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27章
    新郎官接回新娘后,夫妻俩要在前院先拜堂,然后再去新房。

    堂屋里面,庄王端坐在主座上,笑眯眯地看着一对儿新人。世子萧懿夫妻与陆嵘夫妻分别站在两侧,两家的孩子却没跟着父母,而是自己占了个最方便观礼的地方,其他宾客离得远些,但只要在里面站着,视野还是很开阔的。

    陆明玉眼睛看着舅舅舅母,心思却在斜对面的楚随身上,每当她感受到来自那边的目光,陆明玉脸上就会发热,垂眸害羞。她太想楚随,方才忍不住趁乱抱了抱他,事后回想自己的举动,陆明玉羞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这要是让母亲知道,多丢人啊,好好的姑娘,居然不知羞主动去抱人家……

    小手攥着袖口,陆明玉情不自禁偷偷望了过去。

    楚随却正在看新人夫妻交拜,没留意小姑娘的视线。

    陆明玉有点小小的失望,下一刻又被喜悦热闹的氛围感染,真心替舅舅高兴。上辈子祖父祖母、父亲母亲之间都有不快,只有舅舅舅妈常年恩爱,感情好极了。

    而就在陆明玉停止留意楚随那边时,楚行再次看向了不远处的小姑娘。有些事情,一旦存了疑心,就会想到很多似乎能证明自己猜测的迹象。譬如陆明玉的身高,如果坐下来,竟然与葛神医十分相像,倘若真是一个人,陆明玉的医术是何时学来的?他死之后?

    然后呢,就算他能证明猜测是真,接下来他又能怎样?告诉陆明玉他也是重生的,再询问上辈子都发生了什么?这个秘密太大,关系到旁人把他当人当鬼,楚行无法相信陆明玉,他不愿坦诚不公,陆明玉应当也与他一样。

    楚行纷乱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他眼睛恢复了,他也熟悉那两场激战的战况,楚行相信自己不会死,那他就没有必要从陆明玉那里打听什么消息,将来的路,他有信心走好。至于陆明玉,假如她真的重生了,看陆嵘夫妻一起帮她伪装神医,显然已经知晓前世陆家的情况,以陆嵘夫妻的聪明才智,自保没问题。

    一切,顺其自然吧。

    新娘要去新房了,女眷跟着,男客留步,楚行看眼从身前经过的小姑娘,扭头应付其他男客。楚随与他同样都是送嫁的楚家人,过来是给表姑娘撑场子的,因此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与萧从简的一帮子同僚周旋。可惜两方注定闹不起来,谁让萧从简也是神枢营的侍卫?请来的都是神枢营的弟兄,谁又敢跟楚行这个顶头上司拼酒?

    待到晚上,萧从简心急去洞房,一天都没拼酒的楚行站了起来,举着酒盏拦住萧从简,以表姐夫的身份请萧从简好好对他表妹。萧从简装醉呢,再三点头,摇摇晃晃地专说好听的。楚行笑笑,将酒水一仰而尽,放下杯子时,凤眼漫不经心地扫了一圈。

    神枢营的侍卫们眼睛可毒了,领会了指挥使大人的意思,顿时如雨后春笋般挑了起来,未曾一圈灌萧从简酒,最后还是世子萧懿担心二弟出丑,赶紧上前解围。楚行很给面子,示意属下们放人,随意看向堂弟,却见楚随不知何时趴在了桌子上,醉了……

    楚行失笑,堂弟还是太小了,十四五岁的少年郎,还得多练练。

    陆明玉第二天才从萧焕口中听说这群男人轮番灌舅舅酒的事,萧焕是萧家人,当然要吹捧自家男人,挺着胸膛道:“二叔酒量好,才不怕他们,倒是楚二爷,没几杯就被人灌醉了,上吐下泻的……”

    “你不是早早就睡了吗,怎么会知道?”陆明玉不爱听他诋毁楚随,质疑地打断道。

    萧焕摸摸脑顶,不好意思告诉表妹他也是听别人说的。

    “好了,咱们该走了,别跟你表哥吵。”萧氏扶住女儿肩膀,柔声笑道。

    “姑母再住几天吧?”萧焕舍不得阿暖表妹,嘴上求姑母,眼睛盯着陆明玉。

    萧氏熟练地哄孩子,低头对萧焕道:“不行啊焕哥儿,阿暖还得读书呢,以后有空姑母再带阿暖过来看你,焕哥儿也要好好读书,知道吗?”

    萧焕失望地垮了小脸。

    陆明玉冷下心肠,故意露出开开心心的模样,“表哥,我们走啦!”

    说完迫不及待般拉住母亲手,另一手牵着父亲,迈着小短腿兴冲冲往前走,一家人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