦是盛满了温柔和深情。

    面无表情的迎他的视线,尽管告诫自己不能被他影响,可纪微染握着伞的手还是一点一点的收紧了。

    “为什么不走?”她问。

    豆大的雨点打在厉佑霖身,只是短短几秒,他的身湿了。

    他浑不在意。

    “因为你在这里,既然来了,我不会轻易走。”他望着她,目光灼灼,亦不给她退路,在她之前抢先开口,“染染,别否认,你心里有我。”

    唇角勾出满足的弧度,他笑,温情缠绕其。

    那么自信,又那么势在必得。

    纪微染手指攥得更紧了,胸口某处地方也愈发酸痛。

    “苦肉计没用。”一字一顿,她从喉骨深处溢出几字,不知道是在打断他的自以为是,还是在警告自己不能心软。

    “那你出来做什么?嗯?”

    “……”

    厉佑霖伸手。

    纪微染猛地躲开,近乎条件反射。

    手,僵在半空。

    厉佑霖不在意,甚至,他还勾唇笑了下。

    “不是苦肉计。”

    淡淡的几个字,却莫名勾出了纪微染隐忍的怒意。

    不是?

    到底没有忍住,她扯出一抹冷笑,笑他也是在笑自己:“厉佑霖,有……”

    “咳咳!咳咳……”

    话音未落,见面前人突然背过身剧烈咳嗽了起来。

    恍惚间,纪微染仿佛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脸,身,都是雨水。

    蠢蠢欲动的情绪再一次肆意的横冲直撞,紧抿着唇,她的手指越捏越紧。

    下一秒,纪微染猛地转过了身,像是身后有什么不能承受的东西一样快速离开。

    五分钟后。

    房间里的寂静被打破,纪微染呼吸急促。

    她被男人从身后紧紧抱住,他的气息随之喷薄在了她的肌肤。

    “放开!”她压低声音呵斥。

    她挣扎,又气又怒,怒他的得寸进尺,也是气自己今晚一再的心软。

    闻声,厉佑霖不仅没放,反而抱着她腰的手开始收紧。

    “染染,”他贴着她的耳朵,刻意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还没回答我,出来做什么?赶我走?还是心疼我?”

    顿了顿,他又幽幽继续:“如果你想我现在离开,只要你说,我立刻走,不管雨下多大,还会不会打雷。”

    他故意的。

    一股难言的委屈突然涌心头,纪微染动唇,可那句要他离开却不知为何怎么也说不出口。

    眼眶渐渐酸涩,她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

    “厉佑霖……”

    “我不逼你。”

    纪微染身体倏地僵住。

    厉佑霖察觉到了。

    抱着她的再收紧,悄无声息的,他再贴近:“我不逼你回答,也不逼你一定要答应我重新开始,可染染,我也有追你的权利,你不能剥夺。”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可染染,我很想你,这两个月,没有哪一秒不在想你。你把我当陌生人没关系,当我们重新认识,染染,重新认识我,好不好?”

    “染染,我不舒服,实在没力气离开,让我留下,一晚,别赶我走,嗯?”

    “我保证什么也不做,不会强迫你,更不会让你不开心。”

    这里十一月的夜晚已经很冷,尤其他浑身下湿透,这么抱着她,贴在她身,纪微染只穿着睡衣的身体也跟着变凉。

    唯一温热的,是她的耳朵。

    身后人每说一个字,温柔的气息要钻进来一次。

    冷热侵袭,磨人又磨心。

    “染染……”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