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08章
    陆斩坐下没多久,大夫人领着一双儿女到了。

    “阿暖身体可大好了?”大夫人恭敬地同公婆行礼,坐好后,唤陆明玉到身边,慈爱地问。

    陆斩是武夫起家,娶妻并不太讲究门当户对,从他当年迎娶朱氏就看得出来,轮到儿子们成家,陆斩也没有定什么非大户之女不得娶的规矩。所以有天长子兴冲冲又扭捏地告诉他他看上一个商家姑娘,陆斩派人去查了查,确定身家清白,就同意了。

    大夫人娘家在江南富庶的扬州,从小锦衣玉食,论教养眼界不比京城闺秀差什么,但骨子里却没有官家姑娘的傲气,对谁都和颜悦色的,人缘十分不错,在贵妇圈子里也结交了几个好友。陆斩知道朱氏不是管家的料,就把内院交给长媳打理,大夫人行事周到,有什么主意都会先跟继婆母商量,给足了朱氏面子,因此朱氏很是喜欢这个非亲的儿媳妇。

    陆明玉前世住在祖母这边,耳濡目染,内心亦把大夫人当亲伯母敬重。

    “全好了,劳您惦记了。”站在长辈面前,陆明玉乖巧地道。

    大夫人点点头,道:“那就好,多来大伯母这边玩,你大姐姐可想你了。”

    陆明玉听了,笑着看向旁边的大姐姐。

    陆锦玉也才九岁,模样随了大夫人,杏眼桃腮,笑起来唇角会露出两个梨涡。这么大的姐妹们聚到一块儿肯定会叽叽喳喳的,只不过威严的祖父在斜对面坐着,陆锦玉努力把见到四妹妹的欢喜压了下去,悄悄朝陆明玉眨眨眼睛,约好一会儿再说。

    陆明玉唇角上扬,转向许久未见的大堂兄。

    陆嘉平是陆家的嫡长孙,五官酷似祖父陆斩比亲爹多,剑眉虎目,只不过他性格随父,敦厚稳重,远没有陆斩的冷峻气势。见小妹妹看过来,陆嘉平刚要咧嘴笑,那边陆斩忽然叫他过去问话。

    陆嘉平心一紧,连忙去应付祖父。

    陆明玉朝大夫人母女笑笑,准备回祖母身边,一转身,看见自家爹娘正往堂屋这边走,旁边是二伯父一家五口,后面跟着尚未娶妻的四叔陆峋。

    既然看对眼了,陆明玉笑着跨出门,一一朝长辈们行礼。

    听到女儿甜濡的童音,陆嵘脸上露出淡淡的自豪。他双目失明,对声音最为敏感,不是他偏心自家人,但陆家五个小姑娘,包括亲妹妹陆筠,女儿声音是最好听的,笑起来如泉水叮咚,撒娇的时候像藕断丝连的糖。

    “阿暖瘦了啊?”陆二爷圆滑世故,在外是笑面虎,在家笑得就比较真心了,摸摸小侄女的脑袋,陆二爷弯腰,笑眯眯哄道:“阿暖多吃点,早点把肉养回来,小姑娘胖嘟嘟的才好看呢。”

    陆明玉信他才怪,扯出一个勉强的笑,视线溜向二姐姐陆怀玉。

    陆怀玉只大她一岁,丹凤眼瓜子脸,长大后特别漂亮,与陆明玉并称为“陆家双玉”,但陆明玉继承了父母的才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此排在了姐姐前面,被誉为京城第一美人。单论姿色,陆明玉真不觉得她比二姐姐强多少,虽然楚随不是这么想的。

    然而那是将来,此时的陆怀玉,小身子圆滚滚的,脸也胖乎乎的,倨傲地仰着头,双下巴特别明显。倒是她身边庶出的三姑娘陆嫣,瘦的恰到好处,隐约可见日后的风采。

    “二姐姐,三姐姐。”陆明玉继续扮乖巧。

    陆嫣回她一个浅浅的拘谨的笑,陆怀玉哼了一声,下巴仰得更高了。她不喜欢四妹妹,因为四妹妹比她小一岁,功课却比她好,一段话她背十几遍都背不会,四妹妹读两遍就记住了,夫子们总是夸四妹妹,这让聪慧排倒数第一的陆怀玉非常不高兴。

    “小心祖父训你。”二公子陆嘉安淘气地点了点亲妹妹脑顶。都是妹妹,他都喜欢。

    陆怀玉惧怕祖父,悄悄望望堂屋里头,瞪陆明玉一眼,不搭理她了。

    “咱们先进去吧,别叫二老等。”二夫人牵着女儿肉呼呼的小手,淡淡道。

    陆二爷颔首,领头走了,二房一家跟上。

    萧氏朝女儿伸出手,陆明玉嘿嘿笑,把小手交给了母亲。以前她最羡慕三个姐姐有生母疼爱,现在她也是有娘疼的孩子了。

    “阿暖,给,桃木辟邪,阿暖戴上就不会生病了。”

    刚要迈步,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白皙的大手,手心托着一对儿雕花桃木镯。陆明玉情不自禁笑,仰头,对上四叔陆峋清俊的脸庞。父亲兄弟四个,不算感情复杂的父亲,上辈子陆明玉最喜欢的就是四叔,因为四叔对她特别好特别好,每次出门都会给她带礼物,平时嘘寒问暖,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疼。

    “谢谢四叔。”陆明玉飞快收起镯子,小声道谢。

    陆峋摸摸小侄女脑袋,见萧氏看了过来,他微微一笑,随即规矩地退后一步,不再多看。

    萧氏瞅瞅女儿,默许了这份礼物。周老姨娘安安分分,陆峋对嫡母恭敬孝敬,连婆母都只是偶尔吃点周老姨娘的醋,从未说过陆峋一句不好,陆峋格外偏心女儿,女儿与她四叔关系近,婆母也是知道的。

    ~

    这样一大家子聚在一块儿,本该欢乐热闹,奈何陆斩积威已久,有他在场,无人敢说笑。

    真正做到了食不言……

    用过饭,陆斩看向妻子朱氏,对上朱氏期待又畏惧的眼神,陆斩垂眸,静坐片刻,去了侧室,意思就是会留在宁安堂。朱氏欣喜地攥紧帕子,不无得意地扫向周老姨娘,周老姨娘回想昨晚老爷只是叫她帮忙捏捏额头,其他什么都没做,她心里苦笑,第一个告辞了。

    大房二房、陆峋相继离去,陆锦玉临走前,小声嘱咐妹妹去找她,陆明玉笑,一口答应。

    “娘,那我们也先回去了。”萧氏细声同婆母道,公爹留下来了,婆母不需要她们解闷。

    朱氏笑眯眯的,叮嘱小两口好好照顾陆明玉。

    萧氏点头,叫还赖在祖母怀里的女儿过来。

    陆明玉其实有问题要问祖母的,可祖母这会儿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陆明玉也不能坏祖母的好事,恋恋不舍地抱祖母一下,她仰头道:“祖母,你想我了就叫人去找我,阿暖还有话想跟你说呢。”

    朱氏心早飞里面去了,敷衍地连连嗯了几声。

    陆明玉好笑又无奈,随自家爹娘走了。

    朱氏最后打发走女儿,紧张地理理衣裙,进门前悄声问兰嬷嬷,“怎么样?”

    眼眸似水,神态简直像个十七八岁的娇羞姑娘。

    兰嬷嬷笑而不语,轻轻推了她一下。

    朱氏红着脸进去了。

    陆斩盘腿坐在暖榻上,见她进来,面带羞涩,怯怯瞧他一眼马上低下头,陆斩心情说不出来的复杂。他喜欢朱氏,不然当初不会娶她,只是朱氏单纯又倔强,进京后非要学其他贵妇人,不伦不类的,既比不上人家的贵气又丢了自己的娇憨淳朴。陆斩不喜欢,他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告诉她保持原样就好,朱氏呢,当着他面答应的好好的,回头继续我行我素,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

    陆斩记不清自己劝了多少次,朱氏就是不听,时间长了,她变得越来越陌生,他进兵部后也越来越忙,渐渐没有精力指点一个倔强不听劝的人,又不想与大臣们勾心斗角一天回来还要面对一个虚伪的她,这才去了周老姨娘那边。

    感情上面,陆斩没有特意专情,他只是觉得女人都差不多,一个就够了。原配死后,他没有女人才抬了一个姨娘,后来遇到朱氏,陆斩便只去朱氏那边,毕竟这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周老姨娘是妾是奴,不必在意。

    刚对朱氏失望的时候,他还年轻,年轻就容易冲动,加上恨铁不成钢,续娶后第一次去周老姨娘那边,他真的碰了周老姨娘,事后意外发现朱氏吃醋了委屈了,晚上他好好哄哄,接下来几天朱氏竟然忘了那些虚荣攀比,一心扑在他身上。

    陆斩继续只陪她一个,直到朱氏出门做客,大概受了刺激,旧态复发。

    陆斩假装去找周老姨娘,晚上什么都没做,第二天朱氏果然又变了回来,如此反复……周老姨娘倒是个好命的,一晚就怀了孩子,生孩子就养,陆斩没放心上,一边逗妻子一边努力在兵部站稳脚跟,不知不觉过了二十年。

    如今他老了,精力大不如从前,身为兵部尚书兼内阁大臣,事情却越来越多,各种操心。妻子也老了,尚书夫人却做的越来越好,对他仿佛不是那么看重了。陆斩就不再刻意玩年轻时的花样,去周老姨娘那边不是为了睡觉也不是为了刺.激她,只是寻个清净,叫周老姨娘捏捏额头,缓解头疼。

    如果可以,陆斩只想来妻子这边,可妻子,太冥顽不灵。

    年轻时她为了拉回他心卖乖讨好,陆斩愿意接受,现在,陆斩只觉得疲惫。

    他希望朱氏彻底变回去,而不是只作为权宜之计,可惜事与愿违,如今她连妆容都不改了。

    移开视线,陆斩下地,冷声训诫道:“你好面子,事事都想争先,但阿筠是我女儿,我身为父亲,能给她一切荣耀体面,无需她特意在才艺上刻苦钻研费心出头。你性格执拗我管不了,但你敢把女儿教成你这样,别怪我禁止你们见面。”

    朱氏羞红的脸,刷的白了。

    陆斩无动于衷,沉着脸大步离去。

    他已经丢了一个妻子,不想女儿也变得虚荣肤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