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29章
    同陆怀玉、陆筠告别后,陆明玉、陆锦玉与陈莲双有说有笑地走向大房。

    陆明玉厌恶陈莲双,也不喜欢大姐姐跟她玩,路上就挽着陆锦玉手臂,叽叽喳喳地说话。

    而陈莲双另有心事。

    父亲官职不高,也不是会经营其他进项的人,所以陈家过得并不富裕,只能跟普通小富人家比比。父亲临死前将她托付给陆大爷,陆大爷仪表堂堂高大威风,对她很好,她守孝期间,陆大爷每月都会送银子给她花用。孝期过了,她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或许是出于感激,对陆大爷心生爱慕,委婉地提出想搬进参将府,好报答陆大爷的恩情。

    但陆大爷理解叉了,反误会她一个姑娘家领着几个家仆不容易,竟提出送她进京,还再三叮嘱她不用担心,说会让大夫人替她寻门好亲事,成功地将她的解释之词堵了回去。明白陆大爷对大夫人的痴情后,陈莲双果断来了京城。

    踏进陆家,陈莲双才知道什么叫勋贵之家,连大夫人身边的丫鬟穿的都比她好……

    陈莲双想嫁进这样的人家。

    她有自知之明,以她的孤女身份,纵使有陆家帮衬,也嫁不了真正的名门,之前无意听到大夫人说,想把她嫁给新晋的进士。进士,陈莲双苦笑,进士算什么呢?大户人家的进士看不上她,寒门进士,要熬到什么时候才能熬到陆家这样的风光?

    陆大爷不要她,陆三爷是瞎子,陆四爷她偶遇过一次,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经过,一看就不解风情,陆家孙辈都比她年纪小,算来算去,只剩陆二爷一个选择了,作为陆家唯一有妾室的爷,陆二爷应该比较好.色。

    今日小小地试了下,陆二爷果然被她迷住了。

    视线扫过一侧的花树,陈莲双嘴角翘了起来,她才十四,还可以在陆家住上一两年,不愁没机会彻底将陆二爷勾到手。

    回到大房,陈莲双坐了会儿就识趣地回她的小院了。

    同母亲见过礼了,陆锦玉邀请四妹妹随她去她那边,让珍珠做梅花糕吃,她还想换身衣服,刚刚跑了一身汗。

    “大姐姐先回去吧,我再陪大伯母说说话。”陆明玉特别乖巧地道。

    哪个长辈不喜欢嘴甜的侄女呢?大夫人笑弯了眼睛,亲昵地将侄女叫到身边,“阿暖晌午陪大伯母吃饭吧?我派人去跟你娘说一声,好长时间阿暖都没过来了。”丈夫常年不在家,大夫人喜欢人多热闹。

    陆明玉想了想,答应了,只有留下来吃饭,她接下来的话才不会让大伯母多想。

    “大伯母,为什么陈姐姐的脚那么小啊?”

    陆锦玉走了,陆明玉靠在长辈旁边,玉天真地问。

    大夫人愣了愣,跟着笑道:“天生的吧,阿暖脚也小啊。”大夫人没裹脚,但她知道裹脚的过程,绝不适合说给小侄女听,暂且先糊弄过去吧。

    听着大伯母哄小孩子的语气,陆明玉哭笑不得,一个个的,都把她当孩子糊弄!

    算了,糊弄就糊弄吧,陆明玉甩开那一点点无奈,低头看自己的脚,羡慕地道:“要是我长大了脚也像陈姐姐那么小就好了,真好看,二伯父都看呆了。”

    大夫人正在喝茶,闻言扑哧喷了出去,连连咳嗽。丫鬟要上前伺候,大夫人一边咳一边摆手示意她们去外面守着,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大夫人扭头,压低声音问旁边一脸茫然的侄女,“阿暖怎么知道二伯父看呆了?”

    陆明玉眨眨眼睛,以七岁孩子该有的口吻回忆假山旁的事,“……我跟二姐姐藏在假山里,陈姐姐好像知道我们藏那儿似的,一来就往这边跑。我跟二姐姐吓坏了,幸好陈姐姐跑到一半去了别处,嘿嘿嘿,还摔了一跤。二伯父看见了,跑过去扶陈姐姐,陈姐姐脚露在外面,二伯父就看呆了,都忘了扶陈姐姐,陈姐姐自己站起来的……”

    大夫人不自觉地攥了攥手里的帕子。

    陆二爷是陆家四兄弟里花花心思最多的,别看院里只有一个姨娘,但隔阵子二夫人就会打发一个丫鬟,还都是漂亮招人的,其中原因,不用想也知道。陈莲双从荆州来,荆州水土养人,陈莲双肤白脸嫩,腰窄腚大,又有一双男人们稀罕的三寸金莲,一旦陈莲双有意勾搭,陆二爷定会做出糊涂事。

    陈莲双呢?

    大夫人气得咬牙,小侄女看不懂,她听明白了,陈莲双正是发现了陆二爷,才改路设计了一处跌倒的戏份,柔柔弱弱的美人,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欲了。亏她一心要为陈莲双找门力所能及的好婚事,陈莲双竟然惦记上了陆家男人?

    真叫陈莲双得逞,陆二爷美了,二夫人呢?她收留的孤女抢了人家丈夫,二夫人能不跑来算账,骂她不安好心,故意挑拨他们夫妻的关系?

    大夫人摸摸小侄女脑袋,顺势挡住小侄女的视线,她飞快盘算接下来该怎么走。直接提醒二夫人,叫二夫人防着她男人?不行,二夫人向来不喜欢她,她去说了,二夫人可能误会她是去幸灾乐祸的,引发不必要的妯娌罅隙。

    不告诉二夫人,她就得早点把陈莲双弄走,不给狐狸精搅乱陆家内宅的机会。

    那如何弄走?把陈莲双嫁出去?依然不行,陈莲双品行不端,嫁给谁都会祸害人家,她不能当烂媒人坑男方。不能留也不能嫁,人还以丈夫属下孤女的身份搬进来了,没有合适理由赶走,外人肯定要说闲话。

    “大伯母,你怎么不说话了?”陆明玉仰起头,好奇大伯母有没有领会她的暗示。

    大夫人心烦,习惯地捏了捏额头,叹道:“大伯母记起一笔账,得重新算算,阿暖先去找你大姐姐吧。”一时半刻想不到合适的办法,回头先命人盯紧陈莲双罢,总之不能让陈莲双与陆二爷勾搭成奸。

    陆明玉相信自己大伯母的本事,告过状,她乖乖地去寻长姐。

    大夫人派去传话的丫鬟就在此时到了三房,萧氏得知女儿又留在长嫂那边吃饭了,叹息着摇摇头,同才回家的丈夫抱怨道:“你说阿暖,早上还答应玩会儿就回来陪我,敢情都是随便说说的。”

    陆嵘浅笑,“那我去接阿暖回来?”

    萧氏忙道:“算了吧,随她疯,咱们自己吃。”

    正好她有不想让女儿看出来的心事,算算时间,碧潭应该见到那位神秘人了。

    ~

    碧潭家住京城东南方的一个村子,路途不远,她步行回家,经过必经的镇子时,碧潭回头看看,确定没人跟踪,便快步绕到镇北,敲响一户人家大门。门房认得她,飞快打开门,碧潭迅速闪进去,直奔上房。

    堂屋无人,碧潭已经习惯了那位主子的作风,径自走到内室门前,顿了顿,轻声道:“四爷,奴婢来了。”

    “进来吧。”帘内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碧潭脸颊微红,摸摸头发理理衣裙,羞答答跨了进去。男人坐在书桌旁,穿一身常见的灰色长袍,但他面如冠玉黑眸幽深,碧潭才看一眼就彻底沉醉在了男人的风采里,如一片花瓣落入湖中,只能随波飘荡。

    “四爷等了多久了?”碧潭小步靠近,细细地问。

    声音入耳,陆峋停止把玩手里的小瓷瓶,抬眼打量碧潭,眼眸清冷,“现在他们,感情很好?”