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28章
    月底、月初这两日,陆家的下人奴仆会轮值休假,早上陆明玉来给母亲请安,在门口撞见了碧潭。碧潭二十岁了,眉眼清秀,身段玲珑,作为萧氏的大丫鬟,她做的都是重要却轻闲的差事,衣食住行比一般人家的小姐还精致,几年下来,脸蛋养得白净水灵,举手投足自有一番气度。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容貌,只要碧潭想,只要萧氏有替代她的人,按理说可以婚配了。

    “四姑娘来了。”看到陆明玉,碧潭笑着行礼道。

    她穿着一身寻常的细布衣裳,右臂挎着一个包袱,陆明玉晃晃刚刚在路上随手摘的一枝桃花,笑盈盈望着她问:“碧潭姐姐今天回家吗?我记得碧潭姐姐家的炒瓜子特别好吃,这次再带点回来好不好?”

    碧潭家开了一个炒货铺,陆明玉吃惯了山珍海味,觉得村镇人家的小吃别有风味,只不过以前她是真心喜欢碧潭家的小吃,现在,客气客气而已。

    “四姑娘放心,我娘知道您爱吃,每次都嘱咐我给您带呢。”四姑娘长得漂亮,碧潭打心底喜欢,自家有样吃食能入四姑娘的眼,碧潭特别满足。

    陆明玉高兴地点头,先进了堂屋。

    “牙都晃悠了,还敢吃瓜子。”萧氏在里面坐着,听到方才那番对话了,忍不住打趣女儿。

    陆明玉嘟了嘟嘴,嘟完情不自禁用舌尖抵了抵开始晃动的左边上门牙,越想越气闷。重新长大已经够煎熬的了,竟然还要再体会一次换牙,又不舒服又难看。心情低落下来,陆明玉耷拉着脑袋坐在母亲旁边,默默地发小脾气。

    萧氏笑笑,先应付要出府的几个丫鬟婆子,嘱咐她们回家路上小心。

    每个月都要说一次,丫鬟婆子们全都笑着听,主子一放人,便兴奋地往外走,个个归心似箭。

    陆明玉盯着碧潭的背影,小眉头皱了皱,稍后单独陪母亲时,陆明玉低声问:“娘,两个多月了,你查清碧潭底细了吗?”

    她上辈子最心疼的就是母亲的死,重生后母亲再三保证她绝不会自尽,陆明玉放松了两天,却又有了疑惑。既然母亲不会自尽,那为什么会落入湖中?不小心滑落进去的,还是被人推进去的?前者只需小心点今世就能避免,万一是后者……

    那碧潭便是唯一的线索。

    陆明玉把自己的猜测告诉母亲,母亲比她还先想到,叮嘱她好好过自己的,别插手大人的事……陆明玉不满意母亲拿她当孩子看,但她确实没有办法帮忙,碧潭是母亲的丫鬟,不想打草惊蛇,就只能由母亲盯着。

    萧氏不希望女儿整日为她操心,摸摸女儿头顶的绢花,柔声道:“还没有,想来当时只是一场意外吧,不过娘会继续派人留意的,阿暖不用担心。昨天你姑姑是不是约你去花园玩了?快去吧,别叫姑姑等。”

    “娘就继续把我当小孩子糊弄吧!”密谈再次被母亲打断,陆明玉抱怨着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往外走。萧氏忍俊不禁,刚想喊住女儿哄哄,小姑娘忽然转过来,俏皮地朝她眨眼睛,“娘,我陪姑姑她们玩一会儿就回来,你可以先去祖母那边,聊聊天解解闷。”

    父亲真是的,自从可以看到模糊的影子,心就野了,以前几个月不出一次门,现在每天都出去一阵,说是四处逛逛,多看可能恢复地更快……若非父亲午饭前肯定会回来,陆明玉真想再去舅舅那里告一状,母亲有了身子,父亲在家陪着多好啊。

    带着对父亲的微微不满,陆明玉加快脚步去花园与小姑姑、姐姐们汇合。

    “阿暖!”

    陆怀玉嗓门最大,远远就喊了起来,“你怎么又迟到了啊!”

    陆明玉真心冤枉,明明是二姐姐跟姑姑来早了,大姐姐还没来呢,至于三姐姐陆嫣,因为惧怕陆怀玉,除非长辈们在场,否则陆明玉几个有什么聚会,陆嫣从不往跟前凑,请她她也不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不叫她了。

    “阿暖你看,我娘新给我打了一对儿镯子。”陆怀玉盼着陆明玉早到是有原因的,陆明玉一过来,她就伸出两条手臂,露出手腕给四妹妹看。白白胖胖的小姑娘,两条腕子跟藕节似的,上面套着一对儿粉嫩嫩的桃花玉镯,宛如白雪映桃花,确实好看。

    陆明玉对这对儿镯子有印象,因为她前世第一次看到二姐姐戴,还很羡慕来着,回家跟母亲撒娇。母亲疼她,从库房取出一块儿御赐的蓝田芙蓉玉,水汪汪的紫,如烟似雾,美得像仙家宝物,然后给她打了一对儿镯子,还说剩下的料留着将来给她打嫁妆用。

    镯子打出来,陆明玉当宝贝似的收着,后来母亲去世,陆明玉每次看到那对儿镯子,都会哭一通。

    “真好看。”陆明玉摸摸二姐姐的镯子,心不在焉地夸道。

    陆怀玉美滋滋翘起了嘴角,朝四妹妹炫耀完了,瞥见那边陆锦玉与陈莲双并肩而来,陆怀玉又跑过去显摆。陆明玉被陈莲双的声音勾回思绪,回头,就见陈莲双身穿一袭白底绣莲叶的长裙,聘聘婷婷走过来,明眸皓齿,本就是美人,被她们几个小姑娘一衬托,更显鹤立鸡群。

    眼看陈莲双托着二姐姐的手妙语连珠,逗得二姐姐眉开眼笑,陆明玉不适地移开视线。说实话,她不喜欢陈莲双。大户人家姨娘多了去了,譬如祖父的周老姨娘,陆明玉再希望祖父、祖母和和睦睦的,也没有怪过周老姨娘,因为周老姨娘老实本分,没做过主动勾引祖父的事,祖父去周老姨娘就伺候,祖父不去,周老姨娘就缩在她的小院,从不耍花样争宠。

    陈莲双不一样,陆明玉不知道陈莲双是怎么当上姨娘的,却记得陈莲双成了二伯父的人后,常常把二伯母气疯,疯到忘了祖母与她的身份“之差”,“屈尊降贵”跑来朝祖母诉委屈,一会儿骂陈莲双,一会儿数落大伯母不安好心,专门养陈莲双气她的。陆明玉人小好奇心重,偷偷听了几次壁脚,包括陈莲双如何夜里肚子疼骗走二伯父,如何仗着身孕连续多晚要二伯父陪……

    当时二姐姐恨不得扒了陈莲双的皮,现在却蒙在鼓里,认贼为友。

    陆明玉不喜欢二伯母,但她关心堂姐妹。为了不让二姐姐跟陈莲双走太近,捉迷藏的时候,陆明玉“狠心”抛弃了姑姑,始终追着陆怀玉跑,陆怀玉藏哪她也跟着藏哪儿,被陆怀玉嫌弃成跟屁虫她也不走。

    玩了几回,轮到陈莲双当鬼,捂着眼睛额头抵着树干,大声数数。

    陆怀玉连续被抓几次了,她不甘心,撺掇陆明玉:“四妹妹,咱们藏远点。”

    说完也不给陆明玉拒绝的机会,拉着陆明玉就往假山那边跑。陆明玉不忍坏了二姐姐的兴致,无奈地跟着跑,很快一对儿小姐妹就藏到了假山里,没往深处走,就藏在边缘,透过山石缝隙打量外面。

    陆怀玉眼睛睁得大大的,陆明玉到底心“老”了,背靠假山闭眼休息。跑来跑去的,累啊。

    “来了来了!”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陆怀玉兴奋地扯了扯四妹妹袖子。

    陆明玉歇够了,玩心上来,凑到一处小洞也往外望。

    那边陈莲双找遍附近适合藏身的地方都没找到人,猜到陆怀玉姐妹俩跑远了,就让陆筠等着,她来这边找。假山太显眼,但看着隐秘,最吸引小孩子,陈莲双直奔假山而来,走到一半,透过嫩绿的花树枝条,忽然瞥见一道修长身影。

    看身高,是休沐在家的陆二爷,还是没有差事的庶出陆四爷?

    陈莲双慢慢放缓了脚步,拨拨耳边碎发,水眸一转,转身朝那边走去,边走边笑着道:“二姑娘,四姑娘,我看到你们了,快出来吧!”

    “嘿嘿,她骗咱们的。”陆怀玉没上当,摆摆手,怕陆明玉傻乎乎跑出去。

    陆明玉哭笑不得,自作聪明的二姐姐怎么看怎么傻,又好玩可爱。

    然而等她重新透过山石缝隙望过去,忽然就笑不出来了,因为……

    “陈姑娘,你没事吧?”

    户部最近差事繁忙,难得休息,陆二爷摇着折扇准备来花园散散心。听到有人喊女儿,猜到孩子们在玩捉迷藏,陆二爷便放弃原来的目的地,拐向这边,却撞见那位寄宿自家的陈姑娘只顾找人,没留意脚下绊了一跤。

    出于关心,陆二爷快步赶过来,隔了三步低头询问。

    陈莲双脸红红的,人坐在地上,没急着起来,而是先将裙摆往下扯。

    陆二爷下意识地看过去,看到一双还没他巴掌大的小脚,藏在粉色绣鞋中,如两朵花.苞。

    陆二爷看怔了。

    前朝有裹脚的习俗,高祖皇帝不喜,官员们见风使舵,不再叫家中姑娘裹脚。但有些男人们还是喜欢小脚,为了巴结这样的男人,花楼歌姬或指望靠女儿飞黄腾达的人家就保留了裹脚的习俗。

    陆家没有这习俗,娶进门的三房媳妇也没有,陆二爷还算洁身自好,没去过烟花之地,因此今日是他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三寸金莲。

    察觉男人越来越炽.热的注视,陈莲双俏脸更红,终于撑着地站了起来,长裙下落,遮掩了一双莲足。羞答答看眼陆二爷,陈莲双红唇轻启,又马上咬住嘴唇,扭头跑了,活.脱脱一个被人撞见私密的害羞姑娘,太害羞,连话都不敢跟男人说。

    陆二爷不由地追逐她身影。

    “陈姐姐来了,咱们快藏里面去!”见陈莲双跑向这边,陆怀玉紧张地推陆明玉。

    陆明玉无语望天。

    二姐姐不懂事,她可看得清清楚楚,陈莲双分明是故意摔倒的,还有她道貌岸然的二伯父,陈莲双还没投怀送抱呢,二伯父就被人家勾走了魂,哪天陈莲双稍微主动点,就二伯父那德行,还不恶狼似的扑上去?

    看着前面拉着她跑的单纯二姐姐,陆明玉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

    就算为了二姐姐着想,她也不能让陈莲双这个忘恩负义的狐狸精得逞。

    日头高了,小姑娘玩够了,准备各回各家。

    “大姐姐,我想吃珍珠做的梅花糕……”陆明玉抱住陆锦玉胳膊,娇娇地道。

    陆锦玉听懂了,笑着道:“那你跟我走,我让珍珠给你做。”

    陆明玉有点害羞地笑,像只馋嘴的小馋猫,纯真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