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25章
    “阿暖,昨天先生留的文章你都会背了吗?”

    春光明媚,教书的女先生还没来,陆怀玉走到座位放下书本,坐好,盯着陆明玉问。前排陆筠、陆锦玉笑着转过来,也好奇地看着陆明玉,只有单独坐在后排的三姑娘陆嫣低着脑袋,仿佛还在专心背书,其实耳朵已经竖起来了,等着听陆明玉的回答。

    无论前生今世,陆明玉都是五个小姑娘里受先生夸赞最多的一个,所以大家都关注她的背诵、考试情况。

    陆明玉点点头,“会背了,先生不是说今天要检查吗?”

    陆怀玉撇撇嘴,不高兴地问陆筠,“姑姑你会了吗?”这里面,只有姑姑跟她差不多笨。

    陆筠有些犹豫,“会了,就是背的不流利,哎,我再看几遍。”说完抱着书册转过去,望着窗子小声背诵。其实背书这种事情,就算会了也总觉得可能会出错,陆锦玉慌慌地也转回去了。陆怀玉斜眼后面的庶妹,不满地同唯一没在背书的陆明玉抱怨,“阿暖你说,咱们又不用考状元,为什么要学这些?”

    “我娘说读书可明理。”陆明玉尽量简单地给二姐姐解释,“咱们读书识字,才能看懂书上讲了什么道理,明白了以后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不会犯错了。读书还能让咱们看到其他人的生活,像苏杭美景,塞外风情,咱们一辈子可能都去不了那种地方,只能看书。”

    父母有才子才女之称,不知是不是受他们影响,陆明玉一直都喜欢读书。

    陆怀玉恰恰与她相反,最喜吃喝玩乐,兴奋地问她:“后天你舅舅就要成亲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去看新娘子。”陆怀玉最喜欢四妹妹的地方,就是四妹妹有个尊贵的王爷外公,她陪四妹妹去过几次庄王府了,特别喜欢那里。

    “好啊。”陆明玉一边翻书一边道,“不过我跟我娘明天就会搬去外公家住,要等后天才能见到二姐姐了。”一般娘家办喜事,出嫁的女眷都会至少提前一天回娘家,这次舅舅成亲,她们也不例外,说实话陆明玉早就盼着这天了,因为有机会遇见到楚家送亲的楚随。

    结果有人比她更着急,第二天一早,庄王就亲自过来接女儿与外孙女了。

    要与妻子女儿分别一天,陆嵘很是不舍,努力不表现出来而已。

    “爹爹,明天你早点来。”被庄王抱上马车,陆明玉又从车窗探出头,巴巴地同父亲道别。

    陆嵘现在能看见模模糊糊的影子了,模糊到只能辨认出一团颜色,他笑着点点头,嘱咐女儿,“阿暖到了外公家要听话,不许给你娘添麻烦。”

    “我知道。”陆明玉脆脆地道。

    “好了,阿暖坐好了,咱们要走了。”庄王将外孙女的小脑袋塞回去,然后翻身上马,在陆嵘的“岳父慢走”声中,带着女儿外孙女走了。

    陆嵘形单影只地站在原地,目送象征马车的黑影越走越远,只觉得心也跟着飞了出去。

    ~

    庄王府靠近皇城,距离陆家比楚家还远,一开始陆明玉想的都是舅舅的喜事,马车拐进庄王府所在的巷子,听外公笑着说舅舅出来接她了,陆明玉高兴地探出脑袋,却见庄王府门前,除了英姿飒爽的舅舅,还有一个身穿宝蓝长袍头戴玉冠的俊秀男娃,十岁左右,生得虎头虎脑,很是壮实。

    陆明玉微微咬唇,重生这么久,直到今天,她才想到了她的表哥,庄王府世孙,萧焕。

    “阿暖,你可算来了!”

    陆明玉看到萧焕的时候,萧焕也看到了她,瞧见许久未见的可爱表妹,萧焕眼睛一亮,小牛犊子似的朝马车跑来,“阿暖,表哥在外面等你好久了,你怎么都不来王府找我啊?”

    “别跑了,就在那儿站着。”孙子毛毛躁躁的,有被马车撞上的危险,庄王当即呵斥道。

    庄王平时不太爱管教孙子,萧焕被母亲尤氏惯得天不怕地不怕,看眼横眉冷目的祖父,他只是稍微往路边挪挪,大眼睛继续盯着车窗里的表妹,表妹好像瘦了,水灵灵的眼睛粉嘟嘟的嘴唇,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小妹妹。

    “阿暖,我新养了一只兔子,一会儿带你去看。”萧焕殷勤地讨好道,想把所以好东西都送给表妹。

    陆明玉居高临下看着外面一片诚心的表哥,在心里默默叹气。

    在庄王府,她有两个舅舅,大舅舅萧懿虽然是老王妃生的,与母亲只是嫡兄庶妹的关系,对她这个外甥女却犹如亲生,每次陆明玉来王府,大舅舅都会对她嘘寒问暖。前世陆明玉太小,既然王府里从外公到两个舅舅都喜欢她,她便常来王府做客,与萧焕走得也特别近,但她真的只把萧焕当处处维护她的表哥看。等陆明玉长大察觉萧焕的心思时,已经晚了,萧焕对她感情太深,她与楚随定亲,萧焕竟然去找楚随打架,被大舅舅及时抓回来,足足关了半年。

    陆明玉心里只有楚随一个,前世懵懵懂懂的,无意招惹了表哥,这次哪怕是为了表哥好,陆明玉也要疏远他。因此陆明玉挑着帘子,上上下下打量萧焕几遍,故意嫌弃道:“兔子抓人,我最不喜欢兔子了,表哥自己看吧!”

    说完还哼了一声,放下车帘子。

    外面萧焕愣住了,就像他捧了一块儿最好吃的糕点送给表妹,表妹却给丢到了地上。

    萧焕委屈。

    萧氏与嫡兄关系一般,见面打声招呼其他无话可说的那种,与世子妃尤氏则是相看两厌,对于萧焕,萧氏没什么感觉,可女儿表现地太怪异,萧氏忍不住低声问:“阿暖怎么这么跟你表哥说话?”

    女儿明明又乖巧又懂礼貌。

    陆明玉低着脑袋,闷闷道:“我对表哥好,他就喜欢我了,我不想他喜欢我。”

    萧氏一点就通,看看外表七岁的女儿,想到女儿脑袋里惦记的却是大姑娘的情情爱爱,萧氏只觉得好笑,摸摸女儿脑袋道:“阿暖心里有数就好。”

    楚随有待考察,至于萧焕,萧氏根本不曾考虑。她被老王妃打压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从王府出来,怎么可能再将掌上明珠嫁进王府,给尤氏当儿媳妇?就算尤氏不介意姑嫂之间的大小恩怨,她也不会同意。

    她的女婿,必须是万里挑一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