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邪神旌旗 > 第980章 ·交流(二)
    “那么……要从哪里说起呢?就从我还是个将军的时候说起吧。我是个很厉害的将军,打了很多仗,几乎从没输过。虽然我杀了很多很多的人,虽然很多人都害怕我,但我知道,他们同时也在崇拜我,觉得我很了不起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是挺了不起的。”隋雄点头,认真地说。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虚幻。我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辛苦,立的那些功,受的那些伤,军民对我支持,同僚对我的肯定,君王对我的信任,全都一文不值!面对有着压倒性优势的敌军,我根本无法抵挡,如果不是跑得快的话,连自己都保不住。”光辉之主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的邪恶之气都削弱了几分,“在孤身逃命,被大批追兵追杀的时候,我感觉到的并不是恐惧或者紧张,而是……空虚。”

    “空虚,彻底的空虚。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什么都靠不住。靠得住的只有自己,只有我手中的剑!”

    “你以为你的剑是凭空来的吗?”隋雄冷笑,“矿工采到铁矿石,冶炼师傅把它铸成铁锭,铁匠再把它打造成兵器,或许还有法师为它附魔没有他们,你哪来的剑?”

    光辉之主又笑了笑,没有争吵的意思。

    哪怕他们迟早要大战一场,要分出生死,哪怕他们都明白这一点,但至少此刻,他们还坐在这里和平交流。

    既然这样,又何必争吵呢?把各自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对彼此都是好事。

    尤其对于祂自己来说。

    说出来,祂才能轻松一些。

    接下来,光辉之主讲述了很多。

    祂的人生,祂的理想,祂的种种过往。

    而所有的这一切,归根究底,无非是两个字。

    空虚。

    “这世界上的一切都会从诞生到消亡,而消亡之后,又会随着大循环的流动,以别的方式重新展现,重新经历一个新的循环……周而复始,永不停息。”光辉之主的神情忧郁而沧桑,“身处于这样的循环之中,无论是爱还是恨,是胜利还是失败,都敌不过时间的伟力。一切终将在伟大循环的冲刷之下烟消云散,不留半点痕迹,唯有这循环永不停息……在这样的世界里面,我当年所做的一切,所经历的一切,不都很空虚吗?”

    隋雄不语,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当然也能理解这种空虚感。

    所以他说:“空虚总是有的,但我们都是超越于时间之上,不死不灭的神祇。身为超越者,我们没必要空虚。”

    “超越者?即使成为了神,永生不死,也并没有真正超越于大循环之上。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神祇陨落,他们真正得到永恒了吗?就算是那些从古活到今的神,那些甚至比大循环更加古老的神。他们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光辉之主不屑地说,“或者战战兢兢地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或者躲藏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再或者成为大循环的奴隶,为了维护大循环的稳定而辛劳工作这难道不空虚?我看不出来,这样的生命,究竟有什么价值可言!”

    隋雄忍不住反问:“那么在你看来,像我这样带领大家前进,纠正那些错误的事情和规矩,建立新的更加美好的新时代,难道也没有价值?”

    “你的想法和我当初很相似,如果自己找不到价值,那就让别人来肯定我的价值吧。”光辉之主说,“在封神之后的很长一段岁月里面,我都沉迷于这样的生活之中。我率领着人类不断前进,获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与成功,最终成为了这个世界最强大的种族。我在大家的欢乐之中找到快乐,在大家的信任和崇拜之中找到价值,以填补我的空虚。”

    隋雄点头:“那时候你做得很好,就算是我,也要佩服你。”

    光辉之主露出了一丝带有暖意的笑容,但随即收敛:“可是,空虚是没办法填满的,它始终在那里,困扰着我。”

    隋雄看着祂稍稍有了那么一点点人情味的脸,暗暗叹息。

    光辉之主无疑是一位出色的英雄人物,但祂能够战胜各种敌人,却胜不过自己心中的空虚。这或许就是自己穿越之前看的那些仙侠小说里面所谓“外魔可敌、心魔难防”吧。

    但他转念一想,光辉之主之所以这样努力,不断前进,也正是为了填补祂心中的空虚。如果没有这个“心魔”的存在,那么或许祂就不会有那一番惊天动地的成就,也走不到如今的高度。

    成败得失之间,孰好孰坏,很难评价。

    光辉之主感叹之后,又说:“我跟老师谈论心中的苦闷,老师说,祂不能理解我的痛苦,但祂觉得,我之所以会空虚痛苦,大概是因为层次不够,站得不够高,看得不够远。强大神力或许已经足以让全世界侧目,但在这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

    “所以,我们就开始研究伟大神力,研究如何抵达那样的境界。”

    隋雄轻轻点头,大多数的强大神力都在研究如何抵达伟大神力,尽管理由各不相同,但“想要看到高处的风景”或许是一致的。

    无关善恶,想要更高更快更强,是一切生灵天赋的本能。

    “我们参考了很多的道路,也做了不少尝试。最后老师认为,强大神力无论多强,也不能由此突破,成为伟大神力。在两者之间,存在着本质的不同。所以如果要突破的话,最可靠的办法是调整自己的本质,让自己从本质上得到进步。而要做到这种事,就要首先找到自己的本质排除一切外来的干扰,寻找到最根本,最基础的东西。找到真正的‘自己’。”

    隋雄眯起眼睛,他想起了莫拉尼给自己看过骑士之神陨落之前的景象。

    当时骑士之神的神职不断削弱,最后连最基本的神职都没了,可祂的力量却反而越来越强,强大得超乎想象。

    “老师决定自己亲自实验一下这条道路,祂尝试了,然后失败了。”光辉之主叹了口气,说,“就算他已经强大到了足以匹敌几个强大神力,祂的本质也依然还不够强大,支撑不住这样的尝试。但是从祂最后时刻的光辉看来,我认为,祂找到的道路是正确的,只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把这条道路走下去,走通了。”

    隋雄一愣,这才明白究竟,忍不住有些唏嘘。

    之前他即便成为了伟大神力,也没办法明白骑士之神当时的情况。直到现在,超越了属性和法则之上,他才真正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

    骑士之神找到的,其实并不是强大神力走向伟大神力的道路,而是从伟大神力走向超越者的第一步。

    “老师祂真是了不起,才只是强大神力的时候,就已经窥破了通往‘超越者’的方向。”同为超越者,光辉之主当然也明白骑士之神那一步的真相,说着露出了敬仰之色,“虽然祂太过于偏爱自己最小的学生,但这无损于祂的智慧。”

    “……你说的是我大哥?骑士之神甚至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没有告诉祂。这也叫偏爱?那位老爷子可是把人类主神的宝座传给了你,还用自己的生命为你寻找前进的道路,这样你都不满意吗?”隋雄皱眉,忍不住出声反驳。

    “你不会明白的,对老师来说,真正关心一个人,就是不要去干涉祂,不要去约束祂,让祂自由自在地发展。只在祂最需要的时候才出手帮忙……祂就是这么对待约尔加德曼的。而我,只不过是在和祖兽们的战争之中身负重伤的祂,找来接替自己的工作的继承者罢了!”

    隋雄摇头,他是真的无法理解光辉之主的想法。

    他现在忍不住有点怀疑,光辉之主乌瑟尔……会不会已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