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 生死丹
    那个一身鲜血的贡品,他竟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而且呼吸均匀,嘴角处还流淌着透明的身体,甚至,鼻孔处还出现了一个气泡,那气泡正随着他的呼吸变大,缩小。

    睡……睡着了?

    恐怖大妈满脸呆滞。

    随即她那张大饼脸开始抽,越抽越快越抽越快,到最后,抽得都没感觉了。

    她的脑海正剧烈的轰鸣着,心里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压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要知道,凡是中了生死丹的人,哪个不是痒得死去活来?哪个不是疯狂的抓挠自己的身上的皮肉?那个不是疯狂的蜷缩着身体?那些没有得到解药的人,那个最后不是足足痛苦三天三夜随后乖乖臣服不敢有任何的异心?

    但是,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他竟然睡着了?

    他的生死丹之毒已经解了?

    不,没有!有没有中毒恐怖大妈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这小子的身体依旧饱受着生死丹的摧残,但是他的精神却是进入了深度睡眠的状态!

    这,太诡异了!

    恐怖大妈大步的走了过去,那只大手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仔似的将李泽道提了起来,面色阴沉得可怕。

    贡品就这样睡着了,无疑在狠狠的抽她的脸,抽蛇人一族的脸,这自是让她愤怒异常。

    李泽道没醒,继续呼呼大睡。

    “啪!”

    鼻孔处气泡破裂,随即又一个新的气泡诞生。

    恐怖大妈的那张脸彻底的黑了,就像是那墨汁似的,她已经忘记了,自己上一次生如此大的气是什么时候了。

    她那微微颤抖着的手抬了起来,随即狠狠一巴掌抽向李泽道那张布满血痕的脸。

    “啪!”

    李泽道脸上的骨头直接碎裂,凹陷下去,嘴角也裂了,鲜血直流。

    但是,他依旧在呼呼大睡,没醒。

    恐怖大妈的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那瞪得大大的三角眼里弥漫着浓郁的杀气,她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那么想将一个人拍碎然后充当肥料去。

    随即,她那大手将李泽道高高的举了起来,随即狠狠的砸向那冷冰冰的地板上。

    眼见李泽道的身体就要重重的跟地面来个最为亲密的接触,然后血肉模糊一片。

    但是就在这时,地面上竟然出现了一只闪烁着蓝红交织的光芒的大手。

    那大手轻轻的接住依旧处于睡梦当中的李泽道。

    与此同时,一道如同泉水叮咚却又毋庸置疑的声音响起“住手!”

    恐怖大妈神色微微一变,这才想起来这个贡品是女帝陛下较为看中之人,她还想让他去寻得那七彩神果。

    虽然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荒唐,但是在蛇人一族里,谁敢忤逆女帝大人的意思?

    当下赶紧转身,面色略显尴尬的看着出现在那里波雅女帝,恭敬的作揖说道“女帝陛下。”

    波雅女帝扫了已然血肉模糊的李泽道一眼,眉头微微皱了皱。

    她对美以及干净有着洁癖,因此此时的李泽道自是相当的入不了她的眼睛。

    “怎么回事?”波雅女帝问道。

    她以为这个贡品招惹玛丽生气了,因此玛丽对他下了死手。

    随即兰红交织的大手消失,李泽道的身体软倒在地上,继续呼呼大睡。

    当然,在波雅女帝看来,他这是被打晕了。

    “女帝陛下,这小子睡着了。”恐怖大妈扫了李泽道一眼,那恐怖的三角眼里满满的都是不理解,声音有着一丝动容。

    “睡着?”波雅女帝微微一愣。

    “是的,按照您的吩咐,属下让其服用了生死丹,结果在生死丹发作的时候,他却是睡着了,属下怎们弄都弄不醒他。”

    波雅女帝看着李泽道,表情微微动容,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生死丹有多恐怖她是清楚的,但是在生死丹的摧残之下,这个贡品却是睡着了,这不得不说相当诡异。

    难怪玛丽会如此的愤怒。

    漫步来到跟前,那双灵动无比的眼睛带着浓郁的诧异扫了李泽道几眼。

    呼吸平稳均匀,却又绵长有力,加上鼻孔处又出现了一个泡泡以及嘴角处那透明的液体,的确是睡着了,而且还睡得相当的香甜,甚至似乎还正做着什么美梦似的。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女娲一族的人都有如此令人惊叹的本事?他为何出现在这大沙漠里?”波雅女帝百思不得其解,一时间对于李泽道的来历产生了几分好奇。

    “处理下他的伤口,把这个地方打扫干净,其余事情等他清醒过来再说。”波雅女帝最后说。

    “是,女帝陛下。”

    ……

    三天之后,李泽道相当舒坦的伸了伸懒腰,随即缓缓的睁开眼睛。

    此时,那奇痒非但荡然无存,四肢百骸更是有着说不出的舒坦,修为似乎也更近一步了。

    李泽道坐起身来,却是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被涂抹上一层厚厚的膏药,特别是自己脸上。

    扫了周围一圈,自己依旧置身于那房间里,那桌子上依旧摆放有一盘释放着清香甘甜的瓜果。

    自然,这盘瓜果在李泽道看来跟恶毒的蛇蝎没有什么区别。

    “看来,自己睡着之后,那个恐怖女人非但没杀了自己,甚至还帮自己治疗下伤口。”李泽道心想。

    “桀桀桀,我还以为你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呢。”呱噪阴森的声音骤然间响起。

    李泽道头皮一发麻,脑袋有些僵硬的扭头看去。

    却是看到那位恐怖的大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那里,正满脸阴沉的盯着自己看。

    李泽道就想骂娘了,你知不知道这样突然间冒出声音是要吓死人的。

    “小子,你是如何做到的?”恐怖大妈阴森森的问,“不说的话,小心将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

    李泽道却是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这就出发去寻找七彩神果的下落。”

    至于对方的威胁恐吓,李泽道还真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了,反正对方想杀自己的话,自己早就死了。

    恐怖大妈眼睛眯了眯,厉声喝道“你想逃?”

    这小子压根就不怕生死丹的所带来的那种奇痒,这一离开了不得逃之夭夭?

    李泽道心想这脑子里估计都是脂肪的大妈脑子有这么好使吗?竟然知道自己打算逃走。

    虽说生死丹一旦发作,的确令人心生极度畏惧以及浓郁的无力感,让人生不如死,但是大不了参悟天机图卷在睡上一觉也就是了。

    “既然你们这么不信任我,那当我没说。”李泽道摆了摆手,一副要杀要剁随便你们的模样。

    这把恐怖大妈给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嚣张至极的小子。

    最后只能冷哼一声,恨恨走人。

    李泽道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抛出脑外,正要闭上眼睛继续修炼,眼前却是一晃,一道绝妙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李泽道面色平静的看着这个在外头拥有极其恐怖凶名的女人,心里竟是荡不起任何的涟漪。

    没有惊恐,也没有惊艳,就当做这是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

    你想吸干我的精血?随你!你想睡我?也随你!想继续把我困在这个地方?随便!

    李泽道懒得在挣扎了。

    李泽道如此表情自是让波雅女帝心生极其诧异的感觉,或者说,她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被无视了。

    两人就这样的默默的对视着。

    李泽道心里没有任何的想法,相当的平静,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自己面对这样一个恐怖且又美若天仙的女人的时候,内心会如此的平静。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心受到的伤害太大了,已经奄奄一息,甚至已经死了?

    波雅女帝却是受不了了,她眼神躲闪了下说“这是生死丹的解药,服用了此解药,生死丹将永不发作。”

    话音未落,一个精致的药瓶子落在李泽道面前。

    李泽道扫了这药瓶子一眼,眼睛微微眯了眯,随即再次看向波雅女帝。

    “另外,之后玛丽会带你离开这里。”波雅女帝又说。

    “这是让我外出寻找七彩神果?”李泽道问。也不对,若是让自己寻找七彩神果,为何还要给自己解药?

    “放你离开。”波雅女帝说。

    李泽道那平静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动容“为何?”

    波雅女帝没说话,消失在李泽道面前。

    李泽道楞了几秒,最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那涂抹有厚厚膏药的脸,心里感慨万千。

    “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实在太帅了。”

    感慨的同时,李泽道拿起面前那药瓶子,从里头倒出了一枚赤黄丹药,想也没想直接将其吞进肚子里。

    然后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恐怖大妈那呱噪沙哑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小子,你可以滚了。”

    李泽道睁开眼睛,看着恐怖的大妈咧嘴一笑,给人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这把恐怖大妈给气的,差点一个没忍住拍死这小子。

    “把这丹药吃了。”恐怖大妈咬牙切齿将一枚红得刺眼的丹药弹到李泽道面前。

    李泽道认得这丹药,之前沙老大他们让自己吃的就是这丹药。

    没有任何犹豫,李泽道拿起那丹药塞进嘴里,吞咽进肚子里。

    几个呼吸之后,身体一软,瘫倒在床上,眼皮处更是如同挂着重石一般,眼睛压根就睁不开了。

    “好霸道的啊。”李泽道心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