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26章
    “舅舅!”

    庄王府前,陆明玉高高站在马车上,高兴地朝对面的高挑男人张开双臂。什么表舅舅大舅舅皇舅舅,那都是隔了层的,只有这个舅舅才是亲舅舅,是她最喜欢的舅舅。

    外甥女水嫩嫩花骨朵似的,萧从简笑着上前,轻松地将小姑娘抱到怀里,一本正经地颠了颠,心疼道:“阿暖怎么瘦了?是不是你爹不给你饭吃?”姐姐每次回娘家都是报喜不报忧,但外甥女偷偷跟他说过,说爹爹护着墨竹惹娘亲生气,所以萧从简不太待见陆嵘那个姐夫,一个瞎子,姐姐嫁给他是他的福气,居然还敢为了丫鬟委屈姐姐?他是不屑跟一个瞎子计较,否则早打陆嵘一顿了。

    听出舅舅话里夹带的浓浓讽刺,陆明玉看向随后出来的母亲,见母亲挑眉无声询问,陆明玉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换成现在的她,肯定不会偷偷跟舅舅说父亲的坏话,但谁让她曾经真的只有六七岁呢?

    “爹爹对我可好了,舅舅别笑话爹爹。”陆明玉一脸正气地替父亲辩解。

    萧从简嗤了声,只当陆嵘用了什么办法暂且哄走了外甥女的欢心,还有姐姐的,不然哪来的孩子?

    “姐。”抱着外甥女,萧从简笑着同亲姐姐打招呼。

    萧氏皱眉劝弟弟:“阿暖都七岁了,以后少这样抱她,免得她总把自己当小孩子,任性妄为。”

    陆明玉撒娇嘟嘴。

    萧从简刚要笑,旁边萧焕仰着头替表妹说话,“姑母,阿暖本来就是小孩子,而且阿暖特别乖,一点都不淘气。”萧焕就特别喜欢表妹小小的,可惜他还不够高大,没法像二叔这样高高举起表妹,长辈也不让他抱。

    “对,我们阿暖可乖了。”萧从简喜欢侄子的话,弯腰放下外甥女,让表兄妹俩玩。

    表妹离自己近了,萧焕高兴地伸出手。

    陆明玉心中不忍。如果萧焕是个十五岁的少年郎,她可以说得直接些,可眼前的萧焕才十岁,与二姐姐陆怀玉一样,虽然有气人的地方,但本性单纯,越单纯,必须“伤他心”的时候,就越愧疚。

    陆明玉决定循序渐进,只要她别跟萧焕走得太近,萧焕应该没理由对她情根深种。

    将小手背到身后,陆明玉绷着脸蛋道:“表哥,我是大姑娘了,我要自己走路。”

    扑哧一声,庄王哈哈大笑起来,外孙女真是太可爱了!

    萧焕却不接受,认真地比划了下陆明玉与他的身高差,“阿暖是妹妹,表哥牵你走。”说完就去够表妹的小手。陆明玉不给,眼看萧焕还想追过来,陆明玉赶紧扑到外公怀里,仰头求助,“外公,表哥不听话,我不想跟他玩了!”

    以前表哥表妹关系亲近,如今她要慢慢冷落表哥,总得有个合适的理由,在大人们看来,现在这种耍小脾气就够了。

    “焕哥儿!”庄王喜欢孙子也喜欢外孙女,但他肯定更偏心娇滴滴的外孙女,一手护着陆明玉,一边瞪眼睛训斥萧焕,“阿暖不想让你牵着,你自己走,等你姑母再生表弟表妹了,你哄他们玩。”

    萧焕气红了脸,对着陆明玉叫唤,“可我就喜欢跟阿暖玩!”

    陆明玉最反感萧焕讲不通道理的暴脾气,一看萧焕又耍混了,她闷闷地埋到外公身上,装出害怕的样子。庄王脸立即沉了下来,瞪孙子,“你听话不听话?不听话回你房间去,别在这儿惹我生气!再敢胡闹,明天你二叔成亲我都不让你出来!”

    “你敢!”萧焕气呼呼地顶嘴。

    庄王真没料到孙子竟然敢在儿女面前朝他犯倔,气得扬起手,作势要打萧焕。萧焕也就是一时冲动,哪能一点都不怕祖父,不甘心地瞅瞅阿暖表妹,小嘴儿一撇,逃到二叔身后,躲在那边偷偷看表妹。

    “混小子,不知跟谁学的!”庄王还没消气,吹胡子瞪眼睛道。

    陆明玉不禁失笑,大舅舅温润谦和,世子妃舅母明面上也知书达理,要说表哥像谁,那就非外公莫属了。听说她的外公除了怕媳妇,那是天不怕地不怕,脾气上来了,连皇上都敢教训两句,十足皇叔架子。

    “外公别生气了,咱们进去吧?”目的已经达到,陆明玉赶紧充当和事老。

    庄王最后瞪眼孙子,牵着陆明玉在前面带路。

    明日就要办喜事,这几天王府里面都很是忙碌,世子妃尤氏再不待见庶出的小叔子,碍于庄王的吩咐,也必须把喜事安排好,正好今天萧氏过来,尤氏便三分真忙七分演戏,坐在堂屋里,一本本对着账单、器单。

    “昨天不是对过了?”世子萧懿捡起一本账册,翻看两页,别有深意地盯着妻子问。

    尤氏眼皮不抬,“我怕出纰漏,再检查一遍不行吗?”

    萧懿无奈,低头劝道:“二弟娶亲是喜事,纤纤又怀了身孕,你且收起那些小心思,咱们和和气气的,不然闹出点什么,父王该发火了。”

    尤氏撇撇嘴,“说的好像我总找她麻烦似的,我有那么不讲理吗?左右她回娘家也不跟我住,我犯得着跟她闹?”她就是不喜欢萧氏那股趾高气扬的劲儿,一个卖唱女的女儿,凭什么做出比真正名门贵女还尊贵的样儿?也就陆家大夫人出身低,跟她关系不错,像陆二夫人,根本不屑与她为伍。

    “娘,姑母跟表妹来了!”

    院子里传来儿子洪亮兴奋的喊叫,尤氏忽然一阵头疼,她怎么就生了一个傻儿子呢?放着家里亲妹妹不喜欢,非要往陆明玉跟前凑。

    想到陆明玉,尤氏放下手里东西,边往外走边打量被公爹牵着的小姑娘。陆明玉今日打扮地十分喜庆,穿着妃红的襦裙,裙摆上绣有应景的梅花,梅花枝头还蹲着两只胖鸟,娇憨可爱,很适合七八岁的小姑娘,特别是陆明玉粉雕玉琢的,人美裙子美,相得益彰。

    “娘,我也想要阿暖这样的裙子。”

    萧焕的妹妹萧璇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进屋先瞅陆明玉,一看同岁的表妹穿的这么好看,她顿时喜欢上了,挪到母亲身边,小声地哼唧道。

    尤氏递给女儿一个“闭嘴”的眼神,嫌女儿这副做派丢人现眼,堂堂庄王府的女儿,不久就要正式册封郡主了,竟然惦记庶出姑母家的衣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镇住女儿,尤氏笑着对庄王道:“父王,这边丫鬟婆子进进出出的太乱了,纤纤身体有孕,还是先去兰园休息吧,等我忙完再过去陪她。”

    庄王知道女儿与儿媳妇有些别扭,既然打过招呼了,他牵着陆明玉就要离开。

    萧氏扫眼桌子上的一堆账本,诚心道谢:“我身体不便,没法帮嫂子,让嫂子一人打理从简的婚事,辛苦嫂子了。”庄王府办喜事,就算只是为了体面,尤氏也会尽心准备,萧氏怎么都该表示一下的。

    尤氏要的就是萧氏的感激,干笑两声,客气道:“一家人,应该的,纤纤就别客气了。”

    萧氏点点头,转身跟在祖孙俩后头,进来时就说好了,要去弟妹新房逛逛。

    萧焕屁颠颠地也要去。

    尤氏赶紧捅捅女儿,不愿儿子跟陆明玉玩,萧氏是大狐狸精,陆明玉一看就是小狐狸精,尤氏担心儿子小小年纪就被漂亮表妹迷住,时间长了兄妹情渐渐变成男女情,那就糟了。表兄表妹的,不得不防。

    萧璇熟练地跑过去,拽住哥哥手腕,“哥哥你陪我玩,你答应陪我放风筝的。”

    萧焕眼睛转了转,回头问表妹,“阿暖你要放风筝吗?”表妹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陆明玉太了解萧焕了,她敢不答应,萧焕就敢丢下亲妹妹追着她,那样只会更热尤氏母女生气,舅舅好事将近,陆明玉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刺激尤氏,便假装想了想,细声道:“好啊,璇表姐那儿有几个风筝?”萧璇与她同岁,早出生两个月。

    萧璇嘟嘴,才不想跟表妹玩。

    萧焕却高兴坏了,“我那儿有风筝,阿暖走,我带你去挑。”

    说着又想过来拉陆明玉手,陆明玉抢先跑到萧璇这里,亲昵地挽住萧璇手臂,小声耳语道:“璇表姐,你让我跟你们一起放风筝,我告诉你我的裙子是在哪买的。”去年京城新开了一家锦绣坊,那里衣料华贵绣样雅致新鲜,现在名气还不大,要过两年才会成为京城有名的绣坊,陆明玉这身衣服就是请那边的绣娘做的。

    小姑娘们天生就爱臭美,萧璇一听可以买新裙子,马上答应带表妹一起去放风筝。表姐妹俩亲昵地拉着手走路,萧焕只得跟在陆明玉旁边,不停地找话说。陆明玉大多时候都是听,偶尔回两句,到了花园,陆明玉借口累了,坐在竹椅上看萧焕兄妹放风筝,萧焕要来陪她,陆明玉就说想看风筝飞更高,萧焕年少好糊弄,兴致勃勃又折了回去。

    “哥哥,你帮我也放高点?”

    “你自己弄。”

    “我不会嘛……”

    童声阵阵,陆明玉托着下巴坐在一排迎春花旁,竟有种她在看孩子的错觉。

    ~

    晚上饱饱睡了一觉,早上陆明玉换上专门为这场喜事准备的新衣服,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一想到很快又能见到楚随了,整个人就好像踩在云朵上,随时随地都能飞起来。

    “爹爹!”

    刚吃过早饭,陆嵘来了,陆明玉得到消息,让母亲在他们的兰园等着,她与舅舅去接父亲。

    身为新郎官的姐夫,陆嵘今天特意穿了一身贵气张扬的锦衣华服,头戴白玉冠,远观之,如隐居已久的世外高人终于出山入世,仙气飘飘俊美非凡,举手投足也不再拘谨,浑身散发着专属于才子的风流气韵。

    陆明玉为有这样的父亲骄傲。

    萧从简胸口的怨气也不自觉散了些,论容貌,陆嵘确实配得上姐姐。

    “姐夫先进府,吉时已到,我去迎亲。”远处有人喊他,想到新娘子,萧从简匆匆道别,风似的跑了。

    陆明玉心也跟着舅舅飞去了楚家,忙里偷闲替父亲针灸后,萧焕喜滋滋找她去前面等新郎新娘进门,陆明玉暂且忘了要疏远萧焕的决定,痛快地跟着萧焕跑了,因为只有把自己当小孩子,才能闯到前院看迎亲。

    围在前院的除了男客就是孩子,萧焕拉着陆明玉乱跑,要带她去占最好的位置,陆明玉两辈子都是乖乖女,既想占好地方,又顾忌规律,跑得畏畏缩缩,一不留神撞到了人。表兄妹俩握在一起的小手被冲开,陆明玉不受控制往后倒……

    “阿暖?”

    一双大手稳稳扶住她,陆明玉惊魂未定地往上看,对上四叔陆峋清瘦的脸庞。四叔身体一直不大好,似乎是娘胎里落下的病根,无法习武,只能读书走科举一途,但因为养病耗费心力,现在还是秀才。

    “注意点,别再撞了人。”侄女站好了,陆峋弯腰,柔声哄道。

    陆明玉脸红了,乖乖嗯了声,瞧见萧焕在那边挤眉弄眼,陆明玉羞涩道:“四叔,那我们先走了。”

    “嗯。”陆峋直起腰,面带浅笑。

    陆明玉垂下眼帘,秀里秀气地走了几步,回头瞧瞧,见四叔看向了别处,她嘿嘿一笑,继续跟踪萧焕跑,路上遇见二姐姐陆怀玉与萧璇,陆明玉便与这三个真正调皮孩子同流合污,挤到了大门口。

    一个是王府世孙,三个是千金小姐,宾客们见到了,非但没有训斥,还体贴地让出地方,并暗暗护着,怕挤到四个宝贝疙瘩。

    “来了来了!”萧焕个子最高,迎亲队伍一靠近王府,他先叫唤道。

    陆明玉忍不住踮起脚尖,奈何四个孩子里她最矮,胖胖的陆怀玉与恣意妄为的萧璇往前一挤,她就被拱到了后面。这是萧焕彻底变成了十岁孩童,再好看的表妹也比不上热闹吸引人,陆明玉想挤又放不下面子,红着脸站在那儿,略显委屈。

    “阿暖……”对面有人喊她,陆明玉望过去,看见四叔笑着朝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陆明玉想了想,还是没去,去了四叔肯定要抱着她,叫楚随看到更得把她当孩子。

    摇头拒绝了四叔的好意,陆明玉站在二姐姐与萧璇身后,透过两人脑袋中间的缝隙往外看,前一眼看到一身红衣的舅舅跳下骏马,俩脑袋一碰,挡住了,下一眼,新娘子都在跨火盆了。随着新郎新娘往门里走,门内宾客开始起哄拥挤,陆明玉这块儿依然安全,但萧焕三个孩子太淘,陆明玉好不容易挤到萧焕旁边,站在前排并找到了逼近的楚随,忽然不知谁先拱了拱谁,一股大力从右侧推来,陆明玉哎呦一声,小身子朝前歪了出去。

    这是今天第二次,但陆明玉暗暗窃喜,大眼睛看准楚随,准备借着意外扑到楚随怀里。

    肩膀再次被人扶住,大手坚定有力,陆明玉心砰砰砰地跳,紧张抬头。

    “小心。”楚行刚刚跨进门就看到人群边上的四个孩子了,因为与陆明玉最熟,忍不住多留意了两眼,瞧见小丫头要甩到,本能地出手相扶。

    楚行?

    陆明玉呆住了,难以置信地看向楚行旁边,正好看到楚随收回手,显然也想扶她的。

    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陆明玉不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等她从极度的失望里回神,眼泪已经落了下来,特别委屈地望着楚随。他胳膊为什么不再长一点,动作为什么不再快一点?那样接住她的人就是他了,多好的亲近机会啊。

    楚行注意到了小姑娘看堂弟的眼神,鬼使神差的,他微微用力,将人送到了堂弟那里。

    楚随微怔,不解兄长何意,只是眼神还没对上兄长,腰上一紧,竟被人抱住了。

    楚随低头。

    陆明玉却没理他,心愿得逞,她贪婪地吸一口楚随身上的竹香,跟着松开手,扭头往前跑,脚步轻快,像单独溜出来的小鹿,偷偷在爹娘嘱咐不得靠近的河边喝完水,开心满足地离去。楚随始终没看到陆明玉的脸,被她这番举动弄得云里雾里的,一侧楚行望着陆明玉小小的背影,脑海里依然残留小姑娘抱住堂弟时,高高翘起的嘴角,是那种偷偷摸摸地欢喜。

    他扶她,她哭,换成堂弟,她笑。

    为什么?

    他长得比堂弟吓人?不可能,别人会怕他,陆明玉每次见到他都喜盈盈的,要怕早怕了。摔到了?哭可以解释,那为什么到了堂弟怀里就笑?

    楚行想不到理由,但其中肯定有原因,他心不在焉地随着宾客队伍往王府里面走,走着走着,曾经被他打消的猜忌念头,慢慢又浮了上来。陆明玉有别于前世的寺中遇险,陆明玉在山里不符年纪的懂事,陆家新冒出来的两桩孕事……

    或许陆明玉真是重生的,所以她对堂弟与他的态度,才如此天差地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