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17章
    没等楚行想好如何哄眼前的小姑娘,陆明玉转过身,擦擦眼睛,收了泪。

    她与守静萍水相逢,没有什么感情,她同情守静,但也主要是惋惜一个苦命的人说没就没了,谈不上太伤心。

    “表舅舅,那现在你要怎么处置守静?”整理好情绪,陆明玉转回来,红着眼圈问。

    楚行诧异地看着陆明玉。

    他有个五岁的亲妹妹,每次他出远门,妹妹都会落泪,舍不得兄长,那是楚行最头疼也最无奈的时候,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哄妹妹,只能保证会平平安安回来。妹妹还算懂事,但也要哭上好一会儿,而陆明玉明明那么难过,短短瞬间竟然冷静了下来。

    太乖了,楚行从未见过这么乖的孩子。

    “我手下会赶过来,带他回京,给安国寺一个交待。”楚行回望守静一眼,直言道,说完才意识到不对,正常的小孩子,看到死人不该害怕吗?怎么弟妹还懂得问守静接下来的下场?楚行重新看向陆明玉,却见小姑娘眼里又浮现哀伤,仿佛很不忍心似的。

    “你,你为何这么关心他?”楚行维持着单膝触地的姿势,方便与小姑娘说话,“他抓了你,害你父母牵肠挂肚,你不生气?”他想知道原因,如果没有其他理由,那弟妹也太过单纯善良了,对坏人仁慈,并非好事,将来容易被心术不正的人利用。

    想到守静的经历,陆明玉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因为眼睛望着守静那边,没留意楚行在她叹气时怔愣的瞬间,“表舅舅,守静师父不是故意杀人的,他……”

    夕阳灿烂,陆明玉站在树下,有条有理地把守静的故事说给男人听。谈及生死,她表现地太从容镇定,说话娓娓道来,楚行情不自禁随着她的声音想象守静这悲苦的一生,直到陆明玉说完,楚行才再次察觉到了那丝怪异。

    弟妹的言行举止,真的不像一个小孩子。

    楚行探究地盯着陆明玉。

    他有他的秘密。上辈子几番征战,他只剩一只眼睛能够视物,只剩右手可以持剑杀敌。皇上器重他,不介意他身体有疾依然委以重任,将士们也信任他,甘心听从他的号令行事,但楚行心里清楚,他残了,他战力大不如身体健全时,一次次勉力支撑,终于在镇压淮南王时,心口被人用长.枪贯穿……

    死后重生,楚行很长一段时间都犹如做梦,他谨慎地观察身边人,发现他们与记忆里几乎完全相同,该胆小的胆小,该冲动的冲动。渐渐的,楚行彻底接受了只有他一人重生的事实,可现在,楚行忍不住怀疑他的弟妹,是不是,跟他一样?

    “如你所说,守静确实命苦,看在他本性不恶的份上,我会帮他留具全尸,让他入土为安。”既然弟妹挂念守静,楚行先安抚小姑娘的心,否则守静这种畏罪自尽的情况,尸首只会被扔到乱坟岗,无人掩埋。

    陆明玉总算略感欣慰。

    “走吧,我先送你下山,你爹娘肯定急坏了。”楚行站起来,然后朝小姑娘弯下腰,伸手要抱她,“阿暖扭了脚,我抱你走。”

    他说话的时候,凤眼平静又自然地看着陆明玉。陆明玉看看男人伸开的手臂,目光移到大伯子美玉般的清冷脸庞,虽然知道楚行此时只把她当小孩子,陆明玉还是不受控制地脸颊发烫,尴尬地别开眼,“不用了表舅舅,我脚不疼,我自己走吧。”

    言罢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事,陆明玉最后看眼远处逝去的守静,昂首挺胸往前走了。

    看着小姑娘的背影,楚行皱了皱眉,弟妹刚刚的表现,还不够作为她也重生的证据,毕竟这么大的姑娘也懂害羞了,可能会不好意思让他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表舅舅抱。不过眼看着小姑娘左脚步伐渐渐怪异起来,楚行再次发了愁。

    抱她走,别说她有可能重生了,就算没有,也不太合适。可是不抱,他一个大男人,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孩子一瘸一拐地走下山?那么远的山路,他疾步而行,也要走一个多时辰,即便弟妹没有受伤,也不可能坚持下来。

    “四姑娘,我背你走。”楚行很快下定决心,大步追上陆明玉,蹲在了小姑娘身前,面向前方。弟妹受伤了,他背她乃情非得已,且他问心无愧,那此事便可为。

    陆明玉犹豫,她的脚,真的扭到了,可……

    “四姑娘,再不下山天要黑了,摸黑走路,会耽误更多时间,你忍心叫父母担忧?”楚行正色道。

    脑海里浮现父亲为了救她跌倒在地的情形,陆明玉心头发酸,犹豫片刻,乖乖趴到了男人背上。她不敢看楚行的脸,脑袋朝外面搭在他肩头,小声道:“谢谢表舅舅。”

    “我是长辈,应该的。”小姑娘分量不重,楚行走起来十分轻松,眼睛看着山路,心无旁骛。

    他不说话,陆明玉心里别扭,抿着嘴想其他的事情分心。已经死去的守静,山下盼她回家的爹娘,可她到底趴在未来大伯子背上,每隔一阵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回到现实。她嫁给楚随时,楚随也是十九岁,但楚随是文官,身体偏清瘦,领兵打仗的楚行就不一样了,同样的年纪,楚行个子更高,肩膀更宽,似乎比父亲还要宽阔。

    “对了,表舅舅,你怎么找过来的?”陆明玉忽然记起了这茬。

    楚行简单解释了一遍。

    “表舅舅真聪明,要不是你,我晚上可能要在山里过了。”陆明玉尽量把自己当孩子,也算是给自己找个接受大伯子帮助的理由,不然心里总觉得别扭。

    面对夸奖,楚行没接话。

    两人之间又恢复了沉默。

    山风迎面吹来,陆明玉忍不住狠狠打了几个哆嗦,晌午阳光温暖,她随父母游寺没有披斗篷,这会儿黄昏冷风一吹,自然受不住。她瑟瑟发抖,楚行察觉到了,立即停下脚步将陆明玉放到地上,跟着利落地解下身上官服。

    “我不冷……”陆明玉受宠若惊,退后两步拒绝男人的好意。

    楚行做着体贴的事,脸上却没什么柔情,看着陆明玉肩膀道:“你太小,别受寒了。”不由分说地将外袍披到小姑娘身上。事已至此,陆明玉只能接受,两条胳膊套进楚行宽大的袖子,想自己裹衣襟,连续甩了两下,小手都没能从袖子里露出来。

    陆明玉急红了脸。

    楚行动了动手指,忍住了,旁观陆明玉系好腰带,楚行重新蹲了下去。

    路上照旧无话,陆明玉看着手臂上属于楚行的衣袖,心里多了一件事。楚行是楚随敬佩的堂兄,也是她敬重的大伯子,如今楚行又救了她一回,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她都该帮楚行治好眼睛。可她该怎么救?既要有个合适的理由解释她从何得知他左眼有疾,又得为她会治眼睛找个令人信服的说法。

    告诉楚行她是重生的?

    陆明玉想都不想就否定了这个念头,她只信任父母,连楚随她都不敢告诉,怕把人吓跑了。

    ~

    走了一大半山路,两人遇到上山寻人的僧人时,天已经全黑了。

    “爹爹!”灯光辉映,陆明玉很快找到了父母的身影,母亲扶着父亲,父亲手里握着盲杖。

    “阿暖!”女儿失而复得,萧氏湿了眼眶,若非要搀扶丈夫,早就冲过去接女儿了。

    楚行背着陆明玉走到陆嵘夫妻面前,抢先解释道:“四姑娘无意扭了脚,其他并无大碍,只怕山风太大,四姑娘可能会受寒。”

    “多谢世谨,等阿暖好了,我们夫妻再带阿暖登门拜谢。”萧氏感激地喊楚行的字,一边伸手接女儿。楚行看眼陆嵘,有些犹豫,萧氏一介女子,背不了女儿,陆嵘眼睛又……

    看出他心思,萧氏盯着着急与父母团聚的宝贝女儿道:“已经劳烦世谨一路了,还是把阿暖给我吧。”她背的动。

    “我背阿暖,你扶我。”陆嵘突然道,语气笃定。自己的女儿,他能照顾。

    夫妻俩坚持,楚行便走到陆嵘背后,示意陆明玉爬过去。

    陆明玉熟练地换到父亲背上,感受到父亲紧紧抱着她的手臂,陆明玉特别地安心,扭头与楚行道谢:“谢谢表舅舅,等我好了,我跟我爹我娘一起去国公府谢你。”难得有机会去楚国公府了,而且是母亲主动提出来的,她说什么都不能错过。

    “举手之劳,三爷、夫人言重了,四姑娘身体要紧,咱们先下山。”楚行站在陆嵘左侧,对着安国寺的方向提议道。

    萧氏点点头,护院提着灯笼在前面带路,她扶着丈夫手臂慢慢走。楚行担心陆嵘踩空萧氏力弱扶不住,下山路上始终与陆嵘保持两步的距离,同时叙述山里发生的事。陆嵘明白楚行的体贴,换个时候他可能介意别人的好心,但眼下,他心里只有女儿。

    “阿暖困了吗?困了先睡吧,一会儿咱们就坐马车回家。”陆嵘侧头,对趴在背上的女儿道。

    陆明玉嗯了声,又累又饿,不知不觉竟然真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