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丞相忽遇刺
    离开军营,返回临时住地时,雨已经停了。木鹿城的大街在瞬间又恢复了活力,普通的行人以及贩卖生活必需品的波斯商贩又重新走了出来。

    虽然刚刚经历了战乱,但在这里的人们脸上却很难见到多少因为战争所带来的迷茫和麻木。

    恰恰相反,秦晋甚至能在这些人洋溢的热情里觉察出一丝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自打神武军占领了木鹿城以后,这里已经很少能够见到来自西方的大食商人,除了那些一直扎根于安西的大食行商,在集市和街道上所能看见的绝大多数都是波斯人。

    仿佛在一夜之间,大食人的势力就彻底退出了统治上百年的波斯一样。

    至此,秦晋也总算明白了,当初扎马斯为何产生过谋求木鹿城作为未来都城的想法。当然,这种想法扎马斯并没有向秦晋表露过,都是安插在其身边的密探所汇报的。

    木鹿城的繁华远超秦晋想象,在关注西域之前,他甚至连木鹿城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现在看来,阿巴斯当初选择此地作为总督治所,确实有着足够的理由。

    相比较而言,呼罗珊地区的其他城市要么规模太小,要么过于靠近蛮族地区,都不是个合适的选择。

    这里还有一点与唐朝大不相同。如果在唐朝任意的一座城市中,有像秦晋这种大人物经过,必然会引来大量的百姓围观,甚至连嗅觉灵敏的小商贩们都会赶过来,趁着人多,多卖些钱。

    但波斯人就不同了,对于他们这种来自于异域的征服者并没有多少好奇心,有些人或许会驻足多看上几眼,但也仅此而已。

    忽然,一个黑影从接到上冲了出来,秦晋的卫士下意识的护在了他的身前。

    就连秦晋本人都被吓了一跳,以为有刺客打算行刺。

    但当他看清楚黑影的样貌时,又觉得这绝不会是个刺客。突然冲出来的是个有着一头黑色卷发的波斯女人,准确点形容是个美丽而又年轻的波斯女人。

    或许美丽的女人天生就不会散发出杀气,秦晋的卫士们本来绷紧的神经又骤而松懈下来。

    有人想着,这或许是个拦路喊冤的女人吧,毕竟大食人被打败以后,受压迫多年的波斯人必定有着许许多多的冤屈。

    一名卫士扶起了差点跌倒的女人,女人口中叽里咕噜说着一些很难听懂的波斯话,脸上挂满了泪痕和恐惧。

    这也许果真是个有冤屈的女人,她甚至学着唐人的礼节跪了下来,语速极快的说着什么。

    秦晋身边也随时都跟着大食和波斯通译,为的就是随时随地与当地人打交道。

    命人将那个女人带到近前,秦晋想要了解一下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事情会冲撞自己的队伍呢?

    来到秦晋的面前以后,女人的惊恐似乎更加严重了,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自己的弟弟和丈夫都不见,家里的财物也不见了……

    虽然通译极努力的翻译着女人的话,但还都是一些断断续续无法成句的只言片语。

    即便如此,也足够了,秦晋已经隐约可以猜到,这或许是神武军进驻木鹿城以后所引起的系列扰民事件之一。

    秦晋一直对神武军与当地人之间的关系十分重视,对扰民的军将与士兵也从来都是严惩不贷。

    现在看着这个女人已经到了冒险拦路喊冤的地步,就觉得有必要将前因后果调查清楚。

    如果是一场误会,自然皆大欢喜,但背后果真有个别神武军将士仗势凌人,势必要让军法处的刀见血了。

    念及此,秦晋下马,来到年轻女人身前,打算仔细询问一番,但猛然就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有什么带着亮光的东西直奔自己胸口而来。

    秦晋骇然之下向后疾退,但身体却因为用力过猛失去了平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也就是这一跌,让他躲过了飞掷过来的匕首。

    匕首划破了一匹战马的腿部皮肤,不过眨眼的功夫,战马竟然口吐白沫倒毙在地。匕首上显然喂着见血封喉的剧毒。

    这时,秦晋的卫士们也从最初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一拥上前拧住了还欲投掷出第二把匕首的年轻女人。

    女人毕竟是女人,力气要比男人小得多,只几下功夫就将其双臂反剪,用拇指粗的牛筋绳捆了个结结实实。

    卫士们又从她宽大的衣裙中搜出了三把匕首,而且都是喂着剧毒的。

    这时那女人彻底卸下了伪装的面具,恐惧和伤心的表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怨毒与仇恨。年轻的身躯挣扎扭动着,看起来有种异样的美丽,但却是毒蛇一样的致命

    至此脱险之后,秦晋才冒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恐怕今日就要死在这木鹿城了。

    他暗暗叹了口气,心中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堪与沮丧,作为赶跑了征服者的征服者,或许在波斯人眼里并无多大区别吧。

    街上突然出现骚乱,街上的行人和商贩也渐渐聚集在一起围观。

    眼见着人越聚越多,卫士们更是紧张不已,觉得每个人都有行刺丞相的嫌疑。

    秦晋也清楚此时不宜在街上久留,就带着随扈卫士们快速的返回了临时住地。

    这里曾是呼罗珊总督阿巴斯的一处豪华的居所,秦晋住进这里并非看中它的奢华,而是此地有着超过三人高的围墙,是城内一处极安全的所在。

    秦琰很快得知了丞相遇刺的消息,他赶来亲自审讯了被抓的女人。

    女人的牙关很紧,自打被关进了监狱以后就一言不发,任凭审讯的人如何威逼恐吓,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效果。

    秦琰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当时就打算动用酷刑,他就不相信还有人可以熬过酷刑而不招供的。

    但监狱看守的提醒又让他有点泄气,因为秦晋特地交代过,不要动用酷刑,最好用比较温和的手段迫使其招供。

    务必要在伤害较低的前提下,弄清楚这个波斯女人究竟因何对其有着如此为之拼命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