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总裁豪门 > 娇妻不二嫁 > 第二百六十章
    去看月光吻海洋

    1

    明月光,亮堂堂。

    22岁的池子回到位于广东的家,把这首歌唱给她长眠的奶奶听。

    像是裹着水珠的泡泡被揉碎了,止也止不住,一直往下流。这四年不分明的城市,时间已到深秋,池子守到半夜,裹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在阳台上打了一个电话。

    有的事,放在心里时,无比委屈,话到嘴边,想讲给人听时,又觉得不值一提。所以她对张力说:“我没事,真的挺好的。”

    十二点的时候,池子听到爷爷房间里悲恸的哭声。她推开门,打开灯,看看爷爷蜷在床上,像孩子一样,情绪难抑。她坐在爷爷身边,轻轻拍他的背。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奶奶的樟木首饰盒。

    那里,藏有奶奶的秘密。

    奶奶患有老年痴呆,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无聊了就念叨爷爷的名字。一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爷爷就一路小跑到她身边听她差遣。那表情,甘之如饴。奶奶还有一项娱乐活动,就是打开首饰盒,翻她的小本子。奶奶对自己的首饰盒十分珍视,不许别人看,如果有人靠近它,她都会很生气。

    爷爷总说,那本子里呀,一定有她初恋情人的秘事。

    尽管爷爷好奇,却一直没有打开它。“她开心就好。我不要知道太多。”爷爷说。

    相处多年,池子知道,爷爷在吃醋。

    如今奶奶不在了,池子终于有机会打开它。那里面,只有一本红布包着的本子。很旧,也很容易就翻到有字的那一页。

    只有那一页写了字。看字迹,是奶奶写的。

    池子鼻子有点堵。

    第二天,池子对爷爷说:“奶奶所有的秘密,都是关于你。”

    爷爷木讷地看着她,从他的眼球里,看不出情绪起伏。池子想,可能爷爷早就偷偷摸摸看过本子吧。

    后来,妈妈在电话里告诉池子,爷爷失聪了。就是奶奶去世那几天的事,大家都忙着给奶奶料理后事,忽略了他。爷爷倒是乐观,他说:“听不见了挺好,要不然,总有人在耳边喊我,一回头吧,还不知道喊我的人在哪儿。”

    这一句话,妈妈转述的时候,池子哭得稀里哗啦。

    病痛如汪洋,我们都成了大海中无助的小船。对抗不了病痛,就用温柔结茧。两年之前,奶奶说她的记性越来越不好了。他去看过医生,医生也无能为力,她年纪太大了,记忆退化,难免老年痴呆。

    于是她把爷爷的名字写在本子上,两个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世事皆可抛,唯有他的名字不能忘。她失去记忆的那些日子,看爷爷的名字,应该甜如初恋吧。

    2

    明月光,亮堂堂。

    19岁的张力唱这首歌的时候,池子在台下听得如痴如醉。

    张力租了学校的礼堂,到处送票,开了自己的个人演唱会。池子和灰灰是半途冲进去的,纯属凑热闹。灰灰听了一小会儿就听不进去了,要先走,只得叮嘱池子:“你一会儿回去注意安全。”池子头也不回,说:“你好唠叨!”

    散场的时候,张力说:“天黑了,大家注意安全。”那一刻,池子觉得他好暖。

    同样19岁的池子在宿舍的走廊上呐喊:“谁能让张力认识我,我给他免费做一个月的苦力!”

    恰好有人是张力的同乡,就引见了一下,顺带收获一枚小劳力,笑得眉开眼笑。那一个月,池子拎水打饭,随叫随到。别人都说,这姑娘,一言九鼎,是条汉子!

    我知道,她呀,是真动了心。

    如果没有遇到他,想必,她可以一个人承受孤独的日子。

    遇到他以后,没想到过得更孤独,偏偏又无力去承受那么深的孤独。

    张力在学校有点小名气,也很受欢迎。池子瘦瘦小小的,一见到张力就乱了方寸,转瞬智商为零,行动能力为零。只知道立在原地,要多失态有多失态。这样的姑娘,是这个世界的宝,也是这个世界的笑话。

    宿舍里的人都特别心疼她,替她封锁关于张力的消息,可是池子手眼通天,总能知道张力方方面面的事。

    后来才知道,她打工养探子,花钱买消息。

    大学四年,张力谈过许多回恋爱。只有在他谈恋爱时,池子才像个正常人,她跟在他后面,也不怕他的女友误会。他的后几任女友丝毫不介意这个万年备胎的存在,是她们大度又聪明,毕竟如果张力与池子有事的话,早就有事了,她们想得开。也有可能,是她们不那么爱他。

    池子大学四年没有恋爱,她唯一遗憾的是,把张力交给别人调教,可真是让她不放心。

    后来,快毕业的时候,我们认命了,给她制造机会。一起唱歌的时候,张力唱着唱着,发现包厢里就剩下他俩。一开始,张力会问:“其他人呢?”

    池池会纠结得直揪头发,调小音响,告诉他:“一个临时有事,一个要接孩子放学,另一个说,家里厨房着火了”

    这些破理由,简直令人啼笑皆非。

    之后的事情我们都没问。池子仍是池子,张力还是张力,两个人凑到一起还是两个人,始终不是一对。

    我们安慰她:“没关系的,守得云开见日出。怕什么,咱还年轻。”

    那一夜,天空下了一场大雨。

    3

    明月光,亮堂堂。

    围着跳跃的篝火,手艺精熟的池子一边烤着生蚝一边把这首歌唱给张力听。

    这首歌把张力带到她的生命里,她用她最爱的这首歌送走她的奶奶,现在,又把它还给张力。

    张力就要结婚了。

    这是毕业四年校友聚会带给池子的讯息。

    这四年,池子亦步亦趋,与张力保持不远的距离。沟通的方式很多,但沟通的次数寥寥无几。她去看他少有更新的空间,给他的朋友圈点赞,除此之外,就是从其他人口中听到或多或少的一点消息。

    池子迈不上前的原因,是张力一直在恋爱。

    经历过无数次感情的洗礼,他终于把自己修炼得百毒不侵,又能哄得身边人眉开眼笑。

    “我是不是耽误你了?”张力说。

    “为什么不找一个你愿意交往又爱你的人?”张力又说。

    隔那么久,他的话还是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池子托着烤熟的生蚝,几乎站立不稳。灰灰见状,急忙靠在她身边。

    “不想和自己相似的人一起玩,这世上的每一面镜子都想让我转过身去。”好面子的池子说。于是一次次转过身去,猛撞南墙。

    记得许多年前,我和她一起吃饭,谈到她爱的张力,她早就想好了结果,她说:“我叫池子,能盛悲伤。”之后她又笑着说,“我有一个好名字,不是吗?”

    篝火烧烤还没有结束,张力就先走了。池子目送着他离开,之后一头扎进人群里,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如果能回到过去,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最愿意回到哪一天?”有人问喝得有点醉的池子。

    “回到月25日,晚上9点,听人用粤语唱明月光,亮堂堂。”

    “哇,这首歌钟汉良在连续剧里唱过啊,原来你这么迷钟汉良!”有人惊呼。

    池子说:“是啊,是啊。”

    池子脸上还有笑容,倒是灰灰,猛地哭出声来,把眼妆都哭花了。

    一群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他们觉得,女孩子的思维啊,真是难以理解。为偶像掉眼泪,好不可思议呀,不可思议。

    2016年6月,池子和灰灰在海边露营。

    第一夜,星星暗沉。无边的漆黑之中,突然有灯塔亮起。听着海浪的声音,两个人沉沉睡去。

    第二夜,月光吻海洋。关于明天,和别人一样感到迷茫,可永不会绝望。这情伤在别人看来极不清醒,但池子不愿醒来,也不觉得是伤。八年光阴,雕刻她性格里的倔强与不回头。她如朝阳如晚霞,如夜空下无私月光,紧随其后,只等张力回头。

    不输真心,只欠了半分运气。

    那一夜,妹妹给她发了一段视频,视频里,四周无声,爷爷总在回头望,像听到有人叫他一样。

    池子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总堵堵的。

    池子也知道,她前面的那个人啊,永不会回头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