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嫡福 > 第八百四十二章 发难
    林芷萱笑着:“哪有哪有。明明是王爷太好了,好到让我不敢相信,所以总要多问几遍,才能确信。”

    魏明煦张嘴正要说什么,只见手里的鱼竿动了动:“鱼上钩了!”

    林芷萱欢喜的叫着,与魏明煦一同起竿。

    是一条硕大的鲈鱼。

    林芷萱欢喜得像个孩子,这样细小的一件事,却能让她比得了外头送的奇珍异宝更要开心百倍。

    魏明煦也是开心:“好了,今晚的晚膳终于有找落了。”

    林芷萱看着小船上活蹦乱跳的那条鱼,魏明煦正上前要摘下鱼嘴上的鱼钩,放进一旁的桶里,林芷萱却兴奋地拉着魏明煦的衣袖道:“我要烤着吃,我要烤着吃!”

    魏明煦点了一下林芷萱的额头,道:“你可别让九姐儿看见你这个样子,她还只当自己多了个妹妹呢。”

    “九姐儿难得不在府里,王爷都不许我放肆一回,只宠着女儿,以后再来一个小的,就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林芷萱说得委屈。

    魏明煦哭笑不得,只得答应了林芷萱所求,吩咐底下的人好生处理了那鱼,阉了半天,串了起来,魏明煦吩咐人在湖边的凌波倒影架起了篝火,用来给林芷萱烤鱼。

    这模样倒是跟当初在南苑围场有些相似。

    林芷萱很开心,那好玩的心思跟九姐儿一模一样,魏明煦如今倒是知道那个小丫头到底随谁了。

    林芷萱也伸着手要去撕一块吃,魏明煦却拦了林芷萱一下,胡良卿并蓝玉红湘几个都过来了,毕竟是林芷萱要入口的东西,那些调料和鱼来时都是细细地查验过了,如今烤好了,又验了一遍,还撕了一点子先给小喵吃。

    小喵倒很是喜欢,吃了一口就不肯走了,一直围在这边转,要不是因为怕火,早就扑上去了。

    瞧着一下子出现的这许多人,林芷萱倒是觉着有几分扫兴了。

    可是万事小心为上,林芷萱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都查验完了,林芷萱才正色吩咐他们都下去了。这后花园又一下子空空荡荡,没了人影。

    可是林芷萱心中却是知道的,这儿不知道有多少人,那样的惹她厌烦,再看这鱼,都没了多大的兴味。

    瞧出了林芷萱的不欢喜,魏明煦将林芷萱揽了过来,两人席地而坐,林芷萱躺在魏明煦怀里魏明煦撕下一小块,轻轻吹吹,再递到林芷萱的嘴边。

    林芷萱张口含住,却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脸都红了,却没羞没臊地也不推他,也不爬起来。

    反正家里的孩子都不在,这是自己家,自己的丈夫对自己好些又怎么了。

    这后花园里,不开心的就只会是那些侧妃夫人。

    李婧的澄怀撷秀就在后湖的正对面,魏明煦和林芷萱所做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地映入李婧的眼帘。

    她站在紧闭的门窗之后,透过床上薄薄的明纸,看了整整一下午。

    从前不知道,只当魏明煦是个冷面冷心的人。

    如今亲眼看到,才懂得什么叫天差地别。

    王妃和侧妃,只一字之差,就是云泥之别。

    魏明煦是她林芷萱的丈夫,也同样是她李婧的丈夫啊。

    就只是因为林芷萱能生吗?

    李婧的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痛的让她窒息。

    谢文良的西北大军因着路上多雨,略有耽搁,十月初才能到达京城。

    朝廷上关于如何安置西北大军的问题,至今争论不休。

    魏明煦和魏应祥从前是摄政王,在上朝的时候,是设两座,二人坐在朝臣之首,听着大臣们奏事。

    如今虽然说还政于皇上,可是这每日早朝的这两把椅子,掌事的太监,却并没有撤。

    魏明煦听着争论不休的朝臣们,却对坐在高位之上的魏延显道:“皇上如今已经亲政,皇上以为此事该如何定夺?”

    魏明煦虽然坐在龙椅之下,可是那睥睨群臣的气势,丝毫不比魏延显差。

    魏延显看着魏明煦竟然让自己来定夺此事,深知魏明煦的不怀好意。便只道:“朕还是先听听诸位爱卿的意见,谢国公,你以为此事该当如何处置啊?”

    魏延显给了谢炳初说话的余地。

    谢炳初心中自然大喜,上前道:“臣以为,武英侯当初带领西北大军平定蒙古叛乱,又不辞劳苦,镇守边陲多年,功在社稷,如今做和亲使,护送皇妃回京,皇上当奖励三军,简拔有功之能臣,委以重用。

    而至于西北大军,可改编为京畿驻军,与绿营兵和西山大营一样,安置在京郊长城以南,编入戍守京师的禁卫军。”

    如此,西北大军离京城不过数十里,朝发夕至,甚至可以牵制左磊综的步兵营。

    魏延显自然大喜,只要这只军队能留在京城,日后就有跟魏明煦抗衡的余地:“甚好,就依忠勇公所言……”

    “皇上。”魏明煦的声音不高,却掷地有声,打断了魏延显的话。

    魏明煦缓缓站了起来,面对着魏延显道:“本王以为不妥。”

    魏延显看着魏明煦,拧眉道:“有何不妥?”

    魏明煦从容道:“今年朝中灾祸频发,户部银钱不足,粮草不济。皇上可知,要养这样一只军队,每年要户部出多少银子?”

    魏延显语塞,他不知道。

    魏明煦看向廖青,廖青却看向谢炳初,谢炳初冷着脸,一丝表情都没有。廖青便也像假装没有看见魏明煦的眼神一样,继续装傻充愣,并不接话,将魏明煦晾在原地。

    魏明煦冷笑一声,也不需要廖青告诉自己,只转头对魏延显道:“那臣来告诉皇上,西北驻军官兵共計八万三千一百八十二員名,馬四万一千六百零三匹,每岁需米四十万二千九百四十五石四斗,料五十七万五千八百三石二斗,折色粮饷草乾船租银二百一十九萬三千七百五十七两九钱,此外尚有班军塩菜及蓟兵行粮非常给者贮十万待支不在额内,通支本折色共银三百馀万,加上官兵的饷银六十余万,去年一年,为了养西北大军,户部就要支出三百八十余万两!这些银子,足够救济今夏山东一省的灾民。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