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霸道男神住我家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求婚(大结局)
    到了春天,范晓旖也渐渐察觉出廖明飞的心态好像有些不对,不由安慰他,“你自己就是专家了,也不可能不知道釉料研究这种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要着急放好心态慢慢来就是了。”

    廖明飞不好说他在急什么,只是挠了挠头不说话。可是却更下功夫了。他研究的这一块堆满了各种釉色,却始终找不到满意的感觉。

    最后他决定去拜访自己的老师。他硕士毕业于陶瓷学院,导师虽然比不上陈老的地位,但也是业界声名赫赫的前辈之一。

    范晓旖帮他准备材料,“要不要我陪你去?”

    廖明飞摇了摇头,“这是我自己的战斗。”

    范晓旖“噗哧”笑出声,“这是什么中二发言。”

    却还是陪他到陶院新区门口,在外面随便找了个小摊坐着等他。这一等,就一直等到天黑。

    廖明飞行色匆匆地出来了,“对不起让你等这么久。”满脸疲惫,眼神却亮得不行。

    范晓旖摇摇头,“累了吧?早点回去歇歇吧。”

    廖明飞却满怀歉意,“你先回去吧,我有点想法想要去印证一下。”

    范晓旖就坚持和他一起去了研究室。

    可是过了两天,却又兴奋地告诉她,“陈老帮我引见了他的老友,陶研所的副所长方天志老师。”

    范晓旖十分惊讶,居然连陶研所的大物都能走通!转念一想,以陈老的地位和人脉,有这样级别的老友实在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就这样拜访了几位大前辈,廖明飞却越来越深入进去了。每天从陈老的工作室一回来就往研究室一钻,弄得袁昌鸣都奇怪,“老廖这是要走火入魔了吗?”

    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范晓旖直觉就不想去打扰他。看他专注的样子,说不定这时候脑子里就有什么好的想法。

    在他这样专注的时候,她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给他提供好后勤。无论是资金,还是营养,都一一为他准备好。

    可是廖明飞却越来越专注。渐渐有时候会忘了吃饭,要她反复提醒。会一个星期想不起来洗澡,会胡子拉渣再不复当初的男神模样。甚至会吃饭吃着就想起什么来,把筷子一丢。

    袁昌鸣直摇头,“真的是要走火入魔了。”

    范晓旖也渐渐很想阻止他。釉料研究多少人要费多年甚至一辈子的心血,长期这样一头扎下去两耳不闻窗外事,不说精神,就是身体也吃不消。

    可是不知怎么,她又不想阻止。

    好像这样专注的廖明飞,哪怕胡子拉渣没有丝毫男神风范,哪怕连头发都没洗隐隐让她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想把他踹下床,哪怕总要她把饭热了又热反复端给他。可是不知为什么,这样的廖明飞,却仿佛浑身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光彩。尤其是那眼神,仿佛随时燃烧着璀璨的光芒,令她深深沉迷。

    直到天气渐渐暖起来,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廖明飞却眼见得瘦了下去。

    范晓旖心疼不已,咬了半天牙才决定要和他好好谈谈。

    可是等她真的下定决心去找廖明飞的时候,廖明飞却来找她了。

    已经瘦了一圈的廖明飞捧了个大盒子,献宝似地来给她看,“打开看看。”

    范晓旖满腹狐疑,却又有些难以置信。她当然知道廖明飞这些日子都是在忙什么。这时候如获至宝地拿来给她,难道?

    在廖明飞的催促下,范晓旖才颤抖着打开了盒子,却不由惊呆了!

    盒子里躺着一整套翡翠首饰。有项链,有头饰,有胸针,有耳坠,有手镯,有戒指……应有尽有,难怪要拿一个这么大的盒子装。

    可是如果真的是翡翠,哪怕再值钱,却又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

    难道?!

    尽管范晓旖觉得难以置信,可是看廖明飞得意的眼神,她还是迟疑地问出了口,“这是瓷器?”

    廖明飞神色满是疲惫,却是掩不住的自豪,“当然!”

    范晓旖倒吸一口凉气,哪怕是一直看着廖明飞一路走过来的她,也完全看不出这真的是瓷器而不是翡翠。

    她疑惑地拿起一件手镯。

    翠色是廖明飞早就研究出来的翠色,可是神奇的是,这个翠色完全不均匀,看起来非常自然,甚至还隐约有些真正的翡翠的水头的错觉。

    虽然毕竟是人造的东西,拿在手上自己看的时候,和真正的翡翠的那种自然色还是有点差异,但是如果不知道这是瓷器做的,真的会产生这就是翡翠的错觉。

    范晓旖怔住了。

    她懂得廖明飞对釉料的喜爱,知道他的天赋,亲眼见他的努力。可是一种新釉料的研究,有这些就够吗?不,历史上无数惊才绝艳的前辈,甚至耗费一生才研究出来那么几种传世的名瓷。

    而廖明飞的这件翡翠瓷,虽然不至于就说足以传世,但是绝对超越了单色的红宝石色,至少能对现在的陶瓷首饰市场造成相当的冲击!

    这样的成果,天赋和努力缺一不可,但是说不定运气也在其中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看着范晓旖捧着手镯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廖明飞得意道,“喜欢吗?”

    范晓旖却突然鼻子一酸,“喜欢!”

    她直接扑进怀里,“喜欢,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她还记得前年她摔了脚,廖明飞第一次背她上楼时,她对他说,她的梦想是把瓷器首饰做成自己最喜欢的翡翠的样子。从此后廖明飞就对这件事上了心。

    她还记得因为没有经费廖明飞的研究不得不暂停,她却帮忙他收拾东西,却收拾出了一大箱子各种各样的失败的翠色。

    她的梦想,他却帮他照进了现实。

    廖明飞突然慌了,“唉唉,好好的怎么哭起来了。”他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眼泪。

    范晓旖却破泣为笑,“谢谢。”

    廖明飞紧紧地搂了她,“傻瓜。”

    范晓旖摇了摇头,乖乖地让他擦了眼泪,“我是太高兴了。”

    廖明飞捧过整个盒子递给她,“喜欢的话,可以嫁给我吗?”

    “什么?”范晓旖一时懵了。

    廖明飞却把盒子往她怀里塞,“范晓旖,我喜欢你,想要和你过一辈子。我想给你一个你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求婚,可是却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我终于有机会了,我终于把翡翠瓷研究出来了,可以用你最喜欢的翡翠色瓷,作为我的求婚礼物吗?”

    廖明飞眼神亮亮的,却有些不容错识的欢喜和希冀,“依依,可以嫁给我吗?”

    范晓旖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着急,非要拼了命把翡翠瓷研究出来。他这才知道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从来的不提结婚的事。

    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崩落。

    廖明飞急得不行,“哎哟你别哭啊,行不行倒是给句话呀!”

    范晓旖白了他一眼,脸上还挂着泪,却忍不住笑起来,“求婚是着急就能急的来的吗?”

    廖明飞只好耐着性子哄她。

    范晓旖却端起架子,作出一副严肃脸,“我有件事跟你说。”

    这么重要的时刻,什么事不能往后推。廖明飞不耐烦,却又不敢惹她生气,只好耐着性子点头,“你说。”

    范晓旖就在口袋里掏啊掏,直到廖明飞都快忍不住要爆发了,看他忍了又忍的样子,范晓旖才慢悠悠地掏出张纸递给他看。

    廖明飞满腹狐疑,求婚的时候看什么东西呢!可是范晓旖递过来却又不敢不看。

    是张化验单。

    可是廖明飞不敢肯定地问,“你生病了吗?”

    范晓旖红着脸,“没有。”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仔细看!”

    廖明飞这才仔细看化验单。这化验的是什么?可是还没等他看懂这莫名其妙的指标是什么,却看到了下面的小字:参考范围:孕3周、孕4周……

    廖明飞心里一跳,不敢相信地从头到尾仔细再看了一遍,却发现这张单子从头到尾都只能说明一个事实,被采样人,也就是范晓旖,怀孕了!

    廖明飞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手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抖得连这张单子都拿不住,好像这薄薄的一张纸却重逾千斤!

    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范晓旖不由笑出声。

    廖明飞还在不敢相信,“你真的怀孕了?”

    范晓旖点点头。

    廖明飞却连笑都不敢笑,总觉得这么好的事不会这么容易,“真的?!”

    范晓旖横眉竖眼,“这还有假!”

    廖明飞吓得单子一丢就要去扶她,“哎哟你别生气,我这不是不敢相信吗?听说孕妇不能生气……”

    范晓旖失笑,“哪有那么严重……”就要去捡他丢地上的单子。

    廖明飞忙抢下去捡,“你别弯腰!我来我来!”

    范晓旖无奈,“哪有那么小心翼翼。”

    “还是小心些好。”廖明飞已经想到别处去了,“我妈离的远,要不我叫她回来?或者你搬回你家去住?你喜欢哪样?”

    范晓旖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好笑,“还早着呢,哪里就那么着急了。”

    廖明飞已经在掏手机给他妈打电话,可是号码还没拨出去,就看见范晓旖提了开水壶倒水,帮把手机一扔,“我来我来,以后这种事情你喊我一声,我来!”

    范晓旖瞠目结舌,总觉得事情好像走上了一个诡异的方向。

    望着廖明飞端茶倒水忙碌的背影,她突然想到好像刚才廖明飞求婚她还没答应了。

    嘛,算了吧,反正结果都定了,答应的话说不说出口又有什么区别?

    范晓旖心满意足地坐在廖明飞搬过来的屋里最结实的椅子上,啃着他削好递到手上的苹果,眯起眼睛。

    日子还长着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