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同人耽美 > 官涯无悔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江湖规矩不能坏
    ,,!

    恋上你,最快更新官涯无悔最新章节!

    一路上加着小心,再没遇到危险,“桑塔纳2000”进了酒店大院。这个酒店紧挨着河西省公安厅,是楚天齐特意选的,以备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

    在汽车停好后,厉剑专门打开了平时隐起来的报警系统,一旦有人触碰或是有重物落上,他手里的感应装置就会立即发出声响。

    到前台履行完登记手续,楚、厉二人乘电梯到了客房。以往出差,两人也经常住在一起,今天更是如此,以方便互相照应着。站在窗前,透过玻璃看了看楼前停放的汽车,二人才躺到了床上。

    尽管夜已经深了,尽管身上很是困乏,但楚天齐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知道,旁边床上的厉剑也是如此,但对方更多想的是为什么,而自己却在思考为什么会这样。

    刚刚发生的事情,楚天齐已经划定了嫌疑人,也大致捋出了事情梗概,更庆幸那个电话来的及时。若不是那个电话,恐怕自己正在经历更大的危险,也会让厉剑和汽车跟着遭殃,还会殃及过往的车辆和车辆上的人。高速路上两侧都是隔离带,一旦有汽车专门堵截、撞击,跑都不好跑,即使自己不愿连累别人,也肯定做不到,能不能自保都是个未知数。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楚天齐接受了电话中的建议,及时下了高速,返回省城。当然,他听从对方的建议,还基于对对方的信任,一种说不清却又似乎很清晰的感觉。

    在对对方心存感激之余,楚天齐内心却有一种深深不安,为欠人情又无法偿还,也不知怎么偿还而不安。对方已经不止一次出手相助,按说应该对其施以回报,可两人却非同一路人,根本不是想回报就能回报的事。更重要的,对方一直只是出手相助,却从来没有一丝需要回报的表示,这反而更令楚天齐不安了。

    ……

    就在楚天齐正为刚才之事不安时,有一个男人也正因此事伤神。男人穿着一身名牌,长的也还可以,但那眼中却满是戾气。他此时坐在办公桌后,正打着手机。

    “什么,没看到车?按说早就该到了呀。”男人很疑惑,“是不是你手下人偷懒,漏掉了?”

    手机里传来辩解的声音:“绝对不会,我也一直在现场,好几个人一起盯着过往车辆,绝不可能看花眼的。”

    男人很不解:“那怎么回事?”

    “会不会他换了车牌,或是提前下了高速?”手机里提供了推测答案。

    男人“嗯”了一声:“有这个可能。可为什么呢?难道走漏了风声?”

    “要不这样,我马上派人去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还能上天入地不成?我一定能把他找出来。”手机里声音很肯定。

    男人很是不屑:“上天入地?以为他是谁,太神了吧?我倒是想送他入地的。你想找找?那也好。这次机会难得,那小子又滑的很,错过了这次,怕是就更难对付了。”

    “让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这也太丢人了,以后我还怎么在道上混?”手机里声音很自负,“我一定把他找出来,看看问题出在哪,是什么人坏了咱们的事。”

    “好……等等。”男人改变了主意,“不能找,千万不能找,你刚才说的提醒了我。如果他提前下高速或是中途换了车牌,那么肯定是有人给他报的信,不可能是他提前就知道,否则也不至于被几辆车挤的狼狈逃命。退一万步讲,即使不是有人给他报信,也肯定是他知道路上有人等着。他现在应该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正在张网以待呢,若是你的人扑上去,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是吗?他有这么灵,真的很厉害?”手机里发出质疑。

    “有。厉害。”男人说的很肯定。

    停了一下,传出支吾的声音:“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还这么傻等着?”

    “等着,万一是他汽车中途熄火或是出了其它故障呢,没准一会儿他的车就到那了,你们千万不要松懈。”男人道,“一会儿有什么最新消息,我再告诉你。”

    “好吧,那就再等等看,真没劲。”嘟囔完这句,手机里没了声音。

    “妈的,怎么会这样?奇了怪了。”男人说着,把手机扔到了桌上。

    “笃笃”,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

    深更半夜的,谁呀?男人很是不解,便问了一句:“谁?”

    “我,小四。”门外响起一个男人声音,“睡了吗?”

    “废话,睡了还能说话?”男人训斥一句后,问道:“你不是统帅全局吗?怎么回来了?”

    “他们……有情况,我进去汇报。”门外的声音很急。

    “好吧,进来吧。”男人走到门口,透过门上猫眼看看,才旋开门锁,拉开了屋门。

    一个尖嘴猴腮的小矮个男人挤进屋子,急道:“老大,出岔头了。”

    “别着急,慢点说。”男人关上屋门,踱到桌子后,坐了下来。

    “小矮个”咽了两口唾沫,接着说:“出岔头了,他们提前撤走了。”

    “撤走?谁撤走?”男人眉头一皱。

    “小矮个”道:“二虎、三豹他们,没到时间呢,他们就撤离了现场。”

    男人“哦”了一声:“提前离场?不过我听说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把那家伙逼的就像丧家之犬一样,好不容易才蹿上了高速。”

    “哪呀?一开始他们是对那小子围追堵截了,好像还差点把车撞毁,逼那小子上了高速。可是还没到时间,他们就撤走了,正是由于他们提前撤走,那小子才顺顺顺利利的又返回了省城。”说到这里,“小矮个”骂了一句,“背信弃义的家伙,坏了咱们大事。”

    “等等,等等。”男人摆手阻止了对方,“又回省城了?你确定吗?”

    “确定,千真万确,就是那辆车。小矮个”说的很肯定,“一开始的时候,我没在那儿,听说翻斗车撤了,才赶到了收费站。刚到那儿,正好就看到了那辆‘桑塔纳2000’,我还以为自己看眼花了,就问身边的傻大憨,他看到的车牌号跟我一样。既担心自己可能没看准,也想弄明白他们的落脚之地,我就让弟兄们找那辆车,刚刚有人报告,那辆车已经进了酒店,就是省公安厅旁边那家。”

    “妈的,王八蛋。”男人气的狠狠一拳击在桌子上,桌上精美的水晶工艺品应声倒下,滚落到地上,“啪”的一声摔碎了。

    “老大,别生气,为了这些家伙不值,想想下步怎么办才是最重要的。小矮个”一边解劝着,一边蹲下来,准备捡拾那些碎片。

    “不用弄了,辛苦了。”说着,男人拉开抽屉,拿出一个信封,扔在桌子上,“你先下去吧,我再想想,想好了再找你。”

    “小矮个”立刻喜笑颜开,说了声“谢谢老大”,拿起信封,出了屋子。

    胸脯连续起伏之后,又闷哼了几声,男人拿起手机,拨了出去:“找龙哥。”

    手机里传来一个声音:“龙哥不在,龙哥正在……”

    男人厉声打断:“少废话,让龙哥接电话。”

    “你是哪位?”手机里传来询问。

    “老子是……让你叫就叫,别惹老子发火。”男人瞪起了眼睛。

    “你,你……”话到半截,变成了脚步声,过了一会儿,换了一个声音,“谁呀,这么大火,深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男人“哼”了一声:“龙哥,怎么能这么办事?任务没做完,就把人撤走了。江湖规矩不能坏吧?”

    对方的声音很冷:“江湖规矩我比你懂,但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龙哥,何必装糊涂呢?任务开始之前,大把的票子可是已经给你们打过去了。”男人“嘿嘿”一阵冷笑,“恐怕你们现在已经花上这笔钱了吧?”

    “你什么时候找我做过任务?给我卡上打过钱?我怎么不知道。”对方“嗤笑”着。

    “龙哥,这么做就没意思了,二虎、三豹不是你的左膀右臂?如果你们像这么做的话,会遭江湖朋友不耻的,恐怕想在江湖立足也难了。”男人的话里带着一股狠劲。

    “你太过分了,不要仗着有几个臭钱,就对别人的内部事务指手画脚。二虎、三豹是我的兄弟不假,但他们要执行我的命令,而不是我听任他们的摆布。”对方的声音又冷了几分,“我混江湖的时候,某些人还戴小屁帘呢,不劳指教。”

    “你……阿龙,非要撕破脸皮吗?”男人咬牙道,“四年前,我和老段托你办事,你就没办利索,非说是拦不住他。当时我就有怀疑,但为了这点脸面,我忍了个肚子疼,没想到今天你直接来了个黑吃黑,你就不怕……”

    “吆喝,竟然威胁起老子来了,听你的口气,是准备收拾老子喽?好啊,既然江湖规矩不能坏,那你就划出道来,是白道还是黑道呀?别仗着朝里有人,就不把我们这些小民放在眼里,真把老子逼急了,哼哼……好自为之。”手机里的声音充满着讥讽和威胁。

    “阿龙你……”男人话到半截,直接把手机摔到了桌上,因为里面已经没有任何声响,对方早摞了电话。

    怎么办?怎么办?男人双眼一会瞪着,一会又眯了起来,脑子里在思谋着各种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