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重生之名媛处世录 > 179幸福大结局
    </>  上官驰和凌非墨要和两家家人合影,在场的世家子弟惊奇的发现,本应该是两家人,四大世家却都参与到了其中。

    已经退出上流世家社交圈的白老爷子,竟然都来了,再仔细看,大家更咋舌,白家整家人都在!白展越和林若水陪着的是上官驰的母亲沈清宁,三个人言笑晏晏,反观凌家只有凌家祺在招呼客人,凌荣福和白老、上官南全程零交流。

    这个奇异的现象令众人不解,凌家和上官家这算是面子大还是不大?

    即便如此,小世家们也不敢置喙,人家再不合,终究是一致对外的。

    白一鸣夫妇始终跟在二人身边,段家表小姐也挎着如影随形,急匆匆赶来的段家少爷段凛也加入了,七个人的氛围让人无从插入。

    祁峰羡慕的远远看着,他在想自己这辈子到底错过了什么?亲情、友情、爱情,他都没有。

    凌雪莲和一个三流世家少爷聊到了一起,端了一杯香槟百无聊赖的晃着,时不时轻啜一口。

    凌雪梅被胡立曜拉走,临走时不放心的瞧了姐姐一眼,被凌雪莲赏了一记白眼,我还轮不到你来担心。

    凌雪莲木然的看着那七个人的小圈子,身边的人连忙殷勤的为她解释:“凌小姐刚来帝都,应该还不知道。那位凌小姐可不简单,从一个私生女,到现在成了白家的宠儿,是炙手可热的设计师。”

    凌雪莲一脸你知道的真多的表情,让该男骄傲的挺挺胸膛。她撇过眼,这位公子姓什么来着?哦对,姓李,家里做的是塑料制品生意,长得样子倒是不难看,清清秀秀,身体却像被掏空了,一看就是声色犬马的主。

    她视线一转看向别处,祁峰就这样入了她的眼。

    他身边竟然围了几个人,在热切的问着什么,而祁峰脸上带着温文的笑,从容不迫的一一回复着。看那些人都赖着不走,一定是不知道他其实已被架空了吧,呵。

    身边的李少顺着凌雪莲的视线也看见了祁峰,咦,这不是她的前未婚夫吗。

    凌雪莲品着酒,就听见耳边传来男人的低语:“今天来的可都是人物啊,啧,厉害。”

    她感兴趣的和他碰碰杯,媚眼如丝:“怎么说?”

    “白一鸣、上官驰、段凛,哪个是好相与的?抛开帝都,单说乾城来的那个祁家少爷,听说最近也接手了祁氏……”

    他还没显摆完,就见凌雪莲脸色一变,手上的酒杯一晃差点洒出来,颦起了眉头打断他:“你说的是他弟弟吧。”

    李少看傻子似的睨她:“怎么可能,就是他啊,叫祁峰是吧?最近我爸张口闭口说的都是他,说这是个人才,能逆转成了乾城祁氏最大的股东,把正宗嫡子给挤出了国,说我……”他住了口,被老爸说成废料,他可不想在美女面前展示。

    凌雪莲这才真的是大吃一惊。

    难怪。

    难怪他有闲心来参加订婚宴,难怪有钱了,原来他真正成了可以豪掷千金的人。

    凌雪莲张大嘴,呆呆的盯着已经成了另一个包围圈的中心人物,他怎么做到的?

    越看越觉得祁峰真的是成熟了很多,举手投足间都是雍容。

    其实,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凌雪莲的思想变了而已。

    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个女孩儿来到了祁峰身边,一脸的笑容,女孩娇羞的依偎在一边,时不时的偷眼看祁峰。紧跟着,又有人带着女孩子围了过来。

    凌雪莲突然就火大了。

    真是些不要脸的贱人!一听祁峰有了权钱,就开始前赴后继了。

    李少凑近凌雪莲刚想再说什么,凌雪莲直接把酒杯塞进他手里,整整衣裙翩然的向那个圈子走去。把他弄的傻眼了半晌,直直的盯着那曲线妖娆的走远。

    中年男人伸出手和祁峰寒暄:“祁少,上次因为出差,错过了和你见面。没想到今天有这个荣幸再见到你,这是我的名片。”

    祁峰礼貌的接过名片,“啊,是花氏集团的总经理,久闻大名,你好。”

    花总心里很美,承认这个祁少很会说话,因为以花家的名声还谈不到大名,但是他很开心。

    “哈哈,祁少客气了,这是小女,今年高三了,我带她来接触一下人,以免成了书呆子,*,叫人。”

    女孩子被爸爸拉了出来,脸红红的低低的叫了一声:“祁哥哥好。”

    祁峰觉得这个称呼很新鲜,被人祁少祁少的叫惯了,突然有个女孩子叫自己祁哥哥,心里挺受用。

    他温和的笑问“高三确是很累,出来放松一下也是好的,想考哪所大学?”

    花*羞红了小脸:“想和我哥哥一起,他在帝都大学。”

    祁峰的脸色更柔和了,“帝都大学很不错。那你要努力了。”

    花*呐呐的应了是,然后又一位女孩被推上前,开始自报家门,祁峰始终含着笑,没有一点不耐,但也没有以前想要联姻的想法,他现在不需要。

    凌雪莲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派和谐,每个人都相谈甚欢的样子。

    见她过来,知道二人纠葛的,自动就退散了。想要看热闹的话,远远地就可以,别惹上一身腥。包围圈很快瓦解,只剩下这对分手不久的男女。

    “啧,魅力不减哪。”话音里藏着酸。

    祁峰从经过的手里拿过一杯酒,懒洋洋的换了个站姿,这才转眼望她:“怎么,突然想搭理我了?”

    凌雪莲没正面回答,只是娇柔的睨他:“不给我拿一杯?”

    祁峰耸耸肩,再次招过侍应来,这点风度他还是有的。

    凌雪莲食指和中指夹着高脚杯,骗人的清纯长相却知道怎么让自己更添女人味。她轻轻和祁峰碰杯:“!”

    “我还真想不起来,我们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祁峰失笑。

    凌雪莲眼眸含情的剜他,撅起嘴讨伐他:“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其实,我回来就后悔了,只是非墨堂妹订婚,我也不好走开回去找你。”

    祁峰几乎一眼就看透了她,刚才围着自己的人她看到了,肯定奇怪为什么帝都的人还会巴结自己。而以她的个性。想必也了解清楚自己现在不再是一无所有,所以才变脸了。

    他心里像是吞了一只苍蝇,恶心的不要不要的。

    凌家有三房的人,为什么只有老三一家有傲骨?眼前掠过凌非墨那清傲的样子,终是暗叹,这样的女孩,自己是配不上的。

    他不想再和凌雪莲这样的绿茶虚与委蛇,一口饮尽杯中酒,拿起放在一边的礼物盒欠欠身:“我要回去了,再会。”

    凌雪莲吃了一惊,也放下手中的杯子,一把拉住他的衣摆:“你回哪里去?”

    祁峰似笑非笑垂眸看着她的手,如果在乾城时,她也这样拉着自己不松手,那么他会许她一生,没有爱,也会有怜惜和尊重。可如今……呵呵。

    像是擦去不干净的东西一样,他缓缓掸去她的手:“你是上流世家名媛,千万注意自己的言行,和被你退了婚的人拉拉扯扯,想再找门好亲事可不容易。”

    凌雪莲以为他还在计较自己悔婚,心里指定还是有自己的,要不然大老远来帝都干嘛。

    咬咬唇娇声道:“我没想离开你,退婚是气话,阿峰,你不要生我气。”

    祁峰笑了:“哦?是气话吗?”

    “当然,我这么喜欢你,怎么可能真的离开。”凌雪莲连忙不迭的点头。

    祁峰抬脸看着满室的灯火辉煌,怔然。他转头看着凌雪莲,仔仔细细的从眉眼滑落到纤腰,这个女孩五官还是真的不错的,虽然比不上非墨,但也算贵女圈里的佼佼者。

    可惜了,心不好。

    “真的喜欢我?”

    凌雪莲以为他回心转意,心里得意,脸上却不显:“嗯,你还怀疑人家。”

    “那你敢不敢对着众人说?”祁峰静静地看着她。

    凌雪莲先入为主,知道他已经是祁氏家主,越看越觉得祁峰长得真的很帅。

    “我为什么不敢。”只要成为祁太太,她什么都敢做。

    见祁峰不信,她拉起他的手就走向另一个包围圈,那里是今晚的订婚主角,帝都最高贵的人都在这里了。

    上官驰趁着亲人们说笑的空当,紧了紧一直搂着未婚妻的手,到她耳边似轻触又似耳语的凑了凑:“累么?”

    凌非墨身子重量都靠向他,这个宽阔的怀抱,永远都是她的避风港。

    她委屈的控诉:“好累,我想睡。”

    上官驰一听,心疼的不行,改搂腰为环抱着她的肩,让她依偎的更舒服,安慰道:“再坚持一会儿,先靠着我,一会儿让大家自便时,我带你去休息。”白氏的地方,有依依的专属地。

    “好啊。”凌非墨把脸在他肩头蹭了蹭,开心的笑。

    凌雪莲拉着祁峰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场景。但此时她没有别的想法,上官驰不是她能觊觎的,祁峰才是她的大鱼。

    凌非墨看着二人过来,清澈的大眼看着她,等着她发话。上官驰则一脸的冰霜,微笑欠奉。

    凌雪莲嫣然一笑:“非墨,姐姐能不能借你的订婚宴说句话?”

    上官驰皱眉,自己的订婚宴,岂是阿猫阿狗都能来捣乱的。他刚想出声拒绝,就听祁峰张了嘴:“凌小姐要对我告白,上官理事就给她这个机会吧。”

    上官驰从祁峰的话里听出了促狭,突然间,他也很想看看凌雪莲会有多惨,于是默认了。

    凌雪莲心里更是坚定了,瞧,祁峰连这么骄傲的上官驰都能说动呢。

    她羞哂的拉过话筒,眼睛在会场扫了一周,然后定定的看着祁峰。

    “借订婚宴这个机会,我想宣布一件事。祁峰,我喜欢你,请原谅我那天的失言,我是你的未婚妻,永远都是。”凌雪莲一脸娇羞,说出的话,让喜欢她的少男碎了一地玻璃心。

    祁峰先是笑眯眯的看着地面,手伸进口袋,掏出来手机放在手心,然后抬起脸看着凌雪莲。

    “我也想放给你听一段话。”说完,就打开了手机。

    凌雪莲本以为是情话,还美滋滋的,可听到第一句,她的脸色就变了,渐渐转为铁青。

    “哈!没想到我凌雪莲也有看走眼的一天……那你就自己守着吧,我回帝都了……那我们的订婚宴……你觉得,现在的你还能给我一个订婚宴吗……看吧,那你凭什么让我和你订婚……算了,我也不在你受难的时候踩你一脚了,这件事就当不存在。你就在这里守着吧,我祝你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再见,哦不,是再也不见……那你回帝都怎么解释?嘁,不劳费心,我自有办法……”

    冗长的一段对话,就这么呈现在大家面前,大家一脸的兴致莫名,交头接耳者有,指指点点者更多。

    凌雪莲身子一晃,差点晕在当场,被跑上前的凌雪梅搂住。凌雪梅恨恨的看着祁峰:“你一个大男人,这样有意思吗?对一个女孩子,这样狠毒,这也是你们祁家的家教?你不想再联姻,那就不联好了,做什么这么羞辱我姐姐?”

    凌雪莲挺直着脊背,咬紧牙关。

    祁峰收起了手机,摇头:“看样子,女孩子真的是有特权,你能践踏我,我却不能说实话,否则就是伤害你,唉。凌雪莲,不要把我当傻子,你不爱我,你爱的始终是祁少这个身份。女孩子还是真一点比较好,这点,凌雪梅比你强。她说对了一句,我不想再联姻,解除婚约后我才看清,联来的姻缘不是爱。我羡慕今晚的订婚主角,他们之间的爱,才是纯粹的,希望你们幸福一辈子,帝都,再见!”

    说完,祁峰就潇洒的向众人颔首,离开了会场,再也没有看凌雪莲一眼。

    凌雪梅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扶着姐姐走出了包围圈,凌家琛也着急的上前,父女三人灰溜溜的也离开了白氏礼堂。

    善于搞气氛的段沐这时候一拍手:“好了,小插曲过后,无伤大雅,就连祁少都羡慕我们的主角,那今晚我们是不是更要开心的玩一场呢?”

    上官驰赞赏的给了司青林一个眼神,眼光不错。司青林破天荒的浅浅勾勾嘴角,当然。

    气氛再次火爆起来,因为白一鸣的员工实时的推出来一些纪念品,每位来宾都有份。上官驰趁机让大家自便,今晚安排的节目足以让每位来客宾至如归。

    订婚宴一结束,上官驰迫不及待的就把非墨打包带走了,开始他的环球旅行两个月。

    凌雪莲经过今晚,再也没有脸面在帝都待下去,自己回了外公家找妈妈去了。凌雪梅第一次没有和姐姐共进退,她想在帝都大学考研,然后和胡立曜谈一段细水长流的姐弟恋。

    祁峰在祁氏初露峥嵘,渐渐地那些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少,直至消失。他下班后,就会回家陪老爷子,现在祁家只有他俩相依为命了。

    静下心来的时候,他会想起上官驰和凌非墨,会想象他们现在做什么,然后不自觉的微笑。

    可现在的上官驰简直是乐不思蜀,这点是祁峰怎么想象不出的。

    第一站巴黎走起,因为宝贝未婚妻是设计师,他当然投其所好,从参加时装周开始。

    法国男人是浪漫的,见了这么精致的东方芭比,就像苍蝇见了蜜。虽然非墨不假辞色,但上官驰最爱做的就是宣示主权,于是那些歪果仁都被他的冰冷眼神给吓跑。

    到了晚上,这个主权宣示的更加明显,凌非墨被弄得惨兮兮,这是时装周还是H周嘛!

    ……

    三年后。

    今天是凌非墨毕业的日子,她开心的穿着学士服,拉着段沐和同学拍毕业照。

    “凌非墨,我们能不能单独照一张?”

    非墨回头,就见花明哲穿着同样的学士服腼腆的问她。

    她招手叫过来一堆人:“单独的不行哦,来个集体的吧。虽然我们不是同专业,但是我们班可都是未来的设计师,你和他们合照,不亏。”

    段沐笑嘻嘻的挤在二人中间,“还有我,未来的世界名模!”

    花明哲呼出一口气,愣愣的,看着凌非墨对自己真的是对普通同学一样,就放下了心里的绮念,这样,也好。他的四年暗恋,就由这张合照结束吧。

    “茄子!”一张张青春洋溢的笑脸,定格在了照片里。

    段沐看着照片,问花明哲:“你妹妹是不是考这里?”

    花明哲笑着摇头:“本来是的,可是自从参加了非墨的订婚宴,她就改了志愿,非要考到乾城去。”

    段沐疑惑的搔搔头发:“我的天,这么远,你妹妹很有魄力。”

    花明哲突然就沉默了,是,花*比自己有魄力,她喜欢一个人,会努力的离他进一步,而自己,只会选择远远地注视。所以,自己才只能是失败者吧。

    花明哲自怨自艾的时候,上官驰手捧着九十九朵玫瑰,缓缓地在校园里找寻着,身后聚集了一大帮看热闹的学生。

    一看这架势,就是求婚的节奏。

    现场直播的求婚哦,学校的超级大帅哥,冷脸理事的求婚哦!有好事者打开了手机拍照功能,想记下这神话的一刻。

    有非墨在的地方,总是这么显眼,上官驰远远地就发现了。他暗想,自己对她是不是有自动雷达搜寻的功能,要不然不论何时自己都能一眼发现她?上官驰笑了,暗暗调侃着自己,凝眸向亭亭玉立的女孩走去。

    段沐最喜欢左顾右盼,第一个发现了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她捂住嘴,尖叫着拍拍非墨的肩膀,示意她回头看。

    凌非墨浅笑着转首,最是那一回眸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意的娇羞。

    上官驰看痴了。他的墨宝,是这样干净清透,肥大、暗色的学士服,也让她穿出了飘逸出尘。

    这么多人,凌非墨只定定的望着他。小脸涌上笑弧,看见那巨大的捧花,有些懊恼,似在苦恼这么大的花束该有多沉?

    上官驰俊脸含笑,眼里有深深的宠溺,一步一步走近她,缓缓的高举捧花,单膝跪地:“墨宝,今天你毕业了。”

    凌非墨倒背双手,歪歪头,故意傲娇:“我毕业怎么了,嗯?”

    上官驰暗叹,怎么办,好想狠狠的蹂躏她。

    “毕业了,就可以做上官太太了,亦或是理事长夫人,再或者是s&c研究院长夫人。”上官驰笑着说,然后收起笑,郑重的立下誓言:“非墨,我爱你,以我生命许你幸福,嫁给我吧!”

    是的,现在的上官驰是理事长,他对上官家生意没有兴趣,只是全权接手了帝都大学。

    上官浩对此很是汗颜,他一直拿来当对手的弟弟,人家其实对自己、对上官家根本不屑一顾。祁峻的失败,也给他敲响警钟,让他在做人上更形谨慎。

    女生们羡慕的围观着,这么感性的理事第一次见到呢,凌非墨好幸福。男生们则起哄,拍手大叫:“在一起!在一起!答应他,答应他!”

    凌非墨眼里含着泪,再也不忍让上官驰这么个姿势,接过了捧花,顺势把他拉起来,斩钉截铁的说:“我愿意!”

    下一秒就被上官驰拦腰抱起,转了三个圈,吓得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却笑得一脸柔情蜜意。

    上官驰抱着她,她抱着花。凌非墨在他脸颊轻轻印下一吻:“怎么这么高调了?”

    “因为,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今天是我老婆了。”

    非墨错愕的看他,就见他走的方向不是教学楼,而是停车场。

    “诶,不对啊,这是去哪里……”

    “扯证!”上官驰傲娇的回她两个字。

    凌非墨张张小嘴,然后把脸藏在捧花后,乖巧的不再言语。扯证啊,哎呦,好紧张怎么破。

    热乎乎的、刚出炉的结婚证放在了白家客厅的茶几上。

    白笑风、白展越夫妇加上白一鸣两口子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笑的欠扁的男人。

    “爷爷,爸爸妈妈,大哥大嫂,我和墨宝结婚了!”上官驰改口改的那叫一个利索。

    “咳咳……”白一鸣被自己呛了一下,上官驰,你可以再无耻一点。

    “婚礼就在度假村,正好心灵之依也上了轨道,我和墨宝正好去度蜜月。”某男兴致勃勃的再次说出自己的计划。

    “我反对!”白笑风第一个提出反对。

    依依就这样成了他们上官家的人?开什么玩笑!他才不舍得。

    “爷爷,反对无效。”上官驰好整以暇的点点结婚证:“您老现在哪里有空管墨宝,一会儿天朗就醒了……”

    白笑风想起来什么似的,连忙起身:“对对,天朗醒了见不到我会哭的,我去看看。”

    白一鸣哈哈大笑,凌非墨嗔怪的白了上官驰一眼,连自己小侄子都被他用上了。

    林若水试试眼角,上官驰对非墨的爱谁都不会质疑。自己的依依能有这造化,真的是老天的恩赐。

    ……

    直到上了机,上官驰才重重的一搂非墨,呼出一口长气:“老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紧张,我就怕你们家不放人。”

    凌非墨摊开薄毯,盖在两人身上,缩在他怀抱笑着嘟哝了一句:“我已经退居二位了,天朗才是白家的开心果。”

    上官驰为她掖掖边,在她唇上轻吻:“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是我一辈子的宝贝,老婆,我爱你!”

    凌非墨搂紧他的腰,虽然在那事上他不知节制,但总体来说万事以自己为先,是最好的老公。

    她奖励的吸他唇一下,然后缓缓张开嘴,“老公,我也爱你!”

    ------题外话------

    写完了,该交代的几乎都交代清楚了,大家满意不?完结了,小逸会好好休息一下,再出发时,希望你们还在!

    谢谢一路陪伴的朋友们,小逸写的有不尽人意之处,还请多多包涵。下一部古言,再会!

    感谢区:投了1张月票、i、梦萦送了2颗钻石、冷风之爱的一张月票,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